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记忆解放

作者:咖喱面包 | 发布时间:2017-10-13 20:01 |字数:7965

    “哈……?”

    “世界中的资源是有限的。既然你们知道基加斯西达在被你们砍倒之前,周围无法种植作物的话,应该能够理解这一点吧?与之相同,如果老身想要生成具有某个优先度的道具,就必须牺牲与其同等价值的某个存在才行。之前在老身和administrator战斗的时候,那家伙生成了剑,而我生成了这一手杖与此同时,那家伙收藏在柜橱中的贵重的工艺品就悄无声息的消失掉了,呵呵……”

    cardinal用右手的手杖轻叩地板,发出了有些愉快的微笑。

    “但是,如你所见,这个大图书室是完全封闭的空间,就算想要制造高优先度的武器,也不存在作为变换对象的物品。近乎无限的书本中,有着宝贵价值的也只是其中的内容罢了……虽然也考虑过用掉这柄手杖,但和administrator的战斗时要是没有它会很困扰的……能够作为代价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具身体。老身的身体优先度可是很高的,不管怎么说,这具身体都是属于拥有世界上最高权限的人的啊。”

    “什……”

    “身体……?”

    林易衍和优吉欧反射性地看向cardinal华美的身体。虽然很快就注意到这乃是无礼之举而转开视线,但也足以确认现在她并没有什么部位缺损。林易衍无数次把想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不过最后还是结巴着开口了。

    “……这,这样的话……就是说,把身体的某个部分切断,变化成物品,然后再用神圣术令其再生吗……?”

    “笨蛋,那样的话不就相当于什么代价都没付出吗?用的是这个啊。”cardinal转过了头去,用手指轻轻抚过在纤细的脖颈旁边绑成两束的茶色卷发。

    “啊,啊啊……原来如此,是头发吗……”

    “每制作一把短剑,就消耗了两百年积蓄下来的头发中的一束。如果汝等早点来的话,就能看到老身引以为豪的长发被切断前的样子了。”

    虽然cardinal用着开玩笑一样的语调,眼睛深处却还是隐约可见悲伤的神色,这便足以证明cardinal心中还有着和正常女孩子无异的一部分存在。不过,cardinal很快便将感伤的残片潜藏在了老贤者一般风范的背后。

    “因为上述理由,虽然这柄短剑看起来如此不起眼,却拥有着足以贯穿整合骑士的铠甲的锐利度。而且,某种意义上它如今还是老身身体的一部分,也就可以跨越包围着大图书室的虚无空间建立通道……本来,这是为了对抗administrator而生成的东西……易衍,这本来是为了让汝避开那家伙的攻击,把这柄剑刺进她的身体的。之所以生成第二柄,本来只是作为备用的。当然,能够一次成功自是最好。”

    “唔……感觉我责任重大呢……”再次看向从右手垂下的短剑,林易衍总算注意到了。短剑放出的深褐色的光泽,和cardinal帽檐下露出的卷发发色其实完全一致。优吉欧虽然对夹杂着神圣语的说明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理解了交给自己的剑有多么贵重,有些迟疑的面向了cardinal开口了。

    “那个……真的,可以吗?让我为了爱丽丝,使用世间只有两柄的短剑的其中一把……?”

    “没关系的。反正,不管怎样……”cardinal说到这里,中断了话语,看向林易衍这边,目光像是完全看透了我心中所想。对,不管怎样,想要happyend的结局,完成自己的天使,最终还是必须要借cardinal之手解除爱丽丝的洗脑状态。

    同时还要向优吉欧说明一切,应该也是要放在夺回爱丽丝之后比较好。如果和心爱的人一起的话,优吉欧说不定也会同意脱离这个世界的。不,是必须要让他同意才行,不管需要做什么。

    林易衍转过身去,将头穿过锁链,把短剑挂在胸前。优吉欧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后,林易衍又想到了刚才cardinal说明中的一些内容,于是向她提问,“说起来……如果生成某种物品,必须要有什么东西作为代价的话,之前的那些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刚来的时候,你不是摆出了堆叠如山的食物吗?”

    cardinal耸了耸肩,轻轻一笑,“什么啊,这个完全不用在意。只不过是让两三本毫无价值的法学书消失了而已。”听闻此言,身为历史狂热爱好者的优吉欧双手抓住了脖子上挂着的锁链,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奇妙的声音。

    “嗯?怎么了?还想吃吗?我再帮你做一点吧。”cardinal扬起手杖,似乎准备一挥而下,优吉欧则疯狂地摆动着头和双手。

    “不,不,我已经吃得够多了!比起这个,还是请您继续说下去吧!!”

    “其实你不需要这么在意的。”cardinal像是完全看穿了对方的想法一样轻轻微笑着,放下了手杖,轻咳了一声,然后又切换回了之前严肃的语气。

    “虽然说明的顺序有点问题,不过正如之前所言,这两柄短剑就是汝等的王牌了。战斗时,汝等考虑的最优先事项便是用这柄剑刺中各自的对手,于优吉欧是爱丽丝,于易衍则是administrator。如果想要提升成功率的话,偷袭或是装死一类的也可以。在老身看来,汝等比整合骑士优秀之处,就是精通各种各样的肮脏……不,是精通那些更有实战意义的伎俩。”

    优吉欧像是完全不同意这句话一样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在这之前,林易衍像是说着“正是如此”一样,重重的点了点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在意使用卑劣的手段回避全部战斗……然而遗憾的是,占有地利的是对方,我们不得不准备好和对方进行正面交战……所以说,cardinal,之前你说过,让我们在装备层面上达到和整合骑士相当的水平,我可以理解为你能提供给我们神器级别的武器和铠甲吗?”

    明明是这样紧迫的状态,林易衍那无可救药的攻略者天性,却敏感的嗅到了“入手最强武器的事件”的气息而做出了反应,心脏兴奋地跳动着盯着cardinal。而少女则露出了今天内不知道第几次的无可奈何的表情,闭上眼睛说出了扫兴的台词。

    “大笨蛋,汝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吗?听好了,想要生成高等级的道具”

    “对了……必须要以同等级的物品作为代价……这样啊……”

    “不要露出那种丢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的表情!老身现在都忍不住怀疑到底选择汝等是否正确了啊!总的来说,所谓的武器,并不是在获得的瞬间就能自由操纵的东西,这一点汝等应深有体会才对。就算老身能提供再强力的神器,汝等也无法以之和整合骑士们使用了数十年,已经变成了他们血肉延伸的武器相匹敌。”

    林易衍想起了艾尔德利耶袭向我的那灵动如银蛇的长鞭,不得不点头承认。确实,就算在sao时代,刚刚入手贵重的武器,连熟练训练都不做就投入实战的做法也是严重失当的行为。

    林易衍现在的心情,与其说是丢了玩具,倒不如说是和生日蛋糕整个被打翻了的小孩子一样。cardinal则带着混杂了无奈和怜悯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说回来,就算没有老身,汝和优吉欧不是已经有了足够强大的爱剑了吗?”

    “诶!?”优吉欧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能够把它们取回来吗?!我的青蔷薇之剑和……易衍的那把黑家伙!?”

    “也只有这么做了。那两柄剑可谓是真正的神器。一把是世间只有四把的龙骑士专用武器,另一把则是数百年间吸收了广大区域的资源的魔树的精髓……就算是老身或administrator,想要瞬间生成与之同等级的武器,都绝非易事。除此之外,汝等不也是对那两柄剑的使用相当熟练了吗?”

    “什么啊……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就早点说啊。”林易衍长舒了一口气,把身体靠在了身旁的书架上。之前,我已经几乎放弃了夺回我们在被扔进地牢前就被没收的爱剑的想法,但是,既然能够回收的话,便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就算能够将其夺回,也还有没有办法将我们直接传送到那一场所一类的问题……对吧?”

    “唔,汝不是很清楚吗?”对于林易衍的提问,cardinal轻轻点了点头,双臂交叉在胸前。

    “恐怕,汝等的剑是被保存在位于大教堂第3层的武器保管库中。虽说最近的后门离那里只有30米……不,30mel左右,但正如汝等之前所见,门只要使用过一次就不能再次打开了。administrator那家伙为了搜寻我而放出的虫子会蜂拥而至的……所以,汝等在从那扇门离开回收了剑之后,就必须要自食其力的登上塔楼了。幸而,武器库正门口就是主楼梯了。”

    “唔,从三楼开始啊……顺便问一句,administrator的房间是在几楼呢?”

    “考虑到中央大教堂在连年增高……现在应该已经接近一百层了……”

    “哎哟……”林易衍哑口无言。诚然,矗立于圣托利亚中心的那座白色大理石巨塔,不管在哪里抬头看去,其顶端都无法看到但是不管怎样也没想到会比现实世界内的高层建筑还要高。而且,要是在每一层楼都要和整合骑士战斗的话想到这里,林易衍说话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

    “那个至少让我们从第50层开始不行吗……”

    “你稍微考虑下情况啊,易衍。”带着苦笑插嘴的,是比林易衍积极乐观十倍的优吉欧,“行程被拉长的话,不就相应的意味着敌人被分散了吗?”

    “啊,唔,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林易衍后背贴着书架慢慢滑下,在走廊上坐了下来,勉强地点了点头。

    “……嘛,就像以前攀爬高塔的观光楼梯一样吗……”

    “哈?”

    “不,什么都没有。总而言之,这就是行动方针了吧。首先潜入武器库内,夺回我们的剑,然后带着剑一路打倒遇见的整合骑士,一步步沿着楼梯往上爬。如果遇到了爱丽丝的话,就用短剑让她沉睡,送到大图书室。等到上到了第100层,再用短剑去刺administrator,夺回爱丽丝记忆的碎片,是这样吧。”

    好不容易接受了这样的事实,cardinal冷静的声音却又往林易衍脸上泼了一盆凉水,“很遗憾,还有一件不得不告诉汝的事。”

    “诶?什,什么?”

    “汝等的剑确实很强力,但是仅仅凭此恐怕无法战胜整合骑士。要知道,他们有着让武器的性能增幅几倍的秘术啊。”

    “啊……难道说,是武装完全支配术吗……?”听到优吉欧的低吟,cardinal重重的点了点头。

    “神器级的武器,会继承作为其本源的物品的本性。和汝等战斗过的艾尔德利耶所持的霜鳞鞭,是administrator活捉了身为东方国家最大湖泊之主的双头白蛇,将其转化成武器的。但是,虽然单就物体上来看是鞭子,但也还残留着蛇所拥有的敏捷鳞片的锐利度精确狙击这样的参数。所谓的完全支配术,就是解放所谓武器的记忆,实现本来无法达成的超乎寻常的攻击力。”

    “嗯嗯嗯,那家伙的鞭子变成蛇,原来不是幻觉啊……”林易衍附和着看向之前才被艾尔德利耶的鞭子嵌进肉里的胸口,一边祈祷着那条鞭子没有附着白蛇一样的慢性毒素,一边仔细听着cardinal的说明。

    “全部的整合骑士都从administrator那里学会了武器的完全支配命令。其中也包括将冗长的命令进行高速咏唱的训练。虽然没有时间给汝等练习咏唱了,至少也要让汝等学会如何完全支配自己的剑,才有胜利的希望啊。”

    “这个……但是,我的那柄黑剑,其本源不是什么生物,而是一棵树啊……?那种东西也有什么可以被解放的记忆吗?”

    “有的。之前交给汝等的短剑,也正是因为有着身为老身头发时的记忆,才能经由和完全支配术一样的过程,在攻击成功的瞬间打开对象和老身之间的通道。身为汝之剑前世的基加斯西达自不必说,就算是作为优吉欧的青蔷薇之剑的本源的永冻不化的冰块,也没有例外。”

    “只……只是一块冰吗?”就算是优吉欧也不禁瞠目结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所谓的冰的性质,林易衍只能想到“好冷啊”之类的东西了。林易衍勉强着自己点了点头,强行将这些作为“世界唯二的神明之一的教诲”而铭记在心。

    “嘛……只要你教给我们术式的话,我们也可以掌握剑的完全支配术了吧。能够使用必杀技的话就比什么都好了。那么,那到底是什么技能呢?”然而,cardinal反驳的语句却完全在林易衍意料之外。

    “不要太天真了!老身只会记述术式,而编写怎样的攻击术就要靠汝等自己了。”

    “诶……诶诶!?为什么啊!?”

    “武装完全支配术的精髓记忆解放,光是咏唱术式是做不到的。还需要持有者对武器解放出的姿态有着强烈的印象……想象才行。不如说,与完全支配术本身相比,想象的过程才是更接近核心的力量。这是因为,想象力……也就是‘心意’,正是这个世界的根源之理……”

    cardinal连珠炮般说出的话,有一大半林易衍都无法理解。林易衍一时无法判断名为‘心意’的这个词到底是神圣语还是通用语,正打算询问意思的时候,记忆的一角却被唤醒了。

    那是……没错,两个多月前,在修剑学院初等练士宿舍的花坛前,握着被扯烂的泽芙利亚的花蕾而陷入了消沉的自己,听到了什么人……不,不是什么人,而是cardinal的使魔,那只小小的黑蜘蛛夏米尔的声音。一切术式,都仅仅是将心意也就是想象力引导并加以整理的道具而已。

    林易衍遵从她说的话,在心中想象着从周围花坛中盛放的四大圣花中散放出的生命力流入残留在花盆中的那些被切断的幼苗的景象。并没有咏唱一句术式,但绿色的光却在空中流动,包围了幼苗……然后令泽芙利亚复活了。

    没错,那一定就是cardinal所说的想象的过程。因为,那种现象确实无法用任何一种术式加以描述。如同看透了林易衍的内心一般,cardinal点了点头,看着仍然一头雾水的优吉欧说道,“跟老身过来。稍微休息一会,然后就开始编写术式。”

    穿过历史书的回廊,又向下走过几段楼梯,三人回到了最初被带到的大图书室一楼的圆形房间内。剩下不少包子和三明治的盘子仍然放在房间正中央的桌子上,而且就算过了两个多小时,上面还冒着热气。看样子不光可以让吃下去的人回复天命,还包含了不论何时都不会冷却的术式。

    虽然一看到这些食物后再次燃起了食欲,可在知道了这些食物的来源都是书架上的书的现在,要对它们出手却有些难。cardinal看着万分纠结地呆站着的林易衍和优吉欧,毫不留情地说道,“会打扰想象过程,如果你们不吃的话就撤掉了。”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