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洗身池(4k)
作者:雨打青石    更新:2024-06-23 09:10
  ‘啪!’
  琉璃轻轻放下玉盏。
  秦桑隐隐预感到了什么,也端正神色。
  “秦……道长听过佛门洗身池的传说吗?”
  琉璃轻声问出一个问题。
  北海修仙界,佛门式微,和道门不可同日而语。
  秦桑修行几百年,接触过的佛宗屈指可数,入流的只有净海宗一个,也已经断绝传承,遭受灭门之灾。
  不过,关于佛门的传说一点儿也不少。
  洗身池便是佛祖的一种至宝。
  据说,哪怕没有丁点儿修为的凡人,只要进入洗身池走一遭,便能洗去一身业力,修成正果、不入轮回。
  道门也有类似的传说,凡人服用一枚九转金丹,霞举飞升,一步登仙。
  即使在种种玄奇的传说里面,洗身池和九转金丹也能排得上最不可思议的那种,更像是凡人的臆想。
  修行之人不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些传说,秦桑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从未在意过。
  他微微颔首,笑着反问:“仙子不会要告诉我,世间真有此等神物吧?”
  即使洗身池当真存在,只可能在仙界、佛国。
  琉璃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看向师雪,似乎在征询她的许可。
  师雪轻咳一声,对秦桑道:“道长是本掌座和江殿主认可的客卿长老,告诉道长这个秘密不算破坏规矩。不过,在这之前,还需道长指心魔立誓,我们之间接下来谈话的内容,绝不许告诉第四个人!”
  秦桑神色微怔,有些匪夷所思。
  玄天宫难道真有洗身池?
  更令秦桑觉得奇怪的是,师雪和琉璃为何将此事告诉他?
  秦桑没有丝毫犹豫,极为熟练地指心魔立誓,绝不外泄。
  师雪向琉璃点了下头。
  琉璃方才看向秦桑,继续道:“这个秘密,只有四大主脉知晓全部内容。玄天宫圣地内有一座洗身池,功效无法和佛门圣物媲美。修士若能进入洗身池,可以提高以后修炼时吸收灵气的速度,相当于变相提升天赋,对天灵根修士也有一定的效果。据前辈推断,灵根天赋越差,这种提升的效果可能越好。”
  说到最后一句时,琉璃略微加重语气。
  在少华山时,她早已把秦桑调查了个底掉,知晓他天生五灵根,是修仙者里天赋最差的那种,最不可能在仙道取得成就,否则也不会卖身筑基。
  却不知,此人后来又遇到了什么机缘,仅凭一部割裂元神的残缺功法,竟然走到了这一步。
  这也是琉璃重逢秦桑后,最大的疑惑。
  师雪微靠着椅背,细细品茶,等着欣赏秦桑接下来的表情。
  琉璃并未向她透露秦桑的信息。
  师雪估计秦桑的天赋应该也是天灵根,至少是双灵根。
  不过,天赋再好,也无法抵挡洗身池的诱惑,这可是受益终身的大机缘。
  提升修炼速度,哪怕仅仅节省一年苦修的时间,便代表着多一分突破瓶颈的希望,多一丝进入更高层境界的可能。
  除了师妹这么倔强的性子,师雪很难想像,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什么?”
  正如师雪所料,饶是秦桑这等心性,听到琉璃这番话,也感到极为惊讶,难以置信。
  修行几百年,秦桑一次又一次认识到修仙界的残酷。
  天赋不足,便处处是难关,想尽办法才能弥补。
  后天提升天赋的办法极为罕见,秦桑知道的只有《元神养剑章》,正是依仗这门功法,方能有今日。
  哪怕洗身池只能提高吸收灵气的速度,并非真正提升天赋,也是所有修仙者梦寐以求之物。
  玄天宫独占洗身池,难怪能够长盛不衰,大修士层出不穷。
  本命灵剑铭刻杀符,秦桑的修炼速度已经超过双灵根修士,若能获得进入洗身池的机会,以后说不定能追上甚至超过琉璃。
  不过,秦桑并未被冲昏头脑。
  他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美事,迅速压下幻想,目光在师雪和琉璃脸上扫过,沉吟少许,反问道:“二位仙子将这个秘密告诉贫道是何意?玄天宫应该不会将进入洗身池的资格,送给一个外门客卿吧?”
  师雪见秦桑这么快恢复冷静,眼底闪过一丝讶然,替琉璃解释。
  “唯有圣地开启,方能进入洗身池。洗身池外,不知何时便已经被强大禁制封锁。每一次只有一个人有进入洗身池的机会,有时候需要互相争夺。如果超过时间,无人进入,洗身池也会自行关闭。另外,避免被庸人浪费机会,洗身池还有一个铁则般的限制……”
  说到此处,师雪露出无奈的表情,悻悻道:“必须元婴期修士,且在第一次天劫到来之前,也就是结婴后三百年内突破元婴中期,才有资格进入洗身池。”
  这个限制,让绝大部分玄天宫修士完全没了心思。
  包括师雪在内。
  她已渡完第一次天劫,至今还被困在元婴初期,也是个‘庸人’。
  师雪之所以对琉璃关心则乱,去罗家讨来《神女心典》,和洗身池不无关系。
  琉璃天资极佳,若非为情所困,定能在第一次天劫降临前突破元婴中期,凭借强大的冰魄神光,稳稳夺得进入洗身池的资格。
  以后,琉璃便有可能接替大长老之位,振兴听雪楼。
  洗身池许是玄天宫祖师所留,确保玄天宫长盛不衰。可惜玄天宫几经内乱,典籍散失,已经无从知晓是来自哪位祖师的遗泽。
  在玄天宫的历史长河中,坐上大长老和宫主之位的,大多是从洗身池里走出来的前辈。
  固然有他们本身天资极佳的原因,洗身池的作用也不容忽视,算是锦上添花。
  听闻此言,秦桑下意识看向琉璃,瞬间明悟了许多事情。
  算算时间,离琉璃第一次天劫已经不远了,怪不得师雪关心则乱。
  上一次冲击瓶颈是她最后的机会,却功败垂成。
  不过,如果他们两个都同意修炼《神女心典》,琉璃借助双修化解邪功烙印,是有机会趁势突破的。
  可琉璃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宁愿错过一次大机缘,不向邪功烙印屈服。
  秦桑细细观察,从琉璃表情的表情里找不到遗憾之色。
  只能说天赋好任性。
  “这个条件确实有些苛刻。即使你们四大主脉也无法保证,能够一直出现在一劫前突破元婴中期的修士吧?”
  秦桑将视线从琉璃脸上移开,继续向师雪发问。
  现在的听雪楼就是例子,主脉也会衰败。
  “不错。”
  师雪坦然。
  “一旦出现天赋足够好的弟子,四脉都会倾力培养,即便如此,也难以保证每次能派人争夺洗身池。不过,洗身池大概不到三百年开启一次,除了已经进入过洗身池前辈,上次未能抢到资格的,在第二次天劫降临前还可以继续参与争夺。
  “另外,我们也尝试过各种办法。
  “譬如,支脉出现天赋绝佳者时,吸收进来,或者干脆将支脉并入主脉,不过比较麻烦。还有的会用一些外道法门,甚至上不得台面的魔门邪术,强行提升境界,哪怕是暂时的。
  “即便留下些许隐患,若能换取进入洗身池的资格,也是值得。”
  说着,师雪下意识瞥了眼琉璃。
  她为琉璃求来《神女秘典》,便是出于这种心思。
  无奈琉璃并不接受。
  秦桑听着琉璃解释,心念闪动。
  师雪和琉璃两女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告诉他这些秘密。
  他确实符合要求,而且秦桑有足够的自信,只要能进圣地,除非童灵玉和宫主亲自出手,此次进入洗身池的资格非他莫属。
  秦桑神色微动,目光闪烁,隐隐猜出几分,深深看了琉璃一眼,意有所指道:“可惜贫道并非出自主脉,也非支脉,而是一个外人。”
  客卿长老之所以叫客卿。
  无须承担传续宗门的责任。
  相应的,也没有资格涉足宗门真正的隐秘。
  玄天宫岂会将这种机缘让给一个外人?
  师雪张了张嘴,刚要解释。
  一直沉默的琉璃开口了,“四脉和解之初,有过决议。外来修士诚心加入玄天宫,亦可被同等对待,但必须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足够深的羁绊,保证不会叛变。”
  她语气微微一顿,沉声道:“比如,联姻!”
  不待秦桑开口。
  师雪插言,补充道:“玄天宫占据一境之地,历来不缺少天才,这种事情并不常见,但也并非没有过先例。不过,这些修士与多次参与争夺的前辈一样,会受到限制。玄天宫修士,首次参与争夺时,禁制考验的难度会降低一个级别。而这些人必须闯过完整的禁制,只有实力极强之人才有希望,譬如道长。”
  说起这些时,师雪一直看着秦桑,语气很轻松。
  她亲身领教过秦桑的手段,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实力,秦桑只要愿意出手,肯定势在必得。
  “贫道有些糊涂了,二位说这么多,是想让贫道与听雪楼的道友联姻?”
  秦桑皱眉。
  “和我。”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琉璃主动站了出来,“不涉及其他人。”
  师雪一脸无奈,“听雪楼内,只有我和师妹,以及另一位师姐,身份和修为都足够,能说服宫主和另外三脉……师妹不愿牵连我们。”
  说着,师雪突然站起身来,“我想起来,有件重要的事情险些忘了。师妹,你留下和道长商议此事吧。”
  秦桑目送师雪匆匆离去的背影,哑然失笑。
  直至师雪远去。
  他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道:“贫道确实对洗身池颇为动心。不过,若只是装装样子,恐怕瞒不过宫主和一干长老等人的法眼吧?”
  和卖身筑基明显不一样。
  上一次是一场单纯的交易,交易之后两清。如果不是这么多意外,早已陌路。
  此番和琉璃结为真正的道侣,以后便要生出许多牵绊。
  若是两厢情愿还罢。
  他和琉璃虽然认识了几百年,有一场孽缘,可没有真情实感。琉璃被邪功烙印所困,对他的感情也是假的。
  琉璃坚决拒绝双修,却主动提出联姻,而且送上一个任何人无法拒绝的大礼,怎么想怎么奇怪。
  琉璃目光微敛,轻咬了一下嘴唇,语气依旧清冷,“我们修炼过《玄牝玉鼎真经》。”
  秦桑恍然。
  烙印仍在,他和琉璃之间多了一层旁人没有的联系。
  若能借此瞒天过海,倒是简单了。
  “贫道无功不受禄,仙子应该还有额外的要求吧?不知,贫道需要做什么,换取这个机会?”
  听到此言,琉璃并不意外。
  以秦桑的心智,猜不出来才是咄咄怪事。
  “等你进入洗身池后,帮我从池底带一样宝物出来。”
  “洗身池里的宝物?”
  秦桑立刻意识到凶险,肃然问道,“取出此物,会不会引起洗身池异变,或被宫主和大长老察觉?”
  此等重地里的宝物,岂是等闲?
  若被玄天宫发现,引来一场杀劫也不意外。
  琉璃仔细解释道。
  “此物是师父进入洗身池时意外发现的,其他人应该不知道。师父尝试过,可惜实力不够,池底的禁制非常危险。不过,师父当时已经接近,尝试撼动此物,洗身池并无反应。除非实力极强,否则唯有借助冰魄神光,方能取走此物,这是我修炼冰魄神光的一部分原因。你的实力远超同阶修士,很有希望。届时,我会将一道冰魄神光凝练成符,但威能势必衰减,未必能起到作用。”
  琉璃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她修炼冰魄神光,本是一举数得之事。
  即使用比阴郦珠次一等的宝物,琉璃也有五成以上的把握突破元婴中期。
  但一切计划在重逢秦桑后全被打乱。
  邪功的影响比想象中更可怕,直面秦桑,烙印受到冲击,冰魄封情失效,直接导致突破失败。
  秦桑暗自沉吟。
  琉璃提出明确的要求,他反而放心了,后面随机应变就好,为洗身池,冒一些风险是值得的。
  想通这一点,秦桑询问起洗身池的禁制。
  琉璃交给他一枚玉简,“都在这里面。”
  秦桑点头,接过玉简,算是应下此事。
  “接下来,还需贫道做什么?”
  “办一场大婚。”
  琉璃顿了顿,“假婚。”
  雨轩阁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