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自我牺牲

作者:下午是妖 | 发布时间:2017-08-14 00:36 |字数:9773

    ·

    我指着千夕娜优说道:“我的敌人只有一个下场:「死」;死的方式有两种:「虐杀」和「jian杀」;我能接受的敌人言行有三种:「哭喊求饶」、「夹尾乞怜」和「自杀」。很遗憾,这里不包括与敌人交易。”

    她听罢怔在原地。

    “嗯?”我抓抓头问向旁边,“白井辉,这个吸血鬼是不是脑子不好使,还是我刚才说的太复杂了?”

    不待他人回话,千夕娜优露出尖齿咆哮道:“七夜浊你脑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杀掉你和魔王,牺牲自己,拯救世界?”

    “完全错误!由于你不肯跟我平分,我将杀死虚妄魔子和魔王,而魔王则会占据你的身体再度复活。虽然刚复活会有些虚弱,但杀掉负伤的我和你身边的所有人完全绰绰有余!到时不仅是你自己小命不保,你的仆众你的女人都会死于非命!无人能阻止!”

    额。

    “就算你的仆众之中有大将之才能够合力击杀处于虚弱状态的魔王,但她还是会再次复活!你以为整个夜族领地内只有你一个魔族可以让她依凭吗?虽然我仔仔细细的把这座巨塔之内的魔族全部杀光了,但首都、其他领地仍然有无尽的或强或弱的魔族。魔王会无数次的复活,你到底懂不懂啊!”

    额?

    千夕娜优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蔑视:“愚蠢的男人!唯有与我交易才能彻底抹杀魔王,你的智商忘在家里了吗?”

    我确实有点考虑不周啊。

    我回头问向白井辉:“大主……爱妻,你怎么看?”

    白井辉抚胸行礼道:“冕下的话语就是天意。虽然千夕娜优说的没有错,这样不仅无法除掉魔王,而且会令在场所有人都置身危险,但只要是您认为对的事情,必然是对的。”

    这话,我能理解为「随便」吗?

    我又问向小啊:“你怎么看?”

    小啊长舒一口气:“吓我一跳,其实我还以为大哥要把我扔上前作替死鬼呢。无所谓啦,反正不是我死就好,就算魔王复活了我也有信心逃之夭夭。”

    我高高扬起了并拢的五指,他立刻缩头补充道:“但,但是!只要把所有魔族都杀光就好了吧?那样魔王就不会复活了。”

    有道理。

    听起来很简单。

    “七夜浊,你别听那个猥琐男人胡说!你知道仅是夜族境内就有多少名魔族吗,成千上万,大多力量薄弱化作凡人躲藏起来。就算你能杀光,却能全部找出来吗!”千夕娜优越来越激动,“而且你也别做梦杀魔王无数次直至无法复活为止。别忘了,你杀魔王之时便是离她最近之人,所谓的「每次杀魔王」就是「每次同归于尽」。哪怕你也能无限复活,你又要杀多少次?成千上万次?”

    额,我没有那么大的闲工夫。

    说实话,我现在想干脆答应与千夕娜优交易算了。彻底抹除魔王,得到了一半力量,再回手杀掉千夕娜优,一了百了。但我刚刚才夸下海口,不好回头。好纠结啊!

    正当我在发愁之际,F91突然在我身边瞬移出现。

    它左手抱着全身是伤的月偶愚,右手抱着另一个我,背上还背着竹青。前者皮肤上多处焦黑,腰以下血肉模糊被重物压至扭曲变形惨不忍睹,中者肚子上有一处枪伤,后者肩膀和侧腹也有枪伤。

    靠!搞什么了三人如此惨淡不堪?

    F91来这里自然是直奔白井辉的,后者一见情况危急便立刻施救。我也使用治疗术帮忙。

    若换作平时,千夕娜优肯定会趁机扑袭过来吧。但我们人数众多,而且她在之前与魔王交战时身受重伤,或许是打算拖延时间为自己疗伤吧,就那样默默的站在原地望着我们忙的不亦乐乎。

    “你们在搞什么鬼?”

    “哎呀爸爸,说来话长啦!”

    面对我的疑问,分身避开了目光,月偶愚深深垂下了头,唯有F91搭话与我互相交换了一下情况。听罢我是不住扶额,都没有勇气去看月偶愚。

    嗯?

    无意之中,我瞥见竹青从包中掏出一柄短剑递给了另一个我,遂好奇的问道:“那是什么武器?”

    “嗯……是我从某个奇怪的地下城捡到的危险品呐。”

    竹青最初只是履行承诺,把那把危险的短剑交给另一个我「玩玩」,但既然被我问了,便简单的讲了讲这武器的性能──以尸体为感染源散播病毒并毒杀所有同族,是机械王城的主脑针对人类的种族屠杀而设计的。

    我听罢不禁拍手叫绝。

    就用它把全部魔族都灭绝了不就好了?

    怕被别人劝阻,我隐藏了真正用意装作非常好奇的模样详细咨询了如何使用这柄短剑。大杀器啊!这种杀敌一万自己也活不成的上好玩具为什么事到如今才落到我的手里?可知道我错过了多少娱乐机会?哈!我不禁将它在手中把玩。

    等等,我得捋一捋,这把剑究竟要插在谁的身上?还有一堆其他事项必须考虑周全。

    “哎呀忙死了!”F91忽然对我敬了个礼:“爸爸,王决空间的爸爸要求白井辉阿姨过去一趟,说是有几个坏家伙急需精彩绝伦的刑讯。”

    “现在?”我转念一想,“正好,把这里的人尽量都带走吧,尤其是白井辉、小啊,前者不得有失,后者若是不走便死定了。”

    它自然是没听懂的,但不妨碍遵照执行。

    随着F91不断的瞬移,一趟又一趟将我身边的重要人士逐一送走,其他路人脸将士也纷纷撤退了,逃的越远越好。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千夕娜优脸色越发铁青,尖齿甚至发了令人胆寒的吱嘎咬合声。我什么也不必说了,已经用实际行动将与她同归于尽的决心展露无遗。她没有急着做什么,事到如今每拖延一秒对她恢复体力都是有利的。一切在最后的瞬间就会决定。

    “咦?申几子?”

    F91反复的运输着白井辉等人,几乎每次都是带人离开空手回来。但唯独这一次F91却将申几子运输至我的身边。她不知道这里危险吗?来干嘛?

    申几子对我微微点头以示问候:“我从F91那里听说事情的经过了。”

    ……说完了?还真是简单明了。她的意思是「七夜浊,我的职责就是守护你,哪怕你是分身无论生死也无关紧要仍是如此。」,脑补完毕。

    我环顾四周,几乎清场完毕了,只剩下几个宁死也要见证最后一刻的小卒。有黄昏教的信徒也有泊西镇的冒险者。就凭这份胆量,他们或许以后会出人头地成为将军之类的吧,但我永远对路人脸角色的死活盛衰没有兴趣。向他们致敬,然后随便死活。

    我看向千夕娜优,后者也杀气腾腾的盯着我。

    忽然申几子低声说了一句:“不是我轻敌……但对方在我的枪下撑不过一秒。”

    “笨。真正的敌人不是那个金发萝莉,而是即将成为魔王的我。我这么流弊,当然最终boss也是我了。”说罢,我将短剑递给申几子,“等我的身体开始变化,就用这个杀了我。”

    “对不起,我做不到,这和我的行为原则相违背。”她没有接武器,“我是守护你的,不能对你出手。”

    “……”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莫非今天老子要自杀?

    我是分身,所以死了也不要紧,但这种说法纯粹是推测吧?没有经过验证,如果万一不是甚至恰好相反怎么办?如果我死了,那么其他分身就不记得我曾与白井辉结婚了。不,自然会有别人转告其他的我。我怎么了?莫非怕死了,哈哈!

    牺牲自己拯救世界,超帅的,别多想。

    上吧。

    我心中狂跳,露出了逞强的笑容,对申几子摆了摆手。

    申几子抬枪,千夕娜优与此同时如同乘着爆炸的风压那般猛然飞扑过来,并不忘起身时瞬间掐死了虚妄魔子和魔王。好快!这该死的吸血鬼做了以上动作花了不足一秒的时间!

    她比申几子的开枪还快!

    待千夕娜优将申几子用光速扑到,狠狠压进后面的墙壁里,她那血盆大口离着申几子只有几厘米,两人用蛮力僵持着。

    好强!

    申几子被压制了。

    我发现真是人外有人啊,难怪千夕娜优能打败虚弱状态的魔王了,佩服啊佩服。

    我抬手对千夕娜优开了第二枪,狙死了她。周围观战的小卒们全部目瞪口呆盯着发生的一切,来不及鼓掌。不足两秒,打完了。

    “唔呃!”

    我全身一阵剧痛袭来,而神志也似乎被人猛地拽了一下,险些昏倒!这恐怕就是魔王附体的初期症状吧!手脚发麻冰凉,眼前眩晕发暗,又像即将睡着又像即将晕倒,短短几秒之间我有数次几乎失去了意识。

    没想到被魔王附体的感觉是这样的……来势如此凶猛!

    我将短剑竖起,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艹!人挡杀人,魔挡杀魔!”我握着剑柄挺直身体,向前倾倒摔地,并大喊道,“死就死啦!”

    噗嗤一声。

    由于声音是从血肉骨骼里直接传到我的耳朵中,比电影听到的还要响一些。痛死了!好痛!不仅是刺穿心脏的感觉,还有剧毒瞬间疾走全身的苦楚。我想惨叫,却发现嘴巴和身体的控制权已经被魔王夺走了。

    我的嘴巴发出了魔王那女声的惨叫。

    我的身体变成了魔王那副姿态,抽搐翻滚着。

    我的意识渐渐远去,疼痛也淡然了,全部都由魔王继续承受。

    喜欢吗,我的身体?

    祝愉快……

    那是我最后的念头。

    ·

    「本体的我」

    现在的地点是现实,时间是恰巧零点整。

    也就意味着我此刻正在承受着数个分身24小时份量的记忆在一瞬间同步,全部一口气挤进了我的脑子里。脑袋感觉要炸裂了,痛不欲生,尽管有诸葛俊婵的膝枕也于事无补。头晕恶心,打个比喻,仿佛盯着5倍数的电影快进长达24小时,想吐!

    也不知道这种地狱般的折磨持续了多久,才渐渐平息。

    我大口喘着粗气。

    她为我擦拭鼻血。

    鼻血?

    天啊。这个分身异能真的不能继续随意用了,感觉自己的脑子会被烧坏。

    我取消了「与影共舞」异能,静静的望着天花板,消化吸收这一天的记忆。

    首先,我向雅如兰求婚成功了。虽然没有将轻王的力量入手,但却抱得美人归,若是视为攻略游戏应该是goodend吧;月偶愚彻底黑化并向竹青甚至是我开枪,最后搞得大家都身负重伤狼狈不堪,还退出了我的后宫,算是badend吧;意外的听到了F91的心里话,那算什么,普end?白井辉想要的世界统一黄昏教做大,虽然没有达到也几乎差不多了,她心情很好,而且姑且举行了婚礼并告知天下,算是goodend吧?

    我将手臂自额头上垂下,仰视着为我做膝枕的诸葛俊婵,后者甜甜的对我微笑着。

    那么她呢?已经缓慢的恢复了诸葛俊婵的记忆,并与竹青的记忆完美的融为一体,没有任何后遗症和不良反应,如今的她既是诸葛俊婵又是竹青。记忆方面应该是完美结局了,应该也算goodend吧?虽然能看得出她也希望独占我,但远远没有月或者雅如兰介意,没办法,谁让我爱上了复数的女子,这还是做了很大的牺牲很大的退让才削减到如此人数的!不用掰手指头都能算出来啊──夜信者、巴卡兔、FH56、露水易干、安德美波三人组也不错啊!还有带翅膀的分镜按也很有味道啊!我可是忍痛把咒法魔子送给阴影术士的!昼族还有一个女帝没有搞啊!

    我的牺牲很大的!

    不过月偶愚事件让我冷静很多,一寸后宫一寸血……如果我认真起来全世界女人也能收进来,但算了。

    总之,我把玩家商盟送给了丹维管理。说起来还真是惊险!占领城堡需要10分钟,我却在最后一秒才想起来自己的异能是有惩罚的:拥有的领地直接全盘崩。我当时从王座上猛然跳起来的动作颇为滑稽……

    再滑稽也比不上亲自受到白井辉拷问的商盟五人组。啊,去掉「问」字,我只是想折磨他们到永远而已,至于理由我已经忘记了。

    申几子全城目击了分身自杀之后的事情──分身变成了魔王,后者其他巨大化变身在场的所有人,却被胸口插着的那柄剧毒之剑只消三四秒就领便当了。魔王的尸体以肉眼可辨的高速腐败发臭,并升腾起浓重的绿色浓雾扩散向四周。由于这里是塔顶,扩散的效果出奇的好。那份毒素并非如说明所述是「只针对魔族」的,而是对在场所有人都造成了轻度伤害。

    阴影术士和他的新娘都被F91紧急转移到了科幻世界避难。不知道这场种族屠杀的毒素污染会持续多久,但肯定的是连昼夜境内也被波及了。这次魔王死定了,整个昼夜世界不会在有任何一名魔族喘气,但代价的是全世界也笼罩在了轻度毒素污染之中。我暂时不能去昼夜世界了。

    至于申几子当时说的那句“我怀孕了”居然不是演戏,而是认真的!尼玛,踏马,沃尔玛……顿时感觉人生一片灰暗。当我对此提出严词质疑时,我是这么说的:“就那么一次就怀上了,怎么可能!”她是如此回答的:“看,蓝海之戒。”

    我看着申几子手指上带着的之戒,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申几子诞生之时,蓝海之戒尚未送给F91,于是就被申几子复制了。然而天知道为什么,她身为女性持有这枚戒指就直接专属绑定,而且还戴上了,而且还根据特效一炮怀孕。

    F91怀孕生出来两个落地即杀人的大孩子,真是难以想象申几子生的孩子是什么样子……会不会落地即无敌?

    “辛苦了,亲爱的。”她摸着我的头发,亲吻着我的额头,“在想些什么呐?”

    “嗯,只是一些琐事。不过最后申几子说了一件令人在意的事情。”

    “是什么?”

    我坐起身认真的看向她,说道:“我以前跟你提过这个异能手游是一个叫皮非特的家伙制作的,对吧?他的目的是从现实抓人魂进入异界,充实异界并使其更加繁荣,吃魂果腹仅是顺便。他是造物主的挂机替身,而我的挂机替身打残了他,并持续吸收他的数据。这样做的好处是,我的挂机替身渐渐获得了控制异能手游的力量,但与此同时「由皮非特制作的手游」也将遭到无可避免的损害。这恐怕是推陈出新改朝换代的必经之路吧。”

    诸葛俊婵点点头:“具体的改变呢?”

    “据悉,主要是……”

    A,异能手游的彻底消失。也许外挂君之后能再次运用皮非特的力量缔造新手游,但目前的手游已经无法继续存在了。所以,全部玩家都将陆续返回现实,全部异能都将消失。我将安排丹维的商盟押后阵,以备不时之需,但最终包括我在内,都会……这一切都将结束。

    B,在「皮非特手游」和「外挂君手游」的交接之间会出现大量的崩溃,类似更换大型网游服务器时不慎造成的数据丢失。绝大部分玩家都将陆续返回现实,当然他们的异能也会消失。不过只要保证留下的人数足够少,我还是能够指定谁应该留下谁应该遣返。至少,我的小弟们会有多人遣返,而丹维也无法筹集到足够的人手维持商盟的运行。

    C,在新旧手游交接之际需要巨大力量,这力量特指现世之魂。不仅是我、而且包括我所指定的任何玩家都可以继续拥有异能,但代价是用目标玩家的数倍量的现世之魂作为牺牲。具体的做法我猜是用特殊方法猎杀现实世界的路人吧,他们不会有记忆不会有异能,更不会转生到异界去,只是作为新旧手游安稳交接的燃料。留下的玩家越多,需要杀死的现世路人越多。

    D,我和雅如兰为皮非特手游带来了沉重的BUG负担,令新旧手游交接困难重重。只要把我和雅如兰从玩家中除名,并消去我们的一切异能,其他玩家还是能够保留下来的。当然这个消息对雅如兰肯定是个喜讯,而我就……(抓头)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