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山河》最新章节 96. 探寻真相的过程就是寻找宗师的过程

作者:闷声大发财 | 发布时间:2017-08-13 21:52 |字数:3579

    “不过不论怎么说,他想要知道的东西无非就是当年的那件事。傅风雪此人心性够豁达,放得下权势财富,但却也够狭隘,始终舍不去心头的那点遗憾。”,弄不清傅风雪的来意,蔡宜风在这个自己极为信任的徒儿面前并没有端什么架子,心里的那点儿略略的不安显露无遗。二殿下因此出言劝慰道。

    “要我说,这样的人反而是最好控制的,最不用担心的。他的来意看似不明,实际则最为明朗。不论他到底做什么,其目的的根本无非只是弄清当年那件事而已。倘若以此为基点,不变应万变,一切事情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他那样的人怎可能会为姓李的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徒儿听闻其早年的故事,此人的不臣服之心已经昭然。与其说是姓李的和他情同手足,倒不如说他是迫于无奈,才以这样的姿态示众。”

    “如此看来,倒也不必如临大敌一般。他未随使团同行,我们便除却他的官职身份,只把他当作云游的江湖人士。”,二皇子看待傅风雪这个人的角度比之局限在两国恩怨间的官员们不同。

    在他看来,傅风雪根本就不是一位忠臣,倘若迂腐地拘泥于他在大周的地位身份,只会将他往敌人的位置上推。他想知道的无非就是林家夫妇究竟是何人所杀而已。

    倘若能够给出线索,提供帮助,那便是他的朋友,何必要自己再树敌呢?

    十多年前的那夜,傅风雪千里劫狱,一战成名。自那天二殿下发觉自己所谓已死的妹妹竟然改了名字成了大周的将军夫人之时,他便暗中关注着林家的消息。

    事发之后,根据种种线索,他也曾怀疑过是否是东汉朝堂之人所为。但这些年调查下来,却也没有比傅风雪查到得更多。

    而二殿下之所以会如此直白地建议蔡宜风,是因为他觉得此事绝非师傅所为。

    案发的当日,蔡国师在主持礼仪祭祀,这是他亲眼所见,不可能有假。如果师傅谋划此等大事,以他的个性做派,绝对会亲自出马。

    那还可能是谁呢?二殿下在心中盘算着,联系当时的情况来看,父皇是知道妹妹去向的。人常言,虎毒不食子,害死林将军说得过去,害死妹妹,实在是多此一举,没有必要。

    二殿下不能证明这件事绝对不是自己的皇帝父亲做的,但他着实找不出一个动手的理由。

    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件事是自己父皇做得又如何?二殿下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地微微上扬。

    他要死了,他也该死了。若真的是他做的,不如让他死得更有价值一点。

    如今他的性命便交付在你傅风雪手中。若是此次傅风雪来京,真相能够大白,乃是自己父皇所为,傅风雪怎可能让他再见着明日的日出?

    如此,自己不仅能省去最大的一个麻烦,还能够避免遭人唾弃,落人话柄。要知道那些个史官的骨头可硬了,杀到第几个才能抹去这一段,他心里还真没个底。

    至于其他人,当然还有可能做出此事的人,不过这些人显然就不在二殿下的担忧范围之内了。

    他很可能是有备而来,不过不论是谁,交出去任由他处置便是。凭借这份态度,以及自己和“林夫人”的这层关系,二殿下自信自己可以得到傅风雪的

    暗中支持。

    不过这却是绝不可能说出口的了,二殿下刘旭不动神色地看了自己的这位师傅一眼,这件事显然不可能让师傅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

    虽然近年来,对自己,他表现出了足够的赏识。尤其刘启病重之后更是达成了协议,私下里的举动也的的确确是要扶持自己上位,可二殿下总觉得有些蹊跷。平日里师傅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么就偏偏在那天,主持了国之祭祀?

    二殿下要倚靠蔡宜风,却无法完全信任蔡宜风。反而是傅风雪此人的性格天下闻名,可以信任,着实有些讽刺。

    “真要说起来,听说傅风雪也算是半个东汉人。按籍贯,他的出生地可是在我们东汉境内,而且并非是如今的东汉国境。咱们东汉只是小诸侯国的时候,并州可就是东汉属地了。”

    “师傅不想战,我估摸着他也不想战。不如借此大好机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依我之见,他怕是倦了,给他个台阶下罢。”

    “言之有理。”,蔡宜风侧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顿首,心不在焉,略略有些敷衍。

    旋即又手指虚点场中的诸位少年高手,微微摇头道,“青年一辈实力天赋如此不济,结党营私却都是一把好手,傅风雪不想战,实在是国之大幸。”

    嘴上与二殿下打着趣,蔡宜风的心中盘算着的,同样是十几年前的那件事。

    只是与所有人不同的,他也许是东汉唯一一个知道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了。三方,有三方势力。这个无权无职的将军夫人到底何德何能,能让三方势力不约而同地派出顶尖高手要取她的性命?

    根据他掌握的情报,若是那日慕青竹没有离开林府,不论这三方中的哪一方,派来的高手都可以轻取她的性命。这并非是耸人听闻,消息来源非常可靠。

    最最让他感到不安的事情是,时至今日,他仍旧拿不准那日到底是哪些人凑到一起。有的只是一些模糊的猜测。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便是,大周的皇宫内还藏有一位宗师。

    观傅风雪这些年的动静,显然他也已经意识到了,摸清当年事情真相的过程,就是寻找不知名宗师的过程。以他之见,前两天的刺驾闹剧,多半是傅风雪自导自演的试探手段。

    如此看来,对于大周皇宫里藏着的那位,就连傅风雪也没有任何线索。推人及己,若是自己突然查到东汉皇宫内还藏着一位宗师,但却对此毫无头绪的话……

    蔡宜风念及此处心跳稍微快了半拍,这实在是极其恐怖的一件事,就连成名已久的宗师都不免冷汗直冒。

    就在此时,窗外场中的一句话蓦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毫无波澜的轻松语调,内中蕴含的意思却满是对对手的蔑视,“你们几个一起上好了”。

    看向场内,正是易容之后,相貌平平的林甫。

    “我说,你们几个一起上好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卓公子还在场下等着呢。”,林甫方才见得卓秋水的身手颇有些意思,很是技痒,哪有耐心一个个地和这些小喽啰较量?

    “他比我想的要聪明一点。”,蔡宜风看向林甫的眼神带上了些许好奇,这枚棋子似乎有些不一般,“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