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善恶皆有报 第1224章 似是而非

作者:秦至 | 发布时间:2019-08-19 16:53 |字数:3613

    世间之事,真真假假,难以明辨。

    没有人能将世间之事,分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就算是圣贤之人,亦同样有疑难困惑,难以看透。

    世间之事,最难分辨清楚的,就是人。

    人,是这个世上,最难看透的事物,因此人心随时都在变化。并且,人通常还都虚伪的一面,所以也就很难有人能辨清楚,谁是真善美,谁是假恶丑。

    自从死水仙子现身的那一刻,她好像就一个谜之所在。因为大家至始至终,都没有分清这个女子的真实身份。

    第五行最开始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死水仙子,而只是卫嫣和芝芝,与死水仙子交过手。之后听说这死水仙子,竟然是洪大人的女儿,也是大感意外。要知道,在众多武林人士当中,死水仙子曾经和他单独约战,现在两人也算是朋友。

    这时候,第五行再次来到洪雅秋花园里,他才想起,为何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好像觉得这里有几分眼熟?原来,是因为花园里这个池塘,竟然莫名其妙地与郑经府上的池塘,有许多相似之处。

    比如,这池水塘虽然看起来极为清澈,但清澈之余,却带有浓烈的死气,与之前郑经的池塘,简直一模一样。再加上这池里的鱼儿,虽然都是白、黄、赤、红的大鲤鱼,可是身上却都夹带着黑色毒斑,也与郑经府上的鱼儿,是一个形状。

    第五行第一次与洪雅秋姑娘相见之时,便已经知道,这女子的武功奇高。只是第五行见他貌美如花,又知书达礼,懂琴棋书画,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她与死水仙子联系在一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当日并没有见到死水仙子的真面目。

    第五行和洪小姐算是相识,聊天倒是有些投趣。只是芝芝和卫嫣,却好似有几分不自在。并且,洪大小姐也不避生,话语之间竟然好像早就认识两人一样。甚至也不过问二人的名字,于是不得不让人更加怀疑。

    芝芝看出洪雅秋姑小姐画中之人,正是剑影第五行,心中醋意顿起,于是冷声说道:“想不到洪大小姐,堂堂一大家闺秀,知府千金,居然也会深闺思汉啊!”

    第五行一听,脸色立马变了,但又不知如何化解尴尬。

    只是洪小姐并不见责,反而还心平气和地说道:“清影公主何等尊贵,不也同样为英雄折腰?”

    洪小姐看似柔弱,但说话居然刚正不避,反让芝芝有些下不来台。

    更加让第五行三人惊讶的是,芝芝的身份,除了武林中几个重要人物知道外,一般人还根本就不知道,芝芝就是当朝公主。

    在芝芝印象中,这洪府之上,应该只是洪应洪大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才对。现在这洪小姐居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是否说明,这洪小姐可能就是死水仙子无疑。

    “洪小大小姐,我们是否曾经见过?”倒是卫嫣更加冷静。虽然她已经知道,这洪小姐就是当日打伤自己的死水仙子,但是因为任逍遥一直怀疑,洪小姐的身份被人冒用,所以卫嫣还是保持了理智,以求证明任逍遥的猜测是对的。

    任逍遥作为武林前辈,此生大部分时间,处事都比较警慎,所以按理说他不应该亲眼见到死水仙子之后,还对此有所怀疑。

    “哦?我们见过吗?好像没有吧!”洪小姐否认道。

    “不对啊!我们从苏北回江南之时,不是在运河之上,曾经照过面么?”芝芝也顺势说道。

    “呵呵!二位一定是认错了。我家小姐,向来足不出户,怎么会见过三位?只是这第五少侠,上次我家大人设宴,曾与小姐谈论琴棋画芝,故而见过一面。”其中一个丫头,也急忙替主人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洪小姐,你这园中的鲤鱼,怎地如此怪异?”第五行现在也拿不准,于是又问出心中疑惑。

    “哦!这个嘛!我也不知。自小我在这府上住着,这园中的鲤鱼,便是这般模样,有何奇怪?”洪雅秋反问道。

    “大凡彩色鲤鱼,可都是纯色品种,在下实在还未见过,这彩鲤还有诸多黑般,故而有些奇怪,所以有此一问。”第五行只得解释道。

    第五行这话,也是一点没错。鲤里居然有很颜色,但是大多都是纯色为主,就算偶有杂色,也不会相差太大。像洪府园中这鲤鱼,却是红白之中夹着黑斑,看起来肯定十分怪异。这种情况,第五行只在郑经府上见过。

    郑经府上的鲤鱼,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郑经有人尸喂鱼,鲤鱼被尸毒侵害,所以身长黑斑,也就不足为奇。只是这中以尸喂鱼的事情,相信洪大小姐,是绝对做不出来的,那么这鲤鱼的古怪,但当真无法解释了。

    “哦!原来如此。不知三位找本姑娘,可有何要事?”洪小姐一面作画,一说问道。

    “是这样。我们这两天,在一处小镇之上,见到一人与小姐极为相似,因为不能明辨,所以特来一问。试问小姐,最近可否出过门,还是第五行等人看走眼了。”第五行性子倒是耿直,终于还是将来意委婉说了。

    “三位可是见到我杀人了?”洪小姐却好似洞若观火,居然直接问了出来。

    “是!也不全是。”第五行只得尴尬回答。

    “如果我说,你们看到人,不是本姑娘,第五少侠相似么?”洪雅秋说话之间,显然十分淡定,有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感觉。

    第五行被他这样一说,反而不知如何应答了。

    “不对吧!这可是我们三人亲眼所见,难道我们三人,都看走眼了,这似乎不太可能吧!”芝芝本来就不喜欢洪小姐,语气也就有些不好。

    “呵呵!我说了,那不是我,就不是我,信不信自由公主。”洪小姐的语气,看来也有些不太客气,而且还是明知芝芝是公主的情况下。

    “公主殿主,下官来迟,还望恕罪!”芝芝还想说话,这时洪知府却急急忙忙赶了过来,直接向公主赔礼道。

    “洪大人不必多礼,我们只是来洪小姐聊些家常。”清影公主只得改口道。

    原来洪大人刚刚回来,一听第五行三人来了,其中两人是女人,洪大人立马猜到,可能是清影公主来了。因为清影公主,向来与第五行形影不离,这才急忙赶了过来。

    “下官已经设宴,还请公主、第五少侠和卫姑娘赏光。”洪大人答。

    “好说!大人带路。”芝芝只得借坡下驴,与洪大人一前往大堂赴宴而来。

    只是第五行三人,心中却一直犯嘀咕,还是根本弄不清,这洪大小姐究竟是不是死水仙子,这反而让人更加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