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目的的杀
作者:十月常长长      更新:2020-08-03 17:37      字数:2026
  校场之内,跪着的几人面对刘晓的训斥也不说话,可能他们认为这就是已经给了刘晓面子了吧。
  “拖出去,斩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刘晓居然最后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要处死他们的话!
  “你说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个”
  这几人叫嚣着刚想有所动作就被赵统带着人三下五除二的放倒在地,一个个像是拖死狗一般直接拖了出去。
  可怜这几位自以为是的人,原本认为刘晓不过是轻拿轻放、雷声大雨点小的训斥几句,谁知道把他们当做杀鸡一样随意的杀了。
  随着几声惨叫,亲卫们把刚刚处斩完的人头呈了上来。面目狰狞的有、不敢置信的更多!
  “全军传验!”
  刘晓说完,亲卫们就拖着人头传验全军了。这无疑给所有人都来了一场十足十的震撼教育!
  这些被处斩的人,无一不是士卒们心中的贵人。他们的家族、他们的家世各个都让人惹不起,谁见到了他们不得陪着笑脸?
  可是就是这样的贵人,居然被刘晓说杀就杀了。别说全军上下静若寒蝉了,就连看台上的刘琦都坐不稳了。
  “字、子明,那几人,那几人”
  刘晓转身抱拳道“还请大都督理解,军法无情!蒯邵等人狂妄至极,不杀何以服众?!!”
  刘琦被刘晓的威势吓得鼻孔张的老大,竟然在三军将士面前喏喏不敢言语。
  而刘晓也不管他,再次转过身来说道“你们都是跟着我一路打过来的嫡系士卒,可是看看你们现在一个个都成了什么样子?!!
  本将军治军有亏待过大家嘛?!!有不按时发放军饷嘛?!!有执法不公过嘛?!!”
  士卒们把头低的更低了,这个时代还是讲究礼义廉耻的。尤其是中下层的人,许多人把面子和节草看到比什么都重要。而不像现在,大多数人觉得面子和节草不能当饭吃。
  刘晓继续吼道“没有!!!我刘晓敢拍着胸脯说没有!我对得起大家,包括承诺回去之后给大家的封赏!”
  “本将军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军法无情!违法必究!”
  跪着的一千多人听到这里不由得吓得浑身一抖。
  就连那些世族子弟、将校、曲军侯都被刘晓不眨眼的说杀就杀了,他们这些人对自己的处境已经绝望到了极点。
  只见刘晓指着跪着的人说道“凡是今日点兵聚将迟到之人,屯长以上者全部杀之!其余士卒编入先登营,若是三场战斗都活了下来,则无罪。”
  迟到的人当中,屯长以上所占比例的可不少,大多数普通士卒也不敢那么懒散。
  刘晓话说完,赵统就带着亲卫们开始行动了,而跪着的人可谓是众生百态。
  有吓得嚎啕大哭的,有瘫软在地的,也有铤而走险想要逃跑的
  “饶命啊!饶命啊!”
  “小人知错了!”
  “刘晓,你有什么权利处罚我们!”
  一时之间,跪在校场上的罪卒弄得鸡飞狗跳的,不过很快便被镇压了下来。
  毕竟在这么多大军包围的情况下哪里有人能够跑的了,全部被赵统带着人拖到一旁行刑了。
  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行刑了,一千多人中屯以上的军官就有两百多人,一个没逃掉的全部给拖出来杀了!
  而那些逃过一劫的、迟到的普通士卒吓得腿都软了。而且先登营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它就是敢死队的一种。
  尤其是冷兵器时代,先登往往意味着大功和超高的阵亡率。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先登营死了几波都没能够把城头给拿下来的现象。
  不过不管多么不情愿,这些被饶得一命的士卒却不敢有什么异议。
  在整个行刑期间,整个大营可都被荆北大营的嫡系人马死死的盯着呢,哪里会有人敢乱动什么。
  只见行刑的队伍每二十人一组,每一刀下去就是二十颗人头落地。
  然后这些人头全部被刘晓命令着传验全军,就有专门的人提着这些人头绕着校场走一圈。
  空气中早已经弥漫着一股腥臭味了,脚下的泥土居然也在鲜血的侵染下变得湿漉漉的。
  一时之间,偌大的军营之中只剩下了惨叫声和杀人声!
  传验完毕后,那些表情狰狞恐怖的人头便被一堆一堆的摆放在前方,正对着台下的士卒将校们。
  那各种各样的死前的表情,即便是看惯了生死的人也看的毛骨悚然。
  刘琦早已经吐得瘫软在座椅上了,还是刘扬让人把他给抬了下去,免得在这丢更大的人。
  刘晓其实也不好受,让一个以前都没看过杀鸡的人一次性看得这么多杀戮也是快挺不住了。
  虽说之前的战场上死在刘晓手中的就有十几人之数,但和这种震撼的场面是没法相比的。
  在不知道砍钝了多少把刀,因脱力换了多少批行刑之人后。被处刑的人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总算是被全部杀光了!
  行刑完毕之时,刘晓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下面的士卒将校们送了一口气。其实不只是他们,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一些。
  不过刘晓也知道行百里者半九十,以暴制暴,只想士卒们视之以威是不够的。
  “一支军队,应当有一支军队的样子。军队是什么?上报国家,下保黎民!遵纪守法,令行禁止!
  本将承诺将会给你们最好的待遇,会带你们赢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大丈夫既然生于这个世道,那就应该博取功名!马上封侯!封妻荫子!”
  训斥了一会后,刘晓便让人把财货抬了出来。先是像在吴房那样发军饷一样给荆北大营之外的士卒发了这一个月的军饷。
  然后再让胡质派出军法官吏,负责统计、记录所有人在之前歼灭夏侯惇和与许都曹军对峙时的军功。
  如果之前查出来冒功顶替的,除非双方自愿,否则又是一顿整治。
  至于之前所杀得那些人的功劳,直接被划分为集体军工,按照军中等级不同进行分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