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0 楔子

作者:遗忘之志 | 发布时间:2017-05-31 21:17 |字数:14972

    “好的观众朋友们,欢迎大家收看2132年第八届联盟杯大赛《帝国崛起》部分的决赛,这也是此届联盟杯虚拟游戏中最后一个项目的比赛。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决赛的场地,嗯......看来是一个丘陵的地形。”

    “因为自从进入淘汰赛开始,所有的地图都是随机生成的,无论是参赛选手,还是作为解说的我们,都只会在比赛开始的时候才会看到地形样貌。”

    “是的,张指导,这也是联盟这些年来不断改进比赛规则的成果之一。”

    “我们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完善各大比赛规则的公平程度,我相信今后的比赛也一定会......”

    “哦,克鲁希德的队伍出现了!”

    面向全国直播的画面中,几个身影渐渐爬上一个小山坡的坡顶,落日的余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阵阵山风吹动着衣襟,出猎猎的声响。

    “现场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他们都是断天之刃的支持者,如果这场决赛他们能够获胜,他们将成为联盟开创虚拟游戏比赛以来的神话!”

    “是的,如果断天之刃的队伍最后得冠,他们将成为联盟历史上第一个包揽所有游戏项目冠军的队伍,而且断天之刃的个人积分将会连续三年保持第一的位置......”

    画面中的小山坡顶,五个人影席地而坐,表情看上去都很轻松,他们望着山脚下蜿蜒经过的一条土路,互相交头接耳,为的一个身背双手大剑的男子不时地拍着手,主持着讨论的局面。

    “他们在山顶停下来了,似乎没有继续找寻对手的意思,看来是打算在这里开始战斗了。”

    “这个山坡的视野还是不错的,他们守在这里,能够第一时间现对手,而且岚山的队伍也很难偷袭到他们,虽然我认为以韩三石的风格,根本不可能制定偷袭这样的战术......”

    “他们的表情很轻松——很多人认为半决赛克鲁希德对江湖的那一场,就已经是提前的决赛了,他们当时就很从容,所以现在他们更有理由从容面对......”

    “不过我相信韩三石不会轻易放弃,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决赛。”

    矮山坡上的人,没有多少的动作。从直播画面上来看,几个人像是在互相商量着什么的样子。观众只能看到画面加解说的声音,并不能听到比赛中选手直接的对话,这也是为了维护比赛的公平所作出的设定。

    “......看来我们需要陪着克鲁希德一起等一阵了。张指导,关于段天峰的这个队伍的名字来历,不知你是否知道一些内幕呢?”

    “这个啊......我本人并没有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不过我们知道,他每次给自己的战队起的名字都不一样。我说一下自己的猜测吧,这些名字的来历似乎是与每个游戏的背景有关吧......”

    “像是《无尽战争》中的‘钢铁前线’,《江湖》中的‘武神’,《费尔斯通》里面的‘王者之剑’,当然这些名字现在都是如雷贯耳了,不过仔细地想一下,好像确实都有一些关系。嗯,张指导对这些人研究很深啊......”

    “只是猜测,猜测啊,哈哈哈......说不定只是他的随性为之,并没有什么规律......”

    “哦!导播帮我们切换到了岚山的人的画面!看来他们马上就要相遇了!”

    鸟瞰的画面中,小山坡一侧的下方,五个人所组成的队伍从树林中走出,然后不约而同地抬头,与山丘上的人互相对视着。

    议论的嘈杂声在现场观众的人群中逐渐的低了下去。所有人静静地看着这最后一战的两队人马,他们也在静静地对望着。

    寒风呼啸,时光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下方队伍中,领头的一个魁梧的壮汉终于从背后摘下了一张黑色的方形金属大盾,然后从中掏出了另一张小号的大盾。

    他双手持盾,两步上前,然后用盾牌相互对撞了两下,出“咣咣”的震响。那响声回荡在山间,伴随着呜咽的风声,仿佛预示着接下来这场战斗的惨烈。

    但山上的人并不这么想。画面中,领头的大剑男子挥了挥手,然后回头说笑了两句,几个人慢慢起身,一齐从山上走了下来。

    岚山这边的队伍不约而同的往另一边走去,空出了前方土路上的一块平地,同时几个人前后散开,摆出了战斗的阵型。

    “岚山的人就是岚山,他们非常干脆地同意了这个地方作为战场,而且这种平铺的阵型......看来这场比赛很快就要结束了。”

    “也许吧。不过也不能说他们没有藏了一手的可能,如果有什么杀手锏,韩三石之前的比赛中一直没有用出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了......”

    “哦?张指导似乎知道一些内幕啊,我记得你和韩三石很熟,是不是之前......”

    “不不不,尽管他非常的木头,但是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说给我听的。”

    “哦!我们看到絮语流觞已经停下了,她停在山腰上,双手按在地上......”

    “应该是那一招吧。”

    “应该是。之前半决赛对阵江湖的时候,他们就是用这一招打了断风雷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这一招现在已经暴露了,韩三石不可能不防......”

    “岚山的人有动作了!”

    双手持盾的男人后面,一个黑色法袍的人正在走向一侧,边走边从怀中掏出了类似卷轴的一样东西。与此同时,山坡上往下走的人还在继续前进的脚步,后方的山腰上,魔法的光华骤然亮起。黑色的流光闪耀在一个圆形的法阵中,然后以法阵的圆心为中心,逐渐凝聚成几根长短不一的细条,它们长短不一,分散,汇聚,组成了一个表盘的模样。

    黑色的魔光,是时间魔法的代表色。

    “好了,‘时间加’已经成型,克鲁希德的成员将会得到巨大的度增益。”解说员说道。

    观众的欢呼声响起。

    表盘上的表针开始旋转,然后越来越快,最后与整个法阵共同化作一团朦胧黑光,浸入到附近的五人身上。远远地看去,就像是他们被一层黑影笼罩着。

    然后,五道黑影宛如实质,在人们的视觉中被拉长,向着前方延伸过去。

    后方的一道黑光突然停下,露出了被黑色光芒包裹着的娇柔身影。她双手一挥,然后继续向前飞驰。不过在她后方的天空中,巨大的火烧云正在不断翻滚,几颗熊熊燃烧的陨石拖着滚滚浓烟撕裂了天空,划出一道长长的斜线,砸向队伍的前方。

    流星火雨。

    “连施法的吟唱都被缩短到一个令人......啊!”

    观众的耳边,传来了解说员激动的叫喊:“反魔法领域!他们果然留了杀手锏!”

    走到阵型中间的那个黑袍法师将手中的卷轴撕开,然后反手按在了地面上。一道紫黑色的光芒在他的双手中间爆,膨胀,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护罩,将半径一百米的地方笼罩进去。

    火红色的流星砸在紫黑色的护罩上,出了一阵啵啵的声响,然后凭空消失了,就像石子进入水面一般,除了荡起阵阵涟漪以外,没有再生其他的事情。几道黑色的流光在进入紫黑色光芒的范围之后,也迅地褪去了。烟雾弥散中,人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显然在经过紫黑色领域的过滤以后,他们的度也降回到了“人”的程度。

    “反魔法领域是法术等级非常高的大型法术,现阶段还没有玩家能够学会这一技能,更不用说做成卷轴了。也不知道岚山他们在哪里搞到了这件稀世卷轴......”

    “但是这样一来,赵六安也等同于一个废人了,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战术。”

    “论魔法的能力,絮语流觞肯定是强于他的,所以这个买卖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亏。”

    “以赵六安骄傲的性格,想要让他接受这样的战术......”

    两个人持续的解说中,黑色法袍的人影慢慢向后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持剑的盾卫。他们并没有如同他们的队长一样双手持盾,而是一手持盾,一手持剑的装束。

    在他们的对面,五道人影并没有因为增益的消失而停下脚步,他们的度虽然降到了普通的程度,但是每一个人的步伐却没有因此被打乱。

    为的双盾大汉一声冷笑,然后猛地一挥盾牌。在他们三角阵势的后方,另一个穿着黑色罩袍的身影伸手一拽,将罩袍扯了下来,露出了下面的全身盔甲。

    “韩三石果然还是耍了诈!他们根本没有带治疗职业!这样反魔法领域对他们的负面影响将会降至最低!”

    “他们换上了十方俱灭......”被称为张指导的人喃喃地说:“这一切都是战术计划的吗......”

    “这将演变成最惨烈的肉搏战!胜负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分出!”

    观众席再次沸腾了起来。那个全身银色盔甲的男人一声虎吼,抡圆了手中的战锤,对着冲在最前方的双手剑玩家一锤砸下。

    “圣光裁决!十方俱灭正面刚上了断天之刃!这也是岚山的安排吗......”

    “他身上的银光......这是五级的祝福术......”

    “他们互换了一招!十方俱灭只掉了8%的血量。看来在力量的比拼上,十方俱灭并不占下风,而且他身穿重甲,在防御上有优势......”

    “泰东岳和浮华一世同时用出了盾牌屏障,将剑北冬挡在了旁边。喔,苍云壁垒已经越过了阵线!韩三石的目标是后排!”

    “看来这就是他们的战术......”

    现场的沸腾声中,战场被漫天的斗气震得尘土飞扬,黄土漫天。两位解说员的语很快,但还是恨不得自己有几张嘴,能够将整个局势说得通透圆转。但这些小瑕疵在已经完全兴奋的观众心中,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意义。他们呐喊着,咆哮着,为着自己支持的人而狂舞嘶吼着。

    “韩三石已经接近了!虽然牧小样有些许的近战能力,但是与盾战士之间的差距太大,现在又失去了圣言与祝福这些最强的倚仗......”

    “冲锋!盾牌猛击!又一个盾牌猛击!”

    “牧小样没有躲开第二下,他的职业经验毕竟还是太少......”

    “絮语流觞冲上来了!她要干什么,她现在毫无战斗力,难道她想要吸引火力......”

    “啊!是暗语!苍云壁垒被晕了,但他同时放出了震地猛击,他的反应很快......”

    双盾战士跺地的震荡中,一道黑影显现在他的身后,黑色的紧身皮甲将曼妙的身材勾勒的纤毫毕现,同时也将姣好的面容映衬地白皙异常。但此时这个美丽女人的表情中,透露出无情的冰冷。

    “暗语对局势的把握果然是一流的,她的及时出现,挽救了克鲁希德的两名法系职业。”

    “但是她现在已经从潜行中暴露出来,失去了作为刺客的最大底牌。而且对手是韩三石,她讨不到任何好处......”

    “是的,对方是双盾战士,而且一身板甲......”

    “巨龙咆哮!暗语被震开了,哎,韩磊在做什么,现在是解决刺客的大好机会......”

    “他使用了大地之怒!这土墙的范围非常广,看来之前他可能用出了他的阵营技能,巨龙之力......”

    巨大的震地声回荡在战场上,透过护罩的粼粼波光,所有人还是能够看到,土路的一侧升起了一片高高的土墙。半圆型的土墙将杂乱的战场分割开来,场上乱战的人群也被分成了两个部分。簌簌落下的泥屑中,高耸的土墙屹立在路边,就连直播的画面中,都看不到土墙另一侧正在生的事情。鸟瞰的直播画面开始前移,抬升,逐渐变成了九十度的俯视视角。

    “暗语过不来了,看来韩三石铁了心打算先干掉这两个人,毕竟反魔法领域的持续时间有限......”

    “现在看来......暗语之前的那次抉择,是有待商榷的。她执意想要救下这两个法系职业,可能正好中了韩三石的下怀......”

    “对,如果她选择去帮断天之刃或者剑北冬,场上的形势可能会不一样。现在苍云壁垒的身上还加持着巨龙之力,牧师和法师情况岌岌可危......哦,真是个漂亮的翻滚,以楼语觞那样的千金出身,居然也能翻滚的如此漂亮......”

    “快看,暗语冲向了十方俱灭!这是放弃了那两个人吗......”

    “弗斯塔德之力!她也要拼命了!克鲁希德希望能在其他的地方将劣势打回......”

    “不对,这是幻影她挡住了圣殿骑士!断天之刃冲过来了......”

    手持双手大剑的男子大步流星,冲到了土墙的下方。他双手将剑举过头顶,然后屏气凝神。

    一剑斩出。

    一道细密的斩痕出现在土墙的中间,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度逐渐扩散。下一瞬,看似坚不可摧的高墙像一片玻璃一样碎裂了。伴随着漫天的尘土升起,东南方向的战场变得一片混乱。

    有两道人影突然从尘土中飞出。

    “断天之刃将他的两位队友扔了出来!”

    “这么激烈的战斗中,他还能作出这么多的爆动作,看来他的‘意剑’确实非常强大......”

    “他与苍云壁垒正面刚上了!”

    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华丽的双手大剑,与刻着繁复花纹的古朴盾牌,终于相遇了。

    “剑与盾的对决!这让我想起了《帝国崛起》中,弗斯塔德帝国的国徽......”

    “断天之刃退却了,毕竟他的对手还有一张盾可以进攻。”

    “不对,他转场了,他趁机攻向了十方俱灭!”

    “暗语那边......确实很危险,虽然十方俱灭损失了一些生命值,但他至少还是一个圣殿骑士,以一个明面上的刺客......”

    “这是......乱舞!天哪,他在用双手大剑乱舞......”

    画面上的男人表情平静,眼神专注,但却将手上的大剑挥舞得虎虎生风,仿佛他的手上并不是沉重的大剑,而是一根鸿毛。那生猛的画面,将观众的热情完全点燃,场外除了他们疯狂的呐喊声以外,已经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了。

    “十方俱灭根本不可能接下所有的攻击!他开启了神圣庇佑,但生命值还是要见底了......”

    “这就是没有治疗的下场,虽然在反魔法法阵中,带了治疗也于事无补......”

    “圣光荣耀!十方俱灭的血量突增2o%,这是他的最后一搏......”

    “韩三石追上来了!盾牌冲锋!”

    “这样十方俱灭的危机暂时......什么?”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突兀地在山谷中响起。

    双手大剑被那个男子单手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握着一张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盾牌,挡住了双盾战士的冲击。

    然后,他扬起着持盾的左臂,用力砸下。

    “天哪......这是盾牌猛击!”

    “战神之力!横扫!他在用单手耍双手大剑,我都看到了什么......”

    “苍云壁垒被逼退了,巨龙之力的持续时间已经过去,他完全占不到优势......”

    “这是盾牌冲撞!韩三石被打飞了......”

    “岚山的局势很危险!”

    现场的欢腾声中,临时客串盾卫的男子紧绷着面容,大步向那个飞退的双盾战士进逼过去。后方响起了一声似曾相识的咆哮,男子回头一看,圣殿骑士挣扎着从后方冲上来,试图与他的队长形成合围之势。

    然后,一个眩晕的标志出现在他的头顶。

    “偷袭!十方俱灭还是放松了警惕,他给了暗语一丝机会。暗语这种水平的玩家,抓住了这仅有的一丝机会!”

    “断天之刃返身,旋风斩!这是持盾的旋风斩,伤害判定中应该有钝击属性,对重甲有奇效......”

    “十方俱灭倒下了!决赛中的第一个死亡人员出现了,胜利在向克鲁希德招手!”

    “暗语冲向了浮华一世,他们想把优势转化成胜势......”

    紧致的皮甲化作一道残影,向着另一个战场驰援而去。手持双手大剑的男子却没有动作,仿佛正在等待着什么。

    他知道那个坚如磐石的男人,不会轻言放弃。

    画面中,双盾战士终于再次站到了他的面前。壮汉擦了擦头上的尘土,开口说了些什么,直播的画面中,断天之刃同样回应了两句,然后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双盾战士摇了摇头。

    “泰东岳和浮华一世已经出现了颓势,暗语的加入已经足以改变局势的平衡。”

    “剑北冬能够在两人的攻击下支撑这么久,已经无愧于他‘破天之剑’的称号了,我们都知道他擅长的是进攻而不是防守,能够在两个的攻击下支撑这么久......”

    “岚山的战术已经执行的非常顺利,他们甚至几乎都要成功了,如果牧小样和絮语流觞当时被干掉,那么他们一堆重甲就可以收缩防守,等反魔法领域撤去,再凭借赵六安的魔法支援获得胜利......”

    “是的,以他们两个盾卫,一个双盾战士的组合,可以支持很长时间。哦,我们看到另一边的战斗,已经分出了结果。”

    “段天峰是怎么做到的,之前的比赛中他并没有用出类似这种打破系统常规的方法。如果在《帝国崛起》这款游戏中,可以做到单持双手剑的话,那么其他相同类型的虚拟世界中......看来,今后虚拟真实游戏中的近战体系,将会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事实上这场战斗中,他已经演示了其中一种变化了。”

    “反魔法领域消失了!絮语流觞是否会成为那压死岚山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在施法了,赵六安必须做些什么......”

    “哦,我们看到......”解说员的声音陡然拔高,现场同时响起了山海般的呼啸,“岚山的成员认输了!恭喜......克鲁希德队!他们取得了这场决赛的胜利!”

    “新的历史诞生了!段天峰包揽了2132年联盟杯虚拟游戏大赛中各项赛事的冠军!这是史无前例的一刻,这是一支毫无疑问的......王者之师!”

    画面切换到了比赛选手的房间内。几个人相继从游戏舱中走出,他们呐喊着,舞动着,相互拥抱着,就连两位看上去冷艳如霜的女性,都没有在这一刻压抑自己的心情。

    他们相互推搡着,从某个房门走了出去,然后被门外的山呼海啸所淹没。

    “比赛双方的队员已经出来了,他们相互拥抱在了一起。我相信岚山的粉丝们也不会气馁,他们的队伍在今天的比赛中同样表现的非常出色!”

    “作为23岁就书写下如此奇迹历史的年轻玩家,段天峰无愧于‘苍穹之峰’的称号,他用他的实力,带领着他的队员们,在《江湖》、《无尽战争》、《斗枪神》等众多游戏中打败了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强敌,站在了巅峰中的巅峰。他们没有行会,没有势力,现在却称霸了联盟!这一刻属于他们!”

    “喔,韩磊和段天峰在互相握手。”

    “这也是值得留念的一刻。我们可以在这位驰骋职业界六年的老将身上,看到了坚持和努力,虽然最后没有赢得比赛,但相信他已经拼尽了全力,岚山虽败犹荣!”

    “是的,让我们祝福他在今后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哦,我们看到......镜头中的这位是陈天凡,他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相信段天峰在用盾牌猛击拍飞韩三石的那一刻,‘御天之盾’灵魂附体。”

    “他的后辈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想来他的心中,现在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场下的观众已经冲上台去,将段天峰举了起来,他们在为他们的英雄欢呼。”

    “当然。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神话时代,希望......”

    荧幕被关掉了。

    这里是一座摩天大楼的二十三层。奢华的办公室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走到了落地窗前。

    二十二世纪的现代,城市的模样已经生了很大的变化。夜晚的空中,几道光华在摩天大楼的楼体之间来回流转,那是各个楼层中间的空中通道,正在黑夜中闪耀着莹色的现代光芒。男人看着充满现代气息的画面,突然举起了双臂,作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这就是......拥有的感觉。”

    他长出了一口气,英俊的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笑容。

    “真好。”他说道。

    “董事长。”后方的客厅中,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

    华丽的吊灯悬在客厅的上方,下面则是各式各样充满流体设计造型的家具,使整个客厅充满了科技的现代气息。一侧的大门边,还摆放了一个椭圆形的吧台,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在耀眼的灯光下反射着炫目的白光。吧台后方的架子上,各种名贵的酒瓶错落有致地摆满了所有的格子。吧台的后方有一个小门,此时已经被推开,一个身材火爆,穿着暴露的女子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光板,从门中走了出来。

    “比赛已经结束了,董事长。”

    女子的声音柔媚,神色更是柔媚至极,她甩了甩自己波浪般的长,然后眨了眨眼,但英俊的西装男子却不为所动,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

    “他们赢了,是吧?”

    “是的。”女子知道他也在看这场比赛,但她还是做出了应有的回答。

    “那么......按照最初的计划执行吧。”

    “是。”

    看到眼前的男人没有什么表示,女子只好点了点头,然后盈盈地一转身,摇曳着身姿走了回去。

    “哼哼哼哼......”男子出了低沉的笑声,坐回了刚才的座位,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

    “那么,是收获的时候了。”

    空荡的客厅中,只剩下他的声音在回荡,宛如恶魔的低语。

    第二天,联盟的官方公告上,放出了一条震撼职业界的新闻。

    断天之刃宣布退役。

    ********************

    “我想,我已经把我的意思说的很清楚了。”

    同样的夜里,同样是另一个华美的办公室。与之前那个客厅不同的是,这个办公室的装潢极尽古代之风。木质的家具和墙壁上,围衬着许多绿色的枝条,一些墙壁上挂着一些不知名的字画,办公室某一侧的角落上,还摆放着一个方形的桌台,上面有一些笔墨纸砚,整个房间也因此充斥着纸墨的清香。

    从声音上判断,此时说话的是一个女子,黑色的长如瀑布般从她的头上倾泻而下,披散在她的身后,与她身上的白色长裙相映衬,给人以鲜明的对比感觉。

    “我坚持......退掉这份婚约。”女子的声音清冷,也使得她的话中夹杂着冷冽的气息。

    “条件您已经看过了,我相信......”

    “我本来是不会同意的。”坐在女子对面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宽松的大衣披在他的肩上,似乎是想要驱散夜晚的寒冷,但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配上他刚毅的面容,非常容易就给所有看到他的人以严肃的第一印象。

    “但是......”他的严肃神情突然软化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你是我最宝贵的女儿,我怎么不会为你着想呢......而且......”

    他轻拍着手上的一块透明光板,上面的信息文字正在渐渐消失:“今天之后,再也没有段家少爷了......所以......”

    “我同意你的提案。”

    中年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白裙女子紧握的双手骤然放开了。她后退一步,然后鞠了一躬,美丽的黑色长倾斜而下,挡住了她的面容。

    “感谢您的宽容,父亲大人。那么......”

    男人挥了挥手,女子转过身,从后方的门走了出去,然后安静的把门关上了。

    女子走出大门,走下台阶,走出电梯,走出大楼。一辆悬浮车正停在门口,随着她身影的出现,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从一边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拿着一件风衣,披在了白裙少女的背上。

    车门被打开了,她迈步走向车子,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白皙的脚面上,在黑夜中展现着慑人的魅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在进入车子的前一刻停下了。

    二十二世纪的空气质量,显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但今夜的月光却是明亮非常。她抬头看着那白色的圆盘,忽然伸出了一只同样白皙的手,想要将那道圆盘握在手中。

    “终于......自由了。”她叹息了一声,然后无力地放下了手臂,钻入车中。

    悬浮的声音响起,白色的悬浮车快的启动起来,很快与刚刚醒来的夜生活融合在一起,消失在黑夜的车流中。

    2132年8月25日夜,新的时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