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9章 老太太的心病

作者:寂寞观火 | 发布时间:2017-07-17 19:53 |字数:4171

    “老太太,你最近吃的好么?”赵阳问。

    “没心思吃饭,”老太太说道:“一块咸菜疙瘩,我能吃好几天,一顿饭也就能吃一小块馒头,半碗稀粥。”

    “你天天就吃馒头咸菜?”赵阳皱眉问道。

    “唉,我一个人在家哪有心思做饭,也吃不了几口,剩下的都馊了。”老太太叹道。

    “你儿子呢?”赵阳问。

    “我儿子跟儿媳妇去非洲打工了,还有两年才能回来。”老太太说道。

    这下,赵阳看了张袖儿一眼,然后说道:“奶奶,我给你开几副药,你拿回去喝了,我包你好。”

    “真的?”老太太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赵阳的话。

    赵阳竟然说她的病能好!

    这些天她天天照镜子,感觉自己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找张袖儿号脉,张袖儿也没号出来什么,所以她便觉得是张袖儿在瞒着她,她肯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这样一来,老太太天天在家瞎琢磨,晚上做梦又经常梦见死了十年的老伴,再加上饮食缺乏营养,身体是每况愈下。

    她每天都来瞅两眼,看看赵阳回没回来,只有赵阳给她看过了,她才能放心。

    “您这是小病,容易!”赵阳笑着说道。

    “你小子可别骗你宋奶奶。”老太太认真说道。

    “奶奶,我没骗你,真的,你把药拿回去按时喝了,肯定就没问题了。”赵阳笑着说道。

    “那好吧。”老宋太太点了点头。

    接着赵阳便开了个安神的方子,让秦夕和秦岚去抓了药给老太太,等老太太走了,赵阳对张袖儿说道:“袖儿姐,这老太太要是没人伺候的话,真活不了太久了。”

    “你的意思是……”张袖儿有点不太明白。

    “我给她开的是安神的药,她现在主要是孤独,身边没个人陪着,觉得活着没意思,连饭都懒得做,主要是天天想死去的老伴,这就死得快了。”赵阳说道。

    “那怎么办?”秦夕和秦岚两姐妹急忙追问。

    “她不是有个孙子么,哪去了?”赵阳问。

    张袖儿沉思了一下,说道:“上次她来看病的时候,说是儿子和儿媳妇去非洲之前把她孙子送到县里的姥姥家了。”

    “三个办法。”

    赵阳竖起三根手指,说道:“要么把她孙子接过来,让她照顾着,这样老太太还能有个活干,要么告诉她儿子她妈要死了,回来晚了就可以直接奔丧了,最后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那就是给老太太送条狗,有个伴儿总比没有强。”

    “这……”张袖儿愣然看着赵阳。

    “只有这三个办法了啊,那安神的药虽然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也不能天天喝,老人脏器本来就弱,天天喝肯定不行的,找人陪她,让她有点事做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赵阳说道。

    “那我觉得还是把她孙子接过来比较好。”张袖儿说道。

    “她亲家不会也只有姥姥一个人吧?”赵阳问。

    “应该不会,听说她孙子的姥爷和姥姥都还在,身体也不错,在县里还开了个小超市。”张袖儿道。

    “那就没问题了。”赵阳点头说道:“晚上我跟爹说一声,把这事儿丢给村委会得了。”

    “嗯,这样最好。”张袖儿点点头,说道。

    听说赵阳回来了,村里的重病号都闻风赶来,邻村的一些重病号得了消息也立刻启程往医馆赶来。

    这下,赵阳重伤未愈,却忙活了整整一天,等到了晚上六点多才关门回家。

    回家之前,赵一山就知道儿子回来了,这么多天没见,他也挺想赵阳的。

    到家的时候,张袖儿正在厨房做饭,而赵阳则盘腿靠在墙头,打坐调息。

    这骨伤最难愈合,赵阳忙了一天,回家脱了衣服便发现纱布上都是血。

    之后他便让张袖儿帮他把药换成了自己的方子,等张袖儿去厨房做饭,他便开始运功调息,利用真气催动药力来消除肋骨附近的淤肿。

    不过赵阳早就换了身衣服,所以老爹进门之后并没有发现。

    “赵阳啊,你一去就这么长时间,不是说好了一个礼拜回来一次么?”赵一山上了炕头,一盘腿,就开始教训起赵阳来了。

    “爹,我也是没办法啊,本来打算一个礼拜回来一次的,结果事情一个接着一个……”赵阳无奈说道。

    “村里有几个重病号都等着你回来呢,下午都看了吧?”赵一山问。

    “看了,”赵阳点点头,然后便把上午宋老太太的事情跟老爹说了。

    老爹听了之后皱眉沉思了一阵,然后便打了个电话,把这个事情交给了村委会的人。

    “你小子,连心理疾病都知道怎么弄了。”赵一山笑着说道。

    “没办法啊,这老太太要是再没有个什么人陪着,估计真要无聊死了。”赵阳苦笑说道。

    “人老了,没人陪着太凄凉。”赵一山点点头,说道。

    “听说她这孙子还有一年多就上小学了,不过到那时候,咱们村的老年活动中心应该建起来了,到时候全村的老头老太太都有个地方可以娱乐消遣。”赵阳笑着说道。

    “你小子,主意就是多!”赵一山赞道。

    “爹,修路的进度怎么样了?”赵阳问。

    早晨回来的时候,赵阳在村里转了转,到处挖得乱七八糟。

    没办法,修路就是这样,修的时候乱,修完了便干净整洁得一塌糊涂。

    “嗯,你小子找的这两个施工队是真靠谱,活干得非常痛快,你没听外面这声音么,都这个点了,人家也没停下。

    这两个施工队卯足了劲儿干,每天都干到半夜十一二点才收工。”赵一山说道。

    “那村民们有没有意见?这样可能会影响到他们休息。”赵阳说道。

    “儿子,你真是傻了,这路要是修好了,对家家户户都有大好处,而且你小子是自掏腰包给村里修路,大家感谢你还来不及,哪还好意思有意见,

    再说了,有困难自己克服一下呗,之前我让人买了一堆隔音耳塞,谁家嫌吵就自己来领,

    结果我买了那么多,根本没有几家好意思来领,所以我干脆叫人挨家挨户发下去了。”赵一山笑呵呵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