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之焰 1234 黑暗的起始

作者:遗忘之志 | 发布时间:2019-08-27 22:49 |字数:5313

    “你们可以进来了。”

    同一时刻,位于自由世界塔隆平原上的塔兰村内,一名刚刚溜进某个空房间内的玩家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确认了周围没有任何魔法与人的监视,然后才朝着门外的另一道身影低声说道:“真是辛苦你们了啊,这种情况下还要找到我这里来。”

    “那是自然,毕竟我们之前就已经说好了。”悄然关上了自己背后的房门,那位玩家随后带着一名手下走到了已经瘫坐在屋内的那名衣衫褴褛的魔法师面前:“我们辗转了这么久的时间才找到了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那么我所需要的那些条件,你们能够达成么?”望着这两名玩家的脸,依旧保持着衣衫褴褛模样的陨梦低笑着说道:“你们能把我从这个水深火热的局势里面拯救出去?”

    “当然。”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名为摸鱼侠的战士玩家随后向前走了一步:“不然我们跑过来干什么?来塔尼亚观光吗?”

    “我知道外面的局势现在很紧张。”

    举臂打了一个响指,陨梦的手指随后指向了他们所在的头顶上方:“各大行会现在都在为了那个所谓的新联盟而忙得焦头烂额,连最后压箱底的本事都快要使出来了,每一个原本位居二流的行会现在也都有了上位的机会,也算是有了打败一流行会的最佳时机……嘁。”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劝得动那么多家族势力点头同意的。”说到这里的他有些不屑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不会是把自己都卖出去了吧?”

    “这话你可不要随意说出去,因为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成为了连联盟都要瞻仰与敬畏的对象。”摸鱼侠笑着坐到了这间昏暗房间的另一边:“至于点头……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都收了什么好处,总之她几乎都快要成功了。”

    “要让我们这些二流行会来猜测的话,那一定是可以打动人心的超巨大好处吧。”

    他眨了眨眼,神采奕奕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面前的陨梦身上,后者的眼神也随之变得迷蒙了起来,半晌之后才重新落到了房间对面的黑暗之内:“难道一定要让我们向他们旁敲侧击一下么?真是的——”

    “听说你最近与他们的关系还算混得不错。”摸鱼侠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已经快要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了?”

    “无需担心,大家都是在各自利用而已。”

    摆出了一个无谓的动作,陨梦发出了两声低沉的微笑:“当然,你还有什么顾虑的事情,尽管说出来便是。”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摸鱼侠朝着前方展开了自己的双手:“为了招募你加入我们的行会,我们已经下了这么多的功夫,现在又为什么要放弃呢?”

    “你们做好了与维扎德对立的打算了?”

    双手交叠着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陨梦的面色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要塞里的那场战斗,你们后来应该也听说过了吧?你应该知道我所面对的对手究竟是什么。”

    “没关系,我们兽禽联盟从来不畏惧这样的挑战。”摸鱼侠笑着摇了摇头:“或者说我们招募像你这样的人才,原本就是为了跻身一流行会而准备的,要是连维扎德都不敢面对,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向那些敌人发出挑战呢?”

    “反正早晚都是敌人,所以还不如现在就开始想办法针对——是这个道理吧?”陨梦笑着回答道:“很果断的想法,可惜还差一点东西。”

    “还差什么?”

    “当然是足够的硬实力了。”

    指了指房间外的雨幕,陨梦望向窗外的目光也开始逐渐变得漠然了起来:“没有足够的硬实力,一切的承诺与夸口都是浮云,任何的合纵连横都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展示一下能够打动你的那些东西,是么?”摸鱼侠静静地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们的人现在就在附近,时间嘛……三天之后怎么样?”

    “怎么,你们的准备已经到了如此充足的地步了?”

    “大行会就要有大行会的做派。”

    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摸鱼侠的目光也随着他那夸张的动作而变得愈发明亮:“当然,就算最后失败了,我们也算是给你送上一份大礼,如何?”

    “……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再度发出了几声抑制不住的大笑,坐在座位里的陨梦仿佛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考虑得很周全嘛鱼老哥,真是已经费尽了所有的心思来为我着想了!我很满意,很满意!”

    “为了感谢你们这场招待的周到,我都忍不住想要卖给你们一两个重要的情报了!”他收起了自己的大笑,然后再度低下了自己的头:“省得你们最后被人家当了枪使,从头到尾都不自知啊。”

    “什么意思?”原本得意的脸色闪过了一丝阴霾,摸鱼侠的神情随后又变得淡然了许多:“还请指教。”

    “你们应该也是领着任务来到这里的吧?”神秘的表情从自己的脸上一闪而过,竖起了指头的陨梦随后声音低沉地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正在聚集到这些地方来么?”

    “他们是冲着某种东西来的。”

    指了指自己的脚下,陨梦的脸色变得愈发神秘与诡谲了几分,而被他用这种脸色望着的兽禽联盟众人视线也变得更加不自然了一些,最后纷纷化作摸鱼侠的一句问话而从房间的另一侧迸发出来:“那,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结晶,一种聚合物,一种难以言明的仪式。”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陨梦的目光随后落在了自己所在的地面中心:“扎拉哈城那里是一个,法尔斯要塞里也是一个……哈,这些自由世界里的古代祖先看来都是有才智的嘛,他们的选址几乎都选到了最为正确的地方。”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相互之间看了几眼,摸鱼侠试探着提出了自己的下一个疑问:“能不能稍微说明白一点?”

    “你们无需明白,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背后的主子一定也是冲着这份世界的馈赠而来的就是了。”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诡异目光的陨梦将自己的脸埋藏在了蜷缩起来的动作当中:“希望你们能够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有所觉悟。”

    “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两个行会之间的事情,而是国与国之间、乃至整个自由世界的大事件啊。”

    *****************************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今晚的格兰迪艾特地下拳击会!我们依然会用一场场精彩的比赛,为每周一日翘首以盼的诸位献上无比精彩的演出——”

    不同于场外昏暗的地下街道,来自塔尼亚地下世界当中的这片黑暗拳击场地此时已经变得无比的光辉透亮,魔法的灯火交织之下的无数观众的呐喊此时也伴着一道不知来自何处的响亮解说声音而变得愈发激烈,宛如烈火一般朝着不断酝酿而起的气氛上空不停地燃烧着。用力地挤进了这些仿佛陷入疯狂当中的观众人群之间,属于段青三个人的身影半晌之后才终于突破到了这个地下拳击赛的中心范围,他们抬头望着面前的那座被无数铁丝团绕在一起的铁笼一样的场地,半晌之后才将自己木然的表情收了起来:“就是这里?”

    “应该……需要联系某个人才对吧。”勉力抬头望了望这里的四周,风吹麦浪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按照正常的规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自愿成为下场比赛的对象,只要他们不怕自己死在台上的话……啊,就是那个。”

    “那里是报名台。”他指着一张造型华美、此时还充斥着大量人影的桌台所在的方向指了指,然后一脸兴奋地点了点头:“走吧,像我们这种早就已经联系好的人,应该很容易就能通过才对。”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跟在对方身后的段青不由自主地问道:“而且你看上去似乎也很热情的样子……”

    “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像这样的情报自然是需要打听清楚的。”走在前方的风吹麦浪回头露出了一抹微笑:“至于热情嘛——要是你们能够赢下比赛,我岂不是又有机会能够大赚一笔?”

    “喂喂,你要三思啊。”段青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你看看我这个样子,要是在我身上押注,到头来恐怕连本都赔得找不到了……”

    “你们可是敢接下那个老铁驼任务的人,这点本事总是应该有的吧?”风吹麦浪冲着段青比出了一个大拇指:“不然你们如此爽快的答应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钱?”

    “不,我们只是为了情报。”段青一脸无奈地摇了摇自己的头:“我们只是走投无路,所以只能选择这样的方法而已,大不了最后死到外面,然后重新来过……呃,你那是什么表情,稍微给我们一点信心好不好?”

    “不,还是算了。”犹豫而又后怕的神色在段青与暗语凝兰两个人的身上来回巡视了半晌,风吹麦浪最后还是定着神回答道:“连玄青徽章都能拿的出来,应该没问题吧……啊,你好。”

    终于走到了那个人满为患的柜台前方,与周围人群撞了两下的商人玩家随后满脸笑容地挤到了工作人员的面前:“我们,我们是代替老铁驼前来参加比赛的成员,请问——”

    “这里是投注台。”被称为工作人员的那名衣着暴露的女服务员收起了原本保持在脸上的笑容,然后面无表情地朝着旁边的方向一指:“报名台在另一边。”

    “另一边?”朝着对方指的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尽力躲避着周围手臂的风吹麦浪脸色怔了怔:“在哪里?那边不是什么都没有——”

    话音停止在了半空中,他那不断被伸来的手臂与巴掌拍打的脸庞随后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变得难看了起来,领着段青二人的身影随后也在一段时间的拥挤之后,来到了那位柜台女服务员所指着的一张截然不同的小桌前方:“呃,请问?”

    “你们是想要上台打架的是吧?”

    与旁边造型华美的桌台截然不同,此时位于段青面前的是一张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型方桌,一名长相丑陋、身材却无比魁梧的壮汉随后也于这张肮脏无比的桌子后方抬起了自己的头,脸上也随之拧出了一抹无比难看的笑容:“今天的比赛选手已经全部到齐,现在就差你们了。”

    “跟我来吧。”他将自己的魁梧身姿从面前的这张小桌中拔了出来,然后转身朝着这个吵闹大厅的另一侧走去:“比赛选手需要从另一边入场,而且需要在生死状上签个字……对了。”

    “你们的名字?”

    “……临渊断水,还有这位是暗语凝兰。”

    “还有一个呢?”

    “他,他只是一名商人,应该不会下场比赛的吧。”

    “不会下场比赛?”

    如同坦克一般不断向前的魁梧身材停顿了片刻,这名壮汉随后将丑陋无比的侧脸显露出了半分:“听汉森说,你们不是一个队伍的成员吗?”

    “那个,那个……”望了一眼风吹麦浪躲闪不已的面色,段青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他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好,我们会替他打完剩下的比赛,请你们放心就是。”

    “也罢,只要不耽误比赛就行。”于是这壮汉摇着头将自己质疑的目光收了回去:“虽然看上去,你这个家伙好像比他还要弱小的样子……称号。”

    “称号?那是什么?”

    “稍微介绍一下自己,尤其是称号。”

    似乎没有人敢挡住这位坦克行进路线的景象中,这位壮汉就这么顺利地带着段青等人走到了铁笼后方的狭小过道前方,他再次用奇怪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段青的脸,然后伸手掀开了面前的门帘:“报幕的罗吉克需要把你们的声势造得响亮一点,炒一下现场的气氛与观众们对你们的热情,不然的话——”

    “你们恐怕连十万金币的价值都创造不出来呢。”

    他保持着抬手的动作,同时指着里面射来的无数道如同野兽一般的眼光低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