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跳跃 第869章 竟然不是她

作者:青狐妖 | 发布时间:2017-07-18 06:22 |字数:5272

    不怪陈太元和剑舞怀疑,毕竟大长老一下强大到这种地步确实很异常吧,天下第一强者呢。再说当初大长老和霍世来以“沉睡”的方式来解释,禁止任何人进入打扰,真有些神秘。

    万一她是通过掌控进化控制器而暴增了修为呢?始祖说过,一旦掌控了进化控制器的话,掌控者的实力会暴增一大截的。

    陈太元并不怀疑星纱骗他,因为大长老眼中的星纱终究是个任性的孩子,就算为了保密也可能把最重要的事情对她暂时隐瞒。

    也无须再问星纱,只聊一些琐事和相思。大家健步上山越过当初那座洞窟般的殿宇,最终直抵山顶。越过大殿的时候,星纱说霍世来师叔还在闭关修炼,所以没去打扰,但陈太元早就查探到他的气息,均匀平稳确实像是在修炼之中。

    终于到了山顶,这里多了一座小阁子,陈太元上次离开之前尚未修建。纯粹的原木本色,四扇门全都打开,好让山顶的清新空气更加流畅的进出。到处都是雾霭渺渺,身在其中宛如仙境。

    阁子里面,一道出尘脱俗的身影端坐其中。身着朴素的道袍,双手交叠盘膝而坐。

    大长老沈月皇。

    缓缓睁开眼,这位当世第一强者大老远就感觉到了陈太元的到来。

    “你是算准了时间才来,一点不肯多陪我和星纱几天。”大长老似乎带着点小小的幽怨,起身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陈太元他们这些晚辈就没这个待遇了,两条长凳伺候。“这次是算准了几天之后就出去吧?”

    陈太元老脸一红,心道这么揭短儿可不好,挑拨得星纱不高兴吧。也难怪星纱在这里老发脾气,年纪轻轻憋在这里不能出去,偏偏陈太元还不来看她。

    大长老倒是敢直说,说白了她的身份类似于丈母娘,自然要为自家女儿出气。而陈太元又不敢说太肉麻的,剑舞在一旁呗。于是就像是风箱里的小老鼠,两头儿受气。

    “哪能啊,不信您问剑舞,我前多天就想来了,恰好遇到了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不是一件,是几件。”陈太元说,“一来是始祖死了,殷红茶小姐正式接掌血族。”

    大长老平静的面容竟然忍不住微微一颤,而后深深叹了口气。“合作时亲如兄妹,敌对时宛如寇仇……半辈子的朋友和大敌,可惜了。他这么一走,我这心里倒是一下子空落落的。还有什么大事?”

    虽然感慨,但终究一扫而过,她这份心境修为果然了得。

    陈太元点了点头:“还有外面乱象纷呈,人类阵营分成两股,加上咱们雷泽那里算是三股。而最重要的是,出现的城主联盟竟然邪恶至极,能够以怪异的虫子控制人类的大脑……”

    介绍了这些虫子的事情,大长老的脸色同样变了变。

    星纱觉得好奇,心道师叔本来就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气,进阶夏级之后更加如此。没想到陈太元来了之后就说两件事,竟然一件比一件让她震动。至少,星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大长老的惊讶之色了。

    “师叔?”看到大长老有些诧异,陈太元问了声。

    大长老微微点了点头:“真想不到,‘灵虫’这种诡邪恶毒之物竟会死灰复燃,看来真是要变天了。”

    陈太元和剑舞都精神一振,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见多识广啊!

    但是大长老还不敢说“见多”,因为她说这也只是古籍上所记载而已,只是和传说故事差不多。但这种传闻不见得荒诞,比如说寻找福地洞天这种事情不就被证明是真实的吗。

    “这种东西并非真正的虫豸,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存在。”大长老说,“这种灵虫控制的群体甚至单独成‘族’,古之所谓‘灵族’。貌似虚无缥缈的故事传闻,但其实应该是在上古时候存在过的。这东西比血族、尸族什么的更奇妙,消失也已经很久。”

    真是奇了。

    大长老叹道:“甚至这东西还已经进化到了‘虫将’的状态,更说明它们的不简单。”

    “什么‘虫将’?”陈太元他们三个都很好奇。

    大长老:“这灵虫根据成熟程度不同而分四种状态,虫兵、虫将、虫王、虫皇,都是古人在旧时的名字,自然以这种古时候的名号等阶来命名。”

    “其中虫兵大约就是蛹的状态,如你说那夜猫、刀锋什么的,脑袋里的应该就是这个。虫兵浑浑噩噩没有自主智慧,见风即死。”

    “虫将就是你说的卢卡斯这种状态,虫子已经开始拥有智慧,甚至直到主动冲进人的身体之中,占据宿主的躯体。那个夜枭脑袋里的灵虫也算是这个状态,只不过是刚刚步入虫将的状态。”

    “虫王,顾名思义会更强。据说躯体硬时如铁而软时如绵,刀砍斧劈都不为所动,但钻入人体之时却又能细长如线,防不胜防。”

    好家伙,要是遇到这玩意儿可就吓人了。细长如线,还不怕刀劈斧砍,那么抗拒念力的本事也会数倍增加……这还咋防啊。

    “至于虫皇,古籍上也只是留下个名字,并不知道这东西是否真的存在。”大长老说,“但都要防备了,毕竟单是虫王也已经极不简单,哪怕夏级强者疏忽大意也可能着了道儿吧。至于卢卡斯这样的秦级战士,遇到虫王的时候就会非常危险了。”

    大家都有点懵。

    大长老淡然笑了笑:“也不要吓成这样,你们可都是人类之中最强的一批了。若是连你们都怕了,那还了得。”

    不愧是当今至强,对任何威胁都不在意。

    陈太元甚至恶意猜测:大长老师叔肯定是掌控了彼岸舟,所以才这么自信!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实力会越来越强,自然也就越来越无需畏惧那些虫子了吧。

    而这件事终究不可避免要问,于是陈太元硬着头皮说:“师叔,还有件要紧的事……始祖说彼岸舟已经开启了,并怀疑是您掌控并开启了它,应该是真的吧?那舟啥模样啊,您让我们都开开眼界呗,嘿嘿!”

    连星纱都吓了一跳,竟然还有这事儿?这丫头显然一无所知。

    而大长老似乎更加惊讶,脸色骤变。星纱更奇了,心道这已经是师叔连续第三次震惊了啊,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

    因为这一次,大长老甚至忍不住一皱眉头站了起来!

    “此话当真?”

    “啊?您……不是您?”陈太元都懵了。看大长老惊讶的状态,应该不像是装的。真要是装的,那她却是可以拿至高影后的奖项了,演技太赞。

    “当然不是我!”大长老狠狠然攥紧拳头,“我常年在这方寸峰里,怎可能找到彼岸舟!彼岸舟应该在那方丈空间里,我一直没能找到。不不……始祖这人心智超绝,或许只是为了引发你我之间的猜忌,临死之前还摆你我一道。”

    陈太元摇头:“不会吧?始祖说驱动阀都变轻了,这应该不假。因为林大师伯也有一枚驱动阀,她发现自己的也变轻了。出现这样的奇怪变化,应该和彼岸舟的启动有关。”

    什么,还有这种说法儿?大长老显然不知道这一点,要知道始祖也是从存放彼岸舟的石柜那里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于是大长老带着大家匆匆到了山腰大殿,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寻出一个精美的玉匣。打开之后,果然是陈太元曾经见到过的那种驱动阀,金属光泽十足。

    大长老一旦拿在手中,便闭上双眼微叹一声。她很清楚这东西原本的重量,确实明显变轻了。“想不到这……哎,怕是大势已去。”

    如此强大的大长老,竟然也做出了这样的哀叹。

    “这么严重?”陈太元苦笑,“我们还一直以为是你呢,而且当时我其实是觉得有点幸运的,毕竟是咱们人族开启了这个。但……”

    大长老无奈地摇了摇头:“当然,希望是其他的人族掌握了这东西吧,比如你说的军管会什么的。但就算是这样……我的大计也算是夭折了,哎,可恨!”

    什么意思?

    大长老苦笑:“其实,你我现在还算是‘人’么?我们是气族,从上古便有传承,只是如今更有机会发扬光大而已。但现在先机丧失,以后怕是也只能做一个二流种族。修炼者,这一脉恐怕会慢慢式微,直至消亡吧。”

    果然脱离了“人”的范畴,达到了“族”的层次。气族,已经算是一个全新的族类。只不过林西凌早就对大长老培育气族的事情做过类似的猜测,所以陈太元和剑舞并不觉得意外。

    陈太元想了想,说:“既然不是师叔,那还真可能是军管会启动了彼岸舟。”

    “怎讲?”大长老好奇的问。

    “你想想,天下也就这几大势力啊。”陈太元掰着手指头算,“您代表的气族,现在证实没有启动它;始祖和红茶代表的血族,大师伯代表的尸族,全都没有启动这东西——他俩手中的驱动阀还在,而且都变轻了呢。”

    大长老点头,确实分析合理。

    陈太元继续说:“还有城主联盟,辛选兰亲自出手控制卢卡斯,其实不仅仅是要卢卡斯夺取血族大权,同时还要卢卡斯得到驱动阀。您想想,他们连驱动阀都还没有呢,更没可能启动彼岸舟吧?”

    本该是更加合理的推测,但大长老听了之后脸色骤变。这已经是第几次色变了?星纱都有点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