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迷迹

作者:垂天之翼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51 |字数:7850

    很明显了,这段视频信息给出的提示就是,在几万年前,人类残忍地屠杀了自己当时在地球上的竞争对手,但因为没能“斩草除根”,因此被人家残存下来的人给逃脱了,不仅如此,看样子应该还获得可一番不可思议的奇遇——得到了更加远古的外星文明遗迹的庇护。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找我就是告诉我,当初人类的敌人,就要回来复仇了?”张伟问飞天蜘蛛道。

    “是的,这就是我找你的目的,巫师们得到的神谕是,那群复仇者回归的时间还剩半年,减去我寻找你的时间,那就应该还剩4个多月。”飞天蜘蛛答道。

    张伟点了点头,如果那段影像里记录的都是真的,那不久之后,人类果真会面对强大的敌人。

    如果说那艘巨大的外星飞船还在地球上,那也许那些“复仇者”也还在南极;而如果外星飞船带着“复仇者”们离开了地球,那他们接下来的攻击方向应该是来自外太空。

    无论是哪一种,既然对面那只蜘蛛所说的“神谕”都预言了人家的回归日期,那一定是对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终于可以回来复仇了。

    复什么仇?当然是亡族之仇了!

    就像之前飞天蜘蛛问张伟的,问他愿不愿意拯救世界,看来它并没有夸大,如果真的是非常强大的外形科技的话,的确可以对人类世界造成“灭世级别”的打击。

    当然了,除了迫在眉睫的敌袭警报,张伟还对更多的东西感兴趣。

    比如说,这个飞天蜘蛛所代表的“神”,究竟是个什么存在。

    这个“神”或者“神们”一定足够古老,古老到超过人类甚至恐龙时代,要不然刚才的视频信息里也不会提示,那艘外星飞船来到地球的时候,恐龙尚未诞生。

    如此古老的存在,而神兽白泽这位神兽中的“长着”居然也不知道其存在,可见这个“神”是多么的低调,亦或者是强大。

    白泽说过,它们神兽一族可以算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一批智慧生灵了,白泽自己甚至亲眼见证过恐龙的诞生和毁灭,至于“灾星”来到地球,对它来说已经算是“最近的事”了。

    现在,张伟越来越觉得地球上“藏龙卧虎”了,越来越觉得地球能诞生出如此复杂的生态系统,能够诞生出不止一种的智慧生物,一定不是“奇迹”,或许,这其中有着某种“必然”。

    地球上能诞生生命,而且能让生命得以繁衍进化,是需要非常苛刻的条件的:

    1.银河系是中等大小、中等年龄的星系,这样的星系比较稳定,既不会因为太小而被别的星系巨大的引力扯碎,也不会因为太年轻而导致内部恒星之间剧烈的相对运动;

    2.太阳系在银河系的靠外悬臂上,而不是靠内的中心引力带上,这样的区域内外干扰较小;

    3.太阳这颗恒星质量居中,年龄适中,处于长期稳定阶段。

    4.地球属岩石型行星,能够给智慧生命提供稳定的居所。不仅如此,地球拥有灼热的金属地核,能够使自身产生足够强大的磁场,以防御强大的宇宙射线对地表生物的杀害。

    5.与太阳的距离适中,生存温度适宜,最关键的就是有能力在绝大部分地表和地下保持液态水。

    6.水陆比例为7:3,对居住、大气与水的大循环提供了方便——循环了,才能生生不息。

    7.地月系组成了稳定的地月引力系统,只要差一点点,要么月球撞入地球,要么离得太远导致生物进化停滞。

    8.地球轨道倾角(23.5°)适中,有日夜、四季,宜于生物生长。

    9.有木星、土星等太阳系“老大哥”的保护,挡住小行星、彗星的侵袭,所以几亿年来也只有恐龙倒霉地被小行星撞击地球废掉了。

    10.有大气层,防护紫外线辐射及小天体陨落。

    11.……

    12.……

    如果非要列举完全的话,可能100条都说不完。

    如此苛刻的条件,在地球上仿佛就是理所当然一般,就像习惯了父母溺爱的熊孩子,认为父母对他好,自己长大还啃老是一件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其实道理很简单,富二代的父母肯定很有钱,但这钱肯定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对吧?那地球这位“富二代”呢?如此“得天独厚”的宇宙及自身条件,难道就是“大风刮来”的?

    这些事情张伟以前是不可能去细想的,闲的蛋疼的人才考虑那么多,他俗人一个,既不是杞人忧天的文艺青年,也不是搞科研的专家学者,可是现在他经历的事情,可能是文艺青年或者专家学者甚至是科学家一生都难以遇到的,所以他一时间有些入神了。

    ………………

    俄国北方,通古斯河。

    一个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穿着浅绿色的迷彩服,驾驶着拖拉机,拖着几根刚伐倒的大树行驶着。

    这位俄国少女是个很勤劳的孩子,学校一放假,她就帮着自己的父亲干活儿,要说驾驶拖拉机的技术,就算是在整个村落里,能超过她的人也没几个。

    很快,少女的拖拉机就到了地头,本来,她的哥哥应该在这里等她——父亲负责伐木,她负责拖运,她的哥哥用叉车堆木头。

    可是,她却没能看到自己的哥哥,跳下拖拉机,她围着木头堆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哥哥?”少女大声喊了一会儿,也没人答应,倒是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瓶伏特加,以及一只绿色的小布包,这是她哥哥的东西。

    “真是的,人去哪儿了?再不快点卸木头,天就要黑了。”少女不满地晃了晃脑袋,大马尾晃了几下,然后她的目光就集中到了那瓶伏特加上。

    是的,他们一家人全都是酒鬼,不管是她的父母,还是她们兄妹,都是嗜酒如命的。

    要说俄国的法律,自然有规定未成年人不得饮酒,但是真正实行起来,特别是在他们这些林边的小村庄,是不太可能的——村子里男女老幼都好酒,也没见谁来管。

    少女走了过去,毫不客气地从地上将酒瓶拿了起来,试了试,居然是没拆封的,少女美眸一亮,很是高兴,同时有些好奇自己的哥哥今天怎么到现在还能忍着不喝。

    少女拧开酒瓶,一股浓郁的酒香从瓶子里飘了出来,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少女脸上露出了非常满足的神情。

    和她的父兄一样,少女一沾到酒,立刻就停不下来了,干脆直接坐到地上,背靠着木材堆,大口地喝了起来——就这样等着哥哥好了,难得的忙里偷闲,她估计哥哥是跑到哪里大小便去了。

    这瓶伏特加有600毫升,少女不知不觉中已经喝掉了一大半,脸色酡红地打了个酒嗝,抱着酒瓶子眯起了眼睛,嘴里咕隆着:“怎……嗝……怎么还没回来?痔疮又犯了?”

    “嘟嘟嘟……嘟嘟嘟”

    恍惚间,少女似乎听到了拖拉机柴油发动机的声音。

    “嗯?谁来了?”少女挠了挠脑袋,睁开了眼睛,然后她惊呆了——她发现自己居然又坐在了拖拉机的驾驶座里,拖拉机后面拖着几根木头,而前方不远处,就是堆放木材的地方!

    “啊!怎么回事?”少女被吓到了,驾驶着拖拉机开过去,然后停下,感到自己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难道刚才是梦境?我梦见自己喝酒了?”少女喃喃自语着,然后手捂着嘴,呼了一口气,闻了闻,非常浓郁的酒味!

    “不对!不是梦,我刚才真的喝过酒!可是我今天没带酒出门啊!”少女有些迷糊,又非常清醒,她觉得自己遇到怪事了。

    “哥哥!”少女害怕了,又喊起了哥哥。

    没人答应她。

    就像刚才一样,少女绕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她的哥哥,然后又在同样的地方,找到了那瓶伏特加,以及那只绿布包!

    少女有些颤抖地走过去,蹲下来,提起酒瓶子。

    瓶子没拆封,酒还剩满瓶!

    如果是以前,找到满满一瓶美酒,少女绝对只会出现兴奋的心情,但是现在,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太诡异了!

    从迷彩服的衣服袋子里取出手机,手机关机了,而且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她出门前明明充满了电。

    “这个时候居然坏了?!”少女快要哭出来了,拼命地拍打着手机,这会儿她的酒完全醒了。

    她又跳上拖拉机,找到了车载的对讲机——哥哥找不到,也要找到父亲才对。

    “滋……滋滋滋”

    对讲机里全是奇怪的电流声,少女完全联系不到自己的父亲。

    “不行,太不对了,我不能留在这里!”少女发动了拖拉机,转头就走,慌张得就连车后面拖着的木材都没解下来。

    10分钟后,少女停下了拖拉机,然后哭了起来,因为她居然又回到了木材堆的地方。

    她出不去了。

    一脸崩溃地下了车,少女走到伏特加和绿布包面前,蹲了下来,捂着脸哭泣:

    “呜呜呜……爸爸,哥哥……妈妈。”少女呢喃着,流着泪。

    少女现在又想喝酒了。

    不是酒瘾犯了,而是想直接喝醉睡过去,这种情况太可怕了,比她做的所有的噩梦还让她不寒而栗。

    在再次打开酒瓶之前,她拿起了那只一直没有碰过的绿布包。

    打开布包,少女看到了一些维修叉车的扳手和一些螺丝螺母。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碎纸屑,应该是一张纸撕开的。

    “为什么撕碎的纸片,要放在包里啊?”少女疑惑地拿出几片纸屑。

    纸屑上有字:

    “酒”

    “娜塔莎”

    “等我”

    娜塔莎是少女的名字,这张纸上似乎是写给少女的留言条。

    少女倒出所有的纸屑,像拼图一样,将纸条拼了起来。

    “Наташа,некомне,тыоставилмедленнопитьвино,иявернусь”(娜塔莎,不要找我,酒留给你慢慢喝,等我回来!)

    “蠢蛋哥哥,你倒是说清楚啊!”娜塔莎哭着骂道,“给我解释一下情况也好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从留言条的内容来看,很显然,哥哥是知道点什么的,而且他还去了某个地方,应该是寻找什么东西去了。

    …………

    公元1908年6月30日,上午7时17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通古斯河畔响起,就连远在贝加尔湖西北方的居民都观察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划过天空,其亮度和太阳相当,几分钟后,一道强光照亮了整个天空,稍后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附近650公里内的窗户玻璃震碎,超过2,150平方公里内的8千万棵树焚毁倒下。

    简直就相当于上千颗原子弹爆炸时产生的威力。

    爆炸过后,在爆炸所在的中心,原本应该万物化为齑粉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片荒芜,如同末世一般的场景,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他身上的衣服完好,但绝不是这个时代的俄国人的穿着,另外,他手里还拿着一只手机。

    他的名字叫萨里沙,是一个高中辍学在家的壮小伙儿,有一个名叫娜塔莎的美丽可爱的妹妹,和一对很传统的父母亲。

    今天早晨开始他就随着父亲来到林场伐木,他负责堆砌木材,等得无聊的时候,他看到了平地上突然多处了一个椭圆形的光环,光环就像是一个不断跳跃的光门,光门里面,可以看到很多穿着传统俄国衣着的美丽少女在翩翩起舞,她们非常漂亮,血气方刚的少年很是着迷,他留下了字条,然后独自靠近了一些观察那道光门。

    然后他就被吸了进去,然后他就出现在了爆炸后的通古斯河畔。

    这里没有起舞的少女,没有美丽的姑娘,有的只是一片荒芜,和万籁俱寂。

    少年转过身去寻找来时的光门,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

    “咕咚”

    娜塔莎还在哭泣,然后听到了一个怪异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不知从哪里滚到了她的脚下。

    将它捡起来,娜塔莎看到了这颗美丽的水晶球里,居然“内藏乾坤”。

    灰黑色的一层泥土被封在水晶球里,而泥土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在迷茫地走着,一刻也不停。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