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给老子滚出来

作者:采茶小哥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53 |字数:6048

    见二人对话,赵学伟似是也明白了什么,直接跟林子辰说外面等着便走了出去,他心里暗笑,林爷就是林爷啊,只有这种人物才配这样的待遇。

    眼前的美女可谓一眼忘不掉的美人,再加上出众的气质和那份干练,万里挑一都足以评价,而蓝洛诗也是超凡脱俗的清纯玉女形象,能被这样的美女同时青睐,除了林爷还能有谁?

    林子辰道:“依姐,我只是不想你辛苦,没别的意思。”

    黄依娇嗔地倒在了林子辰的怀里,道:“我知道,可我害怕,子辰你让我跟着你,就在你身边没有其他女人的时候跟着你就行,等她们出现了,我就……我就回来。”

    说着黄依缓缓低下头,可这话听得林子辰一阵心疼,他搂着黄依道:“依姐你说什么呢?你是我林子辰的女人,在哪里我都会承认,我不许你以后再说这种降低人格的话!”

    黄依抿着嘴满足地笑了笑,旋即点点头:“我知道了,那你让我陪你。”

    “好。”

    其实黄依也并不可能一直跟着林子辰,虽然她可以放下一切追随林子辰而去,但她明白那样只会牵绊林子辰,所以她是打算哪怕只和林子辰多呆一些时间,缓解一下先前差点失去的恐惧,也就回盼君来了。

    上车之后,赵学伟就按照黄依说的地址开了导航,启动了车子。

    林子辰发现导航的目的地并不是什么高档住宅区或者别墅,而是天州近郊的一处很普通的小区,这倒是和水鸢草的价值产生了一些分歧。

    “依姐,这件事不会搞错吧?”

    黄依点点头:“不会的,邱老在业内说一不二,他说有就一定有!”

    林子辰对于黄依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在药界混了这么多年,为人又沉稳谨慎,肯定不会出错,但他实在不理解拥有水鸢草这样药材的人会住在这么普通的地方。

    “邱老……我好想没有听说过,他是做什么的?”林子辰问道。

    “哦?还有林爷不知道的?”黄依眯起眼睛笑了笑,旋即靠在了林子辰的肩上,“子辰,你第一次让我有成就感哦。”

    林子辰一笑:“不会吧,每次可都是我求你办事!”

    “我不准你这么说,我们之间不要分你我,”黄依捂着林子辰的嘴,娇嗔道,“其实邱老真的比较低调,在业内虽然德高望重,可很少与人争斗,而且说起话来没有架子,就是脾气有点怪。”

    “怪?呵呵怎么个怪法?”

    “这个老爷子算得上地下药界珍藏最多的人,可以说只有你说不出的,没有他收藏不到的,但他爱药如命,要想让他卖出珍藏的药材,恐怕价格也会上了天。”黄依说道。

    “哦?还有这么玄的人?那不是说只要是世界上有的药材,他必然有收藏?”林子辰笑了笑,道。

    “万事无绝对,不过也差不多了,但由于他的要价高的离谱,所以业内也很少有人找他买药材,倒是收到了珍惜药材第一个想卖给他,因为他出的价格也一样高的离谱,谁手里的药若是被他看上了,几乎等同于后半生会做个富豪。”

    林子辰缓缓点头,这样的老爷子倒是有些意思,他道:“所以这次若不是我要的急,你是不会联系他的。”

    “没错,以前我宁可让探药队去找,也不会从老爷子手里买药材,呵呵,和他相比,我的资产恐怕根本拿不出手。”

    林子辰微微皱眉:“那他居然住在这种平民小区?”

    黄依一笑:“所以才说怪呢,没有人知道他的藏药都在哪里,一眼看上去他就像一个退了休的老干部,穿着朴素,和蔼可亲。”

    “呵呵,真是什么人都有啊,不过……这也不算怪吧,应该就是一个低调的高人而已。”林子辰笑道。

    “最怪的当然不是这些,他非常讲究缘分,有一次他打算出手一株幽雪齿,价格大概在五六千万的样子,可因为和买家聊得投缘,最后只收了十万块,几乎等于送给了人家。”

    这句话倒是让林子辰真心意外了,要是这么说这真是个性格古怪的高人了,表面上看非常在乎钱,要价极高,但要是他高兴了,送你都可以,呵呵,真不知道用商人还是性情中人来评价这个老爷子了。

    ……

    大月山西山部,霍清和灵雅坐在院子里等了近两个小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和西山部的族长依旧没有出来的意思,霍清明显有些等不及了。

    “妈的,都快半夜了还不出来?这家伙是接待客人,还是玩女人呢?”霍清皱着眉道。

    不过他也同时想到了先前看到的那个人,那人显然是出来接了个电话,然后又回去了,可怎么会这么眼熟?到底是谁来着?

    “这个萨蒙真是的,要是不想见我们就直说啊,幸亏我让我爹和格图先回去了,不然让东山部的族长在这里等,我们东山部的脸也就丢尽了。”

    霍清点点头:“对,呵呵,灵雅,还是你想得周到。”

    说着,霍清向前凑了凑,灵雅赶忙躲开:“干嘛,你离我那么近干嘛?”

    “啊?我就是表示友好呗,灵雅,我这么大老远陪你来,又陪你在这等着,你不至于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吧?”霍清道。

    “切,我又没让你跟我等着,要是子辰哥哥在就好了,他肯定有办法的。”说着,灵雅娇叹一声,露出些许惆怅。

    霍清撇了撇嘴:“要不……咱改偷吧?”

    “偷?”灵雅瞪圆了眼睛问道。

    霍清一笑,在灵雅的脸蛋上掐了一把:“你就别管了,坐这里等着,哥去偷地角枝,那东西贵重,肯定放在那个华丽的小楼里了,一会儿我得手了咱俩就跑!”

    “啊?那太危险了吧?”灵雅惊呼道。

    霍清装作一脸严肃,道:“灵雅,为了你我又怎么怕危险呢?”

    这句话说得灵雅一愣,毕竟是二八少女,如一张白纸一般,被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起了道道涟漪。

    “那你……小心点啊。”灵雅微微低下头,红着脸道。

    见状,霍清心里那叫一个美,他点点头便朝着三层阁楼方向走去了,灵雅不忘在后面压低了声音喊道:“小心点霍清,我等你啊。”

    霍清回头直接给了她一个飞吻,弄得灵雅脸红到了脖子根,旋即转过身,噗嗤笑了出来,笑完还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发现,这才又坐了回去。

    霍清的速度之快,西山部的族人根本意识不到他的经过,就好像吹过一阵风,甚至不会引起谁的注意。

    很快,他就在小楼里转了一圈,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发现,别说地角枝,连绿色植物都少之又少,就是一楼大厅里摆了两棵发财树,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奶奶的,这些家伙这么不热爱大自然,连个盆栽都没有,不行,就这么走肯定会被灵雅看不起的啊……”

    霍清急得直挠头,他想了想,最终决定,去一楼的会客室听一听。

    在阁楼外面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一楼有四个窗户是一直亮着灯,那个族长萨蒙肯定就在这里。

    但由于会客室外面站着保镖,他直接出了小楼,蹲在了一个窗根底下听了起来。

    不过这一听,霍清当时就震惊了,怪不得觉得那人眼熟,敢情萨蒙接待的客人是自己的大熟人啊……

    “萨蒙族长真是年轻有为啊,以后我们会继续收购西山部的兽魂,而且有多少要多少。”

    “哈哈哈,段团长才是快人快语,和你们锦风团合作简直太愉快了,对了,这次政府决定开发大月山也多亏了段团长相助,我还要多谢您呢。”萨蒙的声音听起来就是二十多岁,但这话说的十分老道。

    “客气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萨蒙族长按照我们的约定,开发之后西山部得到的收益我们四六开,我回团也好对弟兄们有个交代。”段锦风笑道。

    “好说,我愿意立合同为据,同时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不过……阵法方面还是希望段团长多多支持,我们西山部的猎杀术实在是弱项。”萨蒙道。

    段锦风笑了笑:“呵呵,这都是小问题,我的副团长陈梁玉过几天会过来,亲自带着族里的兄弟去猎杀,不过至于能不能学成,就要看兄弟们的悟性了啊。”

    听到这句话,霍清气得牙根痒痒,段锦风啊段锦风,你这是作死啊,拿我师父教你们的阵法去教我们的对手,要是让师父知道,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那我就多谢段团长了,来,咱们干一杯,合作愉快!”

    霍清听得入神,甚至忘记了隐蔽,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回头一看,正是那个何宇。

    “小子,你干嘛呢?”

    “我……尿急啊。”

    何宇这个气啊,喝道:“放屁,你他吗尿尿蹲着?”

    “管得着吗,老子乐意,一个人一个习惯,草!”霍清一把扒开了何宇的手,朝着院子里走去。

    不过何宇怎么会放过他,这货显然是在偷听,而且是来自东山部,族长的事情要是泄露了,他可担不起责任。

    何宇几步追了上去,道:“小子,你今天走不了了,说,你刚才是不是偷听?”

    这么一喊,周围几个族人都是围了过来,灵雅也看到了这边的一幕,赶忙跑了过来。

    “何宇你干嘛,敢动我的人?”

    “哼,他偷听族长的谈话,灵雅,你们东山部到底干什么来了?”何宇质问道。

    霍清见状就怒了,道:“废话,当然是找你们族长有事了,不是说过了吗?可那家伙有完没完了?还不出来?”

    “我刚刚说过,族长在接待贵客,见族长还轮不到你们!”何宇怒斥道。

    霍清咬着牙看着何宇,妈的,绝不能在灵雅面前丢人啊,哼,大不了戳破了这层窗户纸!

    他看了看刚刚那扇窗户,直接大喊了起来。

    “麻痹的,段锦风,你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