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章龙启

作者:书清挥 | 发布时间:2017-07-18 06:22 |字数:3596

    疯了,萧氏的武宗萧龙疯了?恬不知耻,放眼天下什么时候武宗被武士使唤?

    传扬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看来萧氏野心勃勃,竟然诬陷一位武士、无耻之尤,萧氏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这没脸没皮之人心肠歹毒至极,萧氏一族妄想吞天,好大的胃口?

    众人鄙夷,冷笑,不屑,众女无奈摇头,纷纷撇头观看风景,免得被恶心死,无视卑劣之徒。

    王玵微笑相待,全身心发笑,这老杂毛真上道,本大师故意给萧氏台阶下以免祸及二女,他还真抓住这根虚无的稻草,啧啧,本大师是无话可说。

    “怎么?你们不相信?他腰间的圣斧是开山祖师定下的信物,得圣斧认可便是神斧帮帮主,这是组训遗诏,睁开眼睛看清楚!”萧龙手扬遗诏,仅露出得圣斧者号令神斧帮字样,手握袖口掩盖了一部分字迹。

    金片遗诏金灿灿,朝阳映照字迹龙飞凤舞耀人眼帘,神韵惑心,形状类似公堂上的令箭,薄如簧片。

    “咝咝……”见证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附有神韵的遗诏字迹透着一股意境,绝对不是凡物,难道真是一份上古遗诏?

    九位武宗喉结涌动,眼皮微跳,眸子中精光闪闪,动心了,那是意境字迹,得到它可以参悟突破,难怪萧氏一族出武宗,而廖氏凋零无一人突破武宗,好东西!

    “哼,一切都是他的计划筹谋,谁敢不信?”萧龙收取遗诏令箭,一脸鄙夷,冷笑,嘲讽喝醒众人,见众人眼神火热冷哼一声飘然回归悦来客栈。

    “杀,萧氏龌龊无耻,窝藏遗诏独享,廖氏子弟听令,不死不休杀萧氏夺遗诏,杀!”廖兴彻底爆走,双手高扬飞斧喝令族人血战到底,廖氏子弟人人争先。

    退走无门,三大帝国不容两面三刀之辈,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摆一道,留不得。

    屈服憋死,萧氏存心不良,隐瞒遗诏,霸占帮主之位,对他们点头哈腰迟早是个死。

    武人不畏死,廖氏子弟也没有孬种,促发血战一发不可收拾,奋战天梯道撒下漫天血雨腥风,在朝阳下妖娆翻涌。

    战不休,死飞尸,生嘶吼,衍生出一条连绵不绝的生死搏命杀戮的血道。

    忽而,萧氏子弟纷纷退避,边战边撤,直至天梯道顶端方止,廖氏子弟紧追不舍,殊死逼上山巅边缘迎来一个圆球冲撞,顿时如散花一般跌下神斧山。

    “噗通,噗通……”廖氏子弟纷纷摔成肉饼,人堆人、血液横流,人压人、血流飞洒如瀑雨,一片人肉血狱,惨不忍睹。

    “咝咝……”武宗大佬遍体颤悸,双目瞳孔放大,这是神斧山的底牌?三米多长直径的铁球碾压武师也挡不住,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是残废,好手段。

    示威,萧氏不忍族人横死,不想一番争论引来帝国窥视打压,萧氏借铁球立威,警世?

    九人微微摇头相继离去,廖氏已十不存一,灭亡在即没有什么看头,眨眼间消失在神斧城上空。

    郑尚门神看得喉结涌动,扑克脸上发白,神斧山果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天梯道两侧建立涡旋道,铁球顺着涡槽滚落而不脱离天梯道,直线式冲撞碾压,好算计,够毒辣。

    铁塔趴在腾龙阁梯道中上部发颤,死了,廖氏就这么死了,铁球滚入神斧城撞碎了数百栋房屋,太可怕了,这是屠杀,真恐怖。

    众女冷汗浸身,痴呆的瞅着那条血路,一条涡形隧道,血液已汇成一条激流沟渠灌溉神斧城,肉末,碎尸……地狱,人间地狱?

    王玵看得双目发直,一颗心如擂鼓一般,好狠的萧氏萧大脑袋,本以为他会灭杀廖氏三分之一震慑收服,没想到他一刀切,存心抹除廖氏,果然具备暴君之姿。

    “哈哈,哈哈哈,好,萧氏杀得好,惨绝人寰必自毙,族人撤离辅助小姐,走!”廖兴放声狂笑,喝退族人独自向天梯道缓登,一步一行泪,血泪浸湿锦袍,一往直前。

    “少族长……”廖氏子弟纷纷劝解,人人激愤向上冲。

    “滚,执行族令,廖氏不亡誓报血仇!”廖兴头也不回,厉声喝斥下达族令,震退族人。

    “飞蛾扑火,豪气干云,心不甘,可惜心术不正,死不足惜!”王玵呢喃自语,见证惨景微微恍神,这是一条血路,帝王之路?

    程妍袅娜登顶,屹立在他身旁,紧蹙眉头说道:“萧氏蛰伏经年,出手不凡,廖氏就此没落,你就不担心萧龙之言吗?”

    王玵盯着那道送死的人影,盘坐龙头淡淡说道:“没落,不,应该是灭族,廖氏难存,那老杂毛之言不足以取信于人,只不过是权利之争中的一个借口,台阶而已。”

    “嚄,难道萧氏要赶尽杀绝?会吗?权利借口与台阶何解?”程妍惊诧,杏目圆瞪惊问,廖氏已经十不存一,萧氏不可能追杀吧?彻底抹杀廖氏背上恶名得不偿失。

    “拭目以待,帝王无情,杀鸡儆猴,斩草除根。”王玵笃定萧泰野心昭彰,杀戒已开抹杀廖氏势在必行,廖兴不走只不过是在为族人拖延时间而已。

    “权利借口不是也是,胜者为王书写史册,类似门派颜面,浸犯者死、道理与情面由门派定制。”

    程妍见他说得轻巧很讶异,冥冥之中遍体发毛,冷汗渗出凉丝丝,以往快意恩仇没有深刻体会,所见所闻与之相比不值一提,龙人复兴难于登天。

    忽而,萧氏子弟一涌而下,至廖兴三十米处抛出板斧袭杀,三十多柄利斧笼罩了天梯道,避无可避,借助高位与蛮力甩出板斧宛如闪电掠空。

    “啊,好狠的萧氏……”廖兴始料不及,本以为拖延时间拉人垫背,不曾想被一轮板斧袭杀,超出理解范畴,萧氏子弟不离身的板斧怎么会甩飞袭杀?

    “可惜,他死得一文不值,萧氏真狠,被你说中了,他们追上去了,萧氏就不怕武林人士戳脊梁骨?”程妍心惊肉跳,自己毒娘子的雅号万万不及项背。

    “你外冷心热不适合江湖、切记,知会他们预备上山,龙人复兴的时机到了。”王玵侧头点醒,人皆是多面孔,她的暴躁脾性源于仇恨,心地善良又嫉恶如仇,只怕她自己都分不清本性。

    “你能确定萧泰会邀龙人上山?”程妍蹙眉说道,龙人混入萧氏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