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镜司》最新章节 第八百五十一章 举国动荡(加班,才回来)

作者:剑舞秀 | 发布时间:2017-09-14 09:04 |字数:9109

    这个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在尸山血海的长老们意识中,苏千寻既然如此照顾尸山血海的人,愿意将楚人美和鬼潇潇都拉入最后的竞选阶段,那一定也是有所求的。作为受益方,他们理应有所回报才是。

    而同样处境的古沉等人的脸上就很精彩了,怎么说呢?整个竞选过程都给了他们一种有人在搞事情的感觉。从那奇葩的参赛规则和结果来看,可以说苏千寻是站在尸山血海一边的,但也可以说苏千寻更像是在发泄着什么。难不成这个至今未曾谋面的女王,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的在帮助尸山血海?只是,身为一国女王又有神器蜘蛛作为靠山,谁又能够强迫她呢?

    一切的答案都在皇宫之中,当所有人齐聚的时候,场面上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伙。

    荆棘、狄芸、金绝三女的队伍是一伙,易白芷和辛迪亚的队伍是一伙,鬼潇潇和楚人美自然又是一伙。呃,当然还有龙套女三人组,虽然她们的人数很多,但是无论哪一边似乎都下意识的将她们给忽略了。

    其实这龙套女三人组也知道自己等人在后台势力上根本不值一提,他们所希望的也不过是碰碰运气,万一理想实现了呢?

    白丝国的皇宫很华丽,也许是因为当政者是个女性的缘故,所以在风格上虽仍旧大气,但在细节上却多了一点柔美与艳丽的风格。众人一路向前不停走着,沿路风景虽然优美,可走着走着却越发深入。

    这回不光古沉等人感觉怪异了,就连一直以为白丝皇室青睐的众长老也有些心里打鼓了。难不成这最后的选拔地点在后*宫?

    男性皇帝的后宫都是女人和太监,那女性皇帝的后宫是什么?答案是啥都有!

    白丝国女王的后宫中不光有男宠也有女宠,但苏千寻比传统意义上沉迷美色的皇帝要更加的有节制。她对于床榻之间的沉迷有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娱乐了,例如高压点的琴棋书画,再比如民俗点的杂技相声等等,而这好大一片宫殿中也养了不少的艺人。

    所以表面看来在这里举办最后竞选的阶段倒也不算奇怪,但是大家却都明白,苏千寻是一个很形式的人。也就是说其非常的注重形式、礼仪,但凡重大事件必须按照祖制和规矩一丝不苟的举行,任何一点改变哪怕更加新颖了也会让她勃然大怒。

    试问这种性格又怎么可能会让竞选女王的事情在这里举办呢?

    “众位长老还请小心吧,这苏千寻虽然看似多为我们着想,但此地却处处透着诡异!”毛幽幽阴仄仄的低声提醒,她的一双大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危险的光芒缓缓从其中溢出。

    “不如让我先去其中探查一番。”花湖的眼珠子转了转好似颇为机灵的说道,说着身形缓缓沉入地下,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进入空间夹层之中。

    这一幕自然也瞒不过相距不远的古沉等人,众人对视一眼却是并未叫破,“大家小心,那个到处瞎游的老头子应该是去探查虚实的。若是他回来后脸色不对,其余长老有不再前进了,那说明这苏千寻的布置对他们有恶意,到时候他们若是想跑,那我们就出手阻拦。”

    小鱼轻声说着也同时将小雨召唤了出来,一走一过的时候悄悄在附近撒起了花粉以作不时之需。

    “若是他们并不害怕慌乱反而很开心呢?”金三装出一副土包子的样子左右乱看,出口的语气却颇为凝重。

    小鱼深吸了口气,“若是如此那我们就要小心了。另外,现在不宜硬拼,如果最后没有能够成为女王,那么马上放大!然后离开皇都再找机会!”

    众人点了点头,古沉手中也适时的多出了一个银色手提箱,“放心吧,大招已经准备好了,若这真是个陷阱,我保证让白丝国的人陪葬。”

    战十一见状接道:“在敌人的陷阱中跟尸山血海的长老硬拼的确不智,放心吧,战十二的外壳可以抵御核弹轰炸,只是这之后他很有可能会暂时失去战力,所以等轰击结束必须马上离开,不可耽误!”

    众人脸色越发沉重,倒不是说他们未战先怯,而是这竞选的种种过程,实在让他们有些阴霾。

    话说花湖坐着自己的时空巨鲸于空间裂缝之中不停的向着后*宫深处游去,看够了无数宫女的裙底、瞥过了好多侍卫的鞋跟,他终于是找到了地宫的入口。一种黑暗而深邃的恐惧触感突然间就笼罩了他。

    这种恐惧仿佛是穿透了空间直接降落在他的心里脑海一般,使得之前还无所畏惧的他整个身体马上就僵直了!

    呼嘶!花湖狠狠的吸收了一口冷气,终于恢复之后想要继续探查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时空巨鲸竟然畏惧不前了。

    “你怎么了?”花湖慌忙问道,在他的印象中还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一种源自于食物链顶端的天然恐惧突然间传递进他的脑海,花湖在愣了一下后却也明白了,在黑暗的深处有一个等级远远超过它的怪物。

    花湖再次深深凝视黑暗的地宫深处,虽然周围仍然不时有宫女侍卫进进出出好似在准备着什么并且好像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但花湖还是很简单就想到了里面那所谓怪物的身份,毫无疑问,就是那只神器蜘蛛!

    难道这就是第三阶段吗?让那神器蜘蛛直接选择?可到底选择的机制是什么呢,完全碰运气的话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花湖犹豫再三终于没有敢再向前,转身很快就回到了队伍之中,当他缓缓从地下浮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花湖顿了顿在众位长老的掩护之下,悄声说道:“这一次很可能要直接面对那只神器蜘蛛了。除此之外,其它事情倒是并没有什么异常。”

    一直不曾说话的鬼潇潇突然间回头,双眼闪烁着一种骇人的精光,“以我们的修为直接面对天道级别的神器蜘蛛,这就是最大的危险!”

    众长老无言,过了一会儿楚人美开口道:“那该怎么办?都已经到这里了,而且从之前的事情看,苏千寻是站我们这边的,难不成因为畏惧天道级别高手的实力而退缩吗?何况我们都知道,那只神器蜘蛛是没有主人的,只要我们不主动攻击它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不错不错,鬼长老无须紧张,那神器蜘蛛只要不主动招惹就不会进攻了,只要我们安分一些就好。”花倾颜紧接着赔笑道,那表情很是有点谄媚。

    鬼潇潇不再说话却是脸色依旧冷峻,好像这一次参加竞选不是什么好事而是赶赴刑场一般。

    不远处的古沉等人看着却是有点迷糊了,“那个花湖脸色严峻,眼神中似乎还残留有一些恐惧,这是遇见鬼了?”战十一嘴角抽了抽,却是完全看不懂了。

    小鱼紧盯着的双眼一眨不眨,过了一会儿答道:“那个花湖他遇见了神器蜘蛛,之后被吓回来了!”

    古沉望着他饶有兴趣的嘿嘿道:“想不到你小子还会读唇语啊!”

    “孟晓也会,唇语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技能,我是在监狱练出来的。那些狱卒往往以为我在发傻,但其实我是在偷偷看他们说话,以此来了解外面的信息。这种技能虽然不算罕见,但有时候会发生奇效,尤其是对手大意的时候。”小鱼收回视线却是望向人群中的胡杏,“你的奶奶既然当初是白丝国人,那么应该对尸山血海也有些印象吧,我发现这些长老平时还好,但刚刚鬼潇潇一说话,好像他们就都为其马首是瞻了,这是为何?”

    胡杏闻言眼神着重的看了一眼鬼潇潇的背影,解释道:“你们有所不知,尸山血海众长老之中,彼此间的实力半斤八两谁也不服谁,但是有一个人却是最强的,那就是鬼潇潇!这鬼潇潇平时不善言辞且对俗物没有兴趣,这点与她的同胞姐妹完全不一样。毛幽幽的能力诡异、心思毒辣,平时血海之中许多残忍的主意都出自她手。所以这两姐妹可以说是血海众长老中的首领,一文一武很是难对付!”胡杏说着顿了一下,补充道:“还有一点,据我奶奶说,她年轻的时候这鬼潇潇与毛幽幽就已经存在了!”

    众人一惊,年龄就是优势、就是资本,这话不光是形容年轻人的,同样对于那些老而弥坚、老而不死的妖孽有效,这种人越是年纪大越是强大的不可理喻。

    “仔细想想,当初他们伏击孟晓的时候,除了毛幽幽用出了傀儡外,这两姐妹似乎都没有用全力啊!”金三摩挲着下巴有些苦恼,这幸好之前并没有贸然的上去跟毛幽幽对抗,否则说不定会被阴到呢!

    白三刀双手负后,眼神凝重,“所以,在我们这么多人摆出一副厮杀状态的时候,他们仍旧不急不缓,甚至于损失了鹫常和耿键之后,他们也依旧觉得自己有胜算的原因,就因为他们是真的还有许多杀手锏呢!”

    “那我们怎么办?转身逃吗?”金三摊了摊手怪叫道。

    “我倒是觉得,可以继续下去,嗯,怎么说呢?我没有那种危险的感觉,反而有些兴奋啊!”古沉突然间古怪的嘿嘿笑道。

    “你是不是手里牌多起来了,所以人也就跟着飘了?”金三一脸嫌弃的摸了摸古沉的脑门,没发烧啊?

    古沉一把拍开金三的手掌,“老子健康的很!别把你手上的细菌传染过来,还有,我刚刚得到了信息,雪嫣然快来了!”

    众人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知道的?她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古沉得意的从怀里掏出一只冥蝶,众人见状恍然,这冥蝶有些类似与电话虫都是罕见的能够远距离通讯的魂宝,而且这冥蝶基本上独属于孟晓一系的人马。

    “刚刚武渺跟我联系了,说雪嫣然如今已经拥有了地道级别的高级战力,而且几天前她就已经离开了玉虚宫去拜祭孟晓,若是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到达白丝国,甚至于现在已经到了。也就是说我们马上就要多出一个地道级别的强者,那还怕个毛啊!”

    古沉的表情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就像是在和众人疯狂的抛着媚眼。金三强忍恶心问道:“你咋就能够确定她快要到了?”

    古沉得意的再次将手伸进怀中,掏出了一张半透明的卡片,笑道:“这是青姨给我的借书证,刚刚青姨也跟我联系了,说是孟大叔和雪嫣然一起失踪了,估计两人是一起过来的,而以他们的修为,算算时间如今应该就在白丝国境内。那么你们说,这段时间白丝国最大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要是雪嫣然会不会来干掉那些参加竞选的长老?”

    众人面面相觑,好像说的挺有道理的,金三却是一脸别扭的问道:“那凭什么青姨将借书证给你啊?我们关系都不错啊!”

    古沉耷拉着眼皮哼道:“谁让你们参加完小孟的葬礼之后就消失了!最后给他守灵七天的可是我和玉珑儿,而且我还表示肯定要去报仇,那青姨自然要给我些特殊照顾喽!唉?对了!”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起来玉珑儿也该隐藏在皇都的某一处,我们真要是动起手来,她也绝对是我们的一个助力。”

    说起来这两条通讯来的也是巧,司无殇没有能够将雪嫣然带回玉虚宫,这事让玉虚宫的一众长老护法都很生气,不过因为青家的护佑却也没想过真的死磕,就像是之前面对尸山血海那般的处理方法,重要的始终是玉虚宫的面子。所以在司无殇回转玉虚宫的第二天,玉虚宫就已经发布了公告,将雪嫣然逐出玉虚宫,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玉虚宫的弟子了。

    这事闹的挺大,只是因为白丝国国民的视线始终都关注在选拔女王的问题上,所以甚少有人提及,古沉等人才会一直不知道。

    虽然玉虚宫在这件事上做的不是很大气,但武渺却是一直以来孟晓的死忠粉,于是这冥蝶一直都没有收回来,当司无殇将雪嫣然逐出玉虚宫的时候,他便开始跟古沉联系了。

    至于青玄音的通讯就有些戏剧性了,毫无疑问,这借书证交给古沉就是一种浪费,这货从来不曾从青玄音的图书馆中借出哪怕一本书看,甚至于将这借书证收起来连看都没怎么看过。青玄音的通讯早就发出了,只是古沉根本就没有看过。这次发现借书证的异常还是因为刚刚去拿手提箱的时候瞥了一眼后的结果。

    毫无疑问,古沉的话让众人又有了些底气,尤其是听到雪嫣然那地道的修为时,信心就更足了。与尸山血海长老们的紧张相比,这一堆人的表现显然要更加轻松愉快了。

    与此同时,在距离尸山血海山门还有不足百里的地方,孟千凡和雪嫣然正快马加鞭的前进着,雪嫣然依旧是那一副冷冰冰谁都欠了她八百万没还的样子。而孟千凡就有点欲哭不得的感觉了。

    “我说闺女啊,你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至于吗?”

    雪嫣然淡淡回头道:“城市之中多是尸山血海的探子,若是发现我们定然会报告回去,到时候我就没法进行偷袭了。”

    孟千凡翻了个白眼,“没法偷袭你可以就那么打上去嘛!”

    雪嫣然得意的冷哼道:“我只是承诺报仇,也就是说我的目标只有撼山破一人,才不会傻到将整个尸山血海的人都打一遍。”

    孟千凡彻底无奈了,“你只要将这一身刺眼的嫁衣脱掉,然后再简单化妆一下,估计就没有人会注意你了。还有,你就不怕撼山破不在尸山吗?咱们总该进趟城弄点情报吧!万一你敲门人家不在,那多尴尬!”

    雪嫣然低头瞧了瞧红的刺眼的嫁衣,却摇头道:“这是她的坚持,我没有办法。另外,哼,那些地道的强者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多半都是不会出山的,这一点我敢肯定,所以不需要获得什么情报了。”

    孟千凡抿了抿嘴,只能紧跟着雪嫣然一起向尸山血海的山门疾驰而去,完全不知道远在皇都古沉等人的期待。

    ……

    白丝国与铁国边境,一只部队悄然的集结在了一处山谷之中,这山谷几乎与边境线平行,若是不绕一下是没法看清其中的场景的,这只部队一袭玄色铁甲正装,刚毅的眼神完全就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才拥有的特质。

    为首者一身褐色长衫,双手负后挺胸抬头,双眼微闭像是在倾听着风的声音,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若是古沉等人在此一定可以认出他来,正是李子修那个精于算计的哥哥李子雒!

    不知多久,一连串的疾驰声响传来,急促的马蹄到达身边停止,“禀报将军,刚刚收到线报,白丝国边境五色军全部开拔,目标方向似乎是……尸山血海的山门方向!”

    李子雒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但更多的还是疑惑,问道:“白丝国的新女王诞生了?”

    那探子愣了一下摇头道:“还没有,据说已经进行到了第三阶段,也是最后的阶段。我国的狄芸小姐进入了最后阶段。”

    李子雒闻言眉头更皱,“五色军分为金蛇、青蟾、赤蜈蚣、白蜥、和黑蝎五色部队,乃是白丝国守卫边境的最精锐部队,平时哪怕是内陆地区打成一锅粥了也不会插手,这一次却全都朝着尸山血海去了,为什么?”

    李子雒的自言自语没人能够回答,寂静良久,李子雒终于算是想通了什么,转头对传令兵道:“我写个折子你马上交给陛下,记住!要亲手交给陛下!”

    “遵命!”

    ……

    五色军的抽离在白丝国不可抑制的造成了一片恐慌,人们在好奇五色军的最终目的地时,也同时担心了起来,因为没有了五色军的阻挡,先不说铁国会不会趁机做些什么,那些狮妖国的大军就很让人担心。更不用说一直被五色军震慑的海盗了!

    也许各国的军队还会稍稍忌惮一下,但海盗可不管那么多,一旦发现驻扎在港口的五色军不在了,那他们肯定回来港口捞一票的。

    而事实就像是白丝国百姓担心的那样,海盗真的来了,一艘艘海盗船上站满了哈哈大笑的汉子,他们的修为不弱很有一些入道境的高手。

    远远发现海盗踪迹的码头百姓在心中一片苦涩的同时,却也只能马上收拾收拾跑路了,他们知道一旦让这些海盗上了岸,那不光自己小命不保,财产和妻女怕是都会被掳去。

    今天的海盗们心情爽了,一个个高声呼喝得意大笑,他们是不知道为何五色军会走,他们也不关心。他们只是知道,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和美女在等着他们。他们要杀人放火、要**捋掠、要……“啊!”

    一声惨叫回响在海面上,剧烈的爆炸在瞬间就将一艘海盗船变成了火球,一个个海盗带着一身火焰纷纷往海里跳。

    其它海盗见状哪里还不知道受到了袭击,在一阵慌乱的呼喝之后纷纷四处张望,而寻遍整个海域却只有海平面远处驶来了一只硕大的游轮。

    这游轮真的巨大无比,他们的海盗船跟这游轮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只是那么远的距离,它到底是怎么将海盗船击沉的?

    轰!有一艘海盗船变成了火球,接着是第二艘、第三艘、第四艘,海盗们惶急的不停向同伙们求救,然而这诡异的攻击却从未曾停止,爆炸一次接一次毫不停歇。同时跳进海中的海盗也越来越多,他们没有了船只根本就没法游回老巢只得都朝着岸上游去。

    而等他们终于在火光与爆炸中游上岸时,回头看见的却是一艘巨大如黑色圆筒状的奇怪船只,更奇怪的是,这艘船竟然是从海里浮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