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血色苍穹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各种秘宝的汇集

作者:流血的星辰a | 发布时间:2019-09-14 18:11 |字数:5981

    在外面看来只是一个小小农庄的地方,普通人看来却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两层小楼,那种城郊随处可见的最不起眼的庄园式建筑。这种规模的建筑物就算是有地下室,把里面的酒柜酒桶给搬走了也就只能供十几个人开派对而已。

    可实际上却绝非如此简单。当妮可打开门,一边向大家打着招呼一边走下了阶梯,在她面前展开的是一个足可以容下百余人的地下大厅。大厅之中已有数十人,几乎都是披着岑亮银甲的精灵。精灵们身材高大,体态健美,几乎都比成年男子的平均身高要高上一个多头,就连暮光岛上的高精灵都没有这样的高度。然而,他们的体型既没有那种甚至有些臃肿笨拙的过度强壮,也不存在瘦长仿佛木头杆子似的虚弱感。

    这些精灵武士们明明裹着华丽到如同艺术品的甲胄,但依然能感觉到,他们仿佛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肌体都充盈着精悍之气,达成了敏捷和力量之间的完美平衡。

    这是来自于神话时代的天下强军,隶属于凡尘精灵王室的传奇战士,而就算是妮维雅·林歌这样的王室后裔,小时候也只是在书本画册上见过他们的存在。

    精灵武士们看到迈步而下的妮可,纷纷立起了身,轻轻敲击了一下胸前的鳞甲,态度庄严而郑重。

    “……那,那个,不用那么严肃的啦。”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

    “我们是王室禁军,就算是已经过了两万年,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但有些东西也是无法改变的。圣白树卫士应该向先行向王家致意,这是自古以来的礼节。”伽尔菲特女士郑重地道。这位比起娇小玲珑的妮可高了快两个头的精灵女将军穿着古典样式的精灵式金银条板甲,面容五官几乎毫无瑕疵,充盈着一种梦幻般的雕塑美,一双和妮可相似的,生机盎然的绿眸中此时满是肃穆。她这样板着脸一板一眼地说话,

    “王家什么的不是一万多年前就断脉了吗,林歌和梵雅的十三王家其实都是隔了好多代的远亲什么的呢……”妮可最不擅长对付的就是这种人了,只能低声嘟囔了一声。心想这个看上去就很厉害的大姐姐……啊不,神话时代活下来的老祖奶奶之类的是这么严肃的类型吗?陆陆明明说很好打交道的说。

    “是的,而在那位……那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和王家后裔最后的恩义也算是结束了。现在,现存于世的所有凡尘精灵圣白树卫士一百二十四人,将誓死效忠于恩赐我们第二次生命的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阁下。现在,除了已经在七曜极光号随同陆希大人作战的五十人,以及正在格罗伦港维持各大佣兵团组织的二十五人外,其余全部都在这里待命。妮维雅殿下作为陆希大人的代表,当然也有权命令我们。”

    伽尔菲特用更加严肃的态度说道。配上她那完美的雕塑美外加上冷傲凛然的气质,一瞬间甚至有了几分神圣般的压迫感。于是乎,现任的诺尔达大专治公差点就想要哆嗦几下躲到桌子后面去了,就像她一直以来的儿童和尚未结束的少女时代一样。然而,这种类型的压迫感却又充满了既视感,妮可在感受到熟悉的害怕之后,却免不得又有些心酸。

    “那位,那件事是指……”

    然而,对方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突然绽开了一个明媚的笑容,那种肃然的雕塑感中顿时多了几分生动起来。她上前摸了小姑娘的脑袋,笑着道:“不过呢,暮光岛的十三王家确实一个个都正经刻板得好像一群化石,比我们这群神话时代的坟墓中爬出来的古董还要无聊,所以我也只能用古董对待化石的态度来应付了,至少这样永远都不会出错。原本以为只有小基利特和小亚丝娜这种无法无天的反体制分子才比较有趣,但想不到还有小妮可殿下这么可爱的姑娘呢,倒是有一点当年艾斯德妮丝陛下的感觉呢。”

    那是凡尘精灵最后一个统一至高王的名字,也是战死在终焉之战中的传奇英雄。她的逝去代表着凡尘精灵王室嫡脉的断绝,而之后又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所谓“精灵帝国”,其实是一个

    妮可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哎呀,这么了不起的人物,总觉得离人家好远的呢。陆陆都老说我是那种能被两根麦芽糖拐走的类型……”

    她露出了缅怀的神情,不断地点着头:“嗯,陛下以前被菲茵女神用两块蜂蜜煎饼就骗走了,一直以来都是这个套路呢。当然了,我其实也是被同样的方式骗走的,但我要好些,至少还是精心调理的杂菜海鲜锅呢。于是乎,就连我当亡灵的那些年也都忘不了当年的味道,在涅奥斯菲亚附近游荡的时候便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闻声而去,看到了正在烧汤锅的一对小情侣……”她看向了基利特,嘿嘿一笑:“然后,那就是另外一段孽缘的开始了。”

    原来大家都是这么欢脱的人啊,不过,亡灵有嗅觉吗?妮可疑惑地看着笑得很僵硬的基利特,后者则赶忙道:“总之,我们是今天晚上才刚到的,一切顺利,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哦,这人家倒是完全放心的。”妮可点了点头。

    “格罗伦港那边也不用担心。亚丝娜,还有威尔克先生和波鲁先生两位副会长也带着协会大部分的主力驻进了港内,大概是可以起码维持住各大佣兵团的组织度的。”

    “啊?不是基利特先生亲自带兵吗?那可是太好了。”

    “喂,所以你到底是对我的统率力是有多没信心啊?”现在已经是剑圣了的半精灵帅小哥忍不住苦笑道。

    “因为基利特先生从来没有带过一百以上人手的经验啊!陆陆说过的,如果是基利特先生,倒是能凭一人双剑压服几万桀骜的佣兵不敢造次,但是要带着他们从格罗伦抵达伊莱夏尔,那当然就不能指望了。”妮可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

    基利特的笑脸顿时垮了下来,一边的合法萝莉女巫小姐罗莎莉则已经咯咯地笑了起来,倒是一点都没掩饰自己阴暗的心态,然后才问道:“照你这个说法,格罗伦港那边,那家伙早就有安排是吧?”

    “这人家就不知道啦。不过既然是陆陆,应该会做好准备的。说实在话,人家以前从来没见过陆陆这么认真谨慎,甚至细致到了苛刻的样子呢。他既然那么努力,就一定会竭尽所能算计到一切的。”

    “认真谨慎?细致苛刻?”罗莎莉想了半天,实在是没办法把这些和某人联系起来。

    “对啊,陆陆这一次还专门要求我亲自去和帕隆老爷子谈呢,连说服他的话都事先准备好了。嗯,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人家也不知道,但知道陆陆一定是有深意的。”

    这不奇怪啊,那家伙哪怕是喝高了在大街上跳草裙舞,你们也会觉得他大有深意的。

    于是,女巫小姐便带着硬挤出来的礼貌但是有点勉强的笑容点点头,从自己怀里拿出来一个盒子。里面放着是一块像是骨骼碎片似的东西,外形很不起眼,色泽还呈现着让人不怎么喜悦的褐黄色,估计就算是拿去煲汤都会嫌脏的。

    然而,要是你知道这玩意是从诸神之战留下的某处战争坟冢中刨出来的,大概就更不敢拿去煲汤了。

    “所以,他提前了大半年时间就让我去找这个——神话时代就灭绝了的岛鲸鱼的遗骨,而且还必须是头骨顶上三寸的碎片。也是他竭尽所能算计的一部分咯?呵,我可是翻遍了大半个索斯内斯啊!堪称史诗般的冒险旅程啊!一定要让你男人加钱啊!”

    其实并没有那么史诗也没那么艰难。岛鲸鱼这种神话时代也堪称体型之最的大型海皇类生物,在世界破灭的湮灭纪元自然是各路渴求血肉的邪神魔物们热衷的猎杀对象,而也有些不少凡人英雄愿意挺身去保护这些驮着岛屿稳定地畅游于大洋的大朋友们。这其中也发生了相当多可歌可泣的传说之战。只要根据古籍一点点找起,还是有迹可循的。而且,冒险也不是女巫小姐单枪匹马。她现在好歹也已经是游击士协会创始人之一,协会亚山分会的会长,手底下能做事的游击士也还是拿得出十几个的。

    当然了,要寻找这样失落了一万多年的上古之物,其中自然也经历了许多艰险苦难,其发生的各种故事也是绝对够拍个超级大片或者整个3A级RPG啥的了。

    基利特也拿出了两个制作考究的盒子,一看就是用来放贵重魔法品的容器。

    其中一个金色的盒子,刚一打开便光芒四射,晚秋的潮湿寒气也被突如其来的温度驱散而空,甚至开始变得燥热了起来。至于其中事物的形态便再也看不真切了。

    基利特赶紧又合拢了盒子,将高温和强光按在了其中,道:“凤凰的光明尾羽是家里的藏品,我拜托莉法偷出来了的。旁边这个则是水元素位面在主物质世界的思念残留,也就是所谓的无形之水了。”

    他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用银橡木盒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水晶瓶。瓶中装着一团像是云雾一般的模糊物事,在其中不断地变化着伸缩着,每一刻都有着不同的形态。按理说这应该是相当容易掉san值的一幕,但或许那物事的色泽非常清澈,变化的形态也充盈着一种无法直言的奇妙韵律感,倒是没人觉得这东西会是什么邪恶之物了。

    “要感谢伽尔菲特老师了,没有您的话,我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拿到这东西。”

    “因为我和水元素之王温蒂尼有点老交情咯,而且是神话时代的老交情了。”神话时代的精灵骑士长笑得很谦虚,一副这是一点点不值一提的人脉关系的样子。

    ……是啊,持续了好几万年的老交情了。基利特想起那场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大战,顿时笑得比女巫小姐还僵硬得多。

    “陆陆也早就准备好星云宫的不损之土了,这是黄金王帝都的地脉核心的残留物。还有世界树六姐妹之一的,空间之树亚萨亚的白银之叶。至于时之力的展现,到时候就从科蕾赛尔小姐那里取一点血就是了,陆陆已经答应给剧团再供上三个剧本什么的,而且同意在一切事了之后就把主要精力用来更《尤特奥尔故事集》,承诺会在五年之内全部写完出版的。嗯,这样一来,陆陆至少有五年时间不会到处乱跑啦。”

    “哦,太好了,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希望这一次他能信守承诺吧。《海洋报》上的连载已经停更半年了,读者们都说要去武装催更呢。”基利特笑道。

    “嗯,我也是其中之一,但考虑到那家伙现在好歹是我的老板而且也实在打不过,所以才作罢了。”女巫小姐则愤愤地点头。

    看样子都是某人的书迷啊,嗯,其实我也挺喜欢他的《故事集》的说。陆陆还真是罪孽深重啊!妮可吐了吐舌头,赶紧转移了话题。

    “最后,就等萨蕾莉尔小姐那边取来的以太光舟的舵轮了,好在这东西一直都在奥鲁赛罗先生的宝库里。只要等她过来就好了。”

    所以,他收集这些东西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大家确实都很好奇,但知道估计就连妮可也不知道,也便作罢了。

    “确实,以一位天使长的能力,哪怕是失去了神格境界的大天使长,跑到伊莱夏尔也就是几天的功夫。”基利特颔首。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待机?等他的命令?”罗莎莉道。

    “可能也只能这样了吧。”精灵小公主认真地想了一想,又认真地点了点头:“是的,陆陆说过的,行动的时候,他自然有办法通知我们的。就因为这样,他才在这个小酒庄的库房里屯了大量的上等水果,菜蔬,糕点,还有我们精灵最喜欢的上等果酒和蜂蜜酒。哦,对了,还有不少、画报和桌游什么的,大家应该不会太无聊的。”

    “哦,那还不算太无聊……才怪啊!他当我们都和他,还有他那只肥猫宠物一样吗?靠着一堆青年向和桌游就能几个月不出门吗?”女巫小姐大声道,差点把桌子掀了。

    “那要不,我们再努力地盘算一下,看看陆希的布置还有那些地方有漏洞吗?”基利特赶紧出来和稀泥。

    “伊莱夏尔这边倒是安排得很妥当的,反正这城市说大归大,但其实也就是个城市的范围,比涅奥斯菲亚小多了,总体还是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的,有什么意外就见招拆招吧。而相比起来,我是敌人的话,应该会想办法在他的几路大军上做点文章呢。击败他不可能,但给他添乱拖慢其进军速度咯。反正,看现在的态势,他们唯一的胜机不就是拖时间吗?”罗莎莉摊手道。

    见妮可露出了不借的目光,女巫小姐便补充道:“那家伙在五大湖购买了五万吨粮食,在格罗伦更通过七海之都囤积了超过二十万吨的粮食,以及各类生活必需物资。只要能送到,伊莱夏尔,乃至全联邦的粮荒就能暂时缓解了。当然,如果陆希真的是个冷酷无情工于心计的政客,一定会拖到市民们完全受不了发动起义的。可那时候,普通百姓不知道会饿死多少,又有多少死于暴乱。你别看那家伙嘴上不承认,但实际上还算是个热心肠呢。要不然也不会把未来商会的股份压给圣罗兰银行和大洋金库贷款收集了那么多粮食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在年末结束内战,把粮食送到的。这么一点时间,普通市民还是能咬牙撑过去的。”

    说到这里,罗莎莉小姐讥笑道:“真是不聪明,但大概就是这样,我才愿意跟他混饭吃吧。呵,其实啊,我要是他,就把小卡琳给说(睡)服了,让他的女皇陛下免费给粮……”

    看妮可的脸色有点不好看,罗莎莉赶忙道:“总而言之啊,现在的态势,联邦的门阀贵族在战场上已经一败涂地了,但现在啊,他们控制下的联邦市民即是最大的底牌,甚至可以看做是人质咯。若是陆希的物资无法按时送到,只要两三千万无辜民众将面临彻底的饥荒,他们说不定就能找到停战谈判的契机了。”

    “这……陆希虽然是个热心肠,但却并非不识大局的老好人啊!不管他们做什么,陆希都不可能受其胁迫呢。”基利特道。

    “我知道啊,但是门阀贵族一举便在东部失去了十万大军,大多数的舰队以及奥克塔利亚城。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什么都是做得出来的。”罗莎莉摊开了手:“我们自然是会坚定不移地执行原有计划,但是……若联邦的市民真的要被迫易子而食了,这场面,也是大家都不想见到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