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无痕》最新章节 第七百九十一章 双修(二)

作者:更俗 | 发布时间:2017-09-14 02:01 |字数:3844

    在陈海前往渚碧礁探险的两个月期间,黑风岛又是有了一些变化,陈海从渚碧礁回来后到现在,还没有来及得登岛看一眼。

    虽然眼下丹药补给不够充足,但是在陈海探索渚碧洞府期间,黑风军又有上百悍卒形辟灵海,踏入辟灵境,不过相较之前,沙天河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对之见怪不怪。

    “我修行遇到瓶颈,周真君愿意指点迷津,我或许会到周真君跟前潜修两个月,此间诸多事情,还要全赖你们通力合作……”

    灯火斑驳,陈海将沙天河、杨隐、朱明巍、魏汉等人召集到议事殿内,安排他随周晚晴闭关潜修之前的诸多事宜。

    沙天河能碎丹结胎,自然也是天资卓绝之人,但他踏入道胎境后的修行,更多是自行摸索,没有强者的指导,以致他近百年都滞留在道胎境初期,没能再精进一步,听到陈海修为竟然能得到周晚晴的亲自指点,也是相当的羡慕。

    杨隐也是,他六十岁时就修成道丹,一百岁就已经道丹境巅峰,天资绝不比一流宗门的天之骄子稍差,但之后八十年修为未能再精进一步,也是在修行上走了太多弯路。

    羡慕归羡慕,沙天河还是正色说道:“有我与杨隐,黑风岛这边你且管放心潜修便是。”

    “最近可有姜涵的消息?”陈海问道,虽然他现在不怕姜涵有胆来强攻黑风岛,但他最终还是要回崇国、回万仙山跟姜雨薇、姜泽、周桐他们汇合,所以姜涵在九郡岛的动向,由不得他不关心。

    “姜涵虽然从望海城强征来两艘不弱的跨海战船,早前也跑过去跟萧氏勾结在一起,听消息说他一直鼓动萧氏发兵突袭黑风岛,但萧江、萧飞羽在黑风岛吃了那么大的亏,连伤疤都还在呢,哪里可能忘了痛?萧氏自然不会让姜涵牵着鼻子走,后来大概是萧氏让姜涵太失望,姜涵已经离开潜川城,不知道跑去哪里,但也没有接近过黑风岛!”沙天河说道。

    三岛之外,皆是茫茫海洋,姜涵离开潜川城,倘若不在某种大城停靠,以他们的人手也确实难以随时盯住姜涵的行踪。

    不过,姜涵不能从西北柱国将军府借来大军,陈海也不怕他能翻出什么风浪来,而姜涵倘若想从西北柱国将军府借兵,陈海相信姜赫、恒温、姜雨薇他们知道消息,也会派人过来给他传讯。

    眼下最紧要的事情,还是要为二个月后伏杀雷阳子一战做准备,陈海问沙天河:“现下我们还有多少玄阳精铁储备。”

    沙天河政事通顺,听陈海有问,开口就答:“眼下库房之中还有不到五十万斤的玄阳铁,这黑风岛上的矿脉还是太过贫瘠,每日只能采炼一万多斤玄阳精锐!”

    陈海点点头道:“那两个月后,我们还是能铸造上百万斤的船甲,那就先全力给黑鲨号、黑风号、血蛟号装上船甲吧!我这次闭关出来,可能又要打一场硬场了!”

    “打流云岛!”沙天河、杨隐都是流寇出身,他们其实都不怕伤亡,关键看是不是有利可图,听陈海要他们先暂时其他事务,全力增加三艘主力战力的防御,都相当兴奋的问道。

    “现在只是做好准备,到时候会不会打还是未知数,”人多嘴杂,陈海没有将伏杀雷阳子的计划跟沙天河、杨隐他们明说,只是让他们照他的计划安排就是,又跟沙天河说道,“姜雨薇眼下应该也已经成为真传弟子,不管此间事了或者不了,也不敢姜涵是不是对我们怀恨在心,我们也应该要回崇国了……”

    “……”沙天河点点头,黑风军既然独立于周族之外,不管这边的战事了或不了,确实没有必要长期在这里耗下去。

    接下来三天里,陈海亲自到军中、到工场,将黑风岛此时正在做的事情都捋了一遍,三天后他趁着夜色,一人御剑往落霞港飞去。

    ************

    北津城的灵脉虽然被破坏,但是相聚两千余里的落霞港,地底灵脉乃是临海山脉的山川地势所形成,彼此间不受到什么影响。

    晴云小筑美则美矣,但位于落霞港九龙伏波大阵的边缘,一旦遇到强敌来袭,就未必能受到九龙伏波大阵无微不至的庇护,因此闭关还是要回到九龙伏波大阵保护最为严密、灵气也最为充郁的隐龙阁之中。

    氤氲的灵气中,陈海、周晚晴相对盘膝而坐,那枚盛放着天枢地元丹的玉瓶在二人中间悬着,周晚晴也不急着打开。

    “师弟,你且将你领悟的道之真意和元神放出,我帮你参考一下。”

    听了周晚晴的吩咐,陈海心随念转,静室之中骤然光明大放,元神仿佛手托风雷篆印的三尺小孩,从陈海眉心祖窍之中钻出来,落在两人之间的地上,紫芒闪烁。

    除了风雷真意已经成为陈海的本命神通,能与元神同时具相外,陈海观想其他所参悟的道之真意,让它们围绕元神皆显化出来。

    这时候二十余道形形色色的光华,围绕着紫色元神盘旋飞舞起来,那道绽放金色光华的金剑最是耀眼,不过陈海没有让大破灭真意围着元神显化出来,有些秘密还是有保留一些的。

    “你所参悟的根本真意,竟然是风雷,还参悟到第二重境界了,难怪那日你走在雷霆风暴的边缘区域,却不畏雷霆朝你轰劈过来,”周晚晴震惊的称奇道,“像寻常玄修,踏入道丹境,能有一种道之真意参悟到第二重境界,就已经要算是天资绝顶了,没想到陈师弟你竟然将三种道之真意都修炼到第二重境界,不仅其中一种道之真意,乃扶桑海近万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上二品真意,甚至风雷真意都快要突破最终境界,触碰到大道本源的力量了。”

    周晚晴震惊归震惊,依旧耐着性子跟陈海解释道丹境后期修行以及碎丹成胎的诸多细枝末枝:

    “碎丹成胎,其实并非单纯地将道丹破碎掉,否则的话,人的修为也就废了。这其中有一处关键,乃是要将元神和道丹合二为一。然而你我都知道,道丹有形,元神无质,在这有与无之间的融合,才是最为艰难的……”

    道丹境后期的修行,极其繁琐,稍有不慎就会误入歧途,就算不会严重到走火入魔,稍稍一耽搁,很可能就是几十年的时间浪费掉,才会认识到自己走错路了,周晚晴也是不厌其烦、毫无保留的跟陈海解释清楚,单单是讲述这些,就花费了将近三天的时间。

    当然渚碧真君在留下来的玉简里,也留着他生命最后一段的所参所悟,但渚碧真君对此时的陈海来说层次太高,所以渚碧真君留下来的参悟,陈海很难深入了解其奥义。

    “若在平常,就算你一心精进,也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方有一丝可能会成功。落霞港内虽然算不得什么顶级的洞天福地,但是那天枢地元丹却是了不得的物事,依靠着这道阶二品的丹药,应该能弥补你积累上的不足。”

    没想到周晚晴真要助他直接踏入道胎,陈海也不退缩,点头答应下来。

    见陈海点头应下,周晚晴也不再耽搁,揭开那玉瓶的禁止,也不见如何施为,一枚流蕴着五色光华的丹丸,就随着灿烂的丹云脱瓶而出。

    周晚晴连连掐动法诀,在她的眉心祖窍之中飞出一樽与周晚晴此时的模样毫无二的元胎,紫光缭绕、洗净芳华,若不仔细看去,则和周晚晴真人一般无二。

    周晚晴元胎张开的檀唇,一道白光向天枢地元丹射去,天枢地元丹所绽放的五色光华,迅速将白光沾染,经由周晚晴的元神,向周晚晴身上度去。

    陈海今天真算是长了见识,原来这天阶丹药并非吞服,而是直接吸收其精华。

    随着周晚晴的练化,一股异香渐渐弥漫整个静室,陈海当下也不怠慢,抱元守一,开始汲取这泄露的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