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四爷府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作者:绾心 | 发布时间:2018-06-14 23:07 |字数:6344

    毓秀姑姑显然听见了房间里的动静,不敢再出言催促,待到尔芙一出来,便忙凑到尔芙跟前儿,低声说道:“主子,奴婢刚刚发现小厨房里炖了整宿的参汤,不知被何人放了些红花粉末,已经不能用了,您看这可怎么办呢!”

    她能够听明白尔芙话里的意思,她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乌雅格格已经开始生了,便是红花有活血的作用,但是也是对孕妇而言的,刚刚梁太医那副要吃人的模样,她一点都不想回想,总之场面是好尴尬的,一副她好像杀人凶手的模样。

    毓秀姑姑无奈,只得将梁宇轶梁太医那番话又复述了一遍。

    敢情不单单是孕妇禁服红花这种活血的药物,便是已经发动的产妇,甚至是生产有些日子的产妇,也都是不能喝的,不然很可能会产后血崩的,尤其是在生产之时的产妇,那基本就是百分之百了。

    尔芙闻言,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却忘记了自个儿还没有洗手呢。

    她沉默片刻,低声道:“你安排个得力的宫婢去找管库的秦嬷嬷去,我记得库里有一支三百年年的老山参,要是切成片含在嘴里,应该不会比参汤的功效差。”

    “那奴婢这就安排人去取来。”毓秀姑姑闻言,爽快答道。

    “恩,快去吧!”尔芙闻言,低声催促道。

    说完,她就往秋雨楼主楼的方向走去了。

    她有些好奇,到底是谁对乌雅格格补气提气的参汤动手脚呢,难道她就不知道府里并不缺少老山参这种名贵药材么……

    尔芙边想边往堂屋里走,等她回到堂屋,这才注意到堂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刚要回头离开,毕竟这里不是自个儿的住所,一个人待在别人的房间里,总会显得有些奇怪,只是还不等她离开,便听见外面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吵闹声。

    苦熬整晚的尔芙,本就心情不畅,这会儿又听外面吵吵闹闹,登时就黑了脸。

    她几步就来到了廊下,也不管是哪里发出的吵闹声,朗声喝问道:“谁这么不懂规矩,一大清早就吵吵闹闹的,还不抓紧去瞧瞧。”

    果然,饿肚子、有熬夜的人就是容易发脾气。

    随着尔芙一嗓子吼出去,很快就有三五个做宫女打扮的人来到跟前儿回话了。

    她半眯着眼睛地瞧着眼前挤作一团的几个人,冷声嘲讽道:“怎么着,这是觉得穿少了,非要凑在一块取暖才行……”

    就在这时,刚刚还挤作一团的几个宫女,慌忙散开了,露出了被包围的小宫女。

    还不等尔芙瞧清楚最中间的小宫女是何人,其中一个宫女就上前一步地说起了她们挤作一团、吵吵嚷嚷的原因,“福晋恕罪,奴婢们是怕跑了害人的恶奴。”

    说完,她就指了指呆立在尔芙眼前的眼生小宫女。

    尔芙闻言,仔细看去,见小宫女模样齐整,并不出挑,若不是她神色窘迫,绝对是那种丢进人群就找不到的平庸女子,她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的小宫女会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来,所以她紧绷着的小脸就缓和了下来,更显平和的缓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也说说……”

    小宫女满脸忐忑地捏着衣角,搓得罩在旗装外的小马甲都抽丝了,这才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奴婢,奴婢丹霞,奴婢没有做坏事,奴婢、奴婢是受奴婢主子的吩咐,去、去秋雨楼后身的小厨房取点心的……”

    “你主子是谁啊?”尔芙有些无语地继续问道。

    “奴婢的主子,奴婢的主子是无双阁所居的侧福晋李侧福晋,奴婢是主子跟前儿的二等宫女丹霞。”许是尔芙的和蔼语气,让她紧张的神经得到了稍许放松,说话倒是不磕绊了,显得也连贯了许多,神情也镇定了不少,屈膝见礼道。

    而随着她的话音落地,她的主子李荷茱李侧福晋也不知道从哪里走过来了。

    “福晋姐姐,这是怎么了?”李荷茱显然是听见动静赶过来的,瞧着被围在几个宫女中的丹霞,一脸紧张的匆忙问道。

    “你既然过来了,那就一块听听吧,我也是刚刚瞧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说着,尔芙对着台阶下的李荷茱和佟佳氏招招手,将二人叫到了跟前儿,待二人站定,这才继续问道,“你们说她害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多大的事儿,值得你们这样闹闹穰穰的,别忘了你家格格还在厢房那边生孩子呢,你们倒是不怕惊动了她!”

    “是啊,福晋姐姐言之有理,这闹闹穰穰的,妾身们在旁边园子里都听见了!”李荷茱和佟佳氏忙帮腔道,显然李荷茱看到现在,也瞧出来了,怕是自家这小宫女是沾上麻烦了,不然这些宫女怎么可能会不顾场合地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呢,不过她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是也怕小宫女浑浑噩噩地替人背黑锅,可不得搅合搅合,好歹让自家小宫女能有更多时间整理下思路。

    尔芙闻言,微微侧头看去,却到底没有驳了李荷茱和佟佳氏的脸面。

    她抬头等着下首跪倒在地的几个小宫女的答案呢……

    很快,下面跪着的小宫女就给出了答案。

    仍然是刚刚答话的小宫女,她一脸理直气壮的扬声答道:“回福晋、侧福晋的话,奴婢亲眼瞧着她将一包不知道是什么的粉末倒进了灶上替乌雅格格温着的参汤里了,本来奴婢们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但是奴婢刚刚听毓秀姑姑说起,灶上那盅炖了整夜的参汤里,竟然被人混进了红花,奴婢就想起了她,奴婢去问她,她还不承认,奴婢这才和她争吵起来……”

    “哦?丹霞,你说说,你可曾去过厨房那边?”尔芙脸色微凛,冷声问道。

    “奴婢去过小厨房,但是奴婢是去小厨房替主子取点心的,且为了避嫌,奴婢还是见里面有掌灶厨娘和烧火丫鬟在,这才敢进去,根本就没碰过灶上那盅山参汤。”丹霞眼圈泛红,眼泪吧嗒吧嗒如同断线珠子似的落下,哽咽着答道。

    丹霞的话音才落,尔芙旁边戳着的李荷茱李侧福晋就忙帮腔道:“是啊,这丫头是妾身跟前跑腿听差的二等宫女,妾身怕她做事糊涂,没有轻重,还特地交代了一句,让她一定要等到厨房里有人的时候再过去,怕就怕会遇到这种说不清楚的事儿。”

    说着,她还好似是为丹霞办事莽撞、引人误会般、为尔芙不分青红皂白般的叹了口气。

    正在问话的尔芙,实在是被李荷茱的种种举动弄烦了,她没好气地狠狠瞪了李荷茱一眼,还不等李荷茱说完话,便已经满脸不耐烦地冷声打断道,“行了,你别在这儿唉声叹气的了,这厢房里的乌雅格格到现在都没有生下来呢,你也不怕犯忌讳,我这问话呢,你是丹霞的主子,本就该避嫌,我没有让你躲开,你就安安静静地听着得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呢!”

    说完,她又将目光放回到了丹霞的身上。

    其实她也不认为丹霞会是对参汤下手的那个人,毕竟瞧丹霞就是柔柔弱弱的模样,连话都说不清楚,这样的人,谁能放心安排她去做折中阴私事呢,不过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儿,万一这副柔柔弱弱、胆战心惊的模样是丹霞的伪装呢。

    当然,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她不会贸然做出判断的。

    尔芙语气平淡,神情淡然地继续问道:“你说你没做这种事,那有谁能证明呢?你说你瞧见她往参汤罐子里下药,又有谁能证明呢……”

    “奴婢去小厨房的时候,路上碰到了毓秀姑姑,还和毓秀姑姑打过招呼呢。”

    “奴婢是在厨房门外瞧见她往参汤罐子里下药的,当时就奴婢一人在那边儿,并没有人能证明,但是如果不是她做的,又能是谁做的,这里里外外都是在秋雨楼当差的,就她一个外人往厨房走,怎么看都是她做的……”

    尔芙听着二人的回答,更加相信丹霞的解释了,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这种信任来,笑呵呵地打趣了那个抓住丹霞的小宫女两句,替这件事划上了结束语,“呵呵,你这话就有些没道理了,就她一个外人去过秋雨楼后身的小厨房,那就是她做的……

    若是让你断案的话,真是不知道要冤枉死多少人了呢!

    再说你之前瞧见她在厨房里往参汤罐子里下药,然后得知参汤里被人混进了红花,这才想着去找她,你和她们又是从小厨房那边将她揪过来的,那她得多傻啊,做完坏事还不抓紧跑,还等着你过去抓她?

    好了,我也不和你们辩驳了。

    这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谁是谁非,总归会有个结论,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照顾好乌雅格格,旁的事儿都可以往后拖拖,左右谁也跑不出去这四爷府去。”

    说完,她就派诗兰拿着自个儿的对牌去通知府中各处的守门婆子,从现在开始,这府里是许进不许出,任何人想要出去,必须等到乌雅格格这胎儿落地以后,除非是由诗兰陪同。

    因为尔芙担心万一还需要出去请太医什么的呢,总要留个活口,不然多麻烦啊……

    丹霞重新回到李荷茱李侧福晋的身后,身边还跟着秋雨楼这边的一个跑腿小太监,显然是那个小宫女还怀疑着她,又怕尔芙存心偏袒她,给她机会销毁证据,又不敢和尔芙对着干,这才会安排这样一个小太监过来盯梢。

    对于这点,尔芙和李荷茱都注意到了。

    不过尔芙是看破不说破,毕竟这件事和自个儿的关系不大,李荷茱则是无奈,因为不管怎么说丹霞去过小厨房是真,这盆污水也一点不浪费地扣在了丹霞头上,有这么一个小太监跟着,也算是表现清者自清的态度吧。

    一直到这边的混乱彻底平息,乌拉那拉氏这才领着两个近身宫婢来到秋雨楼里。

    尔芙有些奇怪地瞧着满脸是笑的乌拉那拉氏越行越近,眼底闪过一丝猜疑。

    这府里消息最灵通的人,莫过于当家男主人四爷童鞋,稍次些的就是乌拉那拉氏,以乌拉那拉氏一贯爱热闹的性格,听说秋雨楼这边起了乱子,怎么可能不敢过来呢,但是她却姗姗来迟,直到事件平息了,这才如同没事人似的回到秋雨楼来,该不会这件事就是她乌拉那拉氏安排人做的吧。

    毕竟乌拉那拉氏这人最是心狠手辣了,之前就曾经对乌雅格格腹中胎儿动手,又怎么可能容许乌雅格格安安稳稳地生下孩子来呢……

    她是这么想的,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分毫,甚至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送给乌拉那拉氏一个,只是轻描淡写地在乌拉那拉氏身上转一圈,便将注意力放到了秋雨楼堂屋的门口。

    少时片刻,诗情和赵德柱就领着三五个小宫女拎着食盒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会这么慢呢?”尔芙坐在旁边,一边不紧不慢地洗着手,一边笑着问道。

    “府里各院主子都习惯在自个儿的小厨房开伙,奴婢过去才发现大厨房那边根本没有准备,忙安排人回咱们主院去取了温热香浓的鸡汤和几样点心,免了掌勺大厨无米下炊的尴尬,但是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就耽搁了些,还望福晋、侧福晋和诸位格格不要怪罪奴婢才是呢!”诗情将手下的活计交给大厨房那边派过来的宫女忙活,恭声答道。

    “准备了什么吃食啊?”尔芙闻言,笑着点点头,柔声问道。

    诗情笑嘻嘻地凑到尔芙跟前儿,一边伺候着尔芙净手,一边儿如同献宝似的报着菜名:“奴婢瞧着诸位主子们熬了整夜,想着主子们可能会胃口不大好,便让厨上用现成的鸡汤和麻油下了两种汤面,又备了桂圆薏米粥和莲子荷叶粥,并几样常见的小点心,虽然不算太精致,但是好在酸甜苦辣都有。”

    她这边报完菜名,那边儿桌上也摆好了碗筷。

    秋雨楼里,一时之间是香飘四溢,满满都是米粥的甜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