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六十五章 最有实权
作者:一起成功      更新:2023-02-25 12:15      字数:2440
  最快更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
  唐若雪遭遇劫持的第二天,医院的空中花园。
  唐若雪坐在一张轮椅上,苍白的脸上经过一天休整,多了一丝红润。
  她一边喝着中药,一边对诊断的叶凡开口:
  “不用给我把脉了,我已经没事了。”
  “劫持我的那伙人只是给我注射了一点‘假死’的针水,让监测人员以为我失温不行了。”
  “其实那只是把我从病房转移到手术室的假象。”
  “我进入手术室后身体就基本恢复了正常。”
  “而且他们劫持我了,就说明他们要活口,又怎会在我身体留下祸患?”
  唐若雪慵懒的伸伸身子,对自己身体情况很有信心。
  叶凡捏着女人的手腕开口:“多事之秋,还是小心一点为上。”
  “凤雏昨天也给我检查过了,我身体正常的很。”
  唐若雪眯起眼睛:“其实你不是担心劫持凶徒留下的祸患,而是担心我还有没有十三病毒?”
  叶凡把手指从女人手腕挪开:“两者都对你身体有伤害,担心哪个不一样吗?”
  “不一样。”
  唐若雪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前者算是关心我,怕我有什么祸患伤害了身体。”
  “后者是担心我得狂犬病胡乱咬人,伤害到你儿子,你未婚妻,以及你在意的人。”
  “如果我身体携带十三病毒的话,估计你会让儿子和你未婚妻他们远离我。”
  “叶凡,没必要遮遮掩掩,想要检查我潜在病毒直说。”
  “我又不是自己要死,就拉着全世界一起死的自私人。”
  “而且我真有十三病毒,真到失控的时候,我会自我了断。”
  “我唐若雪虽然活成自己讨厌的人,但始终还是有一条底线的。”
  她低头喝入一口中药:“你不用担心我对你在意的人和这世界造成伤害。”
  叶凡扯出湿纸巾擦擦双手苦笑:“你非要钻这牛角尖吗?”
  唐若雪抬起头,眸子有着一丝淡漠:
  “是不是牛角尖,你自己心里清楚。”
  “行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我现在有点好奇,那个什么飞天大盗为什么要劫走我?”
  她看着叶凡问道:“我好像不认识他们,也跟他们无冤无仇啊。”
  “暂时不清楚。”
  叶凡闻言摇摇头:“我也搞不懂有人会劫持走你。”
  “如果能有蛛丝马迹的话,我也不会让他们钻空子把你从医院带走了。”
  “不过你放心, 我已经让人去查探了。”
  “这两天就会有答案出来,到时我知会你一声。”
  叶凡心里其实有一个猜测。
  只是还没有证据,他也就暂时不告诉唐若雪了,免得横生枝节。
  “好,我等你消息。”
  唐若雪自嘲一句:“我就是好奇,我一个失去一切的女人,还有让飞天大盗劫持的价值。”
  叶凡安抚一声:“别这样妄自菲薄,一张厕纸一根稻草,都有它不可替代的价值。”
  “滚!”
  唐若雪抬脚要把叶凡踹出,只是刚到一半又收回了腿。
  她看着叶凡淡淡开口:
  “唐平凡和宋红颜的小动作不说了,飞机失事看你面子也不提了。”
  “不管他们对我怎样心怀叵测心狠手辣,但你骨子里还是希望我平平安安的。”
  “不然你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去十三古堡救我了。”
  “所以看在你的份上,那些过去的事情,我不追究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爹是不是老K?是不是复仇者联盟一员?”
  唐若雪的眼神锐利起来:“他跟铁木刺华是不是有勾结?”
  叶凡没有躲闪唐若雪的探究目光,也没有遮遮掩掩这个话题,稍微沉思就点点头:
  “没错,你爹是老K,是复仇者联盟一员。”
  “他当年失势后就勾结了铁木刺华,然后借助铁木刺华的钱财人脉,把各大家弃子联合起来。”
  “他算得上复仇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
  “我母亲当年的遇袭,以及黄泥江一案,都是你爹在背后策划的。”
  “你爹还勾结想要上位的唐北玄和铁木金。”
  “不仅借他们的手残害五家子侄,还在想要借助完颜妃子做吕不韦……”
  叶凡很是平静,把唐三国涉及的事情,一件一件说了出来。
  唐若雪一反常态,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制止叶凡控诉,反而如水平静聆听。
  只是秋水一样的眸子,渐渐凝聚一抹说不出的凄然。
  叶凡停住了话头:“你没事吧?”
  “没事!”
  唐若雪微微一咬嘴唇,恢复平静看着叶凡开口: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记下来了。”
  “未来的日子里,我会不惜代价去甄别这一件件事情。”
  “如果不是我爹做的,我会给他恢复清白,还会跟陷害他的人拼命。”
  她眼神一黯:“如果他是罄竹难书,我会亲自让他伏诛!”
  叶凡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叹息一声,拍拍唐若雪的肩膀离开。
  他恨不得把唐三国揪出来杀死,却也不愿意过多的刺激唐若雪。
  终究做过一场夫妻。
  离开唐若雪后,叶凡来到医院观察室,从伊莎贝尔口中了解情况。
  他再度确认唐若雪和焰火等人的化验数据安全后就重重松一口气。
  接着,他问出一句:“那伙劫持的人摸清底细了吗?”
  “摸清楚了。”
  伊莎贝尔呼出一口长气,拿出几份资料递给叶凡:
  “拦截你的那伙杀手,是黑鼠战队,一个刚刚崛起的杀手界组织。”
  “他们是这一次劫持唐若雪行动中的拦截小组。”
  “他们看到你死死咬着救护车不放,就装扮成路人冒出来阻拦你。”
  “没想到被你发现端倪来了一波反杀。”
  “开救护车的那一伙人,是飞天大盗团伙,领头的叫克劳德。”
  “他们算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飞天大盗,先后盗窃了十几个国家和富豪的国宝。”
  “他们作风粗暴,却每次都能完成任务,还多次逃出警方围捕。”
  “这一次克劳德他们的任务是,把医院手术室的唐若雪盗走。”
  “目的地是距离医院二十公里外的一个十字路口。”
  “救护车到了十字路口,克劳德他们把车子留下,自己离开,就算完成任务。”
  “克劳德为了万无一失,亲自前来医院盗人,可惜遇见叶少功亏一篑。”
  “还有从唐若雪抽血的医生,确实是我和贝娜拉信任的人,也有出入唐若雪病房的通行证。”
  “在这一次行动中,他借助给唐若雪抽血的借口,给唐若雪注射了降温休克的针水。”
  “然后他还麻醉了一众抢救人员,并利用手术室昔日的暗门,让黑鼠和克劳德带走唐若雪。”
  “而且雇佣黑鼠和克劳德的人也是这名主治医生。”
  “只是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人割断了喉咙,家里也被人一把火烧了。”
  伊莎贝尔苦笑一声:“真正的幕后黑手一时半会无法锁定。”
  叶凡刚要说话,却眼睛微微眯起,望向观察室的一个监控屏幕。
  视野中,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正捧着一束百合花走向唐若雪。
  他的背后,跟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兵。
  伊莎贝尔循着叶凡目光望去,再度惊讶失声:“又是扎龙战帅?”
  叶凡微微好奇:“什么人?”“军中之王,也是巴国最有实权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