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原因
作者:紫茉花语      更新:2022-03-02 17:23      字数:2037
  正院,福晋得知梨院的事,手里茶盏中的茶水露了出来,“你说什么!”
  “福晋小心。”吴嬷嬷见此便立马冲了上来,想制止茶水烫着主子,但还是晚了一步。
  乌拉那拉氏摆了摆手,“嬷嬷不用紧张,这茶水是温的,只是衣服有些湿了,等会儿我去换下来即可。”用帕子简单擦了一下,接着问道:“嬷嬷,李氏的事你交代清楚。”
  “回福晋的话,今日后院众人来您这请过早安之后,前院的李公公便带了两个徒弟去梨院,二阿哥和大格格从今日起,会一直前院,无事不得回后院,而李格格自己也被禁足在本院。”吴嬷嬷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梨院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不过今早瓜尔佳氏和耿格格的院子里,爷都安排了前院的嬷嬷去照顾两位主子。”
  乌拉那拉氏听完吴嬷嬷立刻问了一句,“爷安排给瓜尔佳氏的人,是不是王嬷嬷?”
  吴嬷嬷没有回话,只是皱着眉头点头。
  王嬷嬷是爷的心腹之一,这个时候特意安排到瓜尔佳氏身边,可见爷对瓜尔佳氏的重视。
  乌拉那拉氏握紧手中的帕子,想了一会儿,“嬷嬷,派人去查查王嬷嬷去馨雅轩的时候,院子里头可还发生了什么事。”
  “福晋,您是怀疑……”
  “爷这个时候安排人过去,李氏又正好被禁足,哪有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嬷嬷你想办法去打探消息,我要知道全部的事情。”乌拉那拉氏握着吴嬷嬷的手,眼神充满坚定,自己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是,福晋,老奴这就去办。”吴嬷嬷说完俯身行了一礼,便走出了房门。
  吴嬷嬷离开后,乌拉那拉氏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爷让李氏的两个孩子待在前院,到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禁足问题就大了。
  馨雅轩,琬媛睡了一觉起身躺在床上,手里拿着葡萄品尝,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坐在床边的木槿,瞧见主子面无表情地吃着葡萄,忍不住问道:“主子,可是这葡萄不甜,要不奴婢去厨房给您拿其他的水果或者是点心。”
  琬媛看了一眼木槿,摇了摇头道:“葡萄挺好吃的,不用再去厨房拿了,我是在其他的事情。”其实院子里的人已经够多了,爷的人太有用了,自己反而清闲。
  木槿不知道主子的内心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主子是怀着身孕,难免会有些多想,“主子,爷安排王嬷嬷在咱们院子里,是好事,再过几个月主子您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有王嬷嬷她们在,定然不会出什么事。”
  琬媛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些什么,继续拿起葡萄品尝起来。
  另一边,耿氏对待爷安排给自己的姚嬷嬷,却是热情十足。
  从姚嬷嬷进门开始,耿氏脸上满是笑意,让下人给嬷嬷上茶,奉嬷嬷为贵客,并让身边的丫鬟都听从嬷嬷的话。
  姚嬷嬷是前院出来的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对于耿格格的行为,心里很快猜到了对方的意思。既然这么信任的自己,自己也知道该怎么做。
  耿主子在后院虽然身份上有些弱势,但好在怀上了爷的孩子,若是能平安生下阿哥,那么后半辈子就有了依靠。自己把耿格格照顾好了,好处自然少不了。
  后院今早发生的事,众人还在不停地打探消息之中,李氏突然被禁足,这可是大事,而瓜尔佳氏和耿氏被爷各自安排了嬷嬷前去照顾,这又让人忍不住羡慕又嫉妒。
  正院,乌拉那拉氏等了好久,吴嬷嬷才打探消息回来。
  “怎么样,嬷嬷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人一回来,福晋便等不及开口问道。
  吴嬷嬷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喝完,缓了口气道:“福晋,老奴想尽办法,打探到了关于馨雅轩的消息,果真如福晋所料,王嬷嬷来到侧福晋那时,前院的人还带走小厨房里一位姓方的嬷嬷。”
  “带走了小厨房的一位嬷嬷?”这是什么道理,“可知道人被带走后,都发生了什么?”
  吴嬷嬷无奈摇头,“恕老奴无能,人被前院的人带走后,任何的消息都打探不到了,老奴觉得人应该……”吴嬷嬷说到最后,做了下手的手势。
  乌拉那拉氏听完吴嬷嬷的话,心里也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人被前院的人带走,多半只有一种结果。
  “那位方嬷嬷的底细,嬷嬷你调查了吗,她背后的主子是谁?”
  吴嬷嬷想了一下,来到福晋的身旁,低声在福晋的耳朵旁说了几句。
  乌拉那拉氏听到后,嘴角上扬,转身坐到上方的椅子,“我说爷怎么突然禁李氏的足,还不允许她的孩子待在她的身边,原来是这么一个原因,李氏既然有这个脑子算计到瓜尔佳氏身上,那就要把事做绝,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爷察觉。”
  “福晋,李格格心机高明,可还是露出了马脚,可见瓜尔佳氏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更何况她的身边还有爷的人贴身保护,这对咱们而言,也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乌拉那拉氏端起茶盏手指不停地玩弄茶盖,“在这后院,可不只有李氏对瓜尔佳氏动了心思,嬷嬷可别忘了,乌雅氏是谁送进来的,她背后的那位主子,跟爷敬爱的嫡额娘水火不容啊。”
  “福晋,德妃娘娘不是很早就被万岁爷贬为答应了嘛,况且宫里头有贵妃娘娘在,德娘娘还能翻身?”吴嬷嬷一点都不看好过德妃,四爷自小就养在贵妃娘娘身边,万岁爷还改了玉碟,四爷是贵妃唯一的儿子。
  再说了,当初福晋刚嫁给四爷时,德妃娘娘可没少明里暗里为难过福晋。
  乌拉那拉氏看了一眼吴嬷嬷,知道吴嬷嬷是心疼自己当初被德妃为难过,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自己早就不在乎。
  “嬷嬷,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人都是会变的,万岁爷虽然降了德妃的位,但是德妃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人。”额娘很早就传来消息,德妃已经在慢慢复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