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作者:一起成功      更新:2022-11-22 14:11      字数:2578
  最快更新医婿叶凡最新章节!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啪!”
  只是没等叶凡把红泥火炉撞向唐三国,一道庞大人影就一闪而至出现。
  一只宽大的手一把扶住了叶凡。
  沉稳,有力,还厚实无比。
  叶凡撞向红泥火炉的身子瞬间停止。
  接着一个声音淡漠又低沉地响起:“叶神医,没事吧?”
  叶凡侧头望过去,正见一个紫衣青年站在旁边,一手稳稳当当扶着自己。
  叶凡下意识眯眼,他不认识这个紫衣青年,但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感受到叶凡的疑惑目光,紫衣青年淡淡一笑:
  “叶神医不认识我?”
  “也是,叶神医财富千亿往来富贵,怎么会认识我一个家族废物?”
  “正式认识一下,鄙人汪宏图。”
  “汪氏家族不成器的子侄,也是锦衣阁新晋升的抚司。”
  “暂时执掌锦衣阁龙都分署。”
  他道出自己的底细:“包括这一间疗养院”
  “汪宏图?”
  叶凡先是一怔,随后一拍脑袋。
  当初郑俊卿在夏国时候提起过汪宏图。
  汪清舞的堂弟,麻省毕业,还在梵国神学院进修过,箭术过人,算得上文武双全。
  汪翘楚死了之后,汪母就把这个儿子过继到名下,还带着一堆老古董拥护汪宏图。
  汪母她们竭尽全力想要让汪宏图取代汪清舞。
  夏国武城的时候,汪母她们还对汪清舞逼宫。
  只可惜被叶凡一把翻盘,还把他们软禁在夏国。
  汪母她们永远‘下周一’回国,失去支持的汪宏图也就昙花一现,没有再有风浪传出。
  叶凡都快忘记他的存在了。
  叶凡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个鬼地方遇见汪宏图。
  而且这个汪宏图好像柳暗花明做了锦衣阁骨干。
  叶凡的余光还扫到,门外也悄无声息来了不少高手。
  雨水清冷,却流淌着杀意的炽热。
  看到叶凡还在沉思,汪宏图意味深长笑道:“看来叶少真忘了我的存在。”
  “叶凡,这是清舞的堂弟,汪家一等一的人才。”
  唐三国此时也拿着杯子转身笑道:“下雨了,风大雨大,地面也湿滑,你要小心。”
  叶凡眼睛跳跃了一下,捕捉到唐三国取杯子的手,是从柜子背后滑了出来。
  这意味着他刚才是绕过了面前的杯子,摸去柜子后面拿其它东西。
  只是汪宏图的出现,不仅终止了叶凡的试探,也打乱了唐三国的动作。
  这让叶凡微微眯起眸子。
  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
  叶凡对着汪宏图哈哈大笑几声,缓和着沉闷的气氛开口:
  “汪少,说笑了,我不是忘记你的存在,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么帅气。”
  “不得不说,你们汪家血脉就是好,不是如玉佳人,就是青年才俊。”
  “你跟汪家昔日的继承人汪翘楚有着太多的相似。”
  “汪少,刚才谢谢你了。”
  “今天如不是你援手一把,我估计要摔个五体投地。”
  叶凡想要看看柜子背后有什么。
  但想到这里是锦衣阁地盘,又有汪宏图他们在,就暂时收住了好奇。
  毕竟一切真如自己所想,撕破脸皮打起来,估计自己讨不了便宜啊。
  汪宏图也罕见露出一丝笑容,缓缓收回扶住叶凡的手指:
  “举手之劳,不需客气。”
  “只是来了我的地盘,也不跟我吱一声,还用家属唐风花身份,会不会跟我太见外啊?”
  “下次过来,还是跟我打声招呼好一点。”
  “这样叶少好,我也好,大家都好。”
  汪宏图伸手给叶凡拍拍衣服的雨水,不轻不重,却带着一股子不怒而威。
  “汪少说笑了。”
  叶凡感受到汪宏图的绵里藏针,大笑一声落落大方回应:
  “今天我和大姐唐风花本来要一起飞回龙都处理杂事。”
  “可临上飞机那一刻,唐风花临时肚子痛无法回来。”
  “她就把疗养院的探视证交给我,让我替唐家姐妹看一看唐先生的情况。”
  “唐先生虽然跟我诸多恩怨,但终究是我前岳父,所以我最终过来探视一下。”
  “这个探视,就跟去医院去监狱探视一样,没什么好大张旗鼓的。”
  “我就准备聚过十几分钟,可以给唐家姐妹交待,然后就回金芝林吃饭。”
  “再说了,汪少位高权重日理万机,我探视这种小事还跟你吱一声,未免太不懂事了。”
  “这也不值得汪少浪费时间和精力。”
  叶凡漫不经心的解释。
  他给出了足够理由,对方信不信就是对方的事情了。
  大不了以后不来探视了。
  唐三国闻言叹息一声:“叶凡,有心了。”
  汪宏图拍掉掌心的水珠,语气淡漠开口:
  “叶神医误会了。”
  “我不是要阻拦你探视唐先生。”
  “真不让人前来探视的话,我直接把你列入黑名单就行。”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锦衣阁出于人权暂缓唐先生死刑一事,让叶老太君认定锦衣阁跟叶家对着干。”
  “横城十六署易主更是让叶堂和锦衣阁的关系冰冻到极点。”
  “你是赤子神医,是叶家子侄,更是叶门主的亲生儿子。”
  “不管叶老太君是否承认你,你的身份和血脉摆着。”
  “你来这里,不跟我打声招呼,让我有所安排,万一有什么意外,神州可会大地震。”
  “你母亲一定会不管不顾跟我跟锦衣阁拼命的。”
  汪宏图看着叶凡出声:“所以我必须保证你在锦衣阁地盘平安无事。”
  他给出的理由不仅光明正大,还一副为叶凡着想的态势,叶凡暗呼他心机够深。
  随后叶凡反问一声:“汪少担心锦衣阁的人对我不利?还是觉得这疗养院藏龙卧虎?”
  “叶少说笑了。”
  汪宏图背负着双手,毫不在意叶凡的试探:
  “锦衣阁的人没有危险,疗养院犯人也无威胁。”
  “不怕得罪唐先生一句,这整个疗养院几乎都是人畜无害的等死之人。”
  “进入这里的犯人,不仅身体不行,连心都已经死去,大门打开他们都未必能走出去。”
  “只是难保别的强横敌人对叶少下死手。”
  “要知道,叶少这些日子南征北战,打下江山无数之余,也得罪无数强横之敌。”
  “欧阳媛的人不说,青水公司的人也不谈,单单金家,就全球悬赏十亿要你脑袋。”
  “金文都想要杀了你给心爱女人和陈晨曦报仇雪恨。”
  汪宏图目光锐利盯着叶凡脑门:“你的脑袋不知道多少亡命之徒惦记着。”
  “这倒也是!”
  叶凡微微颔首:“这两年,确实弄死不少人,毁掉不少人前程,让无数人想要我死。”
  汪宏图淡淡开口:“叶少明白就好。”
  “我毁掉了汪少上位机会。”
  叶凡不讲武德问道:“汪少心里也是想要我死的对不对?”
  汪宏图嘴角牵动了一下。
  他似乎没想到叶凡突然灵魂拷问,让他心底压制的恨意本能被挑起。
  他的眸子深处止不住掠过一丝凌厉:
  “汪家少主之争,男丁女丁之争,随着叶少对汪清舞的援手尘埃落定。”
  “我一个原本能够取代汪清舞上位的人,突然分崩离析变成了家族边缘人物。”
  “原先掌控的核心利益和权限被爷爷全部剥夺。”
  “我自己打拼出来的东西也都被汪家其余子侄抢走。”
  “一夜之间,我一无所有,还成五大家族的笑话。”
  “说不恨叶少,那是假的。”
  “刚刚失去一切荣光的时候,我对叶少恨之入骨,甚至想要把叶少千刀万剐。”
  “我还筹划着哪天等叶少回龙都给你雷霆一击发泄我的恨意。”
  “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汪宏图看着叶凡意味深长笑了起来:
  “没想到,叶少今天自投罗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