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它会不受影响?
作者:情终流水      更新:2020-08-03 17:26      字数:2104
  如果这句话是普通人说的,罗骱会直接一个大耳光抽过去,然而这句话却是吞噬之蛇说的,一位能吞噬位面的旧日之神,它的承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即使一个位面挡在罗骱的面前,罗骱也能让它消失,而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个月二千钢币的食物?
  罗骱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反复的求证后,罗骱按捺着差点没蹦起来的激动,大声说到“来人啊,上酸菜,让吞噬者大人尝尝新味道。”
  酸菜是一种厌氧菌分解食物中有机物而产生的独特风味食品,说起来简单,但却有一个天堑般的问题什么是厌氧菌?这个世界有没有?
  每个位面的原生菌群都是不一样的,钢骨领的息壤太霸道,更是让什么细菌都生存不下来,直到几年前,人们才从沃德崔催生的一些植物里发现了某种窖藏起来会发酸,但却没有腐坏,反而味道非常特别。
  当然,腌渍食品的自然扩散,需要很漫长时间,汉朝发明的豆腐,清朝的时候还有很多地方的人没吃过。更没有人尝试去利用这种会发酸的植物,来腌制别的食品。
  直到这次罗骱醒过,统计新物品的时候,有人把这种发酸的植物列到上面,罗骱才想到了酸菜,他实在太想念东北的酸菜了。
  吞噬之蛇吃得眉头直皱又停不下来,很快就沉浸在大快朵颐的爽感中了。
  罗骱喜滋滋的走了开去,回到无极蛛母的神经中枢后,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躺入窝里伸出舌头,一堆神经线延伸了过来,接触上后,罗骱眼前一黑,沉入了自己的意识空间。
  意识空间虚无而漆黑,突然间,漆黑中爆起了一团强光,强光中穿出一个光影,迅速凝现出一位身穿银白铠甲,身材凹凸有致的身影,她的脸孔掩盖在头盔的阴影下,只露出一个线条几乎完美的下巴。
  身后,大量的焰流喷射而出,扭曲出一双相对于她的身材而言大得有些夸张的翅膀,一个威严的女声在虚空中回荡“光明,是刺破黑暗的唯一……。”
  一个大巴掌突兀的出现在光影的头上,啪嗒一下把她扇趴在地“光明啦,刺破啦,黑暗啦,谁黑暗了?你刺谁?!”
  艾米丽抱着脑袋叫到“习惯了习惯了,一时顺嘴,习惯了……”。好久没有进入意识空间了,害她还以为是虚空之主的意识空间,习惯的用语音认证一下。
  就在罗骱扇艾米丽的时候,一颗小树苗悄无声息的长出来,张开了一朵小花卉,花芯位置是沃德崔的小脸。她安安静静的,一丝都不敢打扰罗骱暴揍艾米丽。
  等罗骱打完了后,她才问到“只有我们三个吗?”
  “嗯,我怕他们情绪掩饰不好,被吞噬之蛇看出问题,反正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沃德崔,你时刻留意吞噬之蛇的情况,艾米丽,你根据沃德崔反馈的情况,推算一下吞噬之蛇此行的真正目的,这个家伙根本不是过来看看,而是抱有别种目的。”罗骱说到。
  沃德崔和艾米丽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以为然,艾米丽更是直接说到“它能抱着什么目的?最多就是把无极蛛母的躯体据为已有而已,如果它想这么做,我并不认为你能阻挡它。”
  沃德崔点点头,补充到“无论它有什么目的,我都不觉得它隐瞒我们的必要,就算它要打你的主意,你也只能洗干净送到它嘴边,反抗是没有意义的。”
  罗骱气得跳脚“你们真是的,一点反抗精神都没有,它真要打我主意,我就先让你们去给它铲屎。”
  意识到罗骱真的干得出来类似的恶心事,尽管吞噬之蛇不拉屎,沃德崔赶紧转移话题到“你是如何判断它有别的目的?”
  “呵呵,用大姆指想也知道,一位旧日之神被美食吸引住了,这合理吗?”罗骱反问到。
  “合理。”艾米丽点头。
  “合理啊,钢骨菜的品种多样,味道丰富,色香味全,非常吸引人,连别的世界不吃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也能做成美味的食物,比如葱爆大肠,牛杂羊杂,红油猪耳,鸡珍凤爪,鸭脖鸭架鸭喉管,烤羊腰羊蹄羊睪丸……,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沃德崔一路数下来,很快就发现罗骱和艾米丽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你天天泡在夜市里啊?比我还熟了?”罗骱没好气的说到。
  沃德崔面不改色的说到“我只是为了更好的管理,深入的了解了一下各种详细数据而已,知道哪种食物更受欢迎,也方便日后调节它们的产量,都是为了工作。”
  呸,肯定三更半夜偷偷点外卖了,有半蛛人的配送,刚出炉的食物能热腾腾的送到家,方便极了。
  “这怎么叫合理了?”
  “有什么不合理的?我们都能喜欢,它为什么不能喜欢?大家都是支配者。”
  围绕着吞噬之蛇被美食吸引合不合理这个问题争论了一段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沃德崔认为自己也是支配者,都会被好吃的吸引,凭什么吞噬之蛇不会?
  罗骱认为同是支配者,但一个是旧日之神,另一个是……,不能相提并论。
  沃德崔认为罗骱在搞歧视,罗骱认为沃德崔在抬扛,吵着吵着差点没打起来。
  最后还是艾米丽打圆场说到“陛下,如果你没有更合理的论据,我们是不接受你这种结论的。”
  “更合理的论据肯定有,这不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的揭露凑点字数嘛,谁知道碰上一个爱抬扛的。”罗骱气到。
  “别的都可以妥协,但关系到食物的味道就不行。”沃德崔倔强的应到。
  生气归生气,罗骱倒没有强制沃德崔接受的意思,他倒挺喜欢这种内部有不同声音的状态,否则以他对所有子民的灵魂压制,时间长了必定培养出大批马屁精,正确的话没人敢说,整个社会体系都会失去了向上的活力。
  “你们想啊,吞噬之蛇和无极蛛母都是旧日之神,它们两个的力量层次是一样的,无极蛛母都因为能级下降的缘故死掉了,吞噬之蛇会不受影响吗?”
  沃德崔和艾米丽对视了一眼,全都不由自主的心头狂跳起来。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