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8章 我说没有
作者:黑白仙鹤      更新:2023-12-03 11:31      字数:2175
  叶囚曦冷漠地看着面前的玉煌。
  “手下败将而已。”
  “叶囚曦,你也无非是仗着偷袭而已,有本事你我公平一战,看看我是如何完虐你的。”
  愤怒归愤怒,玉煌也很清楚,现在的她被封印在太囚美女图之中,肯定不是叶囚曦的敌手。
  只是心里很是不甘心而已。
  被封印在这里这么多年,何时是个头。
  “师父。”
  “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你提前开启了第一幅美女图,但是否能够让她替你出手,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要是能够将她收入你的麾下,我不会反对。”
  “叶囚曦,你收这么一个东西当徒弟,我看你就是想要老牛吃嫩草。”
  愤怒的玉煌,说道:“小子,只要你能娶了你师父,我玉煌承诺,不仅替你出手,我以后为奴为婢。”
  叶囚曦嘴角流露出一丝丝冷笑,身影瞬间消失在美女图空间之中。
  “玉煌妹妹,我小声告诉你,其实我不喜欢我师父,我就喜欢你,你要是愿意嫁给我,我现在就可以娶你。”
  “滚!”
  苏辰没有继续在美女图内逗留。
  回到住处。
  苏辰也是唏嘘不已,虽然他顺利开启了第一幅美女图,不过先要让玉煌替自己出手,恐怕暂时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没有多问玉煌和师父之间的恩怨,能够将玉煌封印镇压在太囚美女图内,本身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收起第一幅美女图,原本还以为能够顺利开启太囚美女图,完全可以仗着美女图内封印着的美女强者替自己作战,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多想了。
  现在的希望就在造化珠和轮回之殿上,希望这两件至宝不会让自己感到失望。
  离开住处,刺眼的阳光让苏辰感到很是舒服。
  整整半年时间,也不知道书院怎么了。
  还有半年时间,杀戮源海才会顺利开启。
  “白命,酿制得怎么样了?”
  “老大,将生命饲料酿制成酒,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
  苏辰笑笑,并未多说什么。
  天初塔前。
  虽然天初塔已经消失,但是塔老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到现在塔老都很是自责,毕竟他一直守着天初塔。
  结果呢?
  天初塔就在他面前突然消失,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好端端的天初塔会消失不见。
  天初塔对于天初书院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虽然院长和各位族老都没有任何的责怪,不过塔老却很是自责。
  “来了。”
  “塔老,我来给你送酒了。”
  “你小子半年不见。”biQuka.Com
  “生命酒实在太难酿制了,我需要给塔老酿制十年的生命酒所以就耽误了。”
  “你真的酿制出了十年的生命酒?”
  苏辰点点头,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坛坛生命酒,整整数百坛,说道:“塔老,按照你的酒量,要是想要喝尽兴,恐怕不出三天就会喝光,不过你还是省着点。”
  “你要离开书院?”
  “半年后,我要参加杀戮源海。”
  塔老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苏辰会参加所谓的杀戮源海,怒道:“沙海让你去的?”
  “嗯。”
  “那个老浑蛋,你可知道杀戮源海是什么地方。”
  “武者梦寐以求想要前往的地方。”
  “没错,对于武者来说,杀戮源海内的确存在着很多的机缘,但是杀戮源海同样有着生死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有性命危险,你完全没有必要前往。”
  苏辰笑笑,他本身已经决定要进入杀戮源海。
  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他这次进入杀戮海,本身就是想要提升自身修为,单单是闭关修炼肯定是远远不够的,正好借助进入杀戮源海的机会,看看是否能够得到机缘提升自身修为。
  靠人不如靠己。
  如此简单的问题,苏辰岂能不知道。
  一看苏辰脸上的表情,塔老就已经明白苏辰的意思,无奈道:“算了,你既然想要进去看看,我也不拦着,但是我要提醒你,进去杀戮源海后,尽可能的避开其他隐世种族。”
  “我知道。”
  看着地上的一坛坛生命酒,族老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立刻将所有生命酒全部收入空间戒指,留在最后一坛生命酒,直接打开坛盖,咕噜咕噜大口喝了起来。
  “好酒,好酒,这样喝才能喝的爽。”
  “塔老,那我就先离开了。”
  “去吧,没事就别来了。”
  “嗯。”
  苏辰明白塔老的意思,看上去塔老表面没有事,实则塔老对于当初天初塔消失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他不可能将天初塔的事情如实告诉塔老和书院,原因很简单,苏辰实在不愿意和书院闹掰,毕竟此事无人知道。
  冤家路窄。
  苏辰看到火漪立刻躲着走,他是实在讨厌火漪,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火漪就是看他不顺眼,处处针对他。
  可惜的是,他不愿意看火漪,而火漪看到他的时候,却直接走了过来。
  “苏辰。”
  眉头皱着,苏辰看着走来的火漪,说道:“火漪,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已经避开你,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
  “滚,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
  “我听冰姐说你拥有着顶级纯阳神体,可有此事?”
  “没有。”
  “你有。”
  “我说没有。”
  “我相信冰姐的话。”
  “火漪老师,我是否拥有顶级纯阳神体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似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火漪却是拦着苏辰不让走,说道:“我已经知道你和冰姐之间的事情,你的运气不错,正好遇到冰姐进行蜕变,但是你这人挺无情,居然不愿意负责。”
  听到此话的苏辰,心里很是感到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冰沁漪会将自己两人的事情告诉火漪,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苏辰实在想不通的事情。
  “苏辰,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要请你帮我个忙。”
  “我没有兴趣。”
  “我可以付出条件。”
  “那我也不会答应。”
  甚至不想听火漪想要自己帮什么忙,因为他很是讨厌火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