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夏拓的狗头军师
作者:山人有妙计      更新:2020-08-04 00:01      字数:4077
  大殷王域,神岳领。
  陶朱氏如今已经不是昊阳一脉做掌事者了,大荒形势的变化,让陶朱氏最老的老祖重新掌握了家族的话语权。
  昊阳山,神岳领中有数的大岳,山势巍峨,山巅大殿立于云海雾气间。
  大殿中,陶朱氏老祖笑呵呵的看着夏拓,一副和善老翁的模样。
  “夏族主有什么吩咐,我陶朱氏一定招办不误,谁要是敢阳奉阴违,老祖我饶不了他。”
  作为隐世古氏族的老祖,陶朱氏虽说也是隐世古氏族出身,但比起豢龙氏、阴龙氏等古氏族来说,陶朱氏的入世更加的彻底一些。
  当然,这只是相对来说的,陶朱氏依旧保留着古氏族的一些脾性,胖哥对此已经接连出手了数次整顿。
  这些陶朱老祖都看在眼中,他看的清楚,大势在大夏,和大夏族主亲如兄弟的胖哥,如今是靠上了大树,前事不论,最重要的是要看以后。
  对于他来说,他是陶朱氏的老祖,陶朱氏一百多个大小主脉支脉,都是陶朱氏的族人,无论哪一脉来成为陶朱氏的掌舵人,对于陶朱氏来说都是肉烂到了自己的锅里。
  所以他也乐得胖哥对陶朱氏进行梳理,甭管怎么修剪,陶朱还是陶朱,手心手背都是肉,不会因为某些人的罢黜而有所改变。
  从陶朱老祖的身上收回目光,夏拓点了点头,这老头不要看白发苍苍,但人老心却精明的很。
  这老东西已经活成精了。
  收敛了自己混乱的思绪,夏拓重新将眸光落到了陶朱氏老祖身上,开口说道:“还真有件事情,陶朱氏作为隐世古氏族,当年祖上也是有过气运神器的,我大夏一统大荒,气运也将一统,各族的气运神器不可再如以前一般散落大荒。”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陶朱老祖,果不其然,听到他的话语中,陶朱老祖的神色顿时愣了一愣,接着老眼中泛起了一抹那难以形容的神色。
  苦啊!
  说多了都是泪!
  陶朱氏好好的为何从隐世之族,重归大荒,还不都是因为气运闹得。
  本来陶朱氏和其他古氏族一样,快快乐乐的躺在大荒气运上,做着一个快乐的寄生虫,突然有一天它就汲取不到气运了。
  混吃等死的日子结束了。
  没有了气运加持,对部族影响是无比严重的,族人实力精进困难,诞生的后代血脉越来越少,诞生下来的血裔天赋越来越差。
  躺在人族气运上汲取了太多的气运,整个族群加持了气运,就像是在天上一样,没了气运加持,突然就掉到了地上。
  尼玛,这谁受得了!
  难受!
  想哭!
  找谁诉苦。
  简直受不了这种委屈。
  “实不相瞒,我陶朱氏的气运神器……”陶朱老祖满脸的苦涩,说道:“我陶朱氏的气运神器很早之间就失踪了。
  准确的说,早在上一代大时代中期的时候,我陶朱氏和气运神器之间的联系就出现了问题,然后逐渐的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为此我陶朱氏的前几代先祖做出了决断,整个族群从隐世变为入世,还参与了大殷王庭的建立。”
  陶朱老祖摊了摊手,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样子。
  我能怎么办?
  气运神器抛弃了我陶朱氏。
  作为一个快乐的寄生虫,我们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陶朱老祖的话,让夏拓再一次印证了,这些隐世古族就算是可以和气运神器有联系,但也无法进去气运神域之内。
  看着陶朱老祖的样子,夏拓嘴角动了动,吐出了两个字。
  “节哀。”
  神特么节哀!
  顿时还一脸苦涩的陶朱老祖,顿时脸色就变了。
  你会不会说话!
  要不是弄不过你,今天这梁子就结下了。
  “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需要陶朱老祖亲自出面。”夏拓脸不红心不跳,反正陶朱老祖有干不掉他。
  “族主请讲。”
  “将大殷王庭刑王或者是荒龙王给引出来。”
  “嗯。”
  闻声,陶朱老祖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他看向了夏拓,你特么真够狠啊,损招一招接着一招都不待停手的。
  和巫命不同,大殷王庭往上数数千年内,大殷人王都在闭关修行中,有三王辅政,这就使得就算是大殷人王不在,大殷依旧有一个副脑存在,依旧可以维持王庭的运转。
  所以,刑王和荒龙王两人要是还坐在这个位置上,那可就不太好了。
  看着陶朱老祖的神色变化,夏拓顿时明白过来这老头猜出了自己的心思。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陶朱老祖没有立刻回答,面上露出了沉思,接着说道:“无论是刑王还是荒龙王,皆执掌大殷数千年的王者,皆是老谋深算之辈,他们的警觉无比的敏锐,想要平白谋算他们有些难度。”
  陶朱老祖的话,夏拓听得明白。
  先前谋算四位人王,是因为在特定的地点,作为气运承载有缺陷的人王,不周山界域内隔绝了和外界的联系,各种因素都在他手中,界域之利帮了大忙,方才看起来如此的容易。
  “那就分开击破,一个一个来,先从实力弱的来。”想了想,夏拓开口说道。
  “夏族主,那为何不直接杀上门去?”
  “嗯~”
  ???
  夏拓一愣!
  眸光看着陶朱老祖,数息没有反应。
  卧槽!
  这……可以吗?
  他夏某人从来都是用计的。
  这么直接,好吗?
  这么刚的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这样干。
  这老头可以啊。
  人老心不老!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一刻,陶朱老祖看着夏拓,变得老神常在起来,抚着自己的胡须,眯着眼睛,一副快开口求我解惑的样子。
  他仔细研究了大夏的前前后后,包括这段时间在大荒的布局,他发现以大夏的实力,完全可以正面出手,不需要在藏着掖着了。
  实力积累到了一定境界后,很多事情就变得容易了很多,计谋什么的也就失去了作用。
  比如说,他清楚夏拓谋划这么多,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让大荒乱起来,让大荒大地上的王、侯、伯等族相互大战,消耗掉这些已经形成了桎梏的阶层,进而方便大夏一统的时候,容易推行城域制度。
  这也没问题啊,正面出手刚一波,和让大荒出现动荡并不冲突,甚至可以直接动用绝强的实力,在大荒推行大夏的制度。
  不外乎一句话,顺者昌逆者亡六个字而已。
  生死面前,看看有多少人真的那么刚硬。
  当然,他也明白夏拓所担心的事情,那就是大荒其他王部联合起来,抵制大夏,若是形成这种局面,对于大夏来说很不利,甚至会有两败俱伤的危险。
  陶朱老祖的话,让夏拓陷入了沉思中,他觉得这老头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所谓计谋不过是正奇相辅。
  大夏的主要计划,就是让诸部陷入混战,打掉已经形成桎梏的故有部落阶层。
  为此他囚禁了人王、搅动了北地巫命王庭风云,但现在看来,直接单单是隐匿在幕后完全不够,还要积极参与进来才行。
  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种老谋深算的老头,自然是越多越好,老东西们沉浮了漫长岁月,凡事很容易看透事情照见本质问题。
  想到这里,夏拓看向了老巫祭,开口问道:“不知道老祖有什么好的计谋,还请教我。”
  不耻下问,对此夏拓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他向来信奉拿来主义,只要好用,管他是黑猫还是白猫,抓老鼠就行。
  这家伙绝对是属狗脸的。
  看到眨眼间夏拓就变成了一副虚心求教,撅屁股躬身的样子,陶朱老祖嘴角一抽。
  他娘的我家胖凫这么好的孩子,难怪在边荒待了千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根子总算是找到了,都是跟你学的啊!
  “免礼!”
  陶朱老祖挥了挥手,虚抬了一下,小样,老祖吃过灰比你吃过的肉都多,姜还是老的辣,还得看老祖的吧。
  跟他比,巫命王庭的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玄王域的苍青,都是个弟弟。
  还想要在新朝下争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老祖家有个胖娃娃,早就和大夏族主成了过命交情的兄弟了。
  将来新朝大夏,陶朱氏还是老大哥,你们这些个弟弟。
  耳边响起陶朱老祖的话,夏拓明白,这老货是在报刚刚他嘴贱的仇,难怪死胖子这么难缠,原来是有原因的,根在这里。
  得亏胖子被流放到了边荒,被他挖掘出来了,要是待在陶朱氏,准得给养废了。
  “青洲!”
  陶朱老祖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开口吐出了两个字。
  看着陶朱老祖的样子,夏拓知道这老头小心眼,和那个死胖子一样,不愧是一家人,没事,他一点也不在意,老头你继续装吧。
  陶朱老祖眯着眼睛,等了一会,睁开了眼,不对啊,说好的礼贤下士呢?
  卧槽,果然是属狗脸的。
  夏拓坐于石椅上,背靠着椅背,十分的淡然,一副听你说的样子。
  “大殷王域,是最早出现人族的地方,三皇五帝从这里诞生,朝外开拓了人族生存之土。
  所以大殷建立之后,初代人王敕封功臣的时候,大都封在了王庭地域所在。
  大殷王域才是大殷王庭真正的精华所在,漫长岁月下来,大族在这里的势力盘根错节,很多部落相互之间都有着姻亲关系,所以想要挑动他们的内乱并不容易。
  这也是老祖觉得在大殷王庭麾下,不采用巫命王庭办法的原因,办法是因人而异的。
  青洲域虽说属于大殷王庭,但因为地域的原因,承平了很多年了,当年大殷立下王庭的时候,凡是分封到青洲的都是边缘人物,或者说是前朝余族,反正都是些不受重视的。
  这些人被分封到了边缘之地,加上相对来说受到王庭的重视度低下,甚至王庭还防备着青洲域,大殷立族四万多年了,青洲域所诞生的王部一共才三座,倒是侯部一大把。
  如今边荒隔着青洲不过一条青龙水而已,完全可以拿下青洲域。
  到时候若是大殷王庭刑王或者说荒龙出手,到时候直接镇压起来,这样堂堂正正的打过去,岂不比私底下谋划要强很多。”
  说到这里,陶朱老祖话语顿了顿,看向了夏拓,接着说道:“总的来说,大殷王域是大殷王庭的精华所在,可以说就算是没了其他地域,只要有大殷王域还在手中,大殷依旧是大殷。”
  夏拓微微颔首,轻吟说道:“这么说来,大殷王域还是块难啃的骨头喽。”
  “不错,大殷王域这片大地上,从古到今都是大荒的中心之地,所以说需要谨慎对待,这里的部落潜藏的底蕴很重,存在的古氏族、洞天圣地最多,最不好对付。
  与其现在动手,不如剪掉大殷的四肢,一步步将大殷截肢了,最后从四个方面将大殷给围住。”
  陶朱老祖的眸子中闪烁着盈光,自己活了这么久,岂是白活的,对于大殷王域了解可是相当深的。
  夏拓消化着陶朱老祖的话语,足足思考了一刻钟后,接着说道:“老祖对大苍王庭怎么看?”
  “在老祖看来,大苍的危险比大殷低了很多,大苍的制度就是一个最大的弱点,以王城为中心,分为内服京畿之地,外服候、甸、卫、邦之地。
  本来部落等级就划定了人族的实力和境界,大苍施行的内外服制度,更加将人分成了三六九等。
  亲近王室血脉、氏族居于京畿、候甸之地,想要在王庭任职需要讲究出身。
  这就使得上品没有寒族,下品没有大族,就算是有实力,但出身偏远小族,也无法进入王庭之中任职,只能被大族压迫。
  这样的制度下,你觉得底层的人族岂能认命?
  所以大苍王庭麾下的底层民众,缺少的是一个机会,一个揭竿而起的机会。”
  听了陶朱老祖的分析,夏拓觉得自己这次是捡到宝了。
  老鼋虽说也是老家伙,但他毕竟是水族,对人族内部不了解,但陶朱老祖不一样,这老东西活了这么久,对于大荒了解那是一个深入。
  这么好的老人才,一定要挖回去,给自己当狗头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