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起 第四十五章 公子抗婚(一)
作者:遇见萝莉      更新:2020-08-03 17:42      字数:3491
  萝莉有话说:
  感觉把正文的补充改在这开头会好些。
  因为有些内容是前几章节的后续,怕大家看着觉得乱,就在此说明一下。
  顺便说明,萝莉这么安排转场都是经过精心调整安排的,并不是因为任性,而是为了将剧情更好的推进。
  好了,接下来说正事:
  第一场神后过去的片段接四十二章后凰(一)的第二场。
  -
  -
  -
  【中央神地/众神之都未央城/苍皇神宫/曾经】
  “靖神妃,明心殿重地,后宫的嫔妃还是少进入为好。”
  “神后娘娘这不也来了吗?”靖神妃笑着死死盯着她,瞧那双美眸里,分明是调戏猎物的神情。
  “行了。”神帝似乎有些不耐烦地开口,“是朕让她来的。这里有些关于同东海通货的公文,朕要听听神妃娘娘的意见。”
  “……”神后不去看靖神妃眼中越来越浓的笑意,淡淡开口“臣妾明白了。”
  “那么神后前来有何事?”神帝说道,“若是为了后宫之事,朕曾说过,神后可全权处置。若实在无法拿捏主意,就问问靖神妃,神妃出生东海白家,识大体有卓见。”
  神后闭了闭眼,神帝是真不知道,他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利刃刺进她心底。
  可正是因为无心,所以更伤人。
  为何他要对为他细心打理六宫事务的她如此冷淡?许久未见,就丢给她一个全权处理来打发她?这些年她慕容慎没有功劳可也有苦劳啊!
  若只是这样也罢,可神帝偏偏提了靖神妃。
  靖神妃出生东海白家,可她慕容慎也是秀毓名门。还有那句识大体有卓见,更是让她的尊严体无完肤。
  “是呀,神后娘娘若有什么为难事,可以同臣妾商量。”那靖神妃当然不会放过羞辱神后的机会,她向神后走去,伸手搭在她的肩上,凑近神后的耳畔:“要不,臣妾这就同娘娘去熙鸾宫慢慢商量去?”
  “去吧。”神帝挥了挥手,拿起书卷。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两个女人间的火药味。
  “神帝,臣妾今日来并非为了后宫之事。”神后冷着面孔推开了靖神妃的手,向神帝走进了两步。
  神帝重新抬起了眼,有些惊奇地看着她:“神后为了慕容家而来?”
  “难不成在神帝这里,慕容氏除了后宫同娘家,就没有其他思虑之处?”神后面上终是浮现起了一分明显的薄怒,“臣妾今日是为了苍皇神女之事而来。”
  神帝再次放下了书卷,这回他似乎来了兴趣。他看着神后良久,微笑了一下,只有一丝,不知是否是神后的错觉:“慎儿,坐下说话。”
  慎儿?神后有些微愣,神帝从来只称她神后,她还真不曾料到,神帝知道她的本名,居然能这么叫她。
  这声慎儿,只有一人这么叫过她。
  一个曾经她所信赖之人。
  如今听了,那样熟悉,又恍如隔世。
  神后似乎感受到了靖神妃阴侧侧的目光,只有一瞬。她并不理会,在神帝面前坐了下来。
  “神帝,臣妾不赞同将神女许配给西域尊主。”神后端过容妃递来的茶水道。
  “朕这么安排,也是为了神女的将来。”神帝说道,“神女虽现在是东海的义女,可神后也知道她那副德行,东君迟早有一天要放弃她。朕让她嫁入盖世家,是为了让她有个依靠。”
  “这些妾身都明白,可神帝也见识过西域尊主的态度了,您这样做,西方不喜,神女也不一定乐意,到头来最吃亏的还是神女。”
  神后说道,“西域尊主的狂言可都是传到了本宫的熙鸾宫来了,这孩子真是一点也没变。”
  “神后是从小看着盖世公子长大的,应该明白他就是这臭脾气,说那样的话也只是一时想不开,不会真对神女如何。
  “朕也考虑过北方的雪家,和南方的灵家,甚至考虑过连戈,可这孩子血统特殊,终究还是盖世家朕才放心。”
  “话虽如此,可神女这真嫁过去,绝对是活受委屈的。”
  “受委屈,神后何出此言?”神帝似乎对神后的话相当不解。
  “一个血统不纯的女孩能做盖世夫人,有何委屈?你也明白西尊主,他绝对会冷落她朕也知道,可也绝对不会对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做出什么来。”
  “神帝明知道她会被冷落,还是决定这么做?”神后蹙眉问。
  “这成婚讲的终究是门当户对,神女情形特殊,能做西域正室,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被冷落一点哪里还能矫情地挑三拣四?你身为神后,理应明白这点,不可感情用事。”
  说着神帝又开始皱起了眉,“最重要的是,嫁给盖世家,今后无论如何,她终究是有了一个依靠,一个归宿。身为她的父帝,因为她生母缘故,这些年朕都不愿见她,可毕竟她还是朕的孩子。”
  “……”神后不再言语,她看着自己的夫君,这个男人,她实在太了解了。他会这么以为这么思虑,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他认为神女同盖世家的婚约是好事,并非因为没考虑到神女会成为下一个神后,一个弃妇,他只是认为,这是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
  他是真心认为,嫁给盖世家主是神女珞兮最好的归宿。
  “神后一直不喜欢那孩子,将她丢在破院子里虐待,今儿怎么为了她如此上心?”神帝将书卷再次拿起,不再看向神后,逐客之意明显。
  神后听闻神帝此言,搭放在手臂上的手指一紧,急声否认道:“这是怎么回事?臣妾并不知道!神女出了熙鸾宫不假,可臣妾另给她安排了长安宫,因为不想她出了熙鸾宫身边没有长辈照顾太委屈,吃穿用度都是破例按娴徽公主在熙鸾宫的份额给的!”
  这是怎么回事?
  神后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她因为娴徽公主,将那可怜的孩子送出熙鸾宫后,立马就派人去清扫长安宫,让神女入住。
  那长安宫原本就是神后的宫殿之一,那可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宫。
  并且为了让那孩子生活的好些,神后精心挑选了三十九名宫女太监送去,并且,神女一切的吃穿用度,都额外从自己神后的俸禄内多取一份,破例给了娴徽公主的用度。
  破院子?她的长安宫何时成了破院子?
  她虽然事物繁忙,又因为这孩子不是自己所出,心中到底生着疙瘩,不愿同这孩子多说话,更在他离开熙鸾宫后没见她一面。
  可她如何能虐待一个凄苦的女孩子?
  “可她却常年住在一个破院子里,唯一的用人还是神后贬下去陪她的宫人。”说着神帝挥了挥手,“行了,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你们都下去吧。说到娴徽,神后还是多费点心吧,那孩子简直……”
  神后明白多说无益,她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明心殿。
  出了明心大殿,神后听见了身后那串熟悉的脚步声,她回头,见靖神妃翩跹而至,那身淡蓝轻绸薄纱清冽,可那一双秀美狭长的凤眸却如烈火灼灼动人。
  神后挥手让陪同的宫人退下,靖神妃微笑着走上前来:“神后娘娘,这是要臣妾单独陪您散步吗?”
  “是你!”神后望着她,目光如同两道冷电,“是你让人将神女丢进什么莫名其妙的院子受罪,在神帝面前污陷本宫!”
  慕容慎不是傻子,她自然能想明白,能在自己手下瞒天过海虐待神女的,这后宫之中只有一人。
  “娘娘此言差异,辰璧没有丝毫污陷娘娘的意思。”靖神妃依旧语笑嫣然,丝毫不在意神后的怒火,“不过臣妾承认,确实是臣妾让神女住进了宫内年久失修的院子,让下人去为难了她一番。”
  “你若不为在神帝面前污陷我,何苦要为难一个孩子?!”
  “当然是为了臣妾的神后娘娘您呀。”靖神妃凑近了神后,笑道,“其实娘娘心中特别不喜这孩子吧?听到她曾被臣妾为难,是不是小小的在心底,高兴了一下?臣妾只是替娘娘做了,娘娘真正想做的事儿而已。娘娘您说,是不是啊?”
  那靖神妃见神后的面色越来越青黑,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神帝根本就不在乎你,那肮脏的神女更是恨毒了你,你为何还要做这些,你真以为他和神女能看见你为他们的付出?或者你以为他和神女会在意这些?”
  “放肆!苍皇神女,后妃有什么资格说肮脏二字!”神后怒了,停下脚步,厉声道,“靖神妃似乎对本宫有些误会,本宫从不因喜欢什么,而去做成什么,去成为什么。更不会为了讨好谁而去做糊涂事!慕容慎从来都是在何位行何事。曾经做好慕容家大小姐,今日做好苍皇天统神后,仅此而已。
  本宫同靖神妃不同路。本宫不是如此卑劣之人!”
  “臣妾卑劣?同臣妾不同路?”靖神妃依旧微笑,只是这会儿她的笑中染了些许涩意,“神后娘娘这么说,臣妾真是伤心。
  “本宫是虐待了你抚养的孩子,让神帝以为娘娘心胸狭隘,本宫是有意无意令娘娘不得宠,可娘娘似乎忘记了,是谁曾经说过,要跟着我白辰璧相伴一辈子,我弹琴来她作舞?
  “可转头就进宫嫁给了对她毫无感情的神帝,当着辰璧的面,穿着大红的嫁衣嫁给了他。可辰璧此生,偏偏从没说过这人半句狠话。到底是谁卑劣?”
  “慕容慎此生,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没存心害过半个人,可当不起这两字。”神后见她说破,停下了脚步,冷声道来。
  接着,她回头迎着靖神妃森冷的微笑,终究是缓了缓口气,“小时候的事,神妃娘娘何苦还记在心上。”
  物是人非,神后面前这个依旧年轻的女子,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白姐姐,她也再不是她口中的慎儿。
  “慎儿当做是儿时戏言,可辰璧却是认真的,一直都是。”靖神妃说着冷不防伸手掐住了神后的脖颈。
  神后吃痛,眯起眼,伸手就抓靖神妃的衣服,可还没伸到一半,就泄气地停下了手。
  “慎儿,如今你不想神女重蹈你的覆辙去求神帝,可是后悔自己嫁进宫中了?”
  靖神妃的手臂一点一点上了力道,她将神后按在宫墙上,凑近了她的耳畔低低道,“不要害怕,你悄悄告诉我一个人听,就一个字,可有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