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2章 返璞归真

作者:虾写 | 发布时间:2017-09-13 23:14 |字数:6553

    苏诚很放松,心情不错,道:“找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恭维我的。我自己觉得我自己也很厉害,我还觉得华飞语是无辜的,但是这么厉害的我,怎么就破不了这个案件呢?我突然想起一个词,叫返璞归真,齐鸣你是巡警,还没接触过真正刑侦工作。白雪,你现在在学习阶段,很多案件我知道你有自己看法,但是你不敢说。华飞语这个案件,我这位你们觉得是偶像,我自己觉得很厉害的人破不了,有一个很大可能,我被束缚了,真相就在我面前。”

    白雪和齐鸣表示不太明白。

    “以小说三国演义空城计为例子,诸葛亮和司马懿都是老狐狸,诸葛亮强了司马懿一点,把司马懿吓退了,原因是诸葛亮了解司马懿。我们办案,很难完全了解一个嫌疑人,他的精神,他的行为。假设空城计是个二愣子代替司马懿,一看空城,二话不说就朝里冲,反倒能破空城计。我认为我在华飞语……不,最近数月下来,我一直感觉因为长期接触各种比较费脑的案件,思考模式被禁锢了,这次我就要找你们两只雏鸟来破这个案件。”

    苏诚道:“前提是华飞语不是犯人,怎么证明这一点,能不能证明张三有可能是外人所杀。让你们带电脑带了吗?”

    “带了。”两人如同做功课一般掏包。

    苏诚道:“联系物证组的XXX,他会把今天现场还原的过程,我们之间辩论,时长一个小时的视频发给你们。至于其他资料,也可以联系物证组的人,我需要你们找出答案。记住,这个罪犯不是什么跨国老鸟,白雪,你去那边,齐鸣你这边,不许互相联系,开始做题吧。”

    两人很乖的开始了,苏诚拿了白雪手机打电话:“娘子,我在XX夜店寻欢作乐,要不要过来抓现行呢……卧槽,周断把我娘子当畜生使,几天没休息了……对不起,璇子,我错了……是……没问题……没问题……”

    好无聊的,苏诚就转到夜店大厅去了,夜店分很多小部门,有吵闹的迪吧,有清静的水吧,还有KTV,表演场等。苏诚去的是水吧,吧台一坐,要瓶矿泉水,安安静静的听歌。通常来说水吧把妹比迪吧要高档,迪吧就是看脸,两人凑在一起扭屁股,对眼了,就喝一杯,然后看对方来夜店的原因,在这炮火连天的年代,需要的只是一个平台。而今因为社交软件的风靡,夜店生意也不好做。

    水吧通常是猎物和猎人之间的交换,一个妹子孤独的坐在一边,会有绅士让服务员送杯饮料,如果妹子有意思,就会举杯,然后绅士会找个借口一起坐下,互相交谈。即使妹子是等人或者其他原因,还是能谈的,双方更有挖掘除外在外的更多一些东西。

    这么帅的帅哥坐在吧台二十分钟,怎么只有吧台服务员给自己上矿泉水呢?原因是自己点的是矿泉水,一看就是非常没趣的人。看内涵嘛,谁TM有空去看你内涵?

    酒水师很健谈,很会察言观色,知道你需要聊天,还是想一个人静静。苏诚和他聊上了:“原来这边有个妹子叫马子夜,你认识吗?”

    “哦,认识。”酒水师擦杯子,将杯子二次污染:“一年前就没干了,据说是继承了海外遗产,潇洒去了。”

    苏诚问:“除了我之外,有没有比较奇怪的人找你打听过她?”

    “最近?”

    “一年前。”

    酒水师笑道:“警官,你开玩笑吧,我每天要和很多人聊天,一年前的事,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苏诚道:“我知道你柜子里货,有人一直在等我离开吧台,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迪吧那边有人要东西……我不管摇头这玩意,大家互相让一步,和和气气的,好不好?”

    酒水师三十来岁,见过世面,也不紧张:“好吧。”

    苏诚拿了白雪手机,已经在刚才将一些人照片放在一起,然后递给酒水师:“谁来问过?”

    “他。”指的是刘默。

    “他……好像是几年前来过,很特别,我能闻到他是警察或者相关部门的人,所以多留意一下,还提前给之夜打电话。”

    苏诚侧面看,是高检。

    酒水师再看一会,把手机还给苏诚:“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男的,上面没照片。”

    苏诚问:“三十多岁男的,比你认出第一个男的,要迟来,还是早来?”

    “前后脚,第一个男的刚走不到三分钟,三十多岁男的就给我几百块钱,问那男的问什么。”

    “哦?”苏诚惊讶,刘默竟然被跟踪了,这不太科学啊。首先刘默能力很强,能跟踪他不被发现一定是好手,Z7也有人能做到。其次,为什么跟踪刘默,刘默当时只是问了马子夜情况,还没有和马子夜接触,这时候不应该就被发现,并且这么快派遣出跟踪者。那就是说,刘默之前就已经被怀疑。

    但是又有矛盾,如果他们怀疑刘默调查方向,比如刘默查询高检遇害案调取了某些资料,让刘默去找马子夜,那他们就知道刘默来酒吧目的,不会再派人询问酒水师。推断认为,有人跟踪刘默,但是并不是因为马子夜的原因。

    苏诚突然阴笑,然后拿了五百块钱放在桌子上:“我从来没问过。”

    “放心,我不敢得罪你。”酒水师微笑,目送苏诚回包厢,若无其事的将矿泉水瓶子扔到垃圾桶,擦台面,顺便将五百块钱放进自己的口袋。干这行十七年,江湖人看多了,诸如苏诚这种人最好不要招惹。

    一个妹子凑到吧台,看苏诚背影:“谁啊?看不出一个喝矿泉水的,出手倒是很大方。哪个富二代?”

    酒水师继续擦杯子,道:“玛丽莲,这个就算了……上次勾搭那个怎么样?”

    “麻痹,将老娘当女支女,给了我两千块,卧槽,老娘在乎的是两千块吗?”

    “你呢,要钓金龟婿,得换个地方,你在酒吧混了半年了,看了很多,有哪个会在夜店酒吧邂逅动情结婚,而不很快离婚的?来这里,放松心情,减轻压力,遇见适合对象就约一约。感情这东西,很贵,没人那么随便。”

    ……

    苏诚回到了包厢,拍手:“好了,整理案件。”

    白雪片面接触过华飞语案件,和齐鸣商量一会,白雪道:“这个案件最大疑点,厨房的刀为什么会到卧室,又从卧室到厨房。顾问你已经提出了刀从卧室到厨房的,主要是刀是怎么从厨房到卧室……我初步猜想,会不会是张三切完肉之后,把刀随身携带。”

    “然后呢?”

    白雪道:“然后我由觉得可能性不大,很明显张三是进门不久就被刺,张三要藏刀,凶手拿刀,按照当时张三穿着,我不认为凶手很轻易拿到刀而不被张三发现。”

    苏诚道:“张三藏刀到卧室,这个说的好,我就没有想到,但是如你所说可能性并不高。缺乏基本目的。齐鸣呢?”

    齐鸣道:“我注意到你们说到,如果邻居中有凶手,用顾问你的方式,将刀送回厨房,人混入邻居中,那这凶手十有**是李四。从几位邻居职业和技能来说,他是外科医生。一击致命说明凶手杀心很重,就是要人命,而这样心态,一般人会连续捅刀,而凶手没有,说明他很了解这一刀下去的后果。”

    苏诚点头:“然后呢?”

    齐鸣道:“作为一名外科医生,胆大心细是最基本的要求,作为邻居李四有可能知道张三有将钥匙放在脚垫下的习惯。我构想中,李四是起了杀心,潜入张三家,但是李四没想到张三不是一个人,杀死张三后,在接下去的几分钟,李四有充足的时间考虑脱身。”

    苏诚道:“继续。”

    齐鸣看苏诚,苦笑:“我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苏诚站起来拍拍齐鸣肩膀,顺便摸下白雪的脑袋,道:“我已经知道真相,不过我需要先证实,果然璞玉最难得。”

    白雪抬头:“顾问,什么意思?”

    苏诚拿起自己矿泉水瓶子,道:“我原来是从这个瓶子看世界,脑洞再大,只能看见瓶子的世界。你们给我一个啤酒罐看世界,我自然就看见啤酒罐的世界。这个案件我最大失误是,我过于注重的是凶手的杀人手法,还有移刀这个矛盾。好了,我买单,你们多喝点,不要开车。”

    矛盾论是大菠萝基本的破案原则,也是破案的核心所在,遇见案件,先从口供笔录现场去找矛盾,找到矛盾自然就找到答案。如同一个撒谎的人,为了圆谎,他会撒越来越多的谎。解开一个个矛盾,线索就会更加清晰。

    但是,苏诚曾经对矛盾论提出过质疑,过于专注细节矛盾,而不是宏观看待案件,会不会导致看法过于片面。大菠萝肯定了苏诚的质疑。大菠萝告诉苏诚,认真去研究福尔摩斯演绎法,会发现也存在人为使用上的误区。大菠萝告诉苏诚,矛盾论是一种武器,但是你不能只有这一样武器。

    大半年来,苏诚依靠矛盾论着实破了不少案件,但因为胜利原因,过于局限于矛盾论。以前很多案件,苏诚只查矛盾,其他的线索都是左罗他们去查,去走访。从五忍案到现在,苏诚总感觉自己欠缺了点什么,现在他明白了,自己将矛盾论当成唯一的武器,有时候不仅不能破案,而且还会蒙蔽自己的双眼。

    ……

    李四被请到审讯室,能到审讯室当然不是请,准确来说是刑拘通知书将李四请来的,方凌和物证组的人正在搜查李四的家和工作地点。

    苏诚和左罗主审,苏诚问:“李四,你和张三关系怎么样?”

    “还可以,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

    苏诚问:“经常串门吗?”

    “那基本没有,现在很多人不喜欢邻居串门,我也不喜欢,总感觉别人打扰了你的生活。”

    苏诚问:“你去过张三家吗,最近几个月?”

    “可能有吧,偶尔一起上楼,打招呼,有时候会去邻居家稍微联络感情,毕竟诸如业主,物业,小区环境等,邻居之间还是要认识的。”

    苏诚再问:“那你去过张三的卧室吗?”

    李四摇头:“我又不是同志,怎么可能去别人家卧室。”

    苏诚笑:“信心十足,作为一位外科医生,谋而后定,又拥有比较充裕的时间,你相信你自己。”

    李四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个案件本来很简单,逻辑上基本无法证明案发时候,张三家除了华飞语和张三,还有第三者。我虽然也努力过,但是发现凶器位置转移的太奇怪了。不过这案件有个转折点,转折点就是华飞语,华飞语这姑娘非常强硬,假设华飞语改了下口供,在法庭上律师和公诉人肉搏,还是有机会胜诉的,假设她改了,因为被下药而反击,那这案件基本就结了,最少对我来说是这样。但是她强硬态度,让我始终不相信她是罪犯。假设她不是罪犯,那房间内肯定有第三者。我就必须证明,剔骨刀怎么从厨房到卧室,又怎么从卧室到厨房。”

    苏诚道:“我已经解决了其中部分,凶徒藏匿在张三卧室,杀人,隐藏一边。华飞语看见凶案现场,惊恐不已,夺门而出。凶徒就将凶器放回了厨房,等邻居们一拥而入,凶徒混入邻居中,凶徒很了解人,知道在当时情况,邻居们被震惊,节奏快,很难记住细节。加上凶徒和邻居们讨论案件后用一些暗示自己和他们一起进入张三房间的话语,邻居们自然就在不经意中做了伪证。”

    李四想了一会:“警官先生是认为我杀死了张三?”

    “对,我认为你藏匿在张三房间中,杀死了张三。”

    李四笑问:“警官先生,那我怎么拿到厨房的刀杀死张三?”

    苏诚反问:“你怎么知道是厨房的刀杀死了张三?”

    李四回答:“刑警封锁现场,对剔骨刀上血迹进行采集,我们都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