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一袭青衫闯四方 【421】剿灭游龙

作者:御剑斋 | 发布时间:2019-07-16 18:49 |字数:3682

    原本肃穆威严的武相府衙已经被烈焰吞噬,大批锦衣卫赶来之时,黎道天等人已飘然而去。

    看着眼前一片废墟,以及一具具化为焦炭的尸体,武啸山气得双目通红,身上锦衣卫甲胄都被奋起的肌肉撑得咯咯作响。

    “报!”一名锦衣卫百户匆匆而来,单膝跪地道:“洛都城四方城门紧闭,游龙帮帮众被围于乐教坊总坛之内,由副教主程布衣率领,人数足有万人,正等待上峰处置。”

    武啸山咬牙切齿道:“让这帮混蛋洗干净脖子等着,任何人不许离开,但有妄动者,就地格杀。”

    “得令。”

    “宫里有何话说?”武啸山再问。

    旁边“蝰蛇郎君”邬章白上前拱手答道:“还没得到陛下的旨意,不过乐浪和华子兴各自在宫外和相府候旨,但有消息必然第一时间传达。”

    武啸山点了点头,望向不远处的望楼,传命道:“命令锦衣卫所有待战人员,在乐教坊集结,调集所有强弩、连云床弩,只要旨意一到,立即强攻。”

    “赤练公子”金环照和邬章白听得双眼闪露兴奋光芒,连忙追问道:“指挥使,听闻武林盟的特使还在求见丞相,想要缓和局面,难道不会不打?”

    武啸山斜眼横了二人一眼,骂道:“狗日的,你们两小子当官当久了,忘了咱们锦衣卫的规矩了?头儿当年说过,只准咱们占便宜,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在咱们头上动土了?跋扈,是锦衣卫的传统,头儿说的。头儿现在恢复了身份,顾忌多,但锦衣卫没变,这传统必须继承。况且游龙帮冲击府衙,擅杀朝廷大员,形同谋逆!你当陛下和丞相是软柿子吗?哼哼,我们走吧,游龙帮从今个起,就要从这个世界上除名了!”

    **********

    “丞相大人,我武林盟绝无与朝廷作对的意思,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伤势恢复尚可的“秀龙”文白羽坐在轮椅上,一脸焦急地拱手说道,在他对面则是一脸冷厉的江水寒。

    虽然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但江水寒莫测高深的气势还是让文白羽心里没底。

    无论九龙宫的实力多么凶悍,但与朝廷作对,依旧不是明智之举,况且这也并非九龙宫的愿望。

    九龙之中,唯有“秀龙”文白羽出身读书人,也有与朝廷沟通的能力,换作其他人全都是一抹黑,所以文白羽拼着伤势未愈,也要走这一遭。

    从事发之后,文白羽便直入相府求见,至今已有两个时辰,无论说了多少好话,对面的江水寒依旧表情冷酷,气氛极其冰冷。

    此时的文白羽心里几乎要把黎道天骂死,当初跟这个混蛋不是这么说的啊。

    九龙宫可不想扯旗造反,更不想与朝廷对抗,无名无份,不黑不白。

    他们最开始的想法只想请来郑展堂走个过场,趁机敲打一下朝廷,并通过郑展堂作为接头人,与朝廷正式确立正统关系,仿造当年十二元老会的地位,由朝廷下旨,尊九龙宫为超级大派。

    但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急转直下,黎道天杀了郑展堂,无疑给武林盟惹了天大麻烦,这个危机处理不好,也不用等魔门出手,武林盟有大批尊崇朝廷的门派,现在就得四分五裂,战火纷起。

    眼看着对面案牍之后的江水寒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手里不停地翻动着一块镇纸,咔嗒,咔嗒,咔嗒……

    文白羽心如长草,焦虑万分。

    “武林盟巡查使李慕儒求见!”

    这个时候,外间一声高呼,顿时惊了文白羽一跳。

    李慕儒。

    这个混蛋还敢现身?

    自从他跟着黎道天去找郑展堂之后,一出事便不见了踪迹,想不到竟然主动到了相府,真不知道是不是想找死。

    别看这屋里像是只有江水寒一人,但实际上,这里有一股如芒在背的刺激感,始终萦绕心头,文白羽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妄动,保证便会陷入极大的危机之中。

    “请!”江水寒终于打破沉默朗声大喝。

    对于江水寒来说,终于等到该来的人了。

    文白羽正狐疑之时,自然没有看到江水寒嘴角露出的一丝冷笑。

    “哎呀呀,道罪,道罪,道罪!”

    人还未到,李慕儒歉然声音已经传了进来,此时只见他形容狼狈,仿佛从火焰山过来一般,混身毛发打卷,衣衫上更是被烧出无数窟窿。

    文白羽微微一愣,急问道:“李巡查何故如此啊?”

    李慕儒几步到了案牍之前,向着二人深深一躬,道:“哎呀呀,文公也在此处,来得正好!此间大事不好,黎道天原来与东胡早有勾结,这次乘机杀了朝中大臣/,已经叛出城外,带心腹投靠北朝而去了!”

    “竟有此事?”文白羽大吃一惊,接着心中一喜。如果黎道天真的叛出南朝,那此间事情无疑有了转机。杀死郑展堂的罪名,便可一股脑地推给黎道天一人。

    “哦?有这等事?”江水寒哂然一笑,压抑嘴角冷笑,缓缓道:“可是黎道天刚刚脱离北朝不久,为表示忠心更是胁迫伪帝北迁,让出洛都以做诚意,怎会眨眼间便叛逃出去呢?”

    “诡计,全是诡计。”李慕儒叹息道:“黎道天冥顽不灵,竟然连我等都一起骗过,实在有罪。我本欲追他回来负命,不想被他打了一掌,若非我逃得及时,只怕我也难逃其魔掌。咳,咳咳……”

    “原来如此。”虽然知道李慕儒是在信口雌黄,但显然对方推脱的借口正是自己想要的,江水寒深深看了李慕儒一眼,慨然道:“既然武林盟在此中也是受人蒙蔽,姑念尔等无心之过,暂且不与追求,但逆贼黎道天……”说着一瞥文白羽。

    “绝不姑息。”文白羽赶忙答复。

    “不姑息?哼,应该是交出凶手才对!”江水寒声音骤冷。

    “好!”文白羽一拱手,道:“黎道天作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就由我武林盟负责缉拿,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都别想逃脱。”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江水寒倏然站起,大喝道:“传令锦衣卫,游龙帮黎道天等人叛上作乱,教中弟子一概捉拿,但有反抗,就地扑杀!”

    “遵命。”

    外间自有人领命而去,文白羽心中大松一口气,李慕儒低头浅笑,抬头时,正与江水寒似笑非笑的目光对视到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