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杀戮

作者:东方鹏宇 | 发布时间:2017-07-18 05:29 |字数:11967

    姜维杰虽然没有和摄魂师对战过,但是传言同样听说了不少。同等级的武者和摄魂师,一般不是摄魂师的对手。姜维杰不知道羿锋是五星低阶还是五星高阶,但是他已经不敢有任何小视力。

    同样的,望着虚空之中散发庞大威压的能量拳身,静云宗的弟子一个个也担心了起来,即使是凌玉雅也眼神凝重。五星摄魂师和将级武者,这才是羿锋的底牌吧。柳然,我就知道,你的弟子不会如此的简单

    诗黛儿也张大的她诱人的樱桃小嘴,对于她自认熟悉的锋哥哥,没有想到他还留这么一手?五星摄魂师他藏的可真深,圣地怕是没有一个弟子知道吧。

    “锋哥哥真坏,居然连我也不告诉,害的我白担心了。”

    ……

    在众人心中各自转着不同的心思时,羿锋也控制着摄魂术组成的拳身,向着姜维杰就砸了过去。

    “喝……”

    姜维杰大喝一声,重剑猛的从地面之上拔起。连带着碎石一起带起,以破天之势,向着他迎来的拳身挡了过去。

    “碰……”

    整个虚空为之震动了两下,实力微微低点的人,情不自禁的捂住耳朵,风沙被飓风席卷而起,劲气砸出的碎石到处肆虐。那些靠近角斗场边围的人,也放弃站立打大树,向着后面疾飞出去。

    道道劲气和碎石直直的轰在大树之上,打出一个个树洞,树叶和枝条更是被绞的残破不甘。

    最靠近角斗场的场中的主席台,更是承受的莫大的攻击,凌玉雅不得不挥手把劲气和飙射的碎石风沙挡在外面。

    可是,如此还没完,被姜维杰击散的拳身之中分理处一道魂力,化针向着他狠狠的就刺了过去。姜维杰连退数步,挥舞着重剑挡住了那是魂力,这无声的攻击被挡住,没有起一点波澜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姜维杰收剑站立原地,如同一颗大树般稳健,他看着羿锋淡淡的说道:“你应该是五星低阶吧!”

    “如果是高阶,那你现在就是如此的稳健站立了!”羿锋肯定了姜维杰的猜测,静静的看着姜维杰,任由余劲吹着他的发丝和衣衫,颇显潇洒。

    “摄魂师!果真诡异!”

    姜维杰吓着评论,重拳攻击之后,还能同时施展魂针。一般人根本防不胜防,何况他没有忘记羿锋还是一个武者。

    “此时的你,才配做我的对手!”

    姜维杰淡淡的说道,他的眼中只有战,胜负不在他的计算当中。尽管凌玉雅希望他胜,他同样不在乎结果。

    “是吗?那你再试试我这招!”

    羿锋说完之后,魂力凝聚成针,一道道魂力组成数道魂针,向着姜维杰就直攻了过去,与此同时,虚空之中隐隐再次凝聚出一个拳身。

    姜维杰魂力包裹他的识海,斗气覆盖全身,灰色的斗气铠甲如同一层厚厚的土,把他包裹其中,手上的重剑挥舞,挡住带起一道道涟漪的魂针。姜维杰虽然肉眼看不到魂针的攻击路线,但是魂针却挡不住他的感知。

    “轰……”

    能量重拳向着姜维杰狠狠的砸了下来,姜维杰不得不收回重剑,向着重拳迎了上去,没有重剑的抵挡,姜维杰只能分离大半魂力,阻挡的魂针攻击他的气海,偶尔分散出斗气把连绵不绝的魂针挡住。

    “那你再接我这这一剑试试!”

    羿锋说完,纤虎剑猛的挥动,向着姜维杰的胸口直刺过去。

    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为姜维杰捏了一把汗,三面夹击,这如何能挡的住?这就是摄魂师的恐怖吗?

    “碰……”

    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姜维杰重剑猛的挥动,划过一道笔直的痕迹,轰散重拳之后,居然去势不弱,向着羿锋的利剑挡了过来。

    “铛……”

    羿锋连退数步,姜维杰脑海出斗气猛的暴涨,把所有魂针挡在脑外之后,他也向着后面倒退出去,重剑插在地面之上,划出深深的痕迹,这才稳住了他的身影。

    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感觉心血沸腾,这才是旗鼓相当的对决,这样的对决才刺激和震撼。

    “摄魂术——魂碎!”

    羿锋魂力猛的暴动起来,凝聚起来,形成一个漩涡,猛的爆发开来,整个虚空猛的震动了起来。

    姜维杰大骇,他也看出了羿锋的这招远不是刚刚摄魂术能抵挡的,他整个魂力顿时把识海包裹起来。但他刚刚做完这些,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让他的整个识海晃动了起来了,感觉头脑整个发蒙,头疼的厉害无比。

    就在姜维杰准备用着魂力驱散着这股感觉的时候,那股冲击力再次轰了过来,让他不得不稳固识海。

    “邪无剑!”

    羿锋没有放弃这个机会,斗气凝聚成点,向着姜维杰猛的刺了过去,姜维杰在挡着羿锋高级摄魂术魂碎的攻击,但是却也还能感受到羿锋疾驰而来的利剑。

    “啊……”

    姜维杰大吼一声,重剑力量大涨,向着羿锋一剑就扫了过来。

    “碰……”

    两剑对碰了一声,强大的力量一剑把羿锋逼开。

    “魂碎……”

    羿锋再次施展了一次魂碎,再次一剑欺身向前。

    姜维杰只感觉他头脑发沉,他尽管察觉到羿锋的利剑向着他轰击而来,力量丝毫不下于刚刚那一剑,但是他只能仓促的运转着力量前来抵挡。

    “碰……”

    姜维杰如此姿态之下施展的力量,如何比得上羿锋全力的施展。强大的冲击力,让姜维杰连退数步,步伐踉跄不已。

    “瞬移!”

    羿锋猛的消失,重拳碎破向着姜维杰轰了过去。

    不得不说,姜维杰强悍离谱,在如此情况之下,居然还能用着重剑抵挡羿锋的拳身。让羿锋一击无功。

    羿锋一咬牙,努力驱散这脑海之中的疲惫,再次施展出一次瞬移,一拳向着姜维杰狠狠的就轰了过去。

    “小心!”

    静云宗望着赶到姜维杰身前的重拳,一个个猛的站起身,提醒着姜维杰。

    姜维杰何尝不知道羿锋的攻击,但是此时他也来不及抵挡,只能运转着他能运转的所有斗气,向着羿锋挡了过去。

    羿锋的重拳绕过姜维杰的抵挡,直直的轰在姜维杰的胸口之上。可是羿锋还不放心,对于姜维杰他看的极高,王老的出拳技能被他施展道极致,对着姜维杰连轰了三拳。

    “噗嗤……”

    姜维杰狂吐一口血液,身体向着后面抛飞出去。

    “轰……”

    姜维杰带着他的重剑,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尽管如此,他依旧紧紧的握着那把沉重无比的重剑。

    “噗嗤……”

    伴随着姜维杰的一声吐血之声,凌玉雅也猛的站立了起来,她望着喷吐出来被鲜血染红的地面,拳头紧紧的握着,努力平息着心中的情绪。

    “败了!终究还是败了!”

    凌玉雅喃喃细语,面纱下的脸苦涩无比。第一战败了,第二战依旧败了,这对于静云宗来说是什么?怕是静云宗的威严会下降一大截吧。

    就在凌玉雅恍惚的同时,姜维杰的身子却微微动了动,用着重剑撑着身子,居然站立了起来。

    所有人一脸惊讶,同样包括羿锋,三拳的威力他一清二楚,羿锋自觉他被这样的三拳轰中,没有一周的时间根本下不了床。可是姜维杰却能站起来,果真强悍。

    这一幕,让凌玉雅也露出了希望之光。

    “还要战吗?”羿锋平静的看着姜维杰,他敬佩姜维杰。

    “你胜了!”姜维杰同样很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你的真实实力吗?”

    羿锋笑了笑说道:“你试试不就知道!”

    姜维杰说道:“我会的,不过下次见到你,败的人一定不会是我!”

    姜维杰眼中满是战意,望着羿锋炽热无比。

    “同样,那人不会是我?”羿锋淡淡的说道,眼神直视姜维杰。

    整个场中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音。一个个静静的望着场中的两人,听着他们的约定!对于羿锋,他们已经用不出形容词形容了。连败静云宗最杰出的两大弟子,这足以让他名震年青一辈的强者了!

    转过有些沉重的头,急速的运转凌神决恢复着消耗的斗气和魂力。连续的大战,特别是瞬移和魂碎的不断使用,让他的斗气和魂力消耗极大,身体疲惫不堪。

    “你!还要找弟子来挑战我吗?”羿锋目光转向凌玉雅,满是傲然之色。

    凌玉雅眼神复杂的望了羿锋一眼,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呵呵,车轮战本少向来不怕!你尽管来就是!只是,不知道你还能找到这么优秀的弟子来挑战我么?”羿锋语气中不乏讥讽。

    林墨见面前的小子这么猖狂,他暴怒道:“小子,你别忘记这是什么地方,哼,这是静云宗!你有什么资本嚣张?”

    “住嘴!”凌玉雅听到林墨的话,大怒的喝道。这等话如何能说出口?

    “哈哈!好!好!我倒是忘记了,这里是静云宗,一个打不过可以两个,两个打不过可以三个?这是你的地盘,要怎么对付外来人,还不是你们说了算?”羿锋大笑的说道。

    “咯咯!静云宗倒是好霸气。锋哥哥前来挑战,难道你们还想把他留在这里不成?啧啧,这就是静云宗的气度?输不起了?呵呵,以往静云宗总是一副代表正义的模样,原来骨子里和我圣宗没什么力量,但是我圣宗起码不是伪君子!”诗黛儿咯咯的直笑,闪身到羿锋面前,声音不大却能让所有人听见。

    林墨也知道他说错话了,一张脸涨红成猪肝色!

    诗黛儿看了台上的凌玉雅等人一眼,身上扶住羿锋,关切的问道:“锋哥哥,你没事吧?”

    羿锋挥手阻挡诗黛儿的搀扶,走向前对着凌玉雅说道:“呵呵,这是你的地盘,你要施展什么招式?本少接着就是?单挑?群殴?!我的命站在这里,有本事就来取!”

    “羿锋,你别太嚣张!”林墨虽然知道他刚刚说错了划,但是见羿锋这番不屑的模样,他忍不住大喝道。

    “嚣张?!”羿锋冷笑一声,看着林墨讥讽道,“本少就是嚣张你能耐我何?”

    “你……”林墨气急,脸色绷的通红。

    “师祖,弟子愿意前去挑战羿锋!”林墨跪倒在地,与此同时,主席台上的十余个弟子都跪倒在地,齐声喊道:“弟子也愿意挑战羿锋,维护我静云宗尊严。”

    “胡闹!”凌玉雅怒喝了一声,手猛的拍了一下椅子,椅子瞬间分崩离析,“都给我起来!”

    “弟子愿意维护静云宗尊严!”

    静云宗弟子跪倒在地面,再次齐声道。

    羿锋冷笑的看着这一幕,嘴角的玩味笑容更胜了。静云宗就是这般决斗的吗?!

    凌玉雅望着前面跪立的一排人,心头的怒火不断攀升。他们这么做不是给静云宗找回尊严,这是落静云宗面子啊。原本姜维杰挑战羿锋已经是种错了,怕是外面会传静云宗输不起。他们这般,更是会把静云宗推向仗势欺人的位置。特别是在羿锋连战两场之后,再次挑战。

    “呵呵,你不说话?那本少替你答应了!本少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替静云宗讨回尊严的!”

    “锋哥哥……”诗黛儿大急。静云宗的弟子都不弱,以羿锋现在的状态,要对抗这十余人,就是车轮战也能把他累死。

    羿锋对着诗黛儿笑了笑,眼神再次转向台上。

    见羿锋如此,诗黛儿站前一步说道:“我也想看看,静云宗弟子到底有多强?”

    羿锋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诗黛儿说道:“这是我邪宗的事情,你退回去。”

    “锋哥哥!我……”

    “回去!”

    羿锋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声。

    诗黛儿见羿锋的表情,她这才不甘的点了点,嘀咕了一声‘就知道欺负我’之后,闪身离开。

    “来吧!本少倒要看看,静云宗弟子到底有多强!”羿锋的纤虎剑划过了一道痕迹,望着凌玉雅说道,“希望今天我回去之后谈起此行,我家老头子不会感到太失望!”

    一句话,让凌玉雅脸色再次惨白了几分。

    “师祖……”林墨等人再次唤了一声。

    凌玉雅挥了挥手,不再搭理林墨,她瘫坐在椅子上,想起少女时期她还为静云宗传人的时候。柳然同样对静云宗的不屑,她感觉两幅图像重叠似的。

    林墨见凌玉雅这般模样,顿时大喜,翻身而起,闪身到台下,用着利剑指着羿锋道:“林墨前来挑战!”

    羿锋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你?!不好意思!你不配!还是带着你的那群师弟师妹一起上吧!”

    “轰……”

    所有人感觉脑袋被炸了一下,羿锋这是疯了么?静云宗弟子一起上,以他这般模样,如何能抵挡?

    嚣张!

    这是众人头脑中冒出的第一个词。而后才怀疑羿锋刚刚被打坏了脑袋了。

    林墨等人如何能受的了这样的挑衅,在静云宗他们也算的天之骄子,一向都是被人宠着。面对这样直白的侮辱,他们感觉心头的怒火狂飙出来。

    十余人抽出他们的宝剑,从主席台飞身而下,把羿锋包围在中央。凌玉雅望着这一幕,她没有说话,眼神静静的看着场中,反倒是水若云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一眼凌玉雅,见她不做声。水若云终究还是没开口。

    在树尖的几个老人,看着被包围住的羿锋,一个个古怪的看着凌玉雅说道:“难不成凌玉雅真的想除掉羿锋不成?”

    “也不是没这种可能,邪宗本就是静云宗的大敌。年青一辈当中出了羿锋这样一个怪才,她必定担心了。”

    “呵呵,我倒是你希望凌玉雅敢这么做。羿锋这人我清楚,一个很懒散的人,按照他的性子,刚刚打完水若云那一场就可以甩身走人了,现在还留在这,并且表现的这么傲气。怕是就是为的柳然那老家伙!要不然以他的懒散,爬这座山他都不愿意爬!”

    “孙老说的在理!凌玉雅要是真敢除掉羿锋,怕是柳然那老家伙直接杀上静云宗!毕竟,羿锋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啧啧,引起柳然和邪宗的怒火。我湛蓝学院不敢尝试!”

    “凌玉雅强则强,但是终究是个女人,这也难说,她说不定真的想除掉羿锋。要不然怎么不阻挡静云宗的这些弟子?”

    “呵呵,你们放心吧!单单这些弟子,要想除掉羿锋怕是不易!”湛蓝院长笑了笑,按照这种发展下去,羿锋必定到时候会丢上一颗噬灵怒爆,湛蓝院长倒是很有兴趣见到这些人看到噬灵怒爆之后是何等的震撼。

    呵呵,羿锋在湛蓝学院丢了一颗,在伯爵府邸丢了一颗。要是再在静云宗丢一颗。想来会十分有趣吧!

    几个老人见湛蓝院长笑的很古怪,他们一个个对望了一眼,不明白这老家伙到底在笑什么!他们很少见到湛蓝院长如此的笑容!

    羿锋扫了几人一眼,从戒指中取出几颗丹药,想也不想就抛入口中。

    周围的众人见羿锋在决斗的状态下服用丹药,没有一个露出鄙视之态的,毕竟连战两场之后。未曾休息一刻,就再战群人。别说服用几颗丹药,就是请帮手都没人看不起他。只不过,望着羿锋那几颗丹药之中颗颗都是高阶丹药,一个个忍不住嫉妒万分。

    因为丹药的缘故,羿锋体内的斗气缓缓的回复,脸上微微有着一丝血气,虽然比起全盛时期还差的远,但是比起刚刚虚弱的样子却好上许多。

    “一起上吧!”羿锋挥舞了一下纤虎剑,对着静云宗的弟子淡淡的说道。

    一句话让下面一片哗然,想不到羿锋真的要一己战群雄,这些弟子当中,不乏有着将级强者,加上一群的高阶师级,群战羿锋,怕是羿锋讨不到好!静云宗的弟子,不可能不懂合击之术,这让他们的实力更是大涨!

    即使是羿锋全盛状态下,他们都不看好羿锋,何况是羿锋连战两场的情况。

    诗黛儿也紧紧的握着利剑,全神贯注的望着场中的羿锋,体内的斗气缓缓流动,把神经绷到了极致,大有上前的想法。

    “锋哥哥,黛儿就再相信你一次!”

    诗黛儿心中喃喃自语,虽然羿锋创造的奇迹很多,但是心底还是颤颤巍巍。

    “我也想加入其中!”就在林墨准备动手的时候,嘴角还挂着血丝的姜维杰看着羿锋淡淡的说道。

    “你?!”羿锋疑惑的看向姜维杰。

    “是的!虽然围攻你我不屑,但是我想他们并不能把你的实力给全部逼出来。所以我想加入,看看我和你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姜维杰淡淡的说道。言语中对静云宗弟子丝毫不给面子,让林墨等人怒目而视。

    羿锋扫了姜维杰一眼道:“只要你的伤受得了,你就加入吧!”

    “我死不了!”姜维杰向前踏了一步,手拔起重剑挥舞了一下,却有着滞留之感,说明他的伤不轻。不过,那样的三拳,他还能站起来挥舞重剑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

    众人一愣,随即不住的苦笑了起来:这羿锋还真是猖狂的可以,丝毫不在乎多少人。这姜维杰虽然重伤,但是看他的样子显然是不在乎生死也要战,怕是发挥的实力还是相当恐怖的。

    “还有没有人要加入?我不在乎在加一个?”羿锋的目光转向水若云,显然这句话是对水若云说的。

    水若云望着羿锋的挑衅,她静静的坐在那,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她没有姜维杰那种不畏生死的好战,同样她也不认为有这种必要再加一人。

    这一战静云宗胜了又如何?只会落下一个人多欺人的名声!这要是败了……水若云心底苦笑:这还会败的话,静云宗的名声怕是会跌入低谷。

    “没有是吧?很好!”

    羿锋这才把目光转回林墨身上,淡淡的说道:“出招吧!”

    “你请!”林墨冷笑,倒是知道自己一群人已经站羿锋便宜,把率先出招的机会给了羿锋。

    “呵呵,我先出招,我怕你们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羿锋笑了两声,对着林墨说道。

    一句话嚣张和蔑视味道极浓的一句话,让林墨等人暴怒。一个个怒瞪的羿锋:“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让我们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的。”

    “既然你们要试!那就试吧!”

    羿锋没有再多的言语,体内的斗气轰涌而出,同时从怀中再次取出一颗丹药向着嘴里抛了进去。斗气直直的涌上纤虎剑之上,光芒大涨。纤虎剑在虚空划过一道道痕迹,在面前凝聚一道道能量。风声仔这一刻也猛的禁止下来,羿锋的气势开始慢慢的攀升了起来。

    孙老看到这一幕,他喃喃自语道:“羿锋这是施展雷霆破日剑了!”

    “雷霆破日剑?那是什么?”

    “地阶武技,你有么?”

    “地阶武技?”

    一个老人惊骇的大家,即使以他们的实力,想搞到这样的武技也难如登天,可是却有人在他面前施展了。地阶武技,那是何等强悍的存在。号称有排山倒海之势。地阶,天阶,以及禁法,这都是大陆让那些隐世强者都能为之疯狂的东西。

    “柳然那老家伙,家产还真是深厚!”几个老人忍不住嫉妒的心底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