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何时与君落(22)
作者:九子川      更新:2020-08-03 17:45      字数:2132
  她今天来的任务是将他们在故事中的灵识提取出来,再送到凡间各自的身上,虽然不知道岚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是毕竟是天尊,纵使她再不喜他,也不得不听命于他。
  她本来以为这会是一件麻烦事情,现在倒好,他们都死了,也省的自己做多余的事情了,她顺利地将二人的灵识提取了出来,她看向自己的手中的东西,这东西就是她为什么可以自由出入《红笺纸》的原因。
  她看着那东西一阵恍神,最后将东西收了起来,看着另一只手中的两个小瓶子,她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个想法,当年君落和花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只是落得一个两生两世而已,属实是叫她唏嘘不已。
  如今这二人的灵识在自己这里,若是自己将这灵识错开给了对方,那这结局是不是就能不一样一些?
  她犹然记得鱼渊跟她说过,君落必定是喜欢花栀,可是为何最后走到了那个地步,她倒是只字未提,也是,鱼渊那个人怎么可能跟她好好说话呢。
  过往所思,皆是故人不得,旧事不拾。
  有些念头一旦开始了,就很难放下了,“哎呀,不想了,反正寻着他们还不知道要用多少时间呢,到时候看看再说吧,反正待在人间总比待在天界要好得多吧。”
  有云想明白这件事情,一挥衣袖,她便消失在了青丘中,与此同时,她也闪身来到了《红笺纸》的出口处。
  还没等她走出去呢,面前就被一个高大的男子给拦住了,她抬头看去,“你是谁?”她并不认识长大之后的平笺。
  平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向她腰间的那块玉珏,“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的东西,你难不成还想要去抢?”
  “你的东西?笑话,我怎么不知道我平笺的东西何时成了你一个小小神仙的东西了?!”平笺说罢,就要动手来抢。
  有云听到这个男子自称是平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腰间的玉珏就被抢走了,人还被平笺给推进了离开的出口里。
  她只记得自己的最后一眼看到了平笺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某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么一双眼睛的,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平笺丝毫没有管有云的那个眼神,他拿起自己刚刚拿回来的玉珏,放在掌心处细细地摩擦着,这块东西,他已经近千年都没有看到过了。
  现在他所失去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的回来,是不是说明,自己还能回到那个自由的时候呢?
  肆意张扬大可不可,因为他现在也有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想要守护他一辈子的人啊。
  和风略觉得有些奇怪,最近鱼姐姐好奇怪,镜哥哥也好奇怪,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难不成吵架了?
  就在和风想事情的时候,鱼渊伸出手指弹了弹和风脑袋,“在想什么呢?”
  “啊?鱼姐姐。”和风捂着自己的额头,回头看去,发现正是自己心中所想的主人公,心里顿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啊,我没想什么啊。”
  鱼渊笑了笑,她会读心术,岂会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呢,不过他若是能想明白也好,她摸了摸和风脑袋,“鱼姐姐最近学会了一个小小的戏法,你想不想看看啊?”
  “唔,鱼姐姐变,和风就看。”
  “那不要眨眼睛啊。”
  和风乖巧地看着鱼渊,他看着鱼渊将自己的的手拉了起来,放在她的手掌心处,一股热热的气流似乎在自己的全身游走着。
  和风还没有看清楚鱼渊到底了弄了什么东西,鱼渊就将手抽走了,她笑弯了眼睛,再一次摸了摸了和风脑袋,“好了,姐姐的戏法已经变完了。”
  和风一头雾水地看着鱼渊,“变完了?”
  “对啊,已经变完了。”
  鱼渊看着已经长大的和风,难得好心情地逗弄着和风,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变得是什么戏法,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和风虽然是岚壹的灵识,可是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法则,而她的魂力可以催动灵识的增长,这也是她承诺给平笺的心想事成。
  毕竟他都已经长大了,若是和风不长大的话,那岂不是看的很别扭?
  就算是平笺能接受的了,她总有种平笺是在催害儿童的感觉,还是做个顺水人情吧。
  “可是鱼姐姐,我没有看到什么变化啊。”
  “这样啊,你不如去找找和平吧,和平一定知道我变了什么。”
  正好踏进门的平笺就看到了长大后的和风一副懵懂的样子,他似是听到了动静,回头来,他眨着眼睛还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看着平笺。
  那一刻,平笺承认自己的心化了。
  他感激地看着鱼渊,鱼渊给了他一个晦涩莫深的眼神,随即就离开了这里,她还有事情要做,自然不会打扰他们两个人了。
  在她看来,感情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固然是好,可是坐以待毙就显得有些愚笨痴傻了。
  就比如说现在的镜亦舟,之前的镜亦舟还可以跟平笺说说心里话,可是现在他宛如孤单一人,日子似乎又回到了曾经。
  自己一个人等待着什么,而他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什么。
  他呆呆地坐在地上,微风拂面,本应该是一副惬意的画景,可是生生被镜亦舟脸上的愁绪给破坏了。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给撞了一下,他欣喜地转过头去,结果都没有,他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石子,原来是被风吹过来的石子啊,他还以为,还以为是她呢。
  镜亦舟再次失落地转过身去,独自惆怅。
  镜亦舟不知道的是,在后面的一棵大树后面站在一个妙龄女子,女子嘴角是一抹得逞的微笑,虽然她的确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可是啊,不来看看这个呆子,她还真是不放心。
  到底是多大的风啊,才会将石子给吹起来啊,果然是个呆子,万年前就是个呆子,现在还是个呆子。
  “说谁是呆子呢?”
  鱼渊猛然抬起头,刚刚还在怅然的镜亦舟此刻已经出现在了鱼渊的面前,看着鱼渊流露出来的惊讶神情,“风中有你的味道,早就发现你了。”
  “好呀,敢耍我了,胆子肥了?!”鱼渊眉毛一挑。
  镜亦舟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