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愿荐枕席
作者:卷土      更新:2022-06-13 03:37      字数:4149
  最快更新最初进化最新章节!
  青姨冷冷道:
  “我的子侄千里迢迢的跑来探望我,你这条老杂鱼居然戏弄于他,今天不给你点苦头吃吃,真当我好说话?”
  紧接着她将手一挥!湖尊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一连串的求饶道:
  “饶命!!青妃饶命啊!!”
  方林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青姨”杀伐果断的场面,一时间也是有些愣神,不过这湖尊行事也是阴毒得很,所以方林岩也并没有什么同情的念头。
  等到湖尊吃了好一会儿的苦头之后,青姨才冷笑道:
  “别怪我不给你生路,这样吧,你交出一枚丹珠,就饶你一命。”
  “啊????”湖尊顿时傻了眼,但是形式比人强,他又怎么能料到本来被困在了寒冰眼当中的青妃居然突然脱困!
  不仅如此,脱困的青妃不但没有元气大伤,并且还是道行暴增,之前湖尊觉得自己对上她还能勉强持平,现在完全是碾压局。
  所以,它只能委委屈屈的吐出了一颗火红若碳的珠子,然后一熘烟的就游走了。
  方林岩看着那颗珠子,一时间只觉得有热浪扑面而来!他心中也是格外好奇,这么一头水怪,居然能孕育出如此的炎性珠子,这是物极必反吗?
  不过,青姨接下来将手一招,那颗珠子就落入她的掌心当中,可以见到她的掌心里面除了珠子之外,竟然还有那一张书签。是的,正是方林岩千里迢迢送来的那张蛇蜕书签。
  二者迅速开始结合在一起,然后光芒大盛,耀眼得方林岩都难以逼视,渐渐的这光芒便开始散去,重新出现在方林岩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皮口袋。
  这口袋的材质看起来和之前的书签一模一样,似布似皮,但摸在手里面居然有着彷佛体温一样的热度,彷佛它有自身的生命似的。
  紧接着,青姨将手一指,就见到这皮口袋自行飞了起来,在半空当中迅速变大袋口放出了澹澹的红色光芒,被这红色光芒照射到的机关甲士居然迅速变小,然后一一飞入袋口被吸了进去。
  等到足足吸入了十三名机关甲士,它才变小了以后重新飞回了青姨的手上,然后闪耀着澹澹的光芒,青姨开口道:
  “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一心报国,青姨当然也不会拦着你。”
  “不过,你要做的事情甚至需要老祖宗亲自出面才能护住你,足可见也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
  说到了这里,青姨叹了口气,眼圈都有些发红了:
  “我之前就已经为你占卜过此后的吉凶,但是你做的事情掺和到了家国气运,抵御外族的大事当中,却是真的没办法测算出来了。”
  方林岩听了她的话,微微一笑道:
  “为了家国不被外侮,为了这神州大地的气运浮沉,我自从站出来之后就没有考虑过个人的吉凶,无非就是一死而已!比起日后老死在床榻之上,能为国捐躯那是我的荣幸!!”
  这时候,那个皮口袋已经停止了发光,青姨直接将之对准了方林岩递了过来:
  “你做的是大事,也是好事,我当然不会拦你,这是我最新为你炼制的众生袋。里面有十三名我亲手炼制的机关甲士,悍不畏死,并且不知道疲倦疼痛,在关键时候应该能助你一臂之力。”
  听到了青姨这么一说,方林岩顿时大喜,立即道:
  “说实话,小侄还真需要这东西,那就不推辞了。”
  他拿到了之后,就还要用鲜血祭炼,然后学习操控的办法,关键是这玩意儿在平时没事的时候方林岩还能从中将这机关甲士倒腾出来,自己进行改造什么的,这可就深合他意了啊。
  将这一系列事情处理好了之后,青姨深深看了方林岩一眼,然后有些疲倦的道:
  “我也累了,就让小赤送你出去吧,你要多保重。”
  她的这句话说完之后,方林岩的眼前也是出现了提示:
  “殖猎者CD8492116号,你已经成功将诗集和书签交给此地主人。”
  “殖猎者CD8492116号,你与此地主人之间的关系为友善。”
  “殖猎者CD8492116号,恭喜你,你与此地主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提升至最高。”
  “你已经成功完成任务:故人!”
  “你获得了20000通用点的奖励。”
  “你的团队经验增加当前经验栏的50%。”
  “你获得了10点功勋值。”
  看着这提示,方林岩顿时大喜过望,这个支线任务直接能按照百分比给团队加经验,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10点功勋值更是相当丰厚。
  接下来细细一想更是恍然大悟:
  这个任务的奖励大头,实际上是动态的,这20000通用点就彷佛只是个保底。
  额外的奖赏要落在青姨这条蛇妖这里,自己与之的关系处得好,就能额外拿到永久加生命值和MP值的食物,又拿到了这一只可装十三名机关甲士的众生袋。
  咳咳,当然,最重要的,还有身边这个红衣服妹子,从此以后,自己也是能与许仙并肩的奢遮汉子了!!
  等到青姨离开了以后,小赤就带着方林岩来到了旁边,两人直接登上了一艘画舫,操控画舫的自然是机关人了。
  船行以后,方林岩也不是当年那个和异性说话就要脸红的少年了,直接来到了小赤的面前微笑道:
  “家父一遇青姨,就惊为天人,事后更是念念不忘,胡某不才,愿效父之行。”
  这句话方林岩说得文绉绉的,但是里面的意思却一点儿都不斯文,直白一点就是说:
  我家死鬼老头子昆过青姨之后,就食髓知味,念念不忘,所以呢我这个当儿子的就想试试昆蛇/你的感觉,你觉得怎么样?
  小赤听了方林岩这文绉绉的话以后,脸色绯红:
  “君既不嫌弃妾身蒲柳之姿,赤姬愿荐枕席.......”
  看到没有,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周树人记载,阿Q对尼姑说,我想和你困觉,然后就挨了一顿毒打!徐志摩对法国姑娘说,我想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的脸,姑娘老老实实大大方方的就把裤子脱了。
  阿Q和徐志摩其实表达的一个意思,就是表达的方法不同,结果就是天差地远......
  方林岩听到了她自称赤姬也是微微一笑,因为这就表示心里面都觉得自己是胡公子的姬妾,这就叫做心有所属。
  不仅如此,第二天连发型都要换掉,要盘起头发挽起发髻,同时用五彩缨线束起,表示已经身有所归,乃是人妇。
  妹子都表了态,方林岩自然就去搂着赤姬毛手毛脚,后者则是羞腼当中半推半就,两人腻在了一起好一会儿之后,方林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便好奇的道:
  “我来的时候,听到湖尊称呼青姨为青妃,这是怎么回事?青姨之前的寒冰诅咒又是谁施展的?”
  赤姬道:
  “你的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可以合在一起来说的。”
  方林岩奇道:
  “哦?怎么说?”
  赤姬道:
  “我们所呆着的这个马蹄湖,其实是属于淮河水系的,而淮河水君已经久不视事了,他老人家有一个侄子叫做灵感君的,就自称是这附近的水泊之主,就对青姨多方纠缠。”
  “而这灵感君却还有一丝蒲牢(龙生九子之一)血脉,严格算起来也是龙属,身上也带着轻微的龙气,对我等普通妖怪拥有先天上的压制,所以竟是被他做大,这灵感君就直接封了三名水中妃子,师父她也是名列其中。”
  “不过,师父对这灵感君十分鄙夷,认为其人品不堪,只会媚上而傲下,乃是不折不扣的小人,因此坚决反抗,灵感君恼怒之下,就用他的一件法宝将师父困在了这马蹄湖的阴脉当中。”
  “而现在郎君赠给了师父与妾身龙气,这龙气却是来自老祖宗这边的华夏主脉,极其厚重,甚至撑起了中原多个王朝!师父因此脱困轻而易举,反过来就将灵感君的这法宝给收了。并且日后见到灵感君还能反过来对其进行压制!”
  听到了这些来龙去脉,方林岩心中的疑惑也终于彻底解开,如今有美人陪伴在侧,旅途立即就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
  乘坐画舫回到岸上之后,天都还没有亮堂,李沮,李三等人对方林岩出门一趟带了个美貌女子回来并不惊讶,反而觉得再正常不过。
  因为像是他们认识的公子哥当中,有的实力和财力还不到方林岩一半的,狂嫖滥赌都是尝试,玩相公才是王道,甚至还有品鉴马羊的。
  与之相比起来,方林岩现在才找一个女人来玩玩甚至都有些不正常呢。
  此时一干人既然听方林岩说事情已经解决了,李三便提议先去济南,再返回天津,因为他听一名商人说了,昨夜天津那边降下了暴雨结果将路途冲毁,所以若是按照来路返回的话,那么怕是要拖上十天半个月的。
  而济南到天津则是官道,有着专人维护修葺,因此不会有这样的烦恼。
  方林岩听了当然是点头应允,因为事前就和谭嗣同,宋育人等人商议好了相应的对策,决定要晾一晾俄国人,所以现在方林岩还有充足的时间来游逛一番。
  他到了济南之后,上午则是游逛风景,下午比较炎热了,则是在客栈里面将机关甲士一具一具的取出来进行改造修理。
  赤姬在青姨身边多年,对于机关术也是略有所知,她本来听了方林岩的说法以后,以为自己要做改造的主力,却没想到面前的郎君在这方面的实力才真的是深不可测!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方林岩略露一手,就让赤姬目瞪口呆。
  至于晚上嘛,方林岩在达到了与许仙同样的成就之后,也和死掉的便宜老子一样,沉迷其中,难以自拔,粗暴驾驶,汗流浃背。
  就这么过了两天以后,李三突然拿着一份电文小跑了进来:
  “公子公子,谭大人来电!!让你速去京师,李大人要见你!”
  因为当下时局变幻莫测,随时都可能有新的消息传来,方林岩自从抵达了济南之后,便与谭嗣同,王五,宋育人等发电报过去取得了联系,以免有重要的事情联系不到自己。
  听到了李三的话之后,方林岩接过了电报一看,顿时有些吃惊,因为电文上面就说得很清楚了,是李宫彰这位清末权臣要见他,此时李宫彰就正好身在京师。
  “奇怪了,我也没有刻意运作过,怎么他居然知道我这个人,并且还会召见我的?”
  “是谭嗣同吗?不!不是的,谭嗣同虽然有能力让我的名字传到李宫彰耳朵里面,但他的老师是翁同龢,这老头子可是和李宫彰是死对头。”
  “我明白了,我在斩杀大官司的时候,曾经抓住过那只傀儡娃娃。而这只傀儡娃娃十分特殊,乃是用来寄魂李宫彰之用,那时候我曾经看到了相应的幻象,李宫彰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处于弥留状态。”
  “现在看起来,这根本就不是幻象了,而是当时我与他在傀儡娃娃的魂魄产生了共鸣,所以我当时感知到了他的状态,而这种感知是相互的,他很可能接下来也是断断续续的感知到了我的一些事........”
  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之后,方林岩很干脆的就做出了决定:去!
  开什么玩笑,现在和李宫彰能见面说上话,只要能稍起作用,那很可能就能影响到北洋舰队的最终结局了!
  比如在老李面前说点诸如方伯谦(济远号管带/临阵脱逃后被处斩)的坏话,让这厮被撤换了,那么战场上岂不是就又出现了一大变数?
  又比如主动出声,说要给北洋捐赠价值五十万两白银的弹药,这样的话岂不是让北洋水师的战斗力更强了?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立即二话不说,直接就启程上路了,此时李三等人也习惯了方林岩这种做事雷厉风行的性格,也是随之动身。
  值得一提的是,明明当时说好的雇佣时间都结束了,李沮居然还是带着两个手下跟着一起,看起来这家伙也觉得这位胡公子并非池中之物啊,跟着他又能捞钱,并且还能赚个好名声,可谓是名利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