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2226章 调查组的意义所在

作者:天机变 | 发布时间:2017-09-13 23:14 |字数:4543

    李云天这一放狠话,政委心里其实挺不得劲。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跟李云天怎么样。

    这样的老同志,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跟老同志们较劲。

    直到将李云天送出了门,政委的脸上也一直都是带着笑意的。

    李云天走后,政委脸上的笑意已经看不到一丝半点。

    他阴着脸走到了办公桌后,抓起桌面上的电话,拨了一串电话号码。

    “赵师长,你给我的报告,你确证是在吴贵宝之前?”

    “肯定的。政委,你难道还信不过我?”赵师长信誓旦旦。

    “好。我信你这一回。”政委不想跟赵师长说太多。只要他能确定这个报告是真的于吴贵宝将送审报告递过来之前的就可以。

    至于别的东西,那是另外一回事,他完全可以忽略掉!

    现在在李云天的面前夸了海口,他也没有了退路,只能是一条道儿走到底了。

    接下来,军本部里就开了一次会。

    这次会的内容就只有一个,论证一下送审报告的早与迟。

    大致的意思,政委没有开口,而是找了一个能说话的人,将整个议题说了一遍。

    现在不是讨论要不要将吴贵宝送来的报告往上递,而是要讨论这个报告是不是吴贵宝窃取了集体的成果,要据为己有!

    这个事情的性质挺严重的,而且涉及的又是一等功的申报者。

    两位军本部的主官全程依旧是一言不发,保持着原有的状态。

    在开会的过程之中,政委的目光好几次瞄向了付强余。

    付强余也还是那样的一幅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

    但他明显感觉到了政委的目光。不过,付强余却一直没有抬眼和政委的目光相对。

    现在没有这个必要。

    李云天这个老班长,将大致的情形已经跟他说过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没有态度。

    没有态度有时候,其实就是最好的态度。

    除了付强余有限的几个人之外,会议室里的人对于吴贵宝的这个一等功都不怎么感冒。

    现在一听出了这个事,那讨论的结果自然就是要彻查这件事。

    先且不论查不查得出来结果,只要这个调查组一成立,至少会冻结一等功的申报。

    每年的申报都是有着相当严格的时间限制的。

    只要错过了这个时间,就算是调查组没有查出来任何东西,也就达到了不能申报的目的和结果。

    会议的决定最后就这么被记录了下来。

    调查组的成立,超乎寻常的快。

    会议一结束,第二天,调查组的成员便就已经确定了。

    在常委会上,政委提议付强余也参与到调查组之中去,但是被付强余给推掉了。

    “大家都知道我是比较偏向于申报一等功的,现在既然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也说明我的眼光有问题。对这个事情, 我打算好好的自省一下,如果首长们同意,我就不参与了。”

    “也好。老付你可能最近比较累,休息下也好。只有精神好了,才能更好的为人民和全军服务嘛。”

    调查组成立之后,立即便开赴了军地指,在军地指里驻了下来。

    安天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变化。

    李云天第一时间将事情告知给了安天伟,安天伟当时想了想,没有吱声。

    如安天伟所料的,这个调查组来的很快,进驻到了军地指之后,首先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建议江成龙先将吴贵宝和安天伟的职务暂停,以配合调查。

    “可以!”江成龙一点也没有打短的答应道。

    章儒也表示全力支持调查组的工作。

    调查组对军地指的两位主官这么配合也觉得挺高兴,于是调查工作便于这样的相互配合良好的氛围之中展开了。

    江成龙出了指挥部之后,脸立即就黑了。

    “你说安副指挥这到底是想闹个什么名堂?哪有别人都已经查到了自己的头上,却还要全力配合?傻了吧他这是?”

    “哎呀,老江啊,你想想看,我们的江副指挥什么时候干过吃亏的事情?既然他想要这么干,那一定友他想要这么干的理由。”

    “啥理由啊?我看他这是虎!”

    “我也不知道啊。那个臭小子,有时候作事,弄得我都提心吊胆的。我是真不知道他这个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两位军地指的主官,对安天伟的这个安排一点也摸不到头绪。章儒想的比较开,既然摸不到头绪,那就索性不去摸。

    吴贵宝和安天伟,被调查组的人叫进去了指挥部谈了几次话。

    谈话的内容其实没有半点营养,说白了就像是没事时候的闲聊天!

    聊完之后,吴贵宝和安天伟就再也没有被调查组的人叫去过。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来这儿就是找我们扯闲篇的?”吴贵宝糊涂了。

    安天伟心有所感。

    看来调查组真正弄清楚真相的意愿不怎么强烈,呆在这儿,其实就是装个样子。

    但是,你要是从表面上看,那分明应能感觉到调查组那叫一个忙,天天的资料许多,搬来搬去的。

    这比破重案要案还要声势浩大。

    以江成龙的眼力,都给调查组的声势给弄懵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江成龙一脑门子问号。

    章儒则已经心里有数了。

    看来调查组的真正目的,就是一个拖字。

    再想想一等功的申报时间,只要这个时间限过了,调查组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看来,这一次上面也不想将事情做的太绝。”章儒叹口气道。

    原本,调查组这次来调查的内容,要说起来性质挺严重的,这么摆明了态度,是想让军地指的人放心。

    至于吴贵宝和安天伟,大概也是要给他们看这个态度。

    但是,调查组进驻军地指的本身,也是一个态度。

    这个态度就带有很浓重的警告意味了。

    吴贵宝和安天伟如果老老实实的听话还好,要是不听话再乱搞事情,调查组就会由虚查变成实查,到时候,想要找你点错处还不容易?

    这就是调查组存在于军地指的真正意义所在。

    章儒将这层意思透给了江成龙,江成龙拉着脸一声不吭的走了。

    章儒也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默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