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天罗初定 第二千零一十一章 以死谢罪吧

作者:江边一闲 | 发布时间:2017-11-15 13:20 |字数:6411

    和逸尘交手的时候,阴老还曾经催动过自己的神魂,虽然没有动用神魂之力,却能肯定神魂处于正常的状态。

    也就是被苍木剑刺中以后,阴老才疏忽了对神魂的查探。

    做梦也不会想到,如此短暂的时间,神魂的控制就变得虚无缥缈了。

    “告诉你也无妨,刚才和你有事没事瞎聊,就是要锁定你的神魂位置,不让他从你的躯体内剥离出去……”

    逸尘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苍木剑刺入阴老的左胸,剑痴苍木的神魂,并没有发现阴老的神魂气息。

    不仅如此,就连阴老的心脏,都和别人的位置相反,压根就不在左胸之内。

    逸尘刺出的这一剑,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算成功,连给阴老造成重创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剑痴苍木却不这样认为,至少,查清楚了阴老的身体与常人有异。

    如此看来,阴老的神魂所处的位置,也极有可能跟别人不同。

    只有找到阴老神魂的下落,剑痴苍木才有把握,将阴老彻彻底底的斩杀,不留下任何后患。

    之前苍木故意说话,给阴老造成惊慌,目的就是要确定阴老神魂所在。

    随着阴老的惊恐程度增加,神魂的气息逐渐显露,剑痴苍木很快就确定了阴老神魂所在的大致方位。

    杀气渗透到阴老体内,遭到了阴老本能的驱赶,两股能量进退之间,阴老的神魂气息悄然外泄。

    苍木神魂发现了阴老的神魂之后,便在第一时间将其锁定。

    就算阴老实力再强手段再多,都不可能从苍木神魂的锁定中,将神魂释放出来。

    “你……太卑鄙了!”阴老又惊又怕,脸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几番尝试未果,阴老颓然至极,指着逸尘的鼻子大骂。

    从一开始,逸尘就用卑鄙的手段,先是将释放出的五行能量团威力渐渐变弱。

    让阴老傻乎乎的认为,这是逸尘晋升修为时间不长,稳固得不够,以致于能量不能尽情释放。

    然后,逸尘又让阴老从容施展阴柔之气,并派出亡灵王暗中将其吸收。

    导致战王巅峰强者级别的阴老,还没和逸尘较量就失去了大批的能量。

    而且,逸尘还利用傻猫和烈焰魔鹰,通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尝试着突破修为瓶颈,而且大获成功。

    阴老不断消耗的同时,逸尘却优哉游哉的,以旁观者的姿态,像个没事人一样,偶尔还指手画脚的指点一番。

    逸尘以逸待劳,阴老疲于奔命,此消彼长之下,阴老不知不觉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以阴老的修为实力,以及曾经获得的名声,似乎不会轻易想到魂灵脱逃。

    毕竟,实施了魂灵脱逃之后,就算阴老找到了合适的宿主,也得耗费大量的时间,以及无数修炼资源,才有可能达到原有的高度。

    但是,生命攸关之际,阴老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活了数百近千年的寿命,千万不能出现问题。

    面子是用来给别人看的,无所谓有没有价值,关键在于自己是不是需要,这个所谓的面子。

    若在意便价值连城甚至连国,反之则一文不值,丢到大街上也没人看一眼。

    此刻的阴老,压根就没往面子上去考虑,他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死里逃生,摆脱逸尘的控制。

    “身为隐世家族的成员,你居然不顾身份,和幽阴门勾结在一起,斩杀四大王国的朝廷官员,罪不可赦!”

    逸尘一声冷笑,不再和阴老废话,只是对剑痴苍木发出了一个指令。

    卑鄙如否,也就是阴老临死之前的一个托辞而已,用不着计较。

    只要将阴老斩杀,峡谷内的危机基本就算化解了。

    目前的阴无良,和夏夜先生激战正酣,就算关注着这边的情况,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管。

    “总护法大人,救我啊……”

    走投无路之际,阴老也不管阴无良会不会帮忙,反正闲着也是等死,不如给自己留下一线希望。

    只可惜,阴老的求救信号,并没有得到阴无良的响应。

    不等阴老感慨,阴无良的一句话,直接宣布了阴老的完蛋:

    “山阴一族近三十位战王强者,其中有两位巅峰层次,还有高阶中阶,竟然一点事情都没做到。

    你是堂堂的隐世家族成员,却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搞定不了,简直是混蛋加三级……”

    别看阴无良和夏夜先生处于激战状态,可阴无良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动用阴阳二老和二十多位山阴一族的战王强者,阴无良是要确保,闯入峡谷内的敌人一个也不能活着离开峡谷空间。

    虽然说,阴阳二老率领二十多位山阴一族的战王强者,也斩杀了成千上万的,四大王国官兵,以及魁爷率领的义兵团成员。

    但是,阴无为交给的任务,不只是他们能做的那么简单,至少在阴无良眼里,阴阳二老的任务官兵就没完成。

    “可我们也杀了不少啊。”事到如今,也就只有从阴无良这里想办法了。

    阴老知道阴无良本人,未必有营救自己的手段。

    不过,只要阴无良发出求救信号,幽阴门的高层绝不会无动于衷。

    “闭嘴!这是死命令,没有完成就是没有完成,你就以死谢罪吧。”

    阴无良的话冷冰冰的,没有一丝表情。

    被夏夜先生纠缠不清,自己也要为二哥报仇,阴无良哪有心思顾及到,一个不再有利用价值的阴老。

    “你……”

    阴老忽然觉得,自己这次大错特错了。

    即便是顺利完成任务,只怕是同样拿不到阴无为许诺的奖赏。

    以幽阴门过河拆桥的惯用伎俩,山阴一族的战王强者们,注定了成为他们的炮灰。

    愤恨之余,阴老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放着隐世强者的好日子不过,你贪得无厌,这不,被主子遗弃了吧。”

    阴老说不出话来,逸尘却有话要说。

    天罗大陆有不少隐世家族,其中有梅花垄五兄弟那样的江湖大盗,也有崖下墓霍步承霍不尞这样的,不肯和幽阴门同流合污,甚至不愿意滥杀无辜的战王巅峰强者。

    山阴一族的阴阳二老,为了满足自己的无休止**,不惜与阴无为,阴无良这样的败类为伍。

    就算逸尘不为天下百姓铲除罪恶,也得为死去的义兵团兄弟报仇。

    “我……阴无良,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老子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阴老不再心存侥幸,歇斯底里的发泄一番之后,再也没有力气继续吼叫了。

    生机基本耗尽,神魂又被剑痴苍木锁定。

    任凭阴老阴险狡诈,到头来还是逃脱不了该受的惩罚。

    啪!

    一声脆响,随着苍木剑的寒光闪过,山阴一族的阴老,从此烟消云散。

    多行不义必自毙,阴老不择手段的追求自己的利益,所得到的便是神形俱灭的下场。

    倏~~

    剑痴苍木完成任务,催动着苍木剑回到了逸尘的手上。

    “你确定这样不会受到法则的惩罚?”

    尽管剑痴苍木一再强调,自己以苍木剑剑灵的身份,斩杀任何对手都不算违反了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

    但逸尘联想到,曾经既天真又调皮的小炫,就是因为斩杀隐世强者梅老大惨遭天谴,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放心,真的没事,除非我离开苍木剑,以独立的身份存在……”

    剑痴苍木告诉逸尘,早在近万年前,他就只剩下一缕神魂,守在锁云峰下的皇级墓葬。

    能见到应劫之人逸尘,并修复了乌蝉衣,剑痴苍木的任务也就全部完成了。

    就算真的遭到天谴的惩罚,也是死而无憾,死得其所。

    更何况,无论是那种级别的兵器,凡是有器灵存在,就不受天罗大陆生存法则的约束。

    所以,剑痴苍木的神魂只要乖乖的呆在苍木剑内,就一定不会有事。

    “那就好,赶紧回到日月空间休息吧。”

    逸尘意念一动,就要将剑痴苍木和苍木剑收起来。

    “等等,还有阴无良这个厉害的敌人没有消灭呢。”

    剑痴苍木拒绝了逸尘的好意,坚持要继续帮逸尘出力。

    以阴无良的实力,即使是逸尘和夏夜先生联手,也不一定能将其斩杀。

    “你已经累了,恐怕不具备斩杀阴无良的能力。”

    逸尘知道,剑痴苍木的神魂,为了尽早修复乌蝉衣,几乎耗尽了自身所有的能量。

    能够顺利斩杀阴老,还是得益于灰老头在十三的指示下,强行将日月空间内的部分能量,输入到苍木剑内。

    否则,以剑痴苍木神魂目前的状况,连催动苍木剑都无法做到。

    如果不会到日月空间,剑痴苍木的神魂之力,将会受到重创。

    “不错,我确实累了,但是,你拿着苍木剑,就能给阴无良巨大的威慑……”

    剑痴苍木承认了自己的不足,却非得让逸尘通过苍木剑的威势,对阴无良施加压力。

    “主人,苍木说得对,阴无良的实力太强,若是单纯的较量,结果不太乐观。”

    日月空间内的十三,赞同剑痴苍木的说法,并鼓动逸尘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