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第一印象
作者:无罪      更新:2022-11-20 02:00      字数:3072
  最快更新渡劫之王最新章节!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第一印象
  玄铁色的殿宇已近在眼前。
  殿宇的表面就像是镀了一层晶膜一样闪亮,晶膜内里不断泛出桃花一般的颜色,让人忍不住联想起旧时代的那种光屏。
  这座殿宇的周围分外的安静,偶尔有星尘和细碎的陨石就像是慢动作一样从它的周围划过。
  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
  在所有人的感知里,那极其遥远的太阳的一个闪耀,都比它危险不知道多少倍。
  此处和修真界的元气以及元气法则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以郑普观的能力,只要他伸出手来,就能够直接出现在这座殿宇的门口,然后直接按在这座殿宇的大门上。
  郑普观等待了无数年才看到这座殿宇,才终于迎来这样的机会,他当然很渴望这么做。
  但是此时,他偏偏还是忍得住。
  他看了一眼凝视着这座殿的王离。
  王离隔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我准备好了。”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落在郑普观的身上。
  王离的意思似乎是说他肯定不会先去试探那座天神宫。
  郑普观的眉梢微挑,他也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才道:“我知道你准备好了,但我的意思是,其他那些人?”
  王离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平静的说道:“你是说无因圣尊他们?他们不会参与打开天神宫这件事,如果非要一个理由,那这个理由就是没有道理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听着这句话,很多修行者不由得苦笑起来。
  但更多的修行者却是用更为尊敬的目光看着王离等人。
  他们觉得自己很荣幸能够和王离等人一起参与这场冒险。
  郑普观也不再说话。
  他恢复了平静,望向前方的那座殿宇。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光。
  光分黑白,一颗黑白各占一半的小球在光里缓缓旋转。
  八道明亮的道纹在小球的内里流淌出来,就像是各种丝线编织成的翅膀。
  这是八道很玄奥的法则,是天地星辰之中许多能量流动的基本法则,也是天神宫的八把钥匙。
  当这八道道纹出现之后,郑普观平静转头看向王离。
  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接下来要等的,便是最后一枚和王离有关的钥匙。
  王离目光微微闪动。
  一道闪电在虚空之中生成,落下。
  一道如小兽般的异雷欢呼雀跃般冲入那八道道纹之中,瞬间变成那个小球的第九片翅膀。
  小球骤然变化,哧的一声裂响,这小球变成了一柄黑白分明的道剑,落向天神宫的大门。
  天神宫的大门上似乎毫无缝隙,但当这柄小小的道剑接近的刹那,大门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孔洞。
  哧的裂响才刚刚传入所有人的耳廓,这柄道剑便已经落入了那个细小的孔洞之中。
  唰!
  也就在这一刹那,所有平直的静躺在空中的片片巨帆骤然如巨人般站起,它们并未绽放杀机,但都调转了角度,丝丝缕缕的阳光形成一道道光束全部打在了天神宫上。
  嗡!天神宫的内里发出了奇异的轰鸣,整个天神宫就像是沉寂了无数年的巨兽开始活动身体一般,慢慢的颤动起来,慢慢的往外膨胀。
  在前一刹那,看上去没有任何缝隙的天神宫内里涌出无数的光屑,这些光屑如同实质一般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堆砌,然后天神宫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了,出现在他们身周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厅堂。
  巨大的厅堂的高度和宽度足以容纳几百条巨鲲,数十个倒吊着的塔尖般的殿顶镶嵌着巨大的条状琉璃,四周玄铁色的墙壁如同浇筑而成,有无数的光束,柔和的从那些条状琉璃之中散射进来。
  虽然明明所有的修行者都看到了天神宫的变化,看到了之前光屑的堆叠,但当现在置身此间时,所有的修士却都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他们突然被天神宫吸了进去,他们现在所处的就是天神宫内里的某处厅堂。
  更为可怕的是,当他们的感知扫过,他们发现这厅堂的墙壁和殿顶是真实的存在,他们可以肯定,就算他们用法术去攻击这些墙壁和殿顶,那些法术形成的威能,也会冲击实物般炸裂。
  当所有的修行者还在绝对的震惊之中时,从顶部条状琉璃之中散射进殿的光线悄然凝成一排字样:“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就连王离都很愕然。
  然而看着这样的字迹,吕神靓却是一声冷笑,道:“问你个头,题你个屁!”
  一片抑制不住的倒吸冷气声响起。
  很多北冥洲的修士用看着真的勇士的目光看着吕神靓。
  至少在他们目前的所有认知之中,这天神宫都是超越修真界的存在,那么在面对这种级别的东西时,敬畏是必须的。
  嗡!
  也就在吕神靓这干脆直接的冷笑声响起的刹那,殿宇之中响起了一声震鸣。
  这声震鸣持续不断,就像是有巨|物在愤怒的咆哮。
  “玩什么莎士比亚?”吕神靓却是继续冷笑,道:“莎士比亚,简称莎比。”
  王离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师姐有的时候实在是很酷很直接,但他十分清楚吕神靓在清醒的状态之下不会看不清形势,那吕神靓在此时如此直接,肯定是有着她的道理。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此时这排光字还在,但却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怎么,给我弄不会了?”吕神靓说道。
  光字变成光屑消散。
  柔和的光线却继续汇聚,“想见到天神宫之中真正的奥秘?”
  在场的绝大多数修行者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但自然没有人敢出声说这是废话。
  但与此同时,很多人心中咯噔一下,觉得吕神靓可能会说这是废话。
  可是吕神靓的出声再次推翻了他们的猜测。
  吕神靓看着那些光字,却是淡然道:“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这下就连郑普观都忍不住转头过去看着她。
  他此时心中都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人是不是真的疯了,千万不要拖累所有人才好。
  嗡!
  奇异的嗡鸣声再度响起。光字微微颤抖,消失。
  接着再出现一排光字:“想要见到真正的奥秘,便要遵循我的法则。”
  吕神靓面不改色,道:“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
  嗡!
  然后光字颤抖,消失。
  出现新的光字,“杀死身边任何一个人,我可以帮你复活你最想复活的一个人。”
  轰!
  整个殿宇之中一片哗然。
  无数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和沉重呼吸声响起。
  杀死一个人,就能换一个人的命?
  以往已经死去很久,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都可以复活?
  如果是这样,那是多么巨大的诱惑?
  王离微微蹙眉,他在此时看过去,看到吕神靓嘴角泛起微讽的神色。
  他便已经明白了吕神靓的意思,道:“你是想试探这天神宫之中是否有人存在,或者说是否有和人一样思索的智慧生物存在?你现在觉得,这些只是设定好的程序?”
  “是人就有情绪。”吕神靓冷笑起来,道:“哪怕是再变态的阴谋者,或是再豁达的高等生物,如果说一切都处于它的设计,那等待了数万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之后,也恐怕会十分兴奋,哪怕是想装逼,也应该不会用这么拙劣的开场白。就算用了这么拙劣的开场白,被我骂了莎比之后,还能如此不带情绪,那就真的是莎比了。”
  惊人的诱惑瞬间消失。
  海啸般的惊呼声和沉重呼吸声也消失了。
  郑普观看着吕神靓,他神色凝重起来,道:“你说的应该是对的,这种东西,现在看起来的确就是一个拙劣的程序。”
  “那意思是杀一个人,它复活一个人,根本就是骗人的?”有人彻底反应了过来,“如果按照它这么说,那岂不是很容易自相残杀。”
  听到这样的话语,更有人忍不住失声惊呼,“那若是它接下来真的能够影响感知,真的让活着的人觉得按照它所说的做能够复活自己最想复活的人,那它一定会步步为营,将人引导进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王离皱着眉头问道。
  不管天神宫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这第一面的第一印象,真的是很不好。
  吕神靓对着郑普观挑眉,问道:“你的那柄剑呢?”
  郑普观深吸了一口气,他直觉吕神靓这么问很不寻常,宛若有大事即将发生,他都莫名的有些紧张。
  “我不想斩错地方。”吕神靓平静说道。
  郑普观微微一怔,他反应了过来。
  他凝神。
  他全力感召自己的那一柄剑。
  此时他已经用了全力,但是虚空之中,似乎只有一点剑意回应,他根本召不回自己的那一道小剑。
  但这对于吕神靓而言已经够了。
  那是她的剑意,即便再微弱,她都可以感知她的剑意所在。
  她出剑。
  道剑自她手中生成。
  她一剑刺向她的剑意所在。
  她这一剑明明刺向这厅堂的左侧墙壁,但是当这一剑刺出时,这厅堂顶部所有的条状琉璃却是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