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全程监控

作者:南城巡抚 | 发布时间:2017-07-18 06:04 |字数:3473

    天宫的秘密藏在四块双兽噬马纹金饰牌上,如今,四块金饰牌均已出现,但是我们手里只有一块,其它三块分别在化妆成顾奕芯的神秘人和张雪峰手里。我和高墨离在乌驹岛的时候,便制定了“诱饵钓鱼之策”,准备以静制动,等待其它的拥有者自行现身。

    我先前准备,回京休整一段时间之后,再大张旗鼓的放出金饰牌在我们手里的消息。但是,我们刚塌上列车,顾奕芯的父亲顾先生便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踪,在饭店了将顾奕芯接走。紧接着,我的家里出现不明访客,他的身手异常敏捷,断然不像寻常的毛贼。高墨离断定,他出现的最终目的必然是为了至关重要的金饰牌。

    我们计划筹备一番“以饵钓鱼”,对方却迫不及待的早已开始行动,闯入我们的栖息之所。

    黑牛往沙发上一靠,说道:“靠!那帮家伙鼻子够灵的!咱们屁股还没坐热,这就找上门来了。老苏,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沉思了一下,说道:“天宫不得不去,所以我们需要其它三块金饰牌。但是,无论是寻找线索,还是奔赴天宫,这都注定是一场场凶险的旅程,也是我和高墨离的宿命。黑牛,你还是别掺合进来了,天亮之后回自己的铺子,继续做你的小生意……”

    没等我说完,黑牛抬脚踢了我一下,怒道:“老苏,你丫说什么屁话呢!你的事老子脱得了关系吗?越是凶险,越不能让你俩单刀赴会,多个人多双手,就算牛爷我智力一般,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可以挡一炮的!”黑牛见我不吭声,对高墨离说道:“小哥,你好歹发个话儿!”

    高墨离坐在单人沙发上想事情,听黑牛问他,这才回过神来,略微沉思一下,对我说道:“没有理由拒绝他。”

    我反对道:“一旦搅和进来,想脱身都难了,我不能拉他下水。”

    黑牛不耐烦了,嚷着:“老苏,你丫再废话老子就翻脸了!”

    我见拗不过黑牛,只好同意他也继续参与进来。但是对于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我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高墨离摸了一下《易经》封面的指痕,说道:“继续等。”

    敌暗我明,在不明白对方下一步行动之前,以静待动是最好的应对方式。既然对方已经登门造访,相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必然有所行动。

    黑牛把金饰牌扔给高墨离:“这么重要的东西,以后就由小哥保管!放我这儿万一有什么闪失,就麻烦了。”

    高墨离收了金饰牌,塞进自己的贴身衣兜里。

    一切商议妥当,我们陆续冲了热水澡,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喝完。各自睡去。

    城市的夜空灯火通明,即便关了灯,房间内仍旧依稀可见。楼下的道路上车流不止,偶尔传来喇叭声,我忽然觉着,这种平凡而安宁的夜晚真好。

    一夜无话,其间我做了几个奇怪的梦,一觉醒来都记不全了,只觉得头晕脑涨,浑身酸痛。

    醒来已是八点多,晨曦微亮,黑牛仍旧躺在床上鼾声如雷。高墨离在洗手间,沙发上的被子规规整整的放着,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有没有盖。

    等黑牛睡醒,估计卖早餐的点儿都过了,我干脆换了鞋子下楼买早餐。

    睡的似醒未醒,我竟然忘了拿门禁卡,通过社区铁门的时候不得不喊门卫大爷帮我开门。无意中发现,先前的门卫大爷不知何时换成了一个体面的小伙子,那小伙子身材笔挺,不苟言笑,我忽然觉着他身上的保安服和他的气质极不匹配,这种突兀感让我觉着很怪异。

    走出社区,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新来的门卫正站在门口盯着我看。我只好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

    买早点的时候,我悄悄问了问同社区的大妈,得知,那个年轻门卫是昨天下午忽然被替换上来的。

    是单纯的巧合吗?我提着早餐迅速回家,准备将这个发现告诉高墨离和黑牛。

    但是黑牛睡得像死猪一样,叫了几遍,好不容易叫醒,结果他翻了个身又睡去了。

    高墨离没有在家,估计是拿着鞋柜上的钥匙出去了。

    我上了个厕所,正在洗手的时候,听见门开来,想来是高墨离回来了。

    还没等我从厕所出去,高墨离忽然打开铝合金隔离门,闪身进来,并且顺手将门关上。

    我愣了一下,问道:“那个……你刚出去了?”

    高墨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我原以为高墨离是准备上厕所,说话间准备开门出去,结果他挡在门口没动。

    “我们被监控了。”高墨离眉头微蹙的说道:“家里一共五个微型摄像头,门口一个,客厅两个,厨房一个,卧室一个。应该是昨天那个闯入者安装的,厕所没有,或许是他没来得及安,我们就回来了。”

    说罢,高墨离指了指厕所天花板上一块松动的铝合金板子,那快板子的位置在照明灯一侧,甚是隐蔽。细看之下,铝合金板子一角有被撬的痕迹,但是没有被完全挪开。

    看罢,我后背生出一阵冷汗,原来,昨天下午的闯入者竟然是来安监控的。原来,我们一回京就坠入了一张无形而巨大的网中!

    我有些温怒:“这么说,昨天晚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高墨离点点头。

    我继续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关灯之后,客厅的灯旁有一个很小的亮点,反射着楼外光亮。我心中起疑,待天亮之后,暗中观察了一下,一共五处。”

    我忽然想起那个年轻的门卫,以及他盯着我的目光,心中升起一阵寒意,问高墨离:“那个门卫也有些奇怪,听说昨天下午刚上任,难道也是监视我们的?”

    高墨离点点头,回答到:“对,并且,社区周围还有几个可疑之人。”

    家中被安了监控,社区里也有人密切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此时,我们如同进入敌人伏击圈里的猎物,正被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