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遗迹
作者:逆风前进的伱      更新:2020-08-04 02:46      字数:2588
  城内欢呼雀跃,久久不能平静,而薛瑶却是不动声色的悄悄离开了,随之离开的还有殷明棠和黑执事。
  他们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青阳洛天的身上。
  等薛鼎再回过头时发现身边的薛瑶已经不见,连另外两人也没了踪影。
  “几位大人帮了这么大忙,竟然连一个名讳都不曾留下,太可惜了。”薛鼎说完忍不住咳嗽两下,身边的薛媃急忙轻轻拍了拍薛鼎的后背。
  她的脑海也在思索着,非亲非故之下怎么会突然冒出如此之多的强者,再回想红衣女子的面容和身材,让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姐姐。
  城中的大火还在蔓延,可是城中百姓的心情比这火焰还要滚烫。
  大殿内,两道身影相对站立,赫然就是薛瑶和殷明棠。
  “薛殿主,你和那个少年是什么关系!”
  “这个重要吗?我只知道他救了我父亲!他需要我的照顾而已!”
  “哦?就这么简单吗?”
  “怎么?殷大人这是在质疑我吗?”
  “不,不,怎么会质疑你啊。我是怕这些来路不明之辈,借机潜伏在你身边,你要知道组织的严密性!”殷明棠说这句话时明显柔和了很多,在询问薛瑶和白马一尘的关系后,态度已经不像先前那么生硬。
  “薛殿主,方才你已经使用了七彩锁环,想必那把匕首已经被摧毁了吧,这两把是我从总部拿过来的,你且收好!”
  薛瑶,轻轻瞥了两眼殷明棠手中的匕首,这才缓缓伸出手一把握在掌心,冷冷道“多谢殷大人,属下身体微恙需要休息一下,您自己随意进出这大殿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恕我不能招待您,告辞……”
  看着转身就走的薛瑶,殷明棠眼里,并没有一丝怒意,这如果换成别人这般态度对他,恐怕早就被他一掌拍死了。
  场中林虎几人身上已经落满了灰尘,几人搀扶着青阳洛天。林虎则是背起白马一尘。
  行走间突然在文仲脚下,踢到一个东西,众人低头一看,原来是秦开的狼牙锤。
  文仲捡起来在手里拎了下,轻轻一笑,二哥这个给你吧,你刚好没有称手的为兵器,你修炼金属性这个刚好适合你。
  李远不好意思的看向其他人,“我一个人拿着了这把灵兵有点不够意思了。”
  “二哥你说什么话,我们以后来日方长,有适合自己的兵器就先拿着,我们以后也会遇到合适自己的武器,再说我们有小天的劲器和破尘在手,一般的宝兵利器都不够看的哈哈哈哈”樊龙大笑着道
  “对啊,对啊,大不了辛苦一下小天让他多做一些暗器”凯瑟也捂着嘴巴道。
  一旁的青阳洛天闻言,嘴角猛的抽搐两下,你们这些败家玩意,真当劲器这么容易制作的呀!不过经历这次大战后,青阳洛天他们几人,已经彻底用完了劲器和破尘。
  青阳洛天不想制作都不行了,想想那些繁琐的程序,让青阳洛天想想都觉得辛苦。
  “好了,好了,二弟赶紧收起来吧,小天还要早点调理身体!”克鲁催促着。
  “对对对,我们怎么把小天忘了,哦哦还有七弟!”巴赛拍着脑门说着。
  他们几人的心思都放在了青阳洛天和白马一尘身上,至于殷明棠几人的离开他们压根就没想起来。
  而凌晨源这里则是让族人抱起了凌海山,而凌永财和凌永智,则是清点着军队的损伤,留下来安抚受惊的百姓。
  马国霄双眉皱起,负手而立。呆呆望着城中的方向,叹息到“唉,可惜啊,凌晨源和薛鼎只是受了轻伤,那些小子们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有最后时刻冒出的灰衣人又是谁!竟然连那老者都不是其对手,简直太恐怖了。”
  一旁的马林朗凑上来,“大长老,那我们还是否继续留在这里”
  “暂留两日吧,反正人都在这里了,让族人好好休息一下”
  “诺”
  另一边逃跑的老者,满脸的不甘心,“混账东西,敢破活老夫的好事,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可恶至极!”
  然而愤怒的脸上突然一滞,瞬间老者的脸颊开始蠕动溃烂。
  “这具身体真是不经用,看来我要重新找一个躯体才行!小子,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们绝对认不出我,哈哈哈。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会乖乖送上门来,到那时,呵呵呵,我让你们有来无回!”
  老者说完后,猛然一踩脚下的飞剑,嗖的一声,划过天际,消失在苍茫的苍穹。
  十日后,天岭关,百废待兴的城池,在全城百姓和军队的齐心协力下,终于重新搭建。
  而这段时间,凌永智和凌永财则是调养好了身体。
  两个人对青阳洛天感激不已,每天都会亲自过去探望青阳洛天。
  虽然青阳洛天拒绝了他们很多次,可是两人一如既往的客气。
  而马家也是在第三日时,整个家族都回到了马府。面对马家的举动,天岭关内虽然有很多百姓憎恶马家的所作所为,可是迫于威胁终究还是隐忍下来。
  不过其中有胆大之辈,嘴角轻撇,甚是不屑,嘴巴对着进入关内马家队伍,猛啐几下口水,来发泄他们的不满。
  而马家这里的族人只是装模作样的拿着武器,威胁一番闹事者后就放人离去了。
  他们本就让满城的百姓不满,所以此时也是抱着,事不闹大就任由普通百姓随便为之。
  这十日的时间,青阳洛天为白马一尘也炼制了塑身丹。
  有着一位三品顶级的炼药师在身边,白马一尘的伤势也在逐渐的痊愈。
  经过这次大战,薛家和凌家的关系更似从前。薛媃每天都会过来城主府一两次,来探望白马一尘。然后顺便再来观摩,青阳洛天制作劲器和破尘的过程。
  在观看了青阳洛天是如何在火炉内提纯,和配制各种属性比例的时候,中间也是经历了两次不小心的操作失误,而引起的爆炸!
  看着彼此狼狈的面容后,两人咯吱咯吱的笑个不停。
  凌海山的命暂时被青阳洛天使用了丹药保留了下来,可是凌海山的丹田已经被废了。宛如一个植物人一样,呆呆的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盯着房梁,一句话都不说。
  “听说了吗?还有五日时间,这天岭关的东面造化林,发现了远古遗迹!”
  “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啊,这几日已经有强者赶去准备捡宝了!”
  “不行,我也要去碰碰运气,说不准还真能遇到大机缘!”
  “你别痴心妄想了,我可是听说这次的远古遗迹出世,只能允许三十岁以内的小辈进入。而超过三十岁的人会被自动隔离,根本就进不去遗迹内!”
  “算了算了,我过去凑个热闹也好啊,唉,太可惜了我只是31岁而已,怎么就没有了进入的资格了!”
  当这个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时,林虎和青阳洛天自然也有耳闻。
  青阳洛天也去询问过薛鼎,想听听他的看法。毕竟他最早也是跟踪过秦开到过造化林的边缘。
  薛鼎回答道“我觉得这个消息应该不假,或许秦开几人使用的血魂珠也有可能和这次的远古遗迹有关,不妨进去瞧一瞧。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千万不要停留,要马上跑!”
  “嗯,还有几日时间,我这劲器和破尘又准备充足了,眼下还是等七哥的身体恢复吧”青阳洛天暗暗想到。
  马家,马林风的身体已经恢复大半,背后隐隐的疼痛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该死的小畜生,敢暗算于我,我一定会亲自动手扒了你的皮!为我,也为聪儿,你们都得死!”
  马林风一手捏碎了椅子上的把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