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跨时空的交流

作者:行走的驴 | 发布时间:2019-07-16 18:38 |字数:5273

    参观完埃利奥多罗厅里的壁画、以及陈列其中的雕塑作品,叶天他们就离开这个展厅,进入了拉斐尔画室的第三个房间、也是最重要的‘签字厅‘。

    走到‘签字厅‘门口时,叶天眼中不禁闪现出一阵激动不已的神采、心情也有些激荡,甚至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恨不能一步就迈入这个展厅。

    贝蒂和安德森她们也都一样,每个人都满脸兴奋之色,眼神中充满期待。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无他,因为‘签字厅‘里有拉斐尔最伟大的两幅壁画作品,《雅典学院》、《圣礼之争》。

    尤其《雅典学院》,堪称拉菲尔艺术生涯的巅峰之作,与《西斯廷圣母》并称为拉斐尔最杰出的作品,也是梵蒂冈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除了这两幅旷世巨作之外,签字厅里还有另外两幅拉斐尔的杰出作品,《帕尔纳斯山》和《三德图》,同样是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

    迈步走进‘签字厅‘的同时,叶天也向贝蒂他们介绍着这个著名的展厅,以便他们能更好地欣赏展厅里的艺术品。

    “签字厅曾经是教皇尤里乌斯二世的书房和私人办公室,是当时教皇签署档案和各种命令的地方,这里跟很多重大历史事件都有关联。

    大厅长约九米、宽约六米,根据大厅形状,拉斐尔在四壁上画了四幅壁画,《圣礼之争》、《雅典学院》、《帕尔纳斯山》和《三德图》。

    四幅壁画体现当时社会崇尚的‘神学‘、’哲学‘、’诗学‘和’法律‘,与当时人们所认为的宇宙四要素,空气、水、火和土,互相呼应,

    教皇要求拉斐尔绘制这四幅壁画的中心目的,是想将古代文明与基督教的教义和谐地表现出来,在这个大厅的顶部,还绘有一系列天顶画“

    说话间,叶天他们已走进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将大厅里的情况尽收眼底。

    下一秒钟,叶天的讲解戛然而止,并停住脚步,目醉神迷地欣赏着这个著名大厅里的一切。

    他旁边的贝蒂、以及后面的安德森他们也一样,都被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被大厅里那些璀璨夺目的艺术品彻底震撼了,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

    站在展厅门口,迎面就可以看到代表着神学的《圣礼之争》,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带给人的视觉震撼效果非常强烈。

    与之相接的展厅右侧墙壁上,则是代表诗歌的《帕尔纳斯山》,对面的左侧墙壁上,则画着代表法学的《三德像》。

    在叶天他们旁边、展厅大门所在的这面墙壁上,画着拉斐尔最为人熟知、最著名的旷世巨作之一,代表哲学的《雅典学院》。

    对应这四面墙壁的天顶上,还画着分别代表神学、哲学、诗歌和法律的四个女神像,用镶嵌画风格的金色背景装饰而成,皆为圆形。

    这四幅圆形女神像两两之间,还绘有取自圣经和古希腊神话故事的四幅长方形画作。

    它们分别是《最初的推动者》、《所罗门的判定》、《亚当和夏娃》和《阿波罗与玛耳绪阿斯》,各自对应着一位女神。

    大厅天顶的正中心,画着一群翩翩飞舞的天使,围绕着罗马教廷的徽章,有点众星捧月的意思。

    无一例外,签字厅里的所有画作,无论壁画还是天顶画,全都出自拉斐尔之手,每一幅都是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令人迷醉!

    站在门口欣赏了良久,叶天方才清醒过来,随即就发起了感慨。

    “哇哦!这里绝对是一个艺术的天堂,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在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看到这么多拉斐尔的作品,而且每一幅都如此杰出,令人痴迷!“

    随着他这番话,贝蒂和安德森他们全都被惊醒了过来。

    下一瞬间,现场就响起一片惊叹之声。

    “天呐!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雅典学院》、《圣礼之争》这些拉斐尔的旷世之作,此刻竟然就在我眼前,太不真实了!“

    “这些古典主义画作真是太令人震撼了,不愧是梵蒂冈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实至名归!今天真是个无比美好的下午,值得永远铭记“

    一番惊叹之后,大家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但依旧很激动。

    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叶天这才向前走出几步,然后转过身来,开始欣赏‘签字厅’门口这面墙壁上的壁画,《雅典学院》。

    贝蒂她们也都一样,紧随叶天之后,向前走出几步,然后回过身来,站在叶天身旁,开始欣赏拉斐尔的这幅旷世之作。

    《雅典学院》,是文艺复兴美术三杰之一、艺术大师拉斐尔于1510年至1511年间创作的一幅壁画,也是他最杰出的一幅壁画作品。

    在拉菲尔的所有艺术作品中,《雅典学院》这幅壁画被认为能够与《西斯廷圣母》并肩、是拉斐尔最杰出的两件作品之一!

    相比于宗教题材的《西斯廷圣母》,《雅典学院》的画面显得气势恢宏、场面宏大,画中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在叶天看来,《雅典学院》的格局更大,比《西斯廷圣母》更加出色,艺术价值更高,是代表拉斐尔最高艺术水准的一件作品!

    当然,这只是他做为一名无神论者的个人看法,别人未必赞同,尤其是那些信奉基督教的人士。

    这幅著名画作的创作题材,来自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举办雅典学院的逸事。

    拉斐尔以极为兼容并蓄、自由开放的思想,打破时空界限,把代表哲学、数学、音乐、天文等不同领域的文化名人会聚一堂,以回忆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它寄托了画家拉斐尔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表达了对人类中追求智慧和真理者的集中赞扬。

    整个画面以纵深展开的高大建筑拱门为背景,描画了十一组、一共五十七位学者名人,画作的中心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画作中央,拱门底下,柏拉图用手指指着天,亚里士多德指着地,这两位古代哲学领域的巨擘,一边漫步前行、一边引经据典地辩论着。

    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的两边站着很多人,每一个人都心怀崇敬,正在聆听两位哲学大师的辩论。

    在柏拉图左边,柏拉图的老师、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正在用他习惯的方式,掰着手指和一群人讨论着什么问题。

    站在苏格拉底对面的,是一位戴盔披甲的年轻军人,他似乎并不是很专注地在听苏格拉底讲话。

    据考证,那位戴盔披甲的军人,应该是亚里斯多德的学生,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

    在阶梯下平台左侧的人群里,中心人物是古希腊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拉斯。

    他正坐在那里专注地演算着什么,旁边有个小孩为他支着一个琴板,上面的结构图表可能对毕达哥拉斯的数学演算有着重要参照意义。

    在毕达哥拉斯侧面,一个老人正偷偷地抄着他的公式。

    毕达哥拉斯的后面,有一位包着白色头巾的男子,那是阿拉伯的***学者伊本路西德阿维洛依。

    依着柱基、头戴桂冠、正在抄写什么的男子,是古希腊晚期的哲学家伊壁鸠鲁。

    站在毕达哥拉斯前面、手指一本大书的是修辞学家圣诺克利特斯,不知道他想给毕达哥拉斯一个什么重要的提示。

    圣诺克利特斯身后有一位穿着白色斗篷的男人,那是未来的乌尔宾诺大公弗朗西斯科德拉罗斐尔。

    阶梯下平台右侧的群组中,秃顶的数学家阿基米德是中心人物,他俯身用圆规在石板上画着几何图。

    在他周围,有四个青年学生正在认真地围观。

    阿基米德的身后,有一位头戴桂冠、手持地球仪的男人,那是埃及主张地心说的大天文学家托勒密。

    面对画面之外、还有一位手持天文仪的男人,则是波斯预言家、拜火教主索罗亚斯德。

    画面上最靠右边的男人,一说是拉斐尔的老师佩罗吉诺,一说是拉斐尔的朋友画家索多玛。

    紧挨着这位男人的,则是拉斐尔本人,他又一次把自己画入了作品中,与这些古代历史上的伟人并肩站在一起。

    在柏拉图前方很显赫的位置上,斜坐着一位沉思者,那是古希腊大哲学家赫拉克利特。

    亚里斯多德脚前位置的台阶上,斜卧着一位衣冠不整**其身,颇似乞丐的人物,看着相当醒目,他就是古希腊犬儒派哲学家第欧根尼。

    在第欧根尼旁边,一位男子拾阶而上,一边行走、一边摊开双手对第欧根尼的行为表示很无奈。

    放眼看去,画中的这些人物,或行走、或交谈、或争论、或计算、或深思,完全沉浸在浓厚的学术氛围和自由辩论的气氛中。

    而站在画前的叶天和贝蒂她们,早已被这幅伟大的画作彻底吸引,沉浸在了画作所营造出的美妙意境之中。

    此时的他们,仿佛也置身画中,在聆听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辩论、在跟苏格拉底低声讨论、注视着毕达哥拉斯的数学公式、以及阿基米德的几何图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