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四海翻腾云水怒 第三十一章 勇气

作者:鲨鱼禅师 | 发布时间:2019-05-09 11:08 |字数:4672

    “快!快把这封信送抵回家,务必亲手面呈梁县令!”

    喜不自禁的向城县县丞刘若英急急忙忙地找来伴当,“现在就去,找一匹快马,到鲁阳关不要不舍得使钱,这是两枚银元,你揣在身上。”

    “少尹放心,夜里之前一定传达。”

    伴当将信件揣到了怀里,抱拳行礼之后,立刻出去寻了一匹快马,直奔朱雀门去了。这光景,郏城县别的没有,大牲口多不胜数。

    这一场“招商引资”座谈会,谈了几天下来,每天光黑豆都卖了不知道多少出去,米面粮油都是大大地消耗,本地商贩赚了个盆满钵满。就是临时做客舍的,竟然几天时间就攒了往年大半年才有的现金,简直是匪夷所思。

    郏城县里里外外无比热闹,除了极个别本就富贵的人家,大多数郏城县百姓,恨不得天天开座谈会。

    “好你个刘雄,当真是藏得深,竟是有这般口才,倒是把武汉人的钱都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请客,必须请客!”

    刚吩咐了伴当回去报喜,向城县县丞刘若英正琢磨接下来要干点什么的时候,几个绿袍官员到了他入驻的客舍拜访。

    在大门口嚷嚷开来,倒是让刘若英很是诧异。

    “哎呀,是几位年兄,请请请,里面请……”

    “请个甚么,如实招来,这回向城县谈下来个甚么大买卖?”

    “非是我等铜臭味,若英兄,后年你必为正堂矣。”

    说刘若英后年必为正堂,意思就是县丞这个二当家,要变成大当家,绝对的吉利话。听到朋友夸赞,刘若英乐呵呵地笑道:“我若升迁,梁县令也必高升啊。”

    “会说话!”

    “哈哈哈哈……你说你刘雄行伍出身,怎么就成了治政能吏了呢?”

    几个绿袍小官和刘雄一样,都是掏钱搞来的官身,每一个花费轻的。而且这些绿袍小官,原本也不都是平民百姓,最少也是流外官,本来就是体制内的。掏钱,不过是在内部补缺的时候,优先运作一下。

    这些人,本来就是精英中的幸运儿,绝对的万里挑一。

    “若英兄,快些说说,武汉的阔佬准备在向城县搞个甚么?”

    “对对对,一边吃一边说。”

    “行,那就边吃边说,这些个业务,刘某也不必藏着不说。”

    刘若英也坦荡,武汉那边投资了什么,其实过两天都会知道。早一点知道和晚一点知道,不过是抢先搞多少好处这点区别。

    而且武汉的投资也不是那么好黑的,寻常行脚商,他刘若英抬手就杀猪,根本不用担心后遗症。

    面对武汉这个“地上魔都”,他还真是没胆子。

    尤其是站在张德跟前,刘雄只感觉自己就是个孙子。他以前从没见过张德,只是听说江汉观察使如何如何。

    可每每想来,也就是个文士模样,不说衣带飘飘,怎么地也有点儒雅的气度。

    结果一看,嚯,也不知道谁是军汉出身。张德比他壮了两圈都不止,站在跟前,原本身份的差距就已经够让他低头哈腰了,岂料还是这么个“巨兽”,更是让刘雄有一种“弱肉强食”的悲凉感。

    更让刘雄畏惧的是,这个张德前不久还遭受了刺杀,结果半点屁事没有,依然大摇大摆地跟客人会面,全然没有遇刺之后小心翼翼的姿态。

    这种顶级枭雄的气场,当真是让刘雄觉得“霸气绝伦”!

    可惜刘雄并不知道张德内心压根没想那么多……

    郏城县的快马在官道上一路奔驰,到了鲁阳关,多掏了点钱,出关也就快了不少,鲁阳关镇将看在一个银元和老朋友前向城县县尉的面子上,还给换了一匹好马。

    晚饭之前,被刘若英叫回来报信的亲随就抵达了向城县,然后马不停蹄前往县衙,通禀之后,亲随见了向城县县令,立刻大声道:“明府,大喜!大喜啊!少尹在郏城县得了武汉青睐,不日就有考察团前来向城县!少尹命下走前来传信,信件在此,明府过目!”

    向城县县令梁处一愣:“甚么?若英兄竟然办下恁大事体?好本事!信呢?快快给老夫过目!”

    原本他是怕在郏城县添堵,得了好处还则罢了,倘若半点甜头都没有,就灰溜溜地从郏城县回转,岂不是被人耻笑?

    派刘若英前往郏城县,也是本着有好处少不了县令,丢了人黑锅县丞来背。结果没曾想不但没有丢人,反而异军突起啊。

    作为河东梁氏出身,梁县令也很清楚,这几年光靠“劝课农桑”,很难再搞多好的考绩出来。

    尤其是邓州在山南道顺流直下也能去武汉,荆襄土豪跟武汉新贵明里暗里斗法,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在梁县令之前,已经有走了三任县令,都不是高升,而是平调他处。

    甚至有一个连平调都没捞着,如今还在京中待选。

    这山南道只要是贴着荆襄的,就是个坑,时不时就要卷入争斗之中。

    不过眼下谁都知道江汉观察使要成为湖北总督,接班邹国公张公谨。这荆襄和武汉的斗法,一定会有一个结果。

    而且很有可能是武汉胜出,准备投机武汉卖好武汉的,不知道有多少。

    只是这年头想要卖好武汉,你也得有机会有门路,平日里别说什么向城县县令,就算你是邓州刺史陈君宾,跑武汉又能如何?江夏王也就那样,何况还是南朝遗族?

    如今向城县县丞刘若英办事漂亮,不说能捞着多少,至少让向城县在武汉那边亮了个相,将来湖北总督老大人张德要开始整人,怎么地也不至于把向城县给整死。

    “好!好啊!大大地好啊!”

    抖开信纸,快速地扫了一遍,梁县令大喜过望,“好!若英兄当真是辛苦了!”

    信中客套话基本没有,主要就是把初步谈好的内容说了一遍,武汉那边的投资项目,大体上在初步考察过后,就会着手签订合约。

    其中最重要的几个,就是修桥铺路、疏浚河道、开山采石、开矿采煤、垦荒种麦。

    几个大项目以往都是要动用政府权力,通过征发民夫来完成,现在多少都是要赚点钱,那动员的民夫数量就大大增加。

    而且梁县令万万没想到,本地居然还有煤矿的?

    作为河东梁氏,这几年五都烧煤是常态,皇帝各大行宫,虽然木炭还在用,但一般日用,还是用蜂窝煤。

    洛阳城北人均烧煤,一年大概在三百斤,城南比城北多一倍,大概在六百斤左右。像武汉一年人均消耗煤炭,只有一百来斤,连京城的四分之一都没有。但是这个数据一直在增长,不仅仅是武汉,直隶近畿以及其他各大城市都是如此。

    仅长安、洛阳两个都城,光蜂窝煤、煤球、煤饼销售商,就有四千多家,这四千多家,还都是拿到“营业执照”的。而没有拿到“营业执照”,自行挖煤、做煤球、晒煤饼的乡野人家,当真是多如牛毛。

    整个直隶近畿,除了大型煤矿之外,基本上每个县的乡间,多多少少都有很小的煤矿点。只是以前没人利用,现在有利可图,自然就有人去发掘。

    “这一次,当真是辛苦若英兄了。他是向城县的大功臣啊!”

    亲随见梁县令这般称赞,心中大喜,连忙道:“少尹差下走前来报喜时便说了,若非有静如公在向城县鼎力支持,他也无甚勇气在郏城县‘舌战群儒’,这其中,静如公之功,不可或缺啊。”

    “哈哈哈哈……”

    梁县令大喜过望,刘县丞的亲随这般说话,就证明功劳还是有他梁某人的。说不定明年州内考绩,就是第一,升迁在望啊。

    至于他升迁之后,只凭今日刘县丞的“友谊”,他怎么地也要在离任之时,举荐刘县丞啊。

    Ps:书友们,我是鲨鱼禅师,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