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五十四章 入林

作者:苍天白鹤 | 发布时间:2017-10-13 19:48 |字数:5637

    天外阁四楼有一间不起眼的小屋,这小屋极为破旧,甚至还有一缕缕蛛丝缠绕,但屋内全是奇石珍宝,一个双目浑浊的老人端坐其中,看向下方,眼里露出一抹思索之色。心中暗道,之前那光芒,应该是阵盘之光,而且光芒浑厚,杂而不乱,看来这小子,不如表面这么简单。

    离家……他摇了摇头,实在不想多管闲事了。

    将目光收回,坐在木凳之上,拿起一块天外奇石,细细雕刻起来,就如一个俗世之中的老人,没有一点灵力波动,但眼中偶尔散出的深邃,却说明这个老人并不简单。

    楼阁下,悦萱乐两手的小拇指不停在小腹前绕圈,一脸做错了事的模样。

    腮帮鼓起,轻声道:“瑜大哥,对不住,给你惹麻烦了。”

    欧阳明摇了摇头:“没事儿,别放在心上。”手腕翻动,正准备将天元石收起。

    薛萱乐一咬牙,一把将天元石抓了过来,也把自己的信息刻录了进去,轻声道:“瑜大哥,这件事儿因我而起,我不能放任不管。”但刚一做完,心里就有了悔意,这可是离家,汇寻城第一世家啊,那离恬羽更是尊者离邵元的独孙,自己招惹了这样的人物,岂不是给家族遭灾?

    而旁边众人,脸上表情极为复杂,有幸灾乐祸,有遗憾,有嗤笑,有嘲讽……总之应有尽头。

    欧阳明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轻笑一声,道:“走吧,明日就得进入死亡森林了,得准备一下。”

    他心里暗道,这次爆裂箭又能派上用场了。而以我现在的锻造术所锻造出来的爆裂箭,又能有何种威力?他的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竟隐隐有着几分期待。

    确实,现在他的锻造之术与下界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如皓月与萤火,现在是皓月,在下界时则是萤火。

    后面的半天时间,欧阳明一直汇寻城中东逛西跑,买了很多东西,爆裂箭也准备了五十根,可谓武装到了牙齿。

    数日之后,狩猎开始。

    清晨,那晨光落下,汇寻城彻底忙碌了起来,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一起朝死亡森林赶了过去。

    欧阳明与薛萱乐并肩而行,一起走到死亡森林之外一处巨大的石碑之下,石碑高十丈,光芒闪耀,极为显眼,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全都是今年参加狩猎大会之人。

    薛伯仁目光一闪,笑容和蔼道:“天睿老弟,你来了。”

    欧阳明轻轻点头,看向石碑,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薛伯仁可是人老成精的人,心思何等通透,眼珠一转,立刻笑着解释道:“天睿兄弟,这石碑名为水悬碑,矗立在此已有万年之久,来历莫名,据说是可以为迷途之人指引方向。”说着,他手一抬,指着石碑上一个名为吴徐宁的名字,叹道:“你看,那就是吴家这次参加狩猎的人。”

    欧阳明看了过去,只见这名字在石碑下方,由一笔写成,如刀雕斧刻,隐隐透着一抹锋锐,在名字后方,还空了一行,至于他自己的名字,他左看右看,硬是没有找到。

    薛伯仁笑道:“天睿兄弟,你用天元石在上面划过,自然可以留名了。”

    欧阳明好奇地取出天元石,轻轻地碰触了一下水悬碑。果然,那碑面上一阵如水波般的动荡,显出了瑜天睿的名字。

    不过,这里只呈现一个名字而已,薛萱乐虽然也将姓名留在天元石之内,但却并未展露出来。

    薛伯仁又指了指名字后面的空白处,接着介绍道:“当你们猎杀凶兽,用天元石记载血晶之后,会在这石碑上的空白处显示成绩。”

    欧阳明连连点头,道:“多谢指点。”

    薛伯仁目光一闪,突然讪笑道:“天睿兄弟,这一次狩猎我们组队如何?”他见识过欧阳明的阵法,自然清楚这个灵者初阶之人将阵法布置开来有多么强大。

    一位高阶灵者主动邀请一位初阶灵者组队,心里竟然害怕对方拒绝,这样的事情哪怕是说出来,怕也是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的。

    欧阳明微微一怔,念头一转,立刻点头应了下来。

    薛萱乐含笑不语,眼中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深意。

    忽然,一阵沉闷的吼声从远方传来,就连大地都颤抖起来,寒雾翻滚,积雪纷飞,只见一头魔猿快速奔跑而来,极为敏捷,每一步落下,脚上都如缠绕着飓风,煞气惊天动地,在他身边,跟着十余人,其中竟然有着两位灵者高阶。这整容,在汇寻城之中已经极为罕见。

    到了近处,离恬羽冷冷地看了一眼欧阳明,冷喝道:“没想到你还真敢来,现在祈祷别在死亡森林之中遇到我。”他俊秀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狞笑,显得无比狰狞。

    随后,那目光一闪,一脸贪婪地看着薛萱乐,眼中红芒闪耀。

    薛萱乐只觉得浑身一冷,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脚上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躲在欧阳明身后。

    欧阳明脸色不变,翻了个白眼,淡淡地“哦”了一声。

    这种平平淡淡的态度让离羽然觉得无比恼火,就如自己拼尽全力,使出千钧之力,最后却重重击打在一团棉花之上,心里说不出的郁闷,只能冷冷地哼了一声。

    薛伯仁暗中一口凉气,脸色微变,深深地看了一眼欧阳明。

    就在这时,场中一阵哗然。

    “哇,王浩彬少爷来了!”

    “每一次狩猎大会,王家最少都能排上前三的。”

    顿时,无数散修将路让开,一个血衣男子站在一条十丈长的腾蛇之上,朝石碑缓缓而来,这腾蛇鳞片就如乌金一般漆黑,其上花纹繁琐,如果真要形容,那就如一朵朵盛开得最绚烂的菜花被巨力压扁了一样,带着森然的寒意,嘴巴张开,四根獠牙就如四柄锋利的镰刀,轻轻吐着信子。

    在他身后,跟着二十来人,每个人的胯下都骑着一头形状各异的凶兽,气息极为强大。

    血衣男子声音平淡,轻笑一声道:“恬羽兄,没想到今年你离家来得这么早。”

    离恬羽眼底罕见地露出一抹忌惮之色,回答道:“来早一点好!”

    王浩彬直接盘膝坐在腾蛇头顶,轻笑道:“反正都一样,今年那由天外阁提供的特殊材料,我王家志在必得。”

    离恬羽冷色微冷,摇了摇头,道:“这可不尽然!”丹田之中灵力顺着脚经涌入魔猿的身体之中,魔猿眼眸一亮,大吼一声,顿时,乱石惊空,群山颤抖,一些灵者初阶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踉跄倒退,就连这头十来丈的腾蛇都缩了缩脖子,很是畏惧。

    离羽然一脸感慨,大笑起来:“看来你这腾蛇怕了呢?”

    王浩彬依然笑意盈盈,从容不迫,右手从腾蛇头顶的花纹抚过,说道:“它怕不要紧,我不怕就行。”

    欧阳明听着这两人的言语交锋,暗道,何必这么争呢,反正这第一肯定是我的,他有三兽帮忙,其中一位还是尊者,这样都不是第一的话,就太没天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雪白的飞毯从天边惊来,顿时引起阵阵惊呼。

    没过多久,一名老者从飞毯之上跃下。

    这老者胡须花白,双目炯炯有神,气机连绵不绝,微微抱拳道:“老朽天外阁许赫然,这次狩猎大会由我主持。”他手向下一拍,身上长袍鼓动。

    十来位面容精致地侍女娉娉婷婷缓缓走来,手上均抬着托盘,走在最前面的女子托盘中摆着一个铜壶,至于其余女子手中的托盘,都盖着白布。

    所有人脸上的脸色都变得肃穆与郑重起来。

    许赫然右手凌空一掠,一股吸力从他手心中迸发,顿时铜壶之中一缕鲜血泼洒而出,他右脚猛地向前一跨,干瘦的身躯竟显得魁梧起来,气势拔高,低吼一声:“轮回血洒死林外,魑魅魍魉不临身!”

    同时屈指一弹,铜壶之中的鲜血如一条红色丝带一样飞出,在地上组成一朵绚烂的梅花。

    这梅花血芒闪耀,熊熊燃烧,而火焰竟然是黑色的。

    许赫然袖子一卷,顿时,托盘之上的白布全都凌空飞起,托盘中所放着的物品,竟然全都是祭品。

    他呼吸吐纳,轻喝一声:“祭山!”顿时,侍女手上的所有祭品如被一股力道吸引,全都飞入死亡森林之中。

    欧阳明目光炯炯,眼中露出一抹奇异。

    薛伯仁见到这个画面,笑着解释道:“狩猎大比之前都得祭山,这是传承了几百年的传统,丢不得的。”

    欧阳明看着许赫然,将声音压低,道:“祭山都是由天外阁完成吗?”

    薛伯仁点了点头,道:“自然是天外阁,狩猎大比都是由天外阁推动的,因为这场盛事,汇寻城倒真繁华了许多。”

    欧阳明轻吸了一口气,心里对天外阁的实力,又有了一种更为直观的认知。

    突然,许赫然眼中精光迸发,闷吼一声:“现在还不入山,更待何时?”

    话音一落,无数世家弟子,散修就如洪流一般冲入死亡森林之中,而在最前面的人,正是一身血衣的王浩彬,他一跺脚,腾蛇游走,带着他朝着森林行去。离恬羽轻哼一声,魔猿陡然跳起,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亦是疾驰而去。

    薛伯仁用余光瞥了萱乐一眼,轻声道:“天睿兄弟,咱们也走吧!”

    欧阳明朝死亡森林看了过去,这森林哪怕是白天都给人一种阴森之感,一缕缕黑雾飘荡在林子上空,就连阳光都落不下去,而且就连精神力量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阻隔。

    他深吸了一口寒气,轻声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