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血色苍穹 我叫苏山,有何贵干?(一)

作者:流血的星辰a | 发布时间:2020-02-13 02:23 |字数:4851

    “苏珊……苏珊·德伦斯?”</p>

    “在!”</p>

    “性别……嗯,男?”</p>

    “好吧,我知道就有这样的误会。首先,脸长成这样不是我自己愿意。其次,我的名字是苏山不是苏珊。嗯,我知道用奥克兰语这样的现代表意文字是会让人困扰的,但如果用古精灵语啊龙语啊巨人语啊这些表意文字就会理解了。”</p>

    “……苏珊·塔罗斯实习游击士!”</p>

    “在!”</p>

    “我们是游击士,不是做学问的书呆子。要是你那么有学问,为什么不去读个大学啊?”</p>

    “呃,我有红山大学历史和古典文学的双学位。”</p>

    “苏珊·塔罗斯……你今年是十六岁吧?”</p>

    “是的。确切地说,是今年冬天才正式满十六岁!”</p>

    “我明白了……你这个涅奥斯菲亚出生的公子哥是专门跑到新大陆来消遣我的。”</p>

    “报告主任,我有异议!”</p>

    “……我不是太想听。”</p>

    “首先,我猜测您是因为我毕业于海洋大学才觉得我是出生富家,但现在无论是海洋大学、红山大学,乃至于联邦国立大学和帝国大学都有相当一部分平民出生的学生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完成学业,帝国的艾……呃,艾瑞赫利斯工业大学更是平民占大多数。他们现在已经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中坚人才啦!对了,现在咱们游击士协会在涅奥斯菲亚总部的人事部长,就是海洋大学毕业的,平民出生的学生呢。”</p>

    “……所,所以呢?”</p>

    “因为我毕业于海洋大学所以认为我是公子哥不合逻辑,以上。”</p>

    “……你,你可真能说啊……”</p>

    “其次!”</p>

    “还有其次啊?”</p>

    “我要消遣人,是不会万里迢迢穿越大洋跑到新大陆的。新大陆分部是游击士协会最年轻的分部,但却又是工作压力最大的分部,所以我才来了。”</p>

    “……看不出来你还很有奉献精神嘛。”</p>

    “不,我是觉得这里得到的工作机会更大,能更快地实现财务自由!”</p>

    “……能说点我听得懂的吗?”</p>

    “因为一些不可明说的原因,我目前只能从事这个工作。可同样因为一些不可明说的原因,我现在很需要钱。”</p>

    “……我们的薪水不错,完成一些危险任务也有额外奖金,但我们不是佣兵。”</p>

    “我明白。”</p>

    “……好吧,我虽然来这里主持新大陆分部有3年时间了,接待过的支援游击士也有几十个了,但这次居然是最累的一次。那个……嗯,哦……这里有一份新送上来的任务单,报酬还不错,去看着处理吧。”</p>

    游击士协会新大陆分部的人事主任,今年已经五十岁的沃顿先生目送着对方的背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不由得捏了捏太阳穴。对方大概是新大陆分部最年轻的游击士了,但在未来也一定是最难搞的一个。这不,才谈了五分钟,他就已经有点怀疑人生了,总觉得自己大半辈子都活到了狗身上。</p>

    “你说,我一个在未来商会中辛苦了二十年的老会计,怎么就来了新大陆呢?还成了如此重要的人事部长呢?不行,再做个两年我一定要退休!看,看在我辛辛苦苦任劳任怨那么多年的份上,理事长女士一定会多发一点奖金的吧?是的,一定可以的!然后,我就可以把涅奥斯菲亚老家的房子翻新一下了,还可以把孙子接过来一起住。”</p>

    老主任在臆想了一分钟退休以后的幸福生活,却又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办公室门口:“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熊孩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呢……”</p>

    自称苏山·塔罗斯的年轻游击士拿着任务单下了楼,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穿过了人群鼎沸的一楼。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来到了涅奥斯菲亚那个新开业的证券大厅。在那里,奥克兰的诸侯、诺德人的族长,索斯内斯的王公,乃至于甚至海族、精灵和矮人贵族们也都混迹在其中,谁也不知道这其中甚至是不是有真龙和哪位美人鱼领主的代理人。他们簇拥在那面最显眼的高墙上,为那堵墙上随时翻动着的木牌时而欢呼雀跃,时而唉声叹气。</p>

    苏山估计,再过上一段时间,为了那些愚蠢的木牌子而从大楼天台上往下跳的也一定不会少的,而且用的楼一定不是七层的未来大厦,却是正在涅奥斯菲亚市中心建造的,有一百层的巴别塔。</p>

    苏山不知道那个奇怪的塔为什么会叫那个名字,也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家乡了涅奥斯菲亚,这才是他决定来新大陆的原因。</p>

    “所以,攒点钱,买一个大农场,聘请一位优秀的管家……嗯,可以找咖姆爷爷推荐一个他的族人。这下子老哥老姐就不会说什么了嘛。”</p>

    苏山这样地嘀咕着,然后打开了手里的任务卷轴,看了几眼,细如柳叶的眉毛便直接蹙了起来:“城外的一百公里,羽龙山脉……呃,这就有点危险了,确定这是给见习游击士的?”</p>

    所谓的羽龙,乃是在新大陆发现的某个幻兽种,长得很真龙确实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披了一层相当漂亮的羽毛。它们的智力不高,并不比旧大陆上的双足飞龙更聪明,却比后者凶猛得多,还有至少五中以上的类法术天赋能力,目前已知最彪悍的黑羽种完全可以硬抗青年时期的真龙而不落下风。</p>

    之所以会有以上的评价,是因为旧大陆的真龙曾经还以为自己又在落日之洋的西岸找到了失落许久的同族,可惜兴冲冲赶来的时候,却像是人类找猴子认亲似的,结果自然是很尴尬的。</p>

    “它们才不是龙!为什么要叫羽‘龙’!”真龙们如此这般地向发现那个新物种的海洋大学博物学考察队员提出了不满。</p>

    “只是一个提法而已,双足飞‘龙’难道就是龙了?说白了,谁叫你们长得那么像,要是没点亲戚关系谁信啊?而且我们也只是学术性的用精灵和龙语的表意文字进行学名规范,奥克兰语的俗名就不会有这样的误解了。谁让你们那么较真的啊!”博物学者们表达以上的观点,然后就是不改。</p>

    目前,新大陆最大的城市是属于奥克兰白金湾殖民地的卡特琳娜港,又称为女皇港。女皇港的城西便是大片肥沃的平原、森林和山丘,往西步行走上三天的路程,便是目前已知新大陆最崎岖壮观高耸的羽龙山脉——这当然是在那里发现的羽龙而命名的——的余脉。</p>

    “不过,只是山脚下的话,那当然是没问题的。毕竟已经有商人在那里开矿了呢。”苏山又看了看任务报告,视线在额外报酬上多停留了好几秒:“寒铁矿啊!难怪……”</p>

    总而言之,任务说明很简单,一个从奥克兰来的土豪包了一个山头采石,但左挖右挖却掘出来一条天然的坑道,最深处乃是一条储量不低的孔雀石矿脉。这真是恰如其分的好运——若是运气“更好”,挖到了金矿银矿甚至是神圣金属,那一定是会被白金湾总督府收走的;若运气差了点,只是普通的铁矿铜矿之类的,却也发不了什么大财。</p>

    那位土豪准备大干一场,从本土雇来了一批劳工,还重金请来了两位矮人工程师,但没想到开工的第三天,便发生了一场意外。好不容易才加固好的矿洞中发生了地震,一部分劳工被掩埋在了落石之中。逃跑出来的矮人工程师表示那可不是普通的地震,必是有异物作祟。</p>

    “老爹我可是在铁足军服役过十年的军士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样的异物都瞒不过老爹我的这双眼睛!”工程师甲,格利如此说。</p>

    “我以前给穆拉丁陛下和艾玛殿下都挖过矿,以前在奥格瑞玛挖山的时候也出过同样的事,是的,就和那时候感觉一模一样。”工程师乙,奥利如此说。</p>

    总之,矿洞里应该是有什么能制造地震的不明可活动物,至于到底是幻兽魔兽妖秽邪灵还是古代机关亦或是别的什么,那就要看最后的调查结果了。</p>

    指望警备队调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嗯,至少今年都是不可能的。毕竟是新大陆,总督府的兵力只有这么一点,镇压土著清缴匪帮驱赶魔兽,仅仅维持起码的治安就是竭尽全力了。指望帝国本土的增援那也得等到明年了。</p>

    请别的帮手也是不可能的了。新大陆这鬼地方,不管是佣兵还是冒险者,和匪帮之间的身份切换起来简直就是无缝的,谁知道请来的佣兵把时间解决了之后,会不会扭头就把雇主干掉把矿洞给霸占了?</p>

    相比起来,游击士的名声毕竟是要好太多了。</p>

    要知道,这里乃是新大陆,开拓之地,法外之地,女神们的光辉尚未笼罩之地。就连大圣堂都还没设立一个正式的主教区,游击士协会却早早地着手建立分部了。甭管他们是被支持者成为“自由骑士”,还是被反对者叫做“龙骑士的帮闲”亦或是“多管闲事的精神病法棍”也罢。在这种乱七八糟的荒蛮之地,还真就是他们最靠谱了。</p>

    而且,收费也确实公道得多……</p>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件工作了。有了这个,我们就能拿到这个月的生活费了,也能把船票钱还上,菲菲。”走出了游击士协会的,周岁十五岁的苏山对一个和他“同龄”也同样穿着一身旅行装的小姑娘道。</p>

    当然了,由于这个紫肤月色眸子一头银亮短发的女孩子其实是个暗夜精灵,所以到底是多少岁就实在说不清楚了。</p>

    “我们本来就有钱,是你自己说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实现什么……莫名其妙的啥财富自由什么的。明明是你矫情我要陪你一起受穷啊!另外,是菲姐不是菲菲,明明一个月以前还那么叫为什么一夜之间就理所当然地改口了啊!”</p>

    “我个人觉得,称呼应该和生理年龄相对应。嗯,这倒是可以作为下一步的研究方向……”</p>

    “……所以你的研究怎么全是这些莫名其妙的方向,你的家人会悲伤的啊!”</p>

    “这是不可能的。”苏山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的那群哥哥姐姐都比我厉害多了。监国的监国,领兵的领兵,开拓的开拓,特别是和我同一个妈生的那两位,现在联手都能和娜诺卡阿姨或者菲特阿姨五五开了,而且商会和研究所都管得仅仅有条,嗯,至少比母亲大人管得更仅仅有条,所以她现在才能和老爸开着那艘以太舟到处逍遥啊!可是,家里唯独就缺乏一个能够承担起师门光荣传统和学术尊严的成员。所以,我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道路,他们怎么会悲伤呢?或者说,我说我要自己得到财务自由以此来维持自己的学术道路,母亲大人还流下了欣慰的泪水啊!”</p>

    “你可能对学术这个概念和大家理解得不太一样。另外,我也不觉得那位女士是在欣慰,不然就不会专门让我来跟着……”暗夜精灵后半句比较小声,好在对方似乎也没听到。</p>

    “所以,我的下一篇论文的方向就是新大陆产业现状有可能会对民风民俗以及政治体制造成的影响。这样就顺便从塞洛克希亚帝国大学再拿一个政治学学位吧!”</p>

    “……我以为你是来实现财物自由的。”</p>

    “这又不冲突。我还想拿一个海洋大学的商学学位。商学院的大学生不能自己挣钱,说出去实在是太不成样子了。”</p>

    “……所以为什么商学院的学生要接佣兵任务挣钱呢?”</p>

    不管怎么说,初出茅庐的少年“少女”才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的第二天,便找到了挣钱的地方,这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情啊!</p>

    当然了,少年“少女”所不知道的是,新大陆神秘、无序而蛮荒的面纱才刚刚在他们面前展开了小小的一角呢。</p>

    譬如说,早在他们昨天刚刚下船的那一刻,便已经被人盯上了。</p>

    于是,阴暗的私语也就在这座以卡特琳娜大帝的名讳而命名的城市的暗处流转了起来。</p>

    “肥羊,你确定吗?”</p>

    “是的,而且一看就是才出道的,贵族出生的小菜鸟啊!”</p>

    “肥羊没关系……重要的是还有一个暗夜精灵。”</p>

    “是的,黄金血脉的少女,才是最大的礼物!”</p>

    “那位大人很快就要来视察了,我们必须要让他刮目相看!”</p>

    “好的,那位诸位,就这么行动起来吧!为了组织的千年大计!”</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