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六章师徒

作者:汾江居士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34 |字数:3117

    孙真人微微一笑,道:“这你就不知了吧!说起来颇为遗憾,据宗门消息,邹道友在百多年前来到仙缘城,在一次猎妖过程中与我宗内的一位筑基修士相遇。因为一株三品灵草,那位筑基修士向邹道友讨要。结果邹道友慷慨相赠,宗门内的那筑基修士也不好白要,就将邹道友的一位亲妹收进宗内。

    同时,邹立道友还与我宗内的一位练气女子相识,在邹道友遇险时,为救邹道友苦求她的一位姑祖大人前去相救。并不惜以名节相胁,最后这位女子本来能与邹道友结成道侣,可惜因为邹道友再一次遇险而错失,最后这位女子与邹道友的妹妹一道被妖族大尊抢去。这也算是我们丹鼎宗的耻辱吧!不过,前次妖兽潮,那头妖兽终被我宗内修士诛杀,算是报了夺人之辱了。

    可惜的是终没能救出那两位弟子,不过据那妖兽所说,当时我宗姚师弟前去救人时,就不见了,也不知是被何人救了,还是被其它妖兽抢了。不过,这两位弟子虽不见了,我想邹道友还是应该去见一下他妹妹的师傅及那位陈姓弟子的姑母。当时为了给她的弟子和孙侄女报仇,受那妖兽临死一击,受了重伤,至今修练都受影响。”

    邹立一听惊:“什么?陈师傅被妖兽所伤?我怎么不知道?”

    转身向李真人及孟雄、李恢拱拱手:“陈道长是家妹师傅,而且她的侄孙女确实与邹某相好,曾救过邹某一命,陈道长受伤,邹某不能不去探望。李真人的盛情,过后再聚不迟。”

    正说着一人飞身赶来,远远看见邹立:“立儿,果然是你回来了?为师还以为传言有假呢?”

    看到其他修士眼光奇特,神识一扫,满脸震惊。迟疑了一下,“邹---,你晋级银身境了?”

    原准备去丹鼎宗,见李丹赶来,立刻停下身,闪到李丹面前,腰一躬,“邹立拜见师傅!立儿刚从北冰大陆回来,不知师傅也在此处,没有及时前去拜见,请见谅!”

    邹立这一躬身,口称师傅,倒让周边的一阵错愕,修仙界以实力论尊卑,除非自己的直系亲属。其他的人都因实力改变而变化身份。现在邹立贵为真人,反向一位结丹中期修士口称师傅,确实让人觉得怪异。

    李丹见众人看来,脸一红,躬身向邹立道:“你现在晋级真人境,我等理当称为师叔。怎能让你反称我师傅,实不敢当。以后请不要这样称呼了。”

    邹立看见别人的眼光,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拉住李丹的,“师傅!几十年之前,我刚结丹时就同你讲过,现在我再说一遍。我邹立出身江湖,当依江湖规矩。我在此再重复一遍,不管我修为多高,你是我的师傅,将后来仍然是我的师傅。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我邹立就依我自己的原则行事。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您也不须在意,只须记住,仙道艰难,你我师徒仍须努力攀登。称呼虽只是形式,但确注定我们之间的关系。绝不会因修为高低而改变。”

    李丹满眼含泪,“立儿!我--。”

    邹立道:“修仙本就讲究机缘。也许你我之间注定是一场机缘也未定。修为高低不能代表什么,只能说是机缘的不同。不要管别人怎么说。我现在要去拜见丹鼎宗陈道长,稍后再与师傅相述。”

    孙真人看见邹立这一幕,眼中露出奇异之光,闪了一下,笑道:“李道友不如一起到我宗做客?”

    李丹慌忙道:“孙师叔就不要为难我了。邹立虽然尊我为师,这是他的品行。也是我的一场缘份。他今天要去拜访陈道友,我就不好去打扰贵宗了,而且我还有其他要事要办,改天再去打扰。”

    说完又同邹立说了几句话,给了一块玉简地图,约好登仙城青阳宗驻地见。随后就离开了。

    人们都赞邹立人品高尚,现在这种尊师重道的行为已不多了。叹息声中,来到丹鼎宗驻地。

    邹立得过人家的救命之恩,此恩虽说是要记在自己的夫人陈惠身上,是她苦苦哀求才去救的。但必竟出手的人是她,何况现在自己又拐带了她的侄孙女,而她也正因为是为她的侄孙女报仇才受的伤。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望一下。何况现在陈惠也不方便出来探望,这一切只能由自己代劳了。

    丹鼎宗虽然以炼丹出名,但对医治筋脉之事,并不在行。特别是像金丹期这种高阶修士,体内法力雄厚,皮肉、筋脉经过灵气长期洗涤,早以是极为坚韧,一旦受伤,能够修复的灵药极为稀少,不少人只能靠自身的灵力来修复。一旦自身灵力无力修复时,只能形成残障,影响终身。

    如果成就元婴,则不同了,其身体某些部份,在元婴的薰淘下能够再生,恢复原状。当然,骨头丢了,身体断了、脑袋掉仍然无法恢复。

    邹立看到陈家姑祖,此女还是有点仙运,自己练气期时,此女就是筑基中期。一百五十多岁的人,竟然在最后的五十年之内连续突破到后期、圆满,直至接丹。自己还奇怪陈惠、碧儿不见了怎不见她的姑母出面,还以为她已经去了呢?原来是突破到圆满之后,就进入密境修练,准备结丹。几年苦修,终于在筑基境最后十年结成金丹。

    邹立自小习医,青阳宗以练体为主,对筋脉、骨节的修补之道要比其它宗门要强一些。邹立入宗之后还刻意参阅一段时间。以前在外海更是得到一些宝材,不过大部份被玉儿拿去炼制傀儡。此时见了陈惠姑母的伤势,眉头皱了皱,一把抓过来。陈洁(陈惠姑母)正准备躲闪,但那里躲得及,邹立一怔,立刻道:“陈道长!对不起!我只是想探一探你的伤势,兴许我有办法为你医好!”

    陈洁冷冷道:“惠儿、碧儿已失。我陈家再也与你没有什么关第。你也不必为我操心浪费你的宝物。再说以前救你都是看在惠儿的面子上,与你无关。”

    孙真人皱皱眉头:“陈师侄!邹道友仙运深厚,我神州大陆必将因他而改变。你能得到他的医治,是你的福缘。何必拒绝!”

    “惠儿如果不是因为他,怎会前往外海?不去外海也就不会被妖族掳去。”陈洁冷冷地。

    邹立默然不语!

    孙真人、姚道成皱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