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章 追逐
作者:殷天雪梨      更新:2020-08-03 17:42      字数:2356
  最近一段时间,梁中的殷黎过得是顺风如意。
  风平浪静的背后却是暗潮汹涌………
  现在是学校的课操时间,广播中响起朗朗上口的国歌
  “五千年的历史诉说着华夏国,三千年的发展文明了华夏国,刀光剑影和热血洗礼了华夏国,仁礼诗书和欢歌飘荡在华…………”
  殷黎站在班级的第三排,认真的跟着课间操的动作,挥舞着手脚。
  在快要结束的时候。
  突然身后的罗梅故意拌了她一下,淬不及防的殷黎身体本能的朝前倾倒而去………
  殷黎微微愣了一下,怎么没有疼痛感?
  随即,一道男子的哀嚎声响起“哎哟!”
  她迅速爬起来,猛地一回头,原来是旁边的刘安邦垫底了,急切的软绵声“你没事吧!”
  “你说有没有事?把我手都给蹭破皮了,你看,都流血了。”
  刘安邦发现周围同学的异样眼光,也忍着受伤的手,站了起来,把擦伤的地方递给殷黎看。
  殷黎抬脚上前步,抬起头来,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似特别无奈,眼眸微微一闪,歉意道“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
  心里却是暗暗想到明明自己是被身后的罗梅故意推倒的,怎么刚巧他就出现挡灾了?
  嘿嘿嘿!
  肯定有阴谋。
  “医务室就不用了罢,皮外伤而已,反正现在课间操也结束了,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跟你说。”刘安邦看着殷黎这个乡下丫头如此没有诚意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是想到这里心中更是不屑一顾。
  也不知道那个陈伟是怎么看上她这个白痴小豆芽的。
  除了长得好看一点,一无是处,更是个学习成绩糟糕透顶的学渣。
  还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欧阳晴光芒万丈。
  可想到副班长欧阳晴让他想办法破坏殷黎和陈伟之间的关系。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帮助欧阳晴的心愿,谁叫他喜悦她,也不忍心她难过呢!
  殷黎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说“好啊。”
  她也很好奇,这个刘安邦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可不笨,如此明晃晃的舍身取义,根本不像他一贯的作风,以前他都是直接无视她的,现在却主动靠过来,有问道啊!
  大大的有问题,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学校花坛的玉兰树下。
  此时三三两两的同学都已经去往教室了,花坛周围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刘安邦转头,朝两米外的殷黎招了招手,努力装出语气温柔地说道“不用怕,我真的只是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殷黎听到这话一个激灵!
  瞬间,一股无比恶寒的气息围绕着她,身上的汗毛更是竖了起来,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这刘安邦是脑子坏掉了吗?说话怎么奇奇怪怪的。
  不会是想故意敲诈她吧!她可是听哥哥殷晨说过,校园里有那种故意帮忙的人,就是为了勒索钱财。
  难道他也很穷?
  殷黎一个人脑补了一大堆………
  “殷黎,我其实是想说……你需不需我帮忙补习功课?我看你每次作业都是最后一个交,要不以后我帮你吧!”刘安邦吞吞吐吐的把到嘴的喜欢,换成了补习功课。
  他实在没有办法用这种小人之计对付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女生,虽然他也看不起她,但是也不想恶意伤害。
  “啊?就这个!”殷黎心里歪歪丫丫的想法,都是自作多情啊!她有些心虚又尴尬的软语音“谢谢你的好意,该补偿的是我,喏!这是五十块钱,就当是医药费。”
  殷黎说完扭头就走了,眼眸露出一丝疑惑,她什么时候人缘如此好了?
  刘安邦看着殷黎干净利落的俏影,没想到她还挺有钱的嘛!
  农村的小丫头都这么直接爽快,他捏了捏手里这张五十元的钞票,随后一把揣进了裤兜里。
  也离开了此地。
  躲在玉兰花树上的逃课生——彭学君,看着消失在树下的两人,他拿着一把玉兰花,轻轻一跃,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什么时候这殷黎还跟刘安邦扯上关系了?先是姚老大,后是陈伟,如今还来了个刘安邦,什么体质?
  比他还招桃花缘呢!
  三班。
  欧阳晴姿势端正的握着圆珠笔,心不在焉的写着英语作业。
  旁边长得帅气的男同学时不时的扭头偷看她的作业,发现她居然没有如以往那样遮挡拒绝,微笑的时候还露出两颗大门牙,“班长你在想什么呢?下节体育课你去玩吗?我………”
  “不去,我作业还没写完。”欧阳晴翻着作业本,瞥了他一眼,怒斥道“你很闲吗?还不自己做作业,就会玩抄题。”
  “嘿嘿…”男同学后脸皮的笑了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显然是习惯了欧阳晴的高之态。
  殷黎堪堪一只脚迈进了教室便顿了住,她懒懒的抬了眼眸,视线先是从讲台上一看,没有老师,然后又往班级的同学脸上扫过,最终定格在后面座位上欧阳晴!
  不出意外,欧阳晴正目光狠狠的瞪着她。
  教室里的同学也在看到殷黎出现的那一刻禁了声,随后又继续高声阔谈!
  每个同学脸上都闪过视有若无的鄙视之眼,目光之中散发出学渣二字。
  殷黎暗呼口气,还好没有老师,快速奔到第一排的位子坐好,乖巧的仿佛迟到的不是她。
  她熟练的从课桌里抽出语文课本……
  这时同桌古风凑了过来,“喂!你去哪儿?怎么学习委员也迟到的还没进教室?”他眼神飘忽不定的在殷黎和刘安邦的空座上来回徘徊。
  “想什么呢!快看你的书吧!马上就考试放假了,小心你这班级前三十的人跟我一样,掉尾巴哦!”殷黎甜甜的清脆声,带点嬉笑之意,眼眸更是闪着亮光。
  她还真希望这个乐天派同桌也尝尝被人奚落的滋味,哎,学渣的悲哀,她已经从中等成绩,落单到掉尾巴了,想想就很心塞。
  古风自认为帅气的扶了扶额头,单眼一眨“切!你想多了,我可是天才,虽然有点偏科,但也是遥遥领先的,何况我还是隐形的富三代。”
  殷黎听了他的话,假装夸张的表情上上下下的对他扫视了一遍,鉴定完毕。“真没看出,古风同学还是个富三代啊!呐,这么会吹牛皮,给我个千八百块花花呗!”
  “想得美,做人得低调,低调懂不懂?”他扬起眉,一脸欠抽的嘚瑟鬼。
  “低调个大头鬼,滚粗,少打扰我看书。”殷黎没好气的把手里的语文课本在他头上敲了敲。
  “喂!殷黎同学,形象,你的形象呢!你知………”古风话还没说完,学习委员刘安邦也姗姗来迟的进了教室。
  他立即闭上嘴巴,假装认真的翻开课本…
  殷黎淡淡的瞄了他一眼,哼!就会装模作样。
  又瞅了一下刘安邦的方向,安静的低头看起了书………
  内容是《两小儿辩日》
  文言文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日,问其故。
  一儿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