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0章 打赌
作者:离月醉      更新:2023-12-03 19:10      字数:1930
  “噗!!”
  叶风云又摔出几十米远,狠狠砸出一个大坑,溅起一片尘土!
  “哈哈!我赌叶风云这小子定然不行了!”血盟众高手兴奋叫道。
  风云盟众高手,都是面露凝重之色。
  叶风云不会是……
  尘土滚滚中,那道大坑里没有任何动静……
  血盟高手惊喜叫道:“没有动静了,那小子死定了!”
  风云盟众高手,面露凝重之色,难道,叶风云真的被打死了吗?
  “大人!”
  “叶大哥!”
  “叶小子……”
  “风云!”
  现场不少人朝大坑冲去。
  他们不相信叶风云会死!
  可是……
  半天都没有动静了。
  墨休背负双手,缓缓道:“小子,你能在老夫两招之下而死,也足以自傲了!老六,五哥为你报仇了!”
  说罢这话,墨休提起马煜的身体,就要离去。
  可是,他还没走出七八米,一道干咳声传来:“死老头,你确实有劲,刚才一招,差点把我的裤腰带都震断了。”
  “?”
  正在离去的墨休,身躯凝住了!
  他的脸色,变得极为诡异!
  那个小子,还没死!!
  “我去!叶盟主竟然还没死,也太牛逼了吧!”
  “要是我,只怕能被那个五太上长老打成烂泥!”
  “叶盟主不会是真的练成金刚不坏了吧?”
  “很难说!我突然有点崇拜叶盟主了!如果等叶盟主再成长一些,他得多强啊!”
  “叶盟主威武!”
  风云盟众高手都是兴奋叫道。
  现在,轮到血盟强者脸色难看了。M.biquka.com
  “好小子!”
  郭钢、黑蛟、轩辕墨等人都是欣喜叫了一声,他们也以为叶风云完蛋了呢!
  墨休转过身子,目光凝向叶风云。
  叶风云身上尽是尘土,脸上也都是血,但他依旧是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目光略带戏谑的看着自己。
  墨休脸色有点难看。
  凭他近乎全力的两招,竟然还没打死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也太硬了吧!
  叶风云缓步朝墨休走来。
  他脚步坚毅,目光如炬,仿佛一点事也没有。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五脏六腑,受了很重的伤。
  墨休目光死死盯着叶风云,缓缓道:“叶风云,你让我刮目相看了。你能承受住我两招不死,足以称得上是昆仑域第一天才了!不过,老夫看得出来,你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如果老夫再攻你第三招,你必死无疑!”
  咯噔!
  墨休这话,令得现场不少风云盟高手心头一跳。
  如果真如他所说,那叶风云很危险了!
  叶风云闻言,微微一笑道:“五太上长老,你就这么自信第三招能打死我?”
  “嗯,我就是这么自信,我第三招必取你性命。”墨休道。
  “如果你不能呢?”叶风云立马反问。
  “我必能!”
  “好,那咱们打个赌如何?”叶风云目光灼灼看着墨休,道。
  “打什么赌?”墨休反问。
  “咱们就打赌,你第三招可能杀我。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打,你若第三招杀不了我,那你就退兵如何?”叶风云看着他,缓缓道。
  风云盟众高手听到叶风云这话,瞬间明白了!
  叶风云这是要用自己的生命,给大家创造生路啊!
  这让他们心头无比感动。
  “叶盟主,不要打这个赌!咱们大不了和血盟死战到底而已!”
  “就是,大不了一死而已!”
  “叶盟主这是要给大家创造生路啊!”
  众人纷纷叫道。
  叶风云看向众人,露出一丝苦笑,就算他不打这个赌,墨休也会拼尽全力杀掉他。
  与其如此,还不如给大家争取一点生路,也给自己争取一点生路。
  叶风云看向墨休,道:“五太上长老,您乃昆仑域顶级强者,不会不敢和我打这个赌吧?”
  “五太上长老,不要和这家伙打赌,直接把他杀了便是!”
  “就是,杀掉他,再杀尽其他风云盟高手,这风云盟就彻底完蛋了!没必要和他玩这个!”
  血盟众高手纷纷叫道。
  墨休眼神闪烁不定,他今晚的目标,是要剿灭风云盟总舵所有强者,而叶风云却要和他打赌……
  可是旋即,他眼神一定,心头冷笑道:“这小子脸色苍白,语气虚弱,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我第三招定能杀他!就和他打这个赌,又能如何?”
  当即,墨休冷笑道:“好,我赌了。”
  “好,咳……噗……”
  叶风云点头说着,可是却剧烈咳嗽起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脸色大变,心道叶风云这显然是受了内伤,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墨休一击!
  而且,还是站着不动,生生承受!
  看到叶风云这一副“虚弱”的模样,墨休心头大定,心道:“臭小子,你这是寻死!”
  “大人,不要答应!”
  锦儿挣扎着冲了过来,抓住叶风云的胳膊,说道。
  叶风云脸色苍白,看着她柔声道:“已经决定了,不会更改。”
  “大人,不要……”锦儿泪流满面道。
  “听话!闪开!”叶风云语气严厉几分。
  锦儿只得满脸热泪的闪开。
  而其他风云盟高手,也都纷纷劝说叶风云不要答应,可叶风云却重重道:“诸位,不要再劝说了,本盟主既是已经下定决心,绝不更改!”
  说罢,叶风云看向墨休道:“五太上长老,只管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