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537章 狠辣之辈
作者:问鼎      更新:2020-08-03 17:24      字数:3092
  人的思想是最难控制的。
  你可以压迫我,强迫我,但你要让我从内心里服气你,这很难。
  有的时候,人的思绪杂乱纷飞,即便是自己想要控制思绪不去想,却也难以办到。
  而如明知夏,陈扬这样的高手是可以控制思绪,心神归一的。
  不过,当搜魂术施展,万般痛苦之时却又是不同的结果了。
  可以说,陈扬能够做到在搜魂术临身时还将思绪牢牢控制,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
  明知夏眼下就算是知道了这一层的奥妙,但她也不敢保证自己在受术时可以不去想那些禁忌的事情。
  “要做到不去想,非常难。你现在趁着他们还未折返,好生训练吧。希望能起到作用,因为你一旦暴露,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就算是前功尽弃了。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你争取时间,并告诉你这些。”
  末了,陈扬对明知夏如是说。
  明知夏心领神会,之后便离开了陈扬的别墅。
  西岚庄园里,沧海岚与雷鬼隔空传音通话。
  沧海岚道“院长,您觉得呢?”
  那边雷鬼一笑,道“刚才两人的谈话,咱们也都听到了。这样看来,只有两个结果。第一,祖神宝藏真的和宗寒无关。第二,他们做的太天衣无缝了。不过我是倾向于第一种,首先,搜魂术从来没有出过错。而且,就算搜魂术出错了,宗寒和明知夏的私人谈话中,却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沧海岚道“我也愿意相信第一种,因为如果是第二种的话,宗寒小小年纪能够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那他未免也太可怕了。”
  雷鬼道“不错!”
  死海星外,裁决所的孤独斜阳与两名女随乘坐飞天梭在太空中飞行。
  裁决所所在的位置是在天幕之中,极其隐秘,神秘。
  飞天梭里,孤独斜阳一直在沉思。
  两名女随从则在中控室里掌控飞天梭。
  “停下来!”忽然,孤独斜阳想到了什么,眼中顿时绽放寒光。
  只一闪,便来到了中控室里!
  两名女随从立刻停下了飞天梭,并看向孤独斜阳。
  叫蝶恋花的女随从道“大人,怎么了?”
  孤独斜阳来回踱步,道“有问题!”
  另一名女随从不解,道“什么问题?”
  孤独斜阳停下脚步,道“我一开始是准备对这两人都进行搜魂术的,而且明知夏是我重点要进行的人。因为宗寒这小子在幻海心魔的表现太可怕了……可是后来,宗寒却说要我们先对明知夏进行搜魂术。我当时就觉得,明知夏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一些事情。所以宗寒在耍小聪明……现在看来,宗寒这小子是在以退为进,故意拿话激我,让我们放弃了对明知夏的检查。”
  蝶恋花眼睛一亮,道“有道理!”
  另一名女随从道“那大人,我们是否要转回去?”
  蝶恋花道“我们说了就此作罢,现在若又回去继续找麻烦,只怕雷院长不大乐意!”
  孤独斜阳冷哼一声,道“我们裁决所要做的事情,由得他雷鬼乐意与否吗?叫他一声院长是给他面子,惹火了我,叫他老狗他也得受着!”
  这一夜,过的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平静。
  陈扬有预感,那孤独斜阳一定会回来的。
  他在等待!
  同时,陈扬心中觉得有些疲累……
  如果早想到帮助里维斯会带来这般大的危机,他是绝不会给灭天斧出去的。
  他来这永恒星域后,一直都算得上谨小慎微。
  但即便如此,也是屡次经历生死危机。
  这些危机之所以度过,其实还是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至于救小桃红和给里维斯灭天斧,这倒都是他冲动之下的真性情。
  而这两件事也带给了他灭顶危机。
  小桃红的事情总算是暂时安全,而眼下的事情却还是说不准的。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明知夏这里。
  一旦暴露……陈扬心里很清楚,祖神宝藏是铁定得被裁决所收走。
  祖神宝藏没了都不是多大的事儿。
  关键的事情是,玄蓝被杀的这笔账,那可就得往自己和紫衣身上来算了。以裁决所的霸道,那是没什么好商量的。
  明知夏此刻正在自己的别墅里盘膝而坐,她逆行法力,让身体的血液处于一种狂暴状态。
  同时,她驱动刺骨针对身上的大穴进行攻击!
  极端的痛苦让她浑身战栗起来。
  加上法力逆行,便让她脑域内心魔澎湃。
  各种思绪开始飘飞,不受控制……
  明知夏连续锻炼如何在这种极致痛苦下来控制思绪,甚至开始回忆出一些本没有的事情来。
  就在这时,沧海岚直接传音过来。
  “知夏?”
  明知夏吃了一惊,立刻收敛心神,降服心魔,并收了刺骨针。
  “师父?”
  沧海岚沉声道“速速到我的庄园里来一趟!”
  “好的,师父!”明知夏忍不住好奇,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要问!”沧海岚道。
  在西岚庄园的大厅里,灯光雪白而明亮。
  沧海岚和雷鬼面对孤独斜阳三人。
  孤独斜阳这一来,二话不说就要再度审查明知夏。
  同时,他还要求调动宙力监控。
  这宙力监控甚为玄妙,可以将审判院公共区域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进行还原。
  至于别墅里面,则是无法监控。
  因为每个人都会注重……
  陈扬在别墅里就设置了阵法,让外界无法探寻里面的情况。
  这是每个高手都会做的事情,所以陈扬这般做法也不算特立独行。
  在宙力监控还原之下,孤独斜阳看到了陈扬和明知夏一路回小别墅的场景。
  两人的谈话也是一字不差的还原出来。
  自然,一点破绽都是没有的。
  “屋子里的监控呢?”孤独斜阳不大甘心,问雷鬼。
  雷鬼忍着气,孤独斜阳的这番做法让他很是愤怒。可他也不好爆发,一个孤独斜阳的确是不足挂齿,可孤独斜阳背后的裁决所,他不得不忌惮啊!
  雷鬼还未回答,沧海岚便道“屋子里是没办法进行宙力还原的,这一点,孤独先生您想必也能理解。”
  孤独斜阳冷哼了一声。
  沧海岚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我在小徒的身上放了寻踪音,这寻踪音十分隐蔽,可以探听到他们的说话。他们的谈话我们已经做了记录!至于监控屋子的实时情况,又不想被他们发觉,我必须承认,这一点我做不到。不知道孤独先生是否能够做到?”
  孤独斜阳知道沧海岚所说不假,便也就懒得多说什么,道“既是如此,将寻踪音所探听到的对话放出来。”
  沧海岚将那寻踪音所探听的对话现场放了出来。
  自然,也没有任何的破绽可言!
  可越是如此,孤独斜阳就越觉得其中有鬼。
  当你认定一个人有罪时,他做的任何合理的事情都会被你认为是一种掩饰。
  明知夏到来的时候,便就看到了孤独斜阳等人。
  她已经猜到这个情况,当下深吸一口气,一一行礼拜见。
  “你的气息紊乱,告诉我,刚才你在做什么?”孤独斜阳冷冷的问明知夏。
  明知夏微微一怔,然后说道“刚才我正在静修,一口气运到了关键处。师父突然传音让我走岔了气……”
  “当真?”孤独斜阳眼放寒光,他绕着明知夏转了一圈,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明知夏,一字字道“明知夏,我得告诉你,我是来自刑绝司。在我手下生不如死的人有很多……我既然去而复返,便是掌握了关键证据。我更知道,这些事情里,你并不是主谋。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裁决所不但不会为难你,反而会嘉奖你。可是,你若隐瞒真相,被我们查出来后,你所有的前程都会断送。我们刑绝司里的刑种有一万多种,可以让你恨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他的话,寒气森森,让人听了便觉有无穷大恐怖!
  这种恐怖的威压可以让普通高手立时崩溃。
  好在明知夏也算是心志坚定,才没有受到影响。
  即便如此,明知夏的手心还是蕴满了汗水,她深吸一口气后道“回大人,明知夏不敢对您有半句隐瞒。可是,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也没办法来承认。”
  孤独斜阳冷哼一声,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开始搜魂术!”
  “是,大人!”两名女随从立刻行动起来。
  明知夏知道眼下无法反抗,便听话的坐到了一张椅子上。
  之后,头盔被戴上,眼睛被蒙住!
  眼前亦是一片黑暗。
  强烈的屈辱感充斥在她的脑域里。
  陈扬是男性,尚有被人摁在砧板上,扒光了衣服被鱼肉的感觉。
  明知夏是女孩子,所以她的这种屈辱感就更加强烈了。
  尤其是当那搜魂之力在她脑域,身体里游走时,痛苦,屈辱就更加的难以忍受。
  明知夏在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让孤独斜阳为此付出十倍代价!
  这笔账,也不止是明知夏记住了。
  陈扬心里也记得很清楚。
  且说此时,搜魂术对明知夏迅速开始搜魂。
  各种画面在那屏幕上出现……
  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孤独斜阳想看到的东西。
  孤独斜阳并不甘心,便对明知夏加强了搜魂时间。
  可是终究,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最后,孤独斜阳也只得悻悻收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