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9章 默认的休战

作者:枫零无心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51 |字数:3924

    密室中的气温因悲落这句话而陡降。

    萧莫何全身上下散发着凛冽的气势,冷冷地盯着悲落,先前因他那句感概万千的话所缓和下来的气氛突然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你什么意思?”

    萧莫何冰寒彻骨地问道。

    诚如悲落所说,当他血脉中那属于洛寒的精血浓度被降低被稀释之后,他真的可以如洛曦或剑晨那样,将那疯狂的血脉压制在心底最深处,轻易并不会进一步恶化到毒尸的地步。

    那么,其实……走到这一步的话对于悲落来说未曾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玄冥之三还是玄冥之三,而那洛寒精血所带来的副作用也被萧莫何给解除了。

    也就是说,现在停止的话,悲落是完全乐于接受的。

    但萧莫何可不愿意就此罢手!

    他给悲落所用的,乃是这些年一点一点从小萧萧,也就是洛曦身上收集而来的精血,现下洛曦已经离他而去,这精血可说已是独一份,要想再弄这么多的精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悲落这时反悔,他自己并没有损失,相反还有极大的好处,可对于萧莫何来说,却是一件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给悲落这样的机会!

    杀气在瞬间凝重,到了现在这一步,悲落是死是活并不再重要,反正当功成之时,他本来也会变成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而已。

    “没什么意思啊,好奇问问都不行?”

    结果悲落对他的杀气恍若未觉,仿佛在说着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想啊,如果我的问题解除了,那咱们两人联手,说不定配合起来更加完美也说不定呢,毕竟现在的我有思想有意识,在战斗时不比你一个人要分心两处来得更好?”

    说到最后,他甚至眼含期盼地望着萧莫何,看起来很希望对方同意他的说法。

    “你想都别想!”

    萧莫何怒道:“老夫费了这么大劲才走到这一步,你说放弃就放弃?呵呵,你倒是得了好处,那我又得到了什么?”

    “额……这个,我如果说你得到了我的友谊,你肯定会嗤之以鼻的对不对?”

    悲落干笑了一下,眼神中却依稀带着些希翼的光芒。

    “你知道就好!”

    萧莫何狰狞冷笑,他早防着悲落这手,是以在正式开始对悲落的改造之前,便以深海沉钢所制的铁链牢牢锁住了悲落的三肢,除了空荡荡只有一截袖管的左臂之外,双脚以及右手都被固定在石床上动弹不得。

    “相比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背叛我的人来说,我更想要的还是一柄绝对服从于我的超级兵器,所以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既然有了决定就不要反悔!”

    萧莫何说着,扫了一眼最后的那几个药瓶,但见内里的精血已然随着血雾的升腾而减少到几乎见底的程度,这才轻哼一声背过身去。

    看着萧莫何在那靠边一排的药架上不停忙碌的身影,悲落也不再说话,眼中不时有光芒闪过,只是那嘴却也没闲着,在萧莫何看不到的角度,冲他无声地说着:

    “机会给你了,可别怪我!”

    ————————————————

    马车疾驰,管平用了一顶半旧不破的草帽遮住了自己的大光头,马鞭不停落下,惹得前方马儿痛嘶连连。

    他走的是道路开阔平坦的官道,马车在这样的地面上一路驰骋,速度自是不慢。

    若是放在往常,管平当然不会如此奔放,只用一顶破草帽挡了一下光头就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张旗鼓疾驰。

    他与剑晨走得很近,这在中原武林中早有确切的情报,以剑晨与中原武林的仇恨怨怼,若是江湖中人发现赶车的人是管平,只怕不论这道路有多宽阔,他也走不出二里地去。

    可现下却是今时不同往日,管平敢如此大胆走官道而行,自然不是没有过考虑。

    当今天下比之众人离开中原去往西域时,混乱情况还要更甚。

    安史大军攻城掠地,大唐军队早已过惯了太平盛世的安稳日子,面对安史大军的虎狼之骑根本无力抵抗,节节败退之下,已然丢了大半个江山。

    即使有中原武林人士奋起反抗,可草莽英雄不服官府统领,仍是按照江湖中的规矩,以门或派这样的单位在单打独斗,相比起武力不高,但却行令禁止的铁骑军队来说,直如一盘散沙,根本成不了大气候。

    管平这一路上只在经过苗疆时有过小心谨慎,从南沼国出来,陆续便有如今战事的传闻不断传入耳中,据说……就连玄宗皇帝也无法再坚持,暗中移师洛阳,将长安这座大唐根基之地拱手送给了安禄山。

    大唐江山已然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逢此乱世,个人的恩怨情仇显然被无限缩小,所有的人,朝廷也好,武林也罢,还有更多的普通老百姓,全都陷入了这场乱世泥沼中无法自拔,谁还有空理会一个戴着草帽的光头?

    现在就是剑晨大摇大摆走在官道上,武林各派收到消息也得掂量一下,是否值得在这时再与其发生冲突。

    毕竟在高端战力上,现在能硬碰硬胜过剑晨的人并不多,而再想如之前那般组织一个人数众多的断剑联盟出来,在此乱世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很不可想像的是,剑晨之前与中原武林不可调和的仇恨,竟然因为安禄山与史思明的大军而暂时休了战。

    剑晨自然不可能再无端端找上武林各派去大开杀戮,而武林各派现下却也无暇顾及于他,在国仇面前,家恨到底只能退居二位。

    马车内,剑晨还在绞尽脑汁编写着他自行领悟的玄冥之三,可是每每写出一段,总会被安安删减大半,只留下那么一两句玄之又玄的文字,这些文字重新组合起来,莫说是蜀山剑主,就是亲笔而为的剑晨也看得云里雾里,险些就要不相信这是自己写的。

    “安安,这样行么?”

    咬着笔杆子,剑晨一脸苦笑。

    凭这些玄奥难明的句子,就能骗得了蜀山剑主?

    “你是不是傻!”

    安安翻了个白眼,道:“水月府研究了千年都研究不透玄冥诀,你越写得玄奥,蜀山剑主就会越以为这东西是真的。”

    “相反若是太过直白,你就算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写得纤细毕现,他也会认为是假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