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羡慕

作者:期度 | 发布时间:2017-12-08 07:22 |字数:3431

    雨晴和雷华被强行推进马车,与杨兴和小梅对面而坐,袁方坐在两人中间,左看看右看看,抬手搂住两人的肩膀笑着说:“你们终于回来了,怎么样?路上顺利吗?”

    被袁方搂着肩膀,雨晴刚毅的脸上泛起一丝庹红,面露娇羞,不过却没有躲避,在这一刻,身体的寒冷一扫而空,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一般温暖着她的灵魂和身体。

    雨晴很享受这样的亲昵,虽然她知道袁方的本意,但她还是很开心,能和他如此亲近她已经很满足了。

    雷华一边伸手烤火一边重重点头说:“嗯,挺顺利的,东州全是咱们的人,谁敢跑到咱们的地盘找我们麻烦。”袁方想想也是,自己的话问的有点多余。

    雨晴摘下手套戳了戳手,看着小梅说:“小梅好像清减了不少。”说完,撇了杨兴一眼,没有外人在场,雨晴又恢复了往日的直爽。

    小梅含笑说:“雨晴姐,我这是减肥,保持身材。”

    雨晴失笑:“你这小身板还用减肥?倒是雷华应该减减肥才是真的。”

    雷华瓮声瓮气不满说:“我可不胖,我这都是肌肉不是肥油。”

    杨兴拍了拍雷华结实的胸口,笑着说:“没错,都是肌肉。”

    袁方掏出几根雪茄分给众人,瞪了正要开口的小梅一眼,夹了块通红的木炭先给杨兴点着,然后是雷华和自己,最后一边吐着浓烟一边看向雨晴说:“来,点上尝尝。”

    雨晴没见过雪茄,可她不傻,以前她见过袁方和士兵抢烟袋锅抽,这种味道如出一辙,她一下就猜到这种古里古怪的东西是什么了,不由皱眉说:“我才不抽呢,你们也少抽点,太呛了。”

    杨兴拉开一侧的车窗让烟气流通,跟在马车边的小太监见车内浓烟滚滚被吓了一跳,急忙跑上前查看,见里面的杨兴正叼着雪茄眉开眼笑指指点点又急忙退开。

    大梅关上车窗,不满说:“他们又在抽那个雪茄了。”

    万春芽抽了抽鼻子埋怨说:“姐夫他们也真是的,小梅还在车里呢。”

    闫月捂着鼻子说:“这味道实在太难闻了,这么远都能闻到。”

    关啸云骑着马,问着前方飘来的淡淡烟草味道,使劲吸了一大口气,一脸享受说:“这味道,真带劲。”接着,凑到车厢旁边敲了敲车窗,咧嘴讷讷说:“春芽姐,给我也来一个过过瘾吧。”

    万春芽白了关啸云一眼,打开脚下的盒子随手抓了一大把雪茄递给关啸云说:“抽吧,赶紧抽完,抽完就没有了。”

    关啸云接过雪茄乐得嘴都快合不拢了,将多余的小心翼翼揣进怀里,留下一根吊在嘴里,想了想,还是没有点燃,这种正式场合他可不敢太过分,别看袁方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抽雪茄,那些都是什么人?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书记官能比肩的。

    桑柔见关啸云踌躇的样子,忍不住鼓动说:“小云,喜欢就抽嘛。”

    关啸云傲然说:“你当我傻呀,我留着回去再抽,对,等晚你们值岗的时候去你们房间抽。”

    结月怒声说:“你敢。”

    关啸云仰头望天,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说:“有什么不敢的。”

    于静秋见双方又要开吵,皱着眉制止说:“你们几个都消停点,这不是在家,那么多人看着呢。”于静秋在众人之中威望十足,她一开口桑柔、结月和关啸云顿时没了声音。

    说是十里亭,其实距离帝都没有十里,没多久,队伍抵达帝都城门。城门处,雷华带着麾下五千骑兵分列两旁,目送一路同行的女兵进城后,只带了随行的卫队跟在其后,其他的大部队则是前往城外的军营修整。

    和雷华不同,雨晴和麾下的女兵将会进驻皇城,充实皇城的守卫力量,也代表所有东征的将士接受百姓的检阅和赞美。

    事先的宣传加上帝国的推波助澜,百姓们又一次聚在街道两旁,欢迎浴血奋战的将士凯旋,上一次袁方回归,只有几百女兵,显得有点单薄,这一次,雨晴带着五千女兵回归,气势就截然不同了,尤其是有些女兵们身上的盔甲还残留着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看一眼,就不难想象战斗的残酷和军人的勇武,这个季节没有鲜花,有的只是百姓们的热情和赞美,毫不吝啬的送给这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这些,比任何的鲜花更加鲜艳,更能温暖将士们的心灵。

    袁方坐在杨兴的马车里,看着路边热情的百姓酸溜溜说:“这次好像比上次人更多了。”

    小梅眼嘴轻笑:“哥,你羡慕了?”

    袁方点头:“作为一个军人,这是最大的荣耀,说不羡慕那是假话。”

    杨兴调侃说:“那刚才让你和雨晴他们一起你为啥拒绝呢?”

    袁方耸耸肩:“我可不想抢她们的风头,这是她们应得的。”

    一路无话,在赞美和掌声中,一行人回到皇城,雨晴将女兵们安排到军营修整,然后和雷华一起前往宣政殿复命。

    简单走了个过场,杨兴当众给予此次东征最高的评价,一众大臣纷纷附和,然后,然后就这么散了。

    走出宣政殿的袁方一脸的茫然,挠着头对身边的雨晴说:“就这么完事了?”

    雨晴不解问:“不然呢?”

    袁方诧异说:“不是说有封赏吗?这小子不会是想赖账吧?”雷华以前就是个小军官而已,从来没进过皇宫,对于这些自然也不清楚,同样疑惑的看向雨晴。

    雨晴失笑说:“今天是复命,封赏要等军部核查统计后才行,姐夫,你也太着急了吧。”

    袁方郁闷说:“还有这么一说?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起了个大早,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还冻得够呛,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

    一个小太监过来,毕恭毕敬的行礼说:“袁大人,两位将军,陛下在左书房召见。”

    袁方眼睛一亮,大尾巴狼一样对小太监挥手说:“前面带路。”雨晴白眼狂翻,鄙夷的撇了袁方一眼,这货什么时候也学会摆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