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地仙 第7章 决议

作者:李仲道 | 发布时间:2019-05-16 11:22 |字数:4817

    庄家,祠堂。

    祠堂不仅是家族祭祀的场所,往往,涉及到整个家族的一些重大事务,也都是在祠堂进行。

    因此,也可以说,祠堂就是一个家族的核心级会议室。

    当然了,这不止是核心的问题。

    祠堂么,祖祖辈辈的见证,通常来说,它足够庄重和严肃。

    此刻在祠堂中的,是以家主庄志远为首的家族老一辈,他的那些老弟兄们。

    这个世界,稍微有点修为的人都活得比较长,就连普通人活个七八十岁也都很常见呢,而至于凝气、通脉、开窍三个层次的修者……

    凝气是足以保证活到八九十的,身为凝气而活不到八十,是为夭。

    那是极少的情况。

    通脉大成,活个一百二三十岁,问题不大。

    至于开窍层次,问题就有点复杂,因为同为开窍,也可以差距甚远,但不论如何,正常来讲,寿命是一百八往外。

    庄志远老爷子就是开窍境。

    他今年才一百二十多岁,是的,“才”!

    也所以,他执掌家族的时间还久着呢。

    如无意外,家族下代家主是要交到庄在庭手里的,尽管他的这个大儿子从能力上讲,并不是那么很服众。

    但外有贵人,内有家族即将蓬勃兴起的新一代,家主是谁,其实一点都不重要。所以,庄在庭接任家主,不会有太多阻力。

    但,就让他等着吧。

    慢慢等。

    某个世界,一个叫康熙的皇帝虽然只活到六十八岁,但在位足足六十一年,而他的儿子雍正也只能等,等到四十五岁才登基。

    那已经很晚了。

    尤其是和他的父亲比起来,晚到令人绝望。

    最令人绝望的还是雍正的儿子乾隆,这位足足活到了八十八岁!而且也一直牢牢地把持着权柄直到最终。

    他的儿子们……

    谁先冒头谁玩蛋。

    做这位的儿子,那可是需要极高的政治智慧的,而且,光有智慧还不行,还必须幸运女神时时垂青,不然,稍不留神,可能就一样玩蛋去了。

    庄志远老爷子是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故事的,不过在这个世界,世家又或修者的位置传承,自有其体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管庄在庭和他的那些兄弟们现在是如何的“年富力强”、“春秋鼎盛”,都只能是靠边站,靠边玩,在家族大事上,没有发言的权利。

    至于再后面的小辈,就更不用说了。

    “按先前初步议定的,我们先确定明水两家的两个名额,正好,他们两家都有人被选出来了。”家主庄志远开口说道。

    “真要给他们家?两个!足足两个名额啊!”

    说这话的是庄志远的嫡亲大哥,他只有通脉境,所以年岁上虽然只比庄志远大几岁,但看起来,却是大个几十岁的样子,显得有点苍老。此时,此老一副痛心疾首,“我们一共才五个!”

    “对啊,二哥,这事,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又一老者说道,他是庄志远的族弟。

    接下来,连续好几个族老表示,这事,或可再斟酌一下。

    其实事情事先是定好的,也都和明水两家说好,若非如此,之前的庭试也不会有明水两家的子弟参加。

    这时若反悔,事情可就做得太差了,哪一方面都说不过去。

    不过理虽如此,事到临头,庄家众老还是痛惜到心疼眼疼,手疼脚疼,全身上下内外都疼。

    尤其是,一共只有五个名额。

    五去其二,那就只剩下三个了!

    而这三个中,庄在庭那一房是肯定要占一个的,这根本不用多说。

    另一个名额是要给女娃娃的,这同样不用多说!

    所以事实上,真正“空”出来的,才只有一个名额!

    好几家争这一个!

    而如果是三个,等于名额一下扩展了三倍,情况自是大为不同。

    之前的决定下时,因为事情还没有真正发生,所以众人在情理上都接受了,而这时,事到临头,道理还是那道理,情感却不是那情感了。

    说鼠目寸光也好,说出尔反尔也罢,总之,心很痛!

    能痛到几十年后想起这事,心还是痛!

    庄志远看了他的这些老兄弟们一眼,一个个地看过去。

    其实,他的心又何尝不痛?

    只是,身为家主,必须要站得高,必须要望得远,必须要担负更多。

    他也没有多说,下一刻,只是道:“同意这事再议一下的,举手!”

    祠堂里,除他之外的二十八个族老,举起了十八只手。

    “同意维持先前决议的,举手!”庄志远又道。

    这次的举手有点缓慢,好多人心中分明是犹疑不定,碍难重重,而最后,是举起了十三只手。

    有其中三人,两次都举手了。

    这倒也无人见怪,本来双重意见就不罕见,更何况是在这种事上!

    其实此刻在场的,谁人不心痛?谁人不想推翻先前决议?

    然而同时,不是情况所迫,谁人又愿意出尔反尔?那可是要被指着脊梁骨戳骂的!

    因此也可以说,自家主而下,此刻这祠堂中的二十九个人,心中,都是既站着幽冥魔怪(恶魔),也站着接引使者(天使),而两者,正在激烈对峙中。

    再议的十八个人中,六个开窍,十二个通脉。

    维持原议的十三个人中,九个开窍,四个通脉。

    通脉的家房是最需要这个名额的,所以十二人表决再议,并不奇怪。

    其实作为一个累世传承的大世家,庄家这一辈远不止二十九人,但其他族老都只是凝气,而按照家族规距,凝气境的家族中人,就算辈份再老,也没有参予家族事务的资格。

    然后,在表决的时候。

    通脉,一人一票。

    开窍,一人两票。

    家主,以庄志远老爷子来说,是身为开窍的两票,再加上单纯作为家主的五票,一个人占了七票。

    双方都举手表决后,诸人心中默算了一下。

    这等简单的算术,对他们来说自是心中转念一个须臾之事。

    通脉也好,开窍也罢,哪怕大字一个不识,哪怕算术一窍不通,对这等程度的数字,也可以凭借本能近乎直接地得出答案。而像他们这样的世家中人,又怎么可能不识文数,那是天大的笑语!

    再议,24票。

    原议,22票。

    家主庄志远还没有表态。

    下一刻,祠堂中,所有族老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那就按照先前议定的来。”庄志远一锤定音。

    祠堂中一片喟叹,也有很多的如释重负。

    无论如何,决议已经产生,那就是这样了。

    。文学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