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见证者
作者:柯基丶      更新:2020-08-04 02:50      字数:2251
  马拉申科猜想到自己此行前来车里雅宾斯克可能会见到新的原型车。
  因为从时间表上来看,自己拼了老命煽动翅膀带来的蝴蝶效应,也差不多该是时候促成一些变化了。
  虎式危机被自己提前这么久敲响了警钟,科京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或者是生产线太忙没多余的功夫制造原型车,但画几张图纸搞个方案出来总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所幸的是,科京的办事效率还真就没让咱老马同志失望。
  从科京这有些神秘的表情来看,马拉申科估计这家伙手里要是没点真东西的话,是不会这么自信地露出神秘笑容的,毕竟装逼之前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才是。
  不过现实和想象总归还是有些出入,马拉申科千算万算却仍旧没算到,科京口中要给自己看的原型车竟然会是如此!
  望着自己眼前这个造型就像是挨了一锤子、被砸扁了一样的木头坦克,从来不曾忘记这威武霸气之躯的马拉申科,当然知道自己面前这摆的到底是啥东西。不过这心情倒是高兴、纠结、惊讶等多种情绪揉捏在了一起,有着一种说不出具体味道的复杂。
  总而言之,在既有历史中因为电传系统的表现糟糕而被搞炸车的is6重型坦克,就这样以一种看上去非常滑稽的木头坦克姿态,提前了一年多时间出现在了马拉申科的面前。
  终日忙的不可开交、有一堆事情要办的科京没有把主要心思放在新原型车上面,大部分的精力都被放在了为is1重型坦克,尽早争取到量产计划的事情上来而四处奔波。
  但始终对奥古斯特吹嘘的神乎其神的电传动系统念念不忘的科京,还是本着试一试的态度忙里偷闲抽出了一丁点的时间,一点点完善着一个在自己看来非常重要的计划为这套独特的电传动系统量身定做一个全新的容纳躯壳,好将强大的战力发挥到极致。
  由于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沙什穆林在忙着搞各种火力升级方案、以备后用,交给别人去做总觉得放心不下的科京便亲自操刀上阵,带了几个自己觉得还算靠谱的手下设计师与工程师,开始了被定名为“252工程”坦克的第一阶段设计工作。
  在列宁格勒缴获到的虎式坦克已经进行过了深入的研究,面对88炮时必要的更加强大防护被理所应当地整合入其中。
  坦克的防护指标在一开始,就被科京亲自定性为了要让正面主装甲带在常规交战距离上,完全免疫德国佬88炮的轰击,这是必须要做到的一点。
  手握着铅笔面对着图纸思考了良久的科京始终觉得,自己的is1重型坦克设计方案还是太过保守,几乎来说就是kv重型坦克的一种增强版,很多设计上都还保留着之前的影子,尤其在车体部分设计上更是如此。
  虽然这么做能够缩短设计时间、最大程度利用成熟设计和技术,赶在莫洛佐夫那家伙的前面展现实力、证明自己。但比起德国佬这从四号到老虎的一步跨出式巨大迈进来看,科京觉得自己的设计反而有点原地踏步的意思。
  所以比起稳扎稳打的逐步改良,换了个思路选择狂野风格的科京这次,直接祭出了新的大胆设计。
  科京把自己从死对头莫洛佐夫那里搞到的一些资料和技术参数揉了进去,结合了自己的设计理念参考了好评如潮的t34中型坦克部分设计。五号小说网
  将一块物理厚度100毫米的焊接装甲,直接以66度的超大倾角敲到了首上位置,车体首下则用一块120毫米物理厚度的焊接装甲,呈52度倾角布置。欠缺的等效防御直接用物理厚度来加以弥补,倾角等效系数换算后使得首上首下的防御权重,刚好位居同一水平线上。
  考虑到之前在莫斯科和马拉申科见面时,马拉申科曾和自己提到过,坦克正面中弹时炮塔中弹的概率,总要比车体中弹概率高出许多。
  在图纸上大手一划拉的科京,直接把is1重型坦克的炮塔高度进一步压缩,用因此节省下来的大把装甲重量加强炮塔正面及侧面的防御权重。
  相较于is1重型坦克炮塔的100毫米物理厚度,新炮塔进一步提升装甲物理厚度达到了150毫米级别,但是整个炮塔的重量却控制在了与前者相差无几的程度。
  这是科京设计方案的一次创新和大胆之处,也足以证明其个人能力的到位。
  虽然这么做必然会牺牲车组成员的舒适度,但就像马拉申科说的,在坦克里难受点总比被德国佬一炮干成烤肉要强,科京是马拉申科这一理论的坚定支持者。
  在尤为重要的火力方面,科京并未投入太多精力去考虑。
  而是有些理所应当地认为,沙什穆林正在主持的火力升级设计方案,可以被很现成地直接嫁接到新电传坦克上来使用,二者的火力指标都是对应德国佬的新型虎式重型坦克来定位,所以问题应该非常容易解决。
  相比起建造一辆货真价实的真坦克,用胶水和木头拼出来一辆11的静态模型显然要简单得多。
  左右只是论证设计,先看看如何把那套试制的电传动系统合理地塞进这辆新坦克里,有设计不佳的地方也方便拆了木头再粘,整个设计完整敲定以后再造钢筋铁甲的真坦克原型车。
  所以这个时候用木头拼坦克还真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反倒是一种节约成本的省时省力做法,能够很大程度上推动项目设计的工作效率。
  各种机缘巧合下因为马拉申科的蝴蝶效应而带动的因素,在十字路汇处巧妙结合到了一起。
  这辆看上去有点像是t34车体扛了个is2的炮塔,然后从整体上再被一锤子砸扁的木头原型车,就这样机缘巧合下诞生在了1943年的马拉申科面前。
  相比起马拉申科隐隐张大下巴的表情,看着自己抽空带人花了不到一周时间就搭建起来的这个木头原型坦克,科京脸上的遗憾之情倒是有些尽显无疑。
  “如果电传动系统作废,这个设计方案可能也就没什么必要了。还好它只是制造了一个木头原型车,并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
  在科京略有遗憾话语中回过了神来的马拉申科却并不这么认为,一句由疯狂想法带动出来的坚定话语紧接着便脱口而出。
  “不,科京同志,我想这么优秀的方案不应该被放弃掉。比如说你可以考虑把错误的设计思路扳回正途,仅仅只是部分设计而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