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脱轨
作者:银月光华      更新:2021-11-04 06:14      字数:2322
  2063年的4月5日,那是一个大日子,那一天“郑和”号正式启航了,如果我当时不是这艘船的船长,那么各位看客甚至会以为我将要死在“云雀”号上。
  事实也是如此,出事故的那一瞬间,我真的认为自己会死在那艘小小的拦截器里,我甚至考虑打开舱门,让自己瞬间冰裹在舱内,成为流浪在太空的一座坟墓,而我的尸体将在无氧、接近绝对零度的环境下保存得比埃及法老还要好。
  说不定亿万年后会被后人或者其他的什么太空智慧生物发现,然后成为研究对象或者当做英雄获得礼遇。
  可惜我没死,不然也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了。
  之所以没按照顺序继续讲解后面发生的事,因为很多事我也是通过事后的解密文件或细节碎片拼凑而成的。
  《山海经》里有段记录,“人面蛇身,赤色,身长千里,钟山之神也。”指的是一种神兽触龙,触龙生于北方,形如一条红色的蛇,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触龙也被后人理解为极光的代表。
  当我升空前被注射了一种名为抗衰素的药剂时,绝对想象不到,这种药物的起源发现居然是在绚丽极光映照下的北极……
  ……
  ……
  刘冬勇紧拥着凌燕。
  两颗孤独的心在北极的寒风中紧靠着,尽管回到帐篷内可以烤火,但是面对别人的谈笑风生,他们会更加凄冷。
  望着难以用任何词语形容的美,听着深远天空中传来的含糊不清的炸裂声,裹在风里的两人竟同时感觉到暖意,此时的相拥可以让人暂时忘却那些不堪的嘲讽与伤痛。
  在大自然面前,在苍穹和炫美的极光下,人类的声音似乎真没必要放在心上。
  淡光如华,就连被千万年冰雪侵蚀而裸露出来的怪石嶙峋的地表也变得绚烂多姿,不经意间,刘冬勇突然怔住了。
  “你看!”
  “怎么啦?”凌燕下意识地问,头扭过去顺着刘冬勇的目光望向远方,那里有一片小到可以称之为可怜的冰盖,冰盖边缘是被极光照映的光路离奇的地表,或明或暗的发生着变化。
  “那是……”刘冬勇松开凌燕,脚步开始慢慢向那边移动。
  “小心有裂缝。”
  有的时候冰盖下会有裂缝,但是这片土地除了有点难走,是不存在裂缝这种东西的。
  雪橇犬汪汪地叫着,好像也发现了东西,它们朝向的阴影处发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远远地看不清。
  “不会是北极熊吧。”凌燕的心跳猛地加速,有些惊慌的她试图去找人。
  刘冬勇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示意没事,然后继续借着微弱的极光向前走去。
  那个东西大概距离他们两三百米左右,就在冰盖的边缘,这些剩余的冰盖并非是新降的雪,而是往年冬天一直没有融化的残留。
  全球仍在变暖,这种现象对人类生存极为不利。
  刘冬勇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极不平整的冰陆上,如果这种变暖持续下去,那么这些凹凸不平的路面早晚被风侵蚀成圆润的样子,他一脚踩下去,险些没有跌倒,仔细一看,竟然踩进了一堆软绵绵白花花的东西里面,那是塑料垃圾,人类的行为对极地也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如果不能改变环境,那就要改变人体。
  根据自然法则,生物的本能应该会催生进化,但在此之前会有大量的人类因为环境的变化而死亡,即使住在满是空调房的屋子里也不行。
  刘冬勇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上天有可能眷顾这种坚持,那个东西可能就是他要寻找的。
  ……
  ……
  大量的新闻媒体都在报道我深入太空的行为,但是对太空电梯二期工程出现意外的情况保持缄默。
  我们也没办法,目前查不出原因,又不能让竞争对手发现我们的真实情况,只能先保持沉默。
  如果不出意外,我找到10号舱的时间应该在起飞后123小时,但是在120小时的时候,我还没有任何发现,就算肉眼看不见,仪器也应该能够察觉到什么,但是显然,那东西太小了,而且没有任何信号源,应该是被破坏得比较彻底。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继续前进,却遭遇了机器报警。
  “警告,轨道偏移,前进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危险。”
  这声音有些机械,大概是那些老头子们喜欢的机器人该有的声音,我不喜欢,却又不能在拦截器里表现出这种所谓的“不成熟”。
  我不由得想起一位著名心理学家写的文章,人的外表是具有欺骗性的,看起来老实的人总能获得别人更多的好感。
  与人交流的时候总是不可避免的进入角色扮演之中,比如面对安娜,我就必须要扮演一位能够解读风情的恋人,在领导面前我必须是可靠的宇航员,和李泽浩那家伙在一起的时候会自然一点儿,但我们毕竟是伙伴,有的时候需要给对方一个结实的后背。
  我又想了我的妙妙,之所以说是我的妙妙,就是因为与众不同,她对我的与众不同,从登上太空前那句“你疯了”开始。
  到现在她再对我说一句话,而整座“超级天宫”和月球基地共用的是妙B型,因为连体关系,所以我的妙妙不可能被连接到这边的系统里,会出现计算机识觉上的排异反应。
  深邃的太空一望无际,什么都是黑乎乎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姿态,到底哪头算大头朝下呢?
  透过摄像头我能看到两条不是很清晰的轨道图像,那是未固定的碳纳米管轨道。
  现在我被迫停在太空中,距离我即将寻找的目光大约还有3-5个小时左右不确定的行程。
  自动驾驶不允许我前进,那手动驾驶呢?
  “申请手动驾驶。”
  我已经来到这儿了,不可能连试都不试就离开。
  “危险,提出严重警告。”系统发声。
  “超级天宫”指挥中心也正在与地面紧张联络,命令传递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我必须尽快找到失踪的“灯塔”。
  “云雀自行提报行动方案,时间有限,这边只能先行动再听从指令。”
  其实就是先斩后奏,因为我知道地面一定会批准行动的,不然也不会让我开这么远。
  如果因为一个警报就中止行动,那么这样大的项目造成的损失谁来负责?
  我小心翼翼地操纵着“云雀”捕捉着那两条线缓缓前进。
  事实上我根本没走多远,在不间断的警告声中,我发现飞船无法前进了。
  “轨道发生变形,无法前进。”
  我长呼一口气,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这种情况下,即使顺利更换了“灯塔”,再把轨道调整回原来的姿态也要大费周章。
  我定了定神,然后向“超级天宫”发出申请。
  “云雀申请脱轨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