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外院弟子到来

作者:竹林之大贤 | 发布时间:2019-08-19 13:48 |字数:3803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龙灵只是瞥了凌尘一眼,便继续说道:“我说过,等时机合适,我自然会告诉你。”

    “好吧!”

    凌尘并未继续再问,不过可以确认的是,龙灵,即便是龙族之人,那也必定和龙族关系匪浅。

    自己的这位剑灵,可不是个普通人物。

    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到了这门威力无穷的剑法,对于他的实力,无疑是一大惊人助力!

    他只是刚接触到这门剑法,就已经能够深刻地感受到,这门剑法的玄妙和强大!

    若是能够究其精髓的话,那剑法的威力将难以估量!

    龙灵这次,算是帮了他大忙了。

    然而,就在他正打算要好好地谢谢对方的时候,突然间,眼前的龙灵却是蓦然消散了开来,竟是化为了一团白色雾气。

    “嗯?”

    察觉到了这般异常,凌尘明白,是有人来了。

    龙灵的感知能力,要比他强大得多,一旦有人靠近到视线范围内,对方就会立刻消失。

    很快,凌尘就感受到,有十数道气息强横的身影,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靠近过来。

    这里面,俨然是有几道他十分熟悉的气息。

    凌尘目光微凝,便将那几道身影锁定,视线当中,赫然正是那先前被他打的满地找牙的裴玉、东方虬和孔六甲三人,不过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道道陌生的人影,不过根据其服饰可以辨别出,这些人,全部都是外院弟子。

    “各位师兄,就是他!”

    裴玉的目光在下方巨大的广场中一扫,便将凌尘给扫了出来,顿时眼睛猛然一亮,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连忙指着凌尘的位置,大声叫道。

    嗖嗖嗖嗖!

    顿时间,天空中,一道道身影皆是暴掠而下,掀起了滔天破风之声,纷纷在凌尘的周围落下了身形!

    “又是你们三个。”

    凌尘只是淡淡地瞥了裴玉三人一眼,旋即便淡淡地接着说道:“上次的打还没挨够,这么不长记性?”

    裴玉闻言,先是眼神一沉,但是下一刻,他的脸上便陡然浮现出了一抹十分阴翳的笑容,道:“呵呵,还真是个嚣张到极点的家伙,难道你看不到,我们的身后站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怎么,找了几个外院弟子撑腰,便以为自己能够翻身了?”

    凌尘嘴角掀起了一抹轻微的弧度。

    “大胆!凌尘,你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见到诸位外院的师兄,还不赶紧下跪行礼?!”

    见得凌尘一副丝毫不以为意的模样,那东方虬和孔六甲二人也是脸色一沉,他们本来以为,凌尘见到这些外院弟子,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下跪求饶,可没想到,凌尘却是一副临危不惧的模样,仿佛站在对方面前的,根本不是高高在上的外院弟子,而是一群沐猴而冠的土鸡瓦狗。

    “没错!”

    裴玉咧嘴一笑,表情森然,“藐视外院弟子,你可知道是什么罪名?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将抬不起头来,只能当一辈子杂役弟子,永远干打杂的活儿!甚至于你的子孙,都会继承你杂役弟子的身份,为奴为婢,供人奴役!”

    三人有了外院弟子撑腰,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神采飞扬,咄咄逼人,完全是一副要压迫,要审判凌尘的样子。

    “你就是凌尘是吧?”

    这时候,裴玉的身后,一名神色倨傲的青年踏步而出,居高临下地看着凌尘,就像是一个上等人在看下等人的目光,此人,正是裴玉的兄长,外门弟子裴元绍。

    裴元绍只是瞟了凌尘一眼,便开口说道:“身为圣灵院弟子,一入门就对同门大打出手,一点规矩都不懂,即便你只是小小的杂役弟子,也应该懂一些礼法才是,怎么跟个野人一样,野蛮无知。”

    “兄长你有所不知,”

    裴玉眼神中闪动着恶毒的光芒,“这个凌尘,我调查了一下他的底细,原来,他是我们圣灵院的一个小小的分院,天剑院的弟子,通过走后门的方式,进入了我们圣灵院,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宗门高层,本来要把他逐出宗门,但是院主宽宏大量,网开一面,所以才把他贬成了杂役弟子。”

    “我就说嘛,怎么此子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土味,原来是小小分院的弟子。”

    裴元绍看向凌尘的目光愈发地轻视起来,圣灵院在东域中的分院,大大小小的有十来个,都是设立在一些偏远之地,这个天剑院就是其中之一,里面招的弟子,也都是一些庸碌无能之辈,质量完全不能和圣灵院的弟子相媲美。

    不仅是裴元绍,其他几名外院弟子,看向凌尘的眼中,也是充满着讥讽之意。

    “小小分院的弟子,如今一步登天,进入了圣灵院修行,竟然犹不知足,一入门就残害同门,无法无天。”

    说话的是一名瘦高中年人,此人,是东方虬请来的救兵,名叫沈季龙,此刻,他看向凌尘的目光也是略显阴鸷,寒意暗藏。

    “今天我们几人被请来仲裁,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念你是刚入门,所以对你网开一面。“

    又是一名外院弟子踏足而出,此人,名叫公孙虎,长得虎背熊腰,身材粗大,一双眼睛眯起,笑吟吟地盯着凌尘,道:“这样,你主动把你的储物戒指交上来,我们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够不够抵消你的罪行。若是不够,还有其他办法,比如说,你专门为我们几个打杂服务个十年,二十年,为我们做牛做马,反正怎么也比丢了性命强,你觉得师兄我说的对不对?”

    这话刚说的时候,裴玉三人脸色还有些微微变化,他们还以为,公孙虎真要赦免凌尘,但是听到后面,他们就笑了,他们倒要看看,凌尘怎么逃得掉这次的劫难。

    在那一道道目光的逼视之下,凌尘的双目逐渐抬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道:“说够了没有?”

    “你什么意思?”

    公孙虎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

    “我问你说够了没有?”

    凌尘再度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眼神冷漠地望着公孙虎几人,道:“说够了,立刻滚出我的视线,限你们三个呼吸之内消失,否则,你们几个的小命就别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