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场面要好看
作者:洗澡的兔子      更新:2020-08-06 05:52      字数:2350
  贞观小财神最新章节
  ;;;;轻轻咀嚼,让美好的滋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来,沈安心里美滋滋的。
  ;;;;嚯,味道真是不错!
  ;;;;“其实,殿下是想多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殿下骑术不佳,杨金金呢,诗文无能,听说,她这些日子在府上,很是用心学习诗文章句,想要和殿下一较高下。”
  ;;;;“可是,这诗文的功夫岂是一天半天就能练成的,萧后看着金金那认真的模样,萧后看了很是担忧。”
  ;;;;“她有什么可担忧的?”
  ;;;;话也说开了,不管是李治还是沈安都轻松了许多,摆在桌案上的好吃的,逐渐呈现被消灭的状态。
  ;;;;“当然要担忧,听说金金娘子在草原生活的时候,萧后虽然时常关心她的学业,可她连一本书都没有完整的看完过。”
  ;;;;“这样的水平,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比得过殿下。再说,她也根本就没有意志力,恐怕现在也做不成一首完整的诗词哩。”
  ;;;;“可是金金的脾气,殿下也清楚,绝对不是一个肯轻易服输的人,萧后担心,若是比赛真的失败了,金金会受打击。”
  ;;;;“所以就请求我,能够在中间周全一下,就算金金要输,也不要让她输的太难看。”
  ;;;;“就是这点事情?”李治挑眉,很是不相信。
  ;;;;那神情,充满了不屑。在他看来,萧后还真是多此一举,上了赛场就相当于上战场。
  ;;;;输还是赢全凭个人的本事,就算杨金金是个小娘子,可他也绝对不会让着她。
  ;;;;再者,就算是他有心谦让,放她一马,可杨金金也不会善罢甘休,这次比赛可是事关重大,观看的人也会很多。
  ;;;;他也不想在众人面前丢丑,说到底,这次比赛恐怕到最后,场面会非常的不好看。
  ;;;;“你可别指望着我会让着杨金金!”
  ;;;;沈安忙道:“没有的事。”
  ;;;;“殿下是一定要赢的,这一点我不会忘记,我也是向着殿下的,本来也是这个道理,上一次闹僵完全就是杨金金的责任,她自恃骑术好,就想占殿下的便宜,这一点,我很清楚。”
  ;;;;他手支着桌案,探问道:“不过,殿下,萧后的心意,我们是不是也得顾忌着点。”
  ;;;;“那是自然。”李治收敛起那戏谑的神情,正色说道。
  ;;;;有了这句话,沈安也就放心不少,总算李治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要是他混不讲理,他今天可就难办了。
  ;;;;要知道,今天的成败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要想获得一个完美的收场,还得靠李治的帮助。
  ;;;;杨金金那一边是指望不上了,他和她也没有半点交情,她那个人也不像是能说得通的。
  ;;;;别看她生的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可说到底是个非常执拗的人,认准一条道,就绝对要走到黑。
  ;;;;与其指望她会在赛马的时候放水,还不如依靠李治,看看他能不能不要那么死心眼。
  ;;;;其实,是输是赢有什么要紧,不过就是玩耍吗,就算形式很正式,可它也一样属于贵戚游乐的范围。
  ;;;;何必因为对手是个小娘子就强迫自己一定要赢,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想劝劝李治,不要在这件事上太固执,输赢没有那么重要,可一看到李治跃跃欲试,期待胜利的样子,他又说不出口了。
  ;;;;总不能说,晋王殿下,人家一个小娘子,从草原远道回到中原,这才多长时间啊,根本还没适应。
  ;;;;你就稍微高抬贵手,让她赢一场不就结了吗?
  ;;;;堂堂晋王殿下,皇帝李世民最为宠爱的皇子,当仁不让的心肝宝贝,就算是这次输了,又能怎么样,谁能嘲笑他。
  ;;;;谁敢嘲笑他。
  ;;;;他准备了许多说辞,却并不敢说出口,李治若是能想到这一层,他也不会这样较劲了。
  ;;;;“那萧后是什么意思,她给你提了什么建议?”李治沉吟片刻,终究还是这样问道。
  ;;;;沈安早就等着他开口,这一下,赶紧就应了上来。
  ;;;;“萧后是这样说的,她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也知道,比试应该是各凭本事。”
  ;;;;“不过,她希望作为主办人的我,能够从中调和,在金金作诗做不出来的时候,能够稍微打个圆场,别让她太丢脸。”
  ;;;;“不过,她也承诺了,会让金金赛马的时候不要太逞强,或许,殿下也有获胜的机会。”
  ;;;;“原来如此啊!”
  ;;;;车窗半开着,李治望着渐渐向后的大街,有他出行,街巷之上行走的路人都要小心避让。
  ;;;;他就是千里眼,也看不到行人之间的风景,说来,还真是有点遗憾,其实,他不过是个皇子,也不是皇帝,每一次都把他这样严密的保护起来,真是很无聊。
  ;;;;好在,虽然人的风景看不成,街市上的热闹也还是很新鲜的。
  ;;;;他看来看去,东张西望,只要不从车里探出头,护卫们也不会管他。
  ;;;;沈安就在他身后喋喋不休,他时而听一句,时而根本就没入脑。
  ;;;;“沈公,你的意思是要在我和杨金金之间做调和,让她也输不了我也赢不了,是不是?”
  ;;;;闻听此言,沈安惶恐万分。
  ;;;;他怎么能猜的这么准!
  ;;;;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坚决不能承认。
  ;;;;“殿下,这怎么可能呢!”
  ;;;;“您看,萧后找到我府上,十分真诚的样子,我也不能不给个态度,不过,到时候,究竟谁输谁赢,还要看情势的发展。”
  ;;;;“我只能说一句话,只要有一分希望,我就会尽力让殿下取胜。”
  ;;;;嗯嗯,这还差不多,眼见着沈安绞尽脑汁,拼命说服自己,逐渐显现出一丝真诚的意味,李治也不再纠缠。
  ;;;;转移了话题,没想到,萧后上门就是为了给杨金金说情的,以前他也和金金见过几次,她肚子里的那点墨水,他是相当的了解。
  ;;;;别说是正经作诗,就是顺口说说的打油诗估计都说不上来,就这样的水平她还要读书,真是可笑。
  ;;;;沈安说的也对,既然她要读书,要拼诗文那就随她去吧,至少她没有临阵退缩,就已经让他满意了。
  ;;;;毕竟,他还指望着能在这次比赛之中好好的亮一亮相哩。
  ;;;;…………
  ;;;;另一边,梁国公府上。
  ;;;;下了早朝的梁国公房玄龄,迈着缓步返回了宅院,要说今天他也是做了一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
  ;;;;从来是不迟到不早退的梁国公,今天居然提前溜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