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叶兆言      更新:2021-11-01 22:37      字数:925
  怀甫出人意外地成了甄家大宅实际的主人。这是一个让大家羡慕,却又都没想到的结局。包括怀甫自己在内,所有的人都吃惊最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除了对妤小姐的爱之外,怀甫从来没有侈想过要得到别的什么东西,他从来没有侈想过要获得主宰甄家大宅的权力。在过去的历史中,这种权力向来只属于男人,它曾经一度被妤小姐颠覆,现在因为有了怀甫,正逐渐得到恢复。女人的故事已经完了,剩下的故事应该由男人独自完成。
  怀甫在大厅里会客,接见来自族里面的代表,他毕恭毕敬地倾听着七公公的指示。作为一个真正掌握着权力的男人,怀甫现在已经可能游刃有余地处理所有的事情。权力完全可以让他为所欲为。
  甄家大院里又开始出现成群结队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仆。
  代替小姐泡在浴缸里的,现在已是怀甫。
  怀甫正在指手画脚地指示别人做这做那。
  在新的漫长雨季开始的时候,怀甫满怀爱心和内疚,推着坐在木轮椅上妤小姐,缓缓地沿过道走过。妤小姐表情呆板,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木制轮椅从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辗过,发出咔咔的声音,沉重而且刺耳。对于怀甫来说,这是个残酷的结局,然而这又是他所能选择的最好的结局。他得到了心爱的人,永远地得到了。没有了肉欲冲动的烦恼,没有了乱伦的恐惧,他得到了一种纯粹的凝固了的爱。
  墙角边,放着小云昔日骑过的自行车,风吹雨打,自行车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几只小鸟在红漆剥落的高墙上叽叽喳喳叫着,石缝间长着的小草上,歇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花蝴蝶。逝去的岁月迎面而来。旧时情景,又一幕幕再现在眼前。在过道的尽头,仿佛站着小云,那是他刚出现时的模样,戴着墨镜,穿着学生装,一手拎着一只鸟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在属于过去时代的妤小姐充满活力的笑声中,怀甫将妤小姐的木轮椅拐了个弯,穿过生着厚厚青苔的天井,缓缓推进他过去住的屋子。一切仍然保持着旧时模样,到处挂着落满灰尘的妤小姐写的字。妤小姐的字雄野豪放,跌宕有致,顽强地再现着她写这些字时的风采。事过境迁,物是人非,怀甫推着妤小姐的木轮椅,在窄小的房间里,伤感地徒劳地兜着圈子,风吹过来,妤小姐的字在半空中错落有致地飘扬,面对着昔日的白纸黑字,妤小姐的脸上,是永恒的呆板和漠然。
  1994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